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聒噪闭嘴/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混账!本王说的是里面的伤者,到哪儿去了?”

王子殿下目光凌厉,似乎要穿透壮汉,阴冷的神色,随着威势逼向壮汉。

“里面的……没有人来过,也没有人出去过,一定还在……”

壮汉被王子殿下的暴怒吓着了,浑身颤抖着,小心翼翼的回答。

关门,开门,都是壮汉亲手而为,绝不会出现差错。

或许是王子殿下从外面回来,一时眼花没看清楚,就心急火燎的朝自己发火。

虽觉得冤枉,却也不敢辩解,壮汉悄悄抬头,透过王子殿下身边的缝隙,往房间内探望。

“放屁!”

王子殿下怒不可遏,厉声喝道:“本王查看了房间内的所有地方,根本就没有人,老实交代,谁弄走了伤者?”

顺手一扬,一个大大的耳光打在壮汉脸上,把猝不及防的壮汉打得倒飞出去。

“殿下明鉴,属下一直守在门口,绝对没有人进入过房间。”

壮汉嘴角流血,却顾不得擦一下,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上前两步又跪倒在地。

“是啊,殿下,我等在门口从未离开,其余几位兄弟也不停的巡视着,没有异常情况发生……”

见壮汉被王子殿下痛打,一干守卫心里惧怕,却又不敢擅自逃离,只能硬着头皮帮助壮汉辩解,以免被王子殿下迁怒于己。

“从未离开……房间里的人呢?”

王子殿下怒气更炽,看着一群跪在地上的属下,气得嗷嗷直叫。

一瞥眼,几位巡视的守卫正往这边走来,王子殿下大声问道:

“你们几个,是不是也没有异常?”

门口没人进出,四周会是怎么样。

“回殿下,属下们仔细查探过附近,没有异常情况。”

虽然被王子殿下的样子吓到,可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如实汇报而已。

“没有异常,没有异常,你们都是干什么的,一个大活人不见了,门窗紧闭,难道上天入地了不成?”

王子殿下咆哮着,丝毫没有平时的威严,双手骨节嘎嘎作响,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属下们生吞活剥一般。

后来的巡视守卫,一头雾水的看着王子殿下盛怒,又不敢多问,一个个的腿肚子一软,齐齐跪倒在地。

“逸尘,我们要不要离开?”

见门口局势混乱,飘然觉得是抽身而退的好机会。

“再等等……”逸尘密切关注着对面的情况,并没有离去的意思。

“上天入地……殿下,属下有事禀报。”

被王子殿下狠狠地扇过耳光之后,壮汉的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

受到王子殿下的启发,壮汉忽然想到之前发生的一件小事。

“说!”王子殿下闻言,眼睛一亮,催促道。

不管存在什么线索,总比啥也没有强,说不定就真能找出消失的那个伤者了。

“属下在关门的时候,感觉到面前有一阵微风吹过……”

壮汉回忆起不久前的一幕,越想越怀疑:“我见四下无人,连气息都没有感知到,所以就没有在意。

现在想来,有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人进入房间将伤者救走。”

一阵寒意从心里升起,壮汉不由得暗自庆幸,如果真是那样,此人修为至少达到了战王强者的境界。

以自己的帅级修为,只要对方稍微动动小指头,就能将自己碾杀。

若果真如此,还不如被王子殿下胖揍一顿,好歹脑袋还在脖子上。

于是,壮汉大感侥幸,以致于觉得火辣辣的脸上,没有刚才那么疼痛了。

“废话,关门当然有风了……不对,难道……”

王子殿下思忖着,以壮汉的修为,关门时正常的微风不会引起警觉。

只有超出关门所引起的风力,才会有所在意。

如此一来,壮汉的话就有了一定的价值,即便是没有人影,也一定是有人进出,只不过对方的修为较高而已。

“属下怀疑,此人定是趁着属下关门时,悄然进出,救走伤者……”

壮汉虽然有失职之嫌,却十分敬业,明知道王子殿下处于怒火冲天之际,依然坚持自己的判断。

“我好像也感觉到了,可并没有其他动静啊。”

“是有风吹过,很小,当时没有在意……”

一干守卫顺着壮汉的话,只管往下说着。

是不是真的并不重要,只要把王子殿下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自己就能免除责罚。

宫中当差,虽是令人羡慕的职业,却时时会有危机。

无论是王族中的哪一位,都能随意责骂训斥守卫,何况他们伺候的还是脾气暴躁的这位。

就算兢兢业业,尽心尽力,也难免有所疏忽,为了看起来还算丰厚的薪水,守卫们都受到了不少委屈。

更令他们难以适从的是,自从储君之位的竞争,正式拉开大幕之后,守卫们谁也不敢乱说一句话,生怕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砍了脑袋。

就像现在这样,若是能蒙混过去倒也罢了,万一被扣上一顶奸细的帽子,恐怕再也没有命去拿下一次的薪水了。

“聒噪!闭嘴!”王子殿下不耐烦的吼道。

处于思考状态的王子殿下,不希望有人干扰到自己的判断,却又不肯喝退守卫们。

被王子殿下一吼,一干守卫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凝神静气的等待着王子殿下的发落。

“你们几个,立刻赶往宫一波的府邸,悄悄的盯住就行,不要被对方发现。”

片刻之后,王子殿下像是有了主意,对着壮汉以及一干守卫吩咐道:

“一旦发现任何动向,立即派人汇报,记住,是任何动向,不仅是宫一波,包括府邸内的所有人!”

整个王宫之内,王子殿下的最大敌人就是宫一波,双方明争暗斗,一刻也没有停过。

或许,玉蚌的行踪被宫一波察觉,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潜入房间,将伤者偷走。

尽管不知道伤者究竟何许人也,也不清楚玉蚌留着此人有什么用处。

但王子殿下心里明白,玉蚌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顺利登上储君之位。

宫一波则相反,只要是打击竞争对手的事情,别管伤者是谁,他都会插手实施破坏。

“是,属下遵命!”

壮汉如蒙大赦,回应一声,连忙召集属下,乘着夜色的掩护,悄然离开。

“走。”逸尘忽然通知飘然,不动声色的跟在壮汉等人身后。

“逸尘,你真行!”虽然是传音,但飘然对逸尘的赞许是发自于内心。

初来乍到,对王宫地形方位都很陌生,又是夜深人静,要找到宫一波的府邸实在不容易。

若是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恐怕还没有辨明方向,就要遭到攻杀。

逸尘冷静的等待着,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跟在壮汉和一干守卫的后面,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宫一波的府邸。

逸尘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握住飘然的手,感觉对方传递过来的温度和热情。

一路上,壮汉都没有和属下说过一句话,想必大家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侥幸之心。

主子性情暴躁,属下就得小心谨慎,好在壮汉顺利转移了王子殿下的注意力,这才使得众人全身而退。

监视宫一波的府邸,即使艰巨的任务,也是轻松的工作,关键就看如何执行。

守卫是王宫守卫,原则上并不隶属哪一位王子殿下,即使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宫一波府邸附近,也不会受到责罚。

但是,壮汉等人已经被主子收买,必须站在宫一波的对立面,只有宫一波倒台,自己才能得到主子的奖赏。

可惜的是,大家人微言轻,没有资格左右大局,弄得不好就会变成储君之争的牺牲品。

一干人等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各人心里都在盘算着,怎样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于是,等到靠近宫一波府邸之际,壮汉第一个停下了脚步,将身体隐藏到宫墙脚下的一个角落里。

其余人等争相效仿,都找到了藏身的有利地形,没有一位真正进入宫一波的府邸范围。

能不能发现宫一波的动向无所谓,本来就是半夜,以宫一波的身份,没有理由这个时候出来溜跶。

只要坚持到天亮,壮汉等人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撤退了。

“别动,有中阶战王的气息出现……”

飘然刚想悄悄活动一下酸麻的四肢,却被逸尘一把摁住。

隐匿身形需要消耗一部分能量,对于逸尘来说,有了日月空间的支撑,所消耗的能量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但对于飘然而言,能做到的就是收敛气息,安静的呆在隐形结界之内,配合逸尘的行动。

不能隐匿身形,又不能释放自己的气息,就连前进后退,都要依照逸尘的步伐,尽可能的保持一致,生怕被守卫们发现。

几个时辰下来,飘然浑身酸麻,比找一位修为实力相当的对手打一架,还要累得多。

按照一般情况,只要对方没有收敛气息,飘然也能感受到中阶战王强者的临近。

只不过,有逸尘在身边,飘然向来不用操心,加上过于疲劳,没有发现气息,也在情理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