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谁能证明/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到二王子那儿去,设法救活她。关键时刻,可以用她牵制宫一鸣和宫一波……”

冰如风留下一句话,便闪身消失,只剩下一群壮汉,和那个灰衣人。

“老黎,你确定没有听错?”

闻听此言,宫一波一把抓住黎大人的衣领,急促的问道。

一个灰衣人,居然能同时牵制到玄冰王国的两位王子殿下,似乎不太可能。

在宫一波的印象中,只有死去的母亲,才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只可惜母亲大人早已作古了。

“不会听错,冰如风就是这么说的。”

由于冰如风的出现,让黎大人十分意外,便更加谨慎的隐藏着。

对于冰如风一招击溃灰衣人的手段,黎大人是大为震惊。

尽管知道冰如风是中阶战王,却没亲眼见过,其施展出来的真正威力。

开始还以为,冰如风是为了王宫安全,才出手对付灰衣人的。

可听着听着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一句话把玄冰王国的三位最年长的王子殿下,全都点了名。

而且根据话中之意,对大王**一鸣和三王**一波不利,冰如风吩咐壮汉把灰衣人交到二王子手上,明显是在帮二王子办事。

黎大人和三王**一波是铁哥们,自然不会偏向其他人,所以对这句话听得格外仔细,断然不会出错。

“岂有此理!”宫一波猛地一拍桌子,怒吼道。

楠木制成的桌子,硬生生的被拍去一角,桌上的茶水也四下飞溅。

“我说的是实话,你……”

黎大人吓了一跳,失声说道。

很少看见宫一波发火,这一下倒是见识了。

幸亏宫一波还在恢复之中,要是鼎盛时期,只怕整个桌子都要变成碎片了。

“呃……我不是说你。”

宫一波自知失态,面色一红,接着又气咻咻的骂道:

“好个冰如风,本王待他不薄,不帮本王也就算了,还要反过来对付我和大哥,简直是罪该万死!

还是逸团长有先见之明,早就看出来冰如风另有图谋,看来王者杀手和冰如风存在关联……”

逸尘在冰天雪地的山洞之中,就告诉过宫一波,自己对冰如风的判断。

王者杀手潜伏在回风岩,对于侍卫护送医者的情况了如指掌。

即使逸尘和飘然混迹于侍卫中间,也没能瞒过王者杀手的眼光,显然不是瞎蒙乱猜那样简单。

更为可疑的是,在回风岩遭遇王者杀手时,自始至终,冰如风都没有和王者杀手交手。

只是等王者杀手失利逃逸之际,冰如风才如梦方醒,丢下本该护送的逸尘和飘然,随后追赶而去。

及至汇报,冰如风言辞凿凿的告诉宫一波,王者杀手即是大王**一鸣,以及王子妃慧颖二人。

如此说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斩杀医者不给宫一波康复的希望,却又将凶手安置在宫一鸣夫妇头上。

让宫一波和宫一鸣兄弟相残,使得二王**一冷坐收渔翁之利,顺利登上储君之位。

“冰如风投靠二王子,那是千真万确,只是那些壮汉,特别是那位战王强者,我从未见过,不知道是二王子从什么地方招揽过来的助力。”

黎大人联系到逸尘的失踪,更加确定了冰如风的立场,绝非宫一波这边。

“唉,可惜了逸团长,落入冰如风的圈套,都是我过于信任冰如风的过错。”

回想起来,宫一波追悔莫及,若是和逸尘飘然共坐同一辆马车,或许就不会出现意外了。

“逸团长不过是失踪而已,你也不用太自责,以逸团长夫妇的修为实力,一般人动不了他们。”

虽然心里没底,但黎大人在安慰宫一波的同时,何尝又不是安慰自己。

前前后后,动用了近千名兵士,几乎把能找的地方都翻了个遍,就连可能存在的漏洞,也仔细的梳理过。

没有任何消息,既可以说逸尘和飘然已经遇难,也可以讲这二人安然无恙,只是不知道行踪罢了。

“但愿逸团长夫妇吉人天相,平安归来……老黎,你觉得冰如风说的那个女人,会是谁呢?”

逸尘失踪也不是一两天了,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会尽最大努力找回。

而宫一波目前疑惑的是,那个灰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落入宫一冷手里,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即使宫一波的母亲健在,冰如风也没有胆量对王后下手,而且宫一波的母亲,不可能和杀手有任何牵扯。

“要不……你把府内的女人全部清查一遍,看看少了谁?”

黎大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就算是宫一波的女人,冰如风怎么敢轻易下手呢。

但如果不是,其他的女人根本没有资格,对宫一波产生影响。

“我连王子妃都没有,有什么好查的。”

宫一波头也不抬,没好气的说道:“连王子妃的身份都没有,这样的女人能成为二哥威胁我的筹码吗?

再说了,冰如风对几位王子的情况,了解得非常清楚,我的府邸中没有他可以利用的女人,难道……”

一阵寒气袭来,宫一波顿觉浑身发凉,一个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身边没有这样的女人,自然不会对宫一波产生威胁,既然如此,这个女人必然和宫一鸣有关。

能够牵制宫一鸣的女人,除了慧颖不会再有第二位,逸尘曾经见过慧颖,说起过慧颖的一些情况。

面容模糊不清,一身灰衣,杀手……这不是逸尘口中的慧颖,宫一鸣的未婚妻,宫一波的大嫂么?

“难道什么?”

宫一波的脸色巨变,使得黎大人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和宫一波从认识到相知,怎么说也有几十年了,黎大人这么一会儿,就见到了宫一波的两次失态。

刚才掌劈楠木桌,是怒极的表现,而这一次啥也没干,却显然是感到恐惧了。

是什么人能让向来镇定的宫一波如此惊恐,黎大人根本想不出来,只有把疑问的目光投向对方。

“你说的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慧颖!”

随着声音传来的同时,两条人影闪入宫一波的府邸之中。

“逸团长,你还没死?”

宫一波和黎大人闻言,先是瞬间的错愕,紧接着异口同声的问道。

刚刚还在惦记着逸尘和飘然,希望二人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现在就看见逸尘和飘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不管是宫一波还是黎大人,都瞪大眼睛打量着逸尘和飘然,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呸呸!你们俩才死了呢,我们这不是好好的么。”

逸尘夸张的笑骂道,心里却暖洋洋的。

逸尘和飘然潜伏在宫一波的府邸外,等冰如风随着守卫进入府邸之后,二人便悄悄跟上。

怕被冰如风发现,逸尘和飘然不敢跟得太紧,尽可能的多保持一点距离。

冰如风和宫一波的谈话,基本都被逸尘听入耳中,但二人并没有轻举妄动,准备等冰如风离开再和宫一波见面。

然而,黎大人的出现,推迟了逸尘现身的时间,也人逸尘知道了,灰衣人的重伤是冰如风造成。

“咳咳,这不是乐昏了头,口不择言吗,其实我们俩都很担心你们的。”

和宫一波心事重重不同,黎大人比较直爽,一把抓住逸尘的手,将他拉近自己身边,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一旁的宫一波见状,只好和飘然相视而笑,却没有过去‘拆散’逸尘和黎大人。

“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真的很感谢!”逸尘由衷的说道。

当面说好听的,那是奉承,有拍马屁之嫌,而背后惦记,并在对方遇到困难时竭力营救,这才是真情流露。

“逸团长,你刚才说的慧颖,是说大嫂吗,她是不是已经落入我二哥手中了?”

稍稍回过神来的宫一波,焦急的问道。

“如果是,你会怎么做?”逸尘反问。

按照年纪排序,二王**一冷是宫一波的哥哥,尽管不是一母所生,却也必须尊称一声二哥。

慧颖乃宫一鸣的未婚妻,是宫一波和宫一冷共同的大嫂。

宫一鸣下落不明,为了一个女人,宫一波会和宫一冷发生怎样的冲突,关系到储君之位的竞争。

“老黎,你赶紧调动人手,和我一起赶往宫一冷的府邸……”

宫一波情绪激动,当即对黎大人吩咐道。

虽然事态紧急,但宫一波还没有完全乱了方寸。

若是直接动用王子府的人手,在王宫之中大动干戈,必然会惊动国王陛下。

不管结果如何,宫一波都难以逃脱责罚,即便是救出慧颖,恐怕也要被国王陛下问责。

而黎大人手上,养着一批专门为宫一波准备的江湖强者,只要稍事化妆,很少有人认得。

“好。”黎大人回应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如果宫一冷不承认,你该如何?”

逸尘瞥了瞥宫一波和黎大人,冷冷的说道:

“慧颖面容模糊,又身负重伤,谁能证明她的身份?”

一连两个问题,说的随意,却都是宫一波回答不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