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无意插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样是王子殿下,算起来宫一冷还是哥哥,宫一波没有资格强行闯宫,否则就是谋逆大罪。

况且,就算把慧颖交到宫一波手中,也没有谁能确定,那个无法分辨面容的女子,就是宫一鸣的未婚妻。

“这……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大嫂救出来,大不了我退出储君之争。”

觉得不可行,但宫一波决不允许大嫂被宫一冷当做人质,用来要挟大哥宫一鸣。

“殿下不用出手,老黎出面搞定一切就行。”

黎大人言语铿锵,大有赴汤蹈火之意。

之前为了宫一波的伤病,黎大人就以身犯险,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幸亏逸尘出手医治,方可恢复健康,也算是侥幸躲过一劫。

可现在,宫一波有事,黎大人又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不行,这一次必须由我自己承担!”宫一波严词拒绝。

有黎大人这样的哥们,宫一波已经知足了。

但这件事乃是王族内部的纠纷,若是黎大人一头扎进来,除了把命搭上,并无实际意义。

“好了,看你们俩情义深重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

逸尘忽然笑道:“人已经就出来了,只不过暂时还没有苏醒。”

从玉蚌和宫一冷的谈话中,逸尘就怀疑到那位伤者是慧颖了。

等宫一冷离开府邸去请杏老的时候,逸尘施展隐身之术潜入房间。

确认了慧颖的身份后,逸尘顺势将她偷偷救走,强行把慧颖放置到日月空间。

经过初步查探,慧颖身上的骨骼,几乎全部遭到摧毁,用‘寸断’表示恰如其分。

“大嫂在哪儿?”宫一波往府邸周围看了看,又将目光转向逸尘。

除了逸尘和飘然之外,就剩下宫一波和黎大人,并无慧颖的身形出现。

加上黎大人亲眼见到慧颖遭受重创,宫一波更是十分着急。

“慧颖很安全,只是疗伤有点麻烦,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痊愈的。”

顿了顿,逸尘正色道:“慧颖的性命不会有问题,倒是你,面临的对手不好对付啊……”

虽然冰如风是中阶战王,比宫一波强的太多,但他毕竟是玄冰王国的侍卫长,一般不会亲自对宫一波出手。

另外,既然宫一波决定参与竞争,就一定有对付冰如风的办法。

然而,有了玉蚌和虾王的介入,宫一冷的胜算,忽然间变得大了许多。

“你是说包括战王强者在内的那些壮汉,老黎那儿也有不少,鹿死谁手还不敢妄言呢。”

宫一波神色凝重,却说的不以为然。

江湖强者有的是,你宫一冷可以拉拢,我宫一波同样能够结交。

至于谁手上拥有的实力更强,得交过手才知道,宫一波对自己的属下,还是很有信心的。

“是啊,逸团长,要是不嫌弃的话,希望你也加入进来。”

黎大人做出邀请的姿态,能有逸尘这样的战王强者加盟,身后还有三英佣兵团作为支撑,宫一波就能稳操胜券了。

“没兴趣。不过,我可以把查到的一些情况,透露给你们……”

逸尘告诉宫一波和黎大人,所谓的王者杀手,实际上是由玉蚌和虾王二人组成。

化装成宫一鸣和慧颖的样子,在回风岩截杀医者,并嫁祸于宫一鸣夫妇。

身为王宫侍卫长的冰如风,已经成为宫一冷的得力助手,有很多事情,都是经过冰如风才得以实施的。

“玉蚌?虾王……怎么听起来很别扭啊?”

黎大人紧皱眉头,面露疑惑之色。

放眼江湖之上,修为实力达到王者程度的,大多声名在外,有的早已功成名就,成为某个行当里的佼佼者。

可黎大人从来就没有听到过,玉蚌和虾王这两个人,更不知道此二人的来历。

仅凭这二位的名字,就与常人有很大差异,不像是玄冰王国的人。

“他们是冥河水族的,早已参与到储君之位的竞争中来,而他们扶持的对象就是二王**一冷。”

逸尘非常肯定的说道,这一点不存在半点疑义。

在冰极之川,玉蚌亲口和胖熊说过,沙光之皇要插手玄冰王国的事务。

尽管没有仔细解释,但逸尘从追踪虾王到救出慧颖,这一系列的事实中,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冥河水族?不可能!”

黎大人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对逸尘的说法毫不赞同:

“冥河跟玄冰王国分处两个空间,相互之间没有往来,要是冥河水族参与到储君之争,将会受到天谴。”

玄冰王国的人,都知道冥河水族的存在,却很少产生交集,更无纷争发生。

受生存法则所限,冥河水族中的超级强者,是不能对玄冰王国的人类实施斩杀的。

更何况,两个不同的空间,彼此独立,未发现有互通的路径出现。

“对啊,我被冥河水族所伤,是在水潭之中,但我派人下去查寻过,并未发现异常。”

宫一波同意黎大人的观点,虽然偶尔也见到过冥河水族,在玄冰王国境内行走,可双方从未有过冲突。

“你被冥河水族所伤,这不就是冲突吗?”

逸尘一时无法将沙光之皇插手玄冰王国事务,和宫一波以及黎大人明说,只能旁敲侧击提醒对方。

“这……”宫一波语塞。

“我和冥河水族有过联系,可他们并没有恶意显露……”

在宫一波受伤之后,黎大人以身犯险,刻意找到冥河水族。

通过冥河水族将宫一波受到的伤害,强加到黎大人身上,这才有了黎大人几年的痛苦。

不过,这是黎大人主动央求冥河水族,在自己身上做了个实验。

却不是冥河水族和黎大人产生过节,而痛下杀手。

“我无意插手玄冰王国的储君之争,只是把知道的情况告知,具体怎么做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逸尘两手一摊,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在模样弄清楚沙光之皇此举的目的之前,逸尘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对于逸尘来说,进入冥河仅仅是为了找到帅又奇,以及打探息壤的所处位置。

若不是胖熊提起,逸尘并不会对沙光之皇和冥河水族的未来感兴趣。

但是,和宫一波相识一场,逸尘感觉到这位玄冰王国的王子殿下,不像其他的贵族那般高高在上。

宫一波算得上有情有义,特别是对他大哥宫一鸣的那份真情,给逸尘留下了好印象。

善意的提醒,是逸尘作为朋友,送给宫一波的礼物。

至于宫一波如何处理,逸尘也不管不了许多。

“我没有理由把你拖到储君之争中来,但对于你的提醒,宫一波深表谢意,我会加紧防范……”

宫一波意识到事情的复杂,逸尘没有必要欺瞒自己,即使无法调查冥河水族的动向,也要多加一个心眼。

经过逸尘的提醒,宫一波把几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分析之后,更加相信了逸尘的说法。

被冥河水族所伤,玉蚌和虾王又是王者杀手,而冰如风将王者杀手和宫一冷串联起来,这一切似乎早有预谋。

在宫一波的眼里,玉蚌和虾王二人,或许是受到利益的诱惑,甘心为宫一冷卖命。

却不会想到,玉蚌和虾王乃是沙光之皇所派,帮助宫一冷夺取储君之位,打击宫一波和宫一鸣兄弟二人。

“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逸团长能坦然相告,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们必须慎重考虑。”

黎大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凭他对逸尘的信任,绝不会怀疑到逸尘的动机。

“逸团长,我能见见大嫂吗?”宫一波挂念着慧颖的安危,向逸尘提出请求。

大哥宫一鸣失踪已久,自己作为兄弟,得知大嫂有难,理应全力以赴为其化解。

只可惜,宫一波自己伤势未愈,对疗伤治病更是一窍不通,无法帮助慧颖。

“看看可以,不过,她暂时不能动弹,需要静养几天,然后才能实施疗伤。”

逸尘言明厉害之后,将日月空间内的慧颖,通过幻影镜显现,让宫一波和黎大人能够看见。

娇弱的身躯被灰衣包裹,软绵绵的瘫在日月空间的地面,模糊的面容看不出半点生气。

宫一波和黎大人看见的‘慧颖’,和他们隐形中的慧颖,并无相似之处。

“这是……不像啊……”

黎大人曾经在大王子订婚时,见到过未来的新娘子,当时的慧颖笼罩在巨大的幸福之中,宛如天仙般的美丽动人。

而眼前的这个不知死活的身躯,连基本的面容都无法辨认,谁也不敢把她和宫一鸣的未婚妻相提并论。

但实际上,静静躺在日月空间的灰衣人,确实就是慧颖,和逸尘在辛戈杀气试炼场认识的灰影是同一人。

只不过,由于遭到了冰如风的严厉打击,身体上的多个部位伤的严重,即便是坐起来都不行。

“逸团长,我能为大嫂做点什么?”

和黎大人不一样,宫一波对逸尘的话非常相信。

无论是作为医者,还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逸尘都没有理由弄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来冒充慧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