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动歪脑筋/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勉力而战,主要是为了给逸尘争取时间,水潭深处情况复杂,多一点时间和空间,逸尘全身而退的希望就越大。

只要还能周旋,飘然就不会放弃,即使遭到重创,也绝对不存在败逃一说。

飘然打定主意,在玉蚌和虾王之间竭力腾挪,力求缠住对手。

“小丫头,求饶吧,或许我会放过你。”

战到现在,飘然败相已呈,却依然不见逸尘踪迹。

玉蚌眼珠子一转,笑呵呵的说道。

从冰如风那儿得知,真正治好黎大人病躯的,是逸尘而不是飘然。

就算把飘然杀了,逸尘不露面也是枉然,只要逸尘将宫一波治愈,宫一冷的储君之争就基本宣告失败。

沙光之皇交代过,不管储君之位最终落入谁手,玉蚌和虾王,都不得对玄冰王国的任何一位王子动手,更不要说斩杀了。

对于这个命令,玉蚌百思不得其解,却不能违抗,这才使得宫一波至今活得好好的。

既然不能将宫一波斩杀,要想帮助宫一冷夺取储君之位,就必须阻止逸尘帮宫一波诊治。

如果把飘然作为人质,把逸尘引出来,玉蚌和虾王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求饶,嘿嘿,到底是你们求饶,还是我求饶,还说不定呢。”

飘然冷笑连连,对方的那点心思,自己岂能看不出来。

即便是死,也不能给逸尘增加危险,何况远远没到死的程度。

唰~~

剑光一闪,飘然猛地向玉蚌攻来,动作干脆迅捷,根本不像处于被动状态中所为。

“找死!”虾王大怒,将巨大分水刺往前一刺。

白光耀眼,趁着飘然眨眼的工夫,虾王依然靠近到飘然的身边。

飘然刚刚一剑刺出,目标是玉蚌,落空之后还来不及回撤,就感觉到寒风袭至危机降临。

面对两位实力强劲的战王强者,飘然已是力不从心,这么长的时间坚持下来,凭的就是充足的火之烈焰,以及保全逸尘的那颗心。

就实力而言,飘然并没有同时对阵玉蚌和虾王的资本,现在遭遇前后夹击,更是险象环生。

倏~~

飘然将身形强行拔高,避开了急速而来的巨大分水刺。

却不料,随后赶至的玉蚌,冷不丁释放出一条细长的冰柱,悄无声息的刺向飘然的心脏。

身形未稳之际,任凭飘然如何改变移动的方向,都无法躲开玉蚌的冰柱攻击。

咔嚓……

无奈之下,飘然只得挥剑斜劈,将已近身前的冰柱斩断,缓解自身压力。

嗖~~

但是,飘然这样做,仅仅是暂解燃眉之急,却不能改变危局。

细长的冰柱被斩去一段,攻势丝毫不受影响,依然风驰电掣般的呼啸而至。

转瞬之间,冰柱距离飘然的胸口,不过半尺而已!

要是被玉蚌的冰柱刺中胸口,就算飘然不会丧命,也要遭受重创。

这还不算,虾王一击不中,迅速调整方向,将分水刺往下一斜,对着飘然后心便是猛力刺出。

“我就不信,这丫头都要死了,那个逸尘还不现身……”

咬牙切齿的虾王,见飘然势危,不禁狞笑起来。

两件堪比利刃的兵器,将飘然的前后空间封住,并闪电般的夹击而至。

轰~~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水潭岸边的空中,忽然传出一声轰鸣。

一团五彩霞光绽放,周遭空气变得凝重,冰柱的光芒瞬间黯然失色。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急窜而上,对着虾王的分水刺,就是一拳轰出。

砰!

啪!

不同的声响,从飘然前后同时响起。

先是虾王略带驼背的身躯,如同一截枯木一般倒飞而去。

紧接着,冰柱的碎裂,伴随着玉蚌的惨叫,在飘然的耳膜中震荡。

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的虾王,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对飘然的致命一击上,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却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在上岸之前,虾王就查探过岸边的气息,并没有发现强者的行踪。

而水潭内乃是自己经常出没的地方,半个时辰前,他和玉蚌还仔细的巡视过一番。

除了一般的鱼类以外,就剩下同样来自于冥河的各种海洋生物,都是虾王和玉蚌的‘自己人’。

其余的,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战王强者了。

然而,让虾王遭到重创的那位,却正是从水潭中出来,而且偶尔还是实力强劲的战王强者。

“怎么可能?”虾王不甘心的瞪着突出额头的大眼,看着眼前出现的人影,惊骇至极。

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虾王的身躯在疾飞二十余丈后,颓然落下。

伤重难忍,瘫在地山佝偻着身子,即便是实力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虾王,也难免变成了弓腰虾。

相对于虾王的惨状,玉蚌的处境明显好得多。

冰柱的碎裂,产生了能量反噬,使得玉蚌浑身如遭雷击,不住的震颤。

尽管冰柱仅仅是玉蚌利用自身能量凝聚而成,并非手中的兵器,但是,受到循环之气碾压的冰柱,能量几乎完全被送回玉蚌的身体。

若是玉蚌本人所为,倒可以补充自身的消耗,甚至能够施展出更为强势的进攻。

可惜,玉蚌正在催动能量,希望以此击溃飘然,丝毫没有半点回收之意。

而循环之气来的过于迅捷,在玉蚌不设防的情况下,将冰柱的能量硬生生的打入玉蚌体内。

“你……”玉蚌的樱桃小嘴,原本说起话来如同莺蹄,但现在只能说出一个字,余下的全都咽回到了肚子里。

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终于装不住不断涌出的泪水,如河水决堤似的滚下。

玉蚌强忍着五脏六腑翻腾,浑身血脉贲张,逆血直冲喉咙的巨大痛苦,坚持站立着没有倒下。

“逸尘……”不等急速而至的人影,露出清晰的面容,飘然就情不自禁的叫道。

不过是眨眼之间,情势突然发生逆转,顾不得后怕,也没时间感叹,飘然将曾经一收,娇弱的身躯往前一冲,箭一般的投入逸尘的怀抱。

“唉哟……”

逸尘一声惨叫,一手揽过飘然,一手捂住鼻子。

殷红的鲜血从指缝中流下,顺着手腕淌到了挽起的衣袖之上。

“你受伤了?”

飘然大惊,明明是逸尘一出手,就击退了玉蚌和虾王。

人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逸尘怎么就受伤了呢,而且是伤得这么重?

“傻丫头,被你撞的……”

看着飘然一脸紧张的神情,逸尘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水潭深处,逸尘侥幸逃过一劫,避开超级蠕虫的控制区域之后,赶紧返回岸边。

刚一露头,就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在玉蚌和虾王的联袂攻击下,独木难支的飘然,形势岌岌可危。

事态紧急,容不得逸尘多想,心念电动之下,催动循环之气,以及霹雳拳,分别击向玉蚌和虾王。

一击得手,给飘然解了围,逸尘还想继续扩大战果,却不料被飘然乳鸟投林,直接就扎了过来。

逸尘出手之前,就对玉蚌和虾王二人有所防范,不管这一击取得什么样的效果,都有后续手段。

只不过,逸尘压根就没有对飘然有过防范之心,这才遭到了飘然的‘暗算’。

“讨厌,我看看……”

飘然脸色一红,捧起逸尘的面,张嘴就凑了上去。

既然是脑袋撞的,就没啥大不了,最多鼻子塌了丑一点而已。

从危机降临到顺利脱险,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飘然喜极而泣,抱住逸尘的脑袋就啃了起来。

“别……等我先把这两个家伙收拾了,再……”

逸尘摇头晃脑,避开飘然的强势进攻,局促的说道。

这个傻丫头,也不管旁边有没有别人,就这么毫无忌惮的,也太那个啥了吧。

毕竟玉蚌和虾王都是战王强者,实力了得,即使被逸尘偷袭成功,却不曾受到致命的打击。

若是对方趁着逸尘和飘然卿卿我我,耳鬓厮磨之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二人实施偷袭,岂不是要吃大亏。

“切,人家早就跑了……对了,你是不是看那个蚌精长得漂亮,想动什么歪脑筋?”

飘然心里委屈,好不容易主动一回,你小子居然敢推三阻四,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可惜没能收拾了他们。”

逸尘回头一看,水潭岸边除了自己和飘然之外,哪有半个人影。

水潭水面的涟漪,还没有完全散去,显然是玉蚌和虾王见势不妙,一头扎进水里去了。

原本可以趁着对方受创,给予沉重一击,却没想到这两个家伙,逃得比兔子还快。

逸尘深感惋惜,感叹之际,根本没听出飘然的调侃之语,只是兴致索然的看着水面。

“你是要收拾虾王,还是收拾玉蚌?”

别管逸尘是不是装傻,反正飘然是不依不饶。

揪住逸尘的耳朵,再一次把小嘴凑过去。

虽然飘然对逸尘热情似火,却也没有在外人面前亲昵。

刚才玉蚌和虾王,相互之间使了个眼色,失去了一战之力,只能逃之夭夭。

飘然等玉蚌和虾王逃入水潭,才实施自己的攻击计划,却被逸尘误会,心里自然不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