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六章 老骨头散架了/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郁闷的反应很小,但逸尘不能大意。

随着灰老头的继续调整,郁闷没有再次出现异常,事情的进展都在掌控之中。

两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常人来说,也就是不到小半天的时间。

可在逸尘看来,甚至超过了平时的十天半个月,特别是内心的紧张,更是让他手心都汗流不止。

郁闷没有反应,想必是极度的放松以后,陷入昏睡状态。

越是接近郁闷的冲关时刻,逸尘越是小心翼翼,几次让灰老头和十三调整,并密切的关注着郁闷的动静。

“这都半天了,怎么还没有……”郁陏在半山庄园内来回走着,嘴里不停的念叨。

从逸尘关上小楼的门开始,他就一直没有消停。

“别叨叨,那是你儿子,要是被你的情绪感染,结果可就难说了。”

捂住了耳朵,照样掩不住郁陏的声音,不耐烦的骁机鄙夷的说道。

实际上,越是小楼内没有动静,结果越是乐观。

以逸尘的修为实力,要是事情进展不顺,早就应该撑不住了。

好几个时辰下来,逸尘没有发出任何信息,唯一的可能就是快要成功,或者是接近成功。

“呸呸呸,乌鸦嘴,给我打住!”

正所谓关心则乱,郁陏朝着骁机的方向,使劲的吐了几口,这才气咻咻的转过身去。

“附近有人!”骁机忽然出声,同时身形倏忽不见。

“谁?”郁陏也感觉到了,警觉的四下张望。

半山庄园内,除了一排排的树木之外,还有山石杂草,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出什么。

郁陏和骁机二人,都是中阶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瞬间释放出精神力,将周边一带笼罩起来。

骁机移动的方向,是逸尘所在的小楼,这个时候要是被人闯入,逸尘和郁闷两人都会面临重大危机。

像是彼此心有灵犀,郁陏则悬浮于空中,居高临下查探着整个半山庄园,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角落。

唰~~

一道虚影从空中掠过,留下一丝气息。

“陶书遥,是你吗?”

郁陏心里一凛,断喝一声,却已经找不到任何线索。

不对,虽然空气中残留着妖族的气息,但绝不是陶书遥的。

郁陏和陶书遥是旧识,彼此还算有些了解,若是陶书遥刻意隐藏气息,短时间内郁陏是发现不了的。

而这一丝气息,似乎有人故意释放,其中蕴含着的威压,远比陶书遥强得多。

“已经走了。”骁机的声音传来,显然有些惊慌。

和陶书遥有过接触,骁机也认为来者另有其人,根本就不是陶书遥的气息。

“你认识陶书遥?”郁陏目光炯炯,直刺骁机。

“听说过,或许见过面。”骁机一脸镇定,不像是故弄玄虚。

郁陏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管来者是谁,绝不是自己和骁机就能应付的。

好在对方的目的,并不是小楼中的逸尘和郁闷,至于其他的,郁陏暂时没心思顾及。

“有点意思,呵呵……”

远离半山庄园的虚空某处,有人自言自语。

偶尔经过两面族,想顺便看看郁闷的修炼情况,是否有资格和垚猋一较短长。

意外的是,半山庄园的小楼内,竟然有人帮郁闷提升修为,这倒有些出乎意料。

“看来,得调整计划了。”此人嘀咕着,身影一动,瞬间消失无踪。

吱呀——

小楼的门被打开,逸尘摇晃着出现。

“逸尘,怎么样?”

郁陏箭一般的飞到逸尘面前,神情紧张的问道:“郁闷呢?”

“我才郁闷呢,一句客气话都没有。”逸尘撇嘴,不高兴的瞪了郁陏一眼。

经过半天的努力,总算顺利成功,逸尘出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呃……辛苦了,郁闷呢?”郁陏说完,自己都感觉到不好意思。

不等逸尘回话,便径直的冲进小楼。

逸尘的面色虽然不好,但精神状态不错,郁陏有理由相信,结果令人满意。

嘭~~

满怀期待的郁陏,刚一冲进小楼,还没来得及看看郁闷,就遭到了当胸一击。

“呜嗷……”郁陏惨叫,倒飞出来的速度,比进去的还要快。

远远地飞出了数十丈,才停住身体,然后直挺挺的坠落在地,痛得嗷嗷直叫唤。

“爹,你怎么了,谁打你的?”郁陏抬头,见到郁闷正从小楼中走出来,一脸的惊讶。

“你这个小畜生,连你老爹都敢打,简直是无法无天。”

郁陏咆哮着从地上起来,和身就向郁闷扑去,可一念之下硬生生的停住脚步,惊喜道:“你小子是五级战皇了?”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也不曾有过思想准备,但郁陏好歹也是修为不弱。

能够将郁陏被一拳轰出,并飞出数十丈的,怎么说也得五级战皇或者以上级别才能做到。

揉了揉胸口的痛处,郁陏上前抓住郁闷的手,上上下下打量着。

“我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就这样了……”郁闷一脸茫然,动了动手脚伸了伸腰。

对于逸尘的能量输入,郁闷只是有所感觉,却又不是十分真切。

固然有信任逸尘,不对其防范的原因,但逸尘及时的调整速度力度,也是主要因素。

几乎是在昏睡中完成了境界的提升,郁闷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

确认了自己晋级成功之后,郁闷一把甩开冲上来的郁陏,欣喜万分的奔向逸尘。

“小兔崽子,你……唉哟,老子的老骨头啊!”

之前那一拳打得措手不及,郁陏有兴奋异常的精神支撑,倒也没啥问题。

可这一甩并未伤到身体,却深深地刺痛了郁陏的心。

哀嚎着的郁陏,眯眼偷看郁闷,见后者压根就没回头,不由得心中恼怒,赖在地上不肯起来。

“站住,离我远点。”看到郁闷来势汹汹,逸尘连忙闪身避让,同时开口叫道。

消耗的能量需要补充,体力也要经过休养才能恢复,要是被五级战皇郁闷一下子扑倒,就算不伤筋动骨,最起码也要痛上一阵子。

“嘿嘿,看你往哪儿躲。”

郁闷心花怒放,只想找地方发泄,逸尘越是避闪,他就越是紧追不放。

几番你追我赶,逸尘已是气喘吁吁,正要翻脸骂人,却见郁闷的脸色骤变。

“我怎么,怎么……郁闷啊……”

玩得起劲的郁闷,忽然发现自己的体内,似乎存在某种控制不了的能量。

张牙舞爪的同时,对于自身的能量运用时断时续,这让郁闷大吃一惊,赶紧停下来打坐调整。

“哈哈,你被我控制了,做我的傀儡吧。”

逸尘小心的看着郁闷,等对方坐稳了,这才笑嘻嘻的揶揄道。

“是你干的?”

“对呀,怕不怕?”

“那我就放心了。”

刚才还慌张的郁闷,听了逸尘的话后,脸色趋于平静。

“为什么?”逸尘不解,应该不是这样才对啊。

郁闷得知晋级成功,偏偏又出了点差错,按理说得弄清楚原因,并设法解决。

可逸尘看见的郁闷,不仅没有难过,反而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我现在的修为境界是你给的,就算是以身相许我都愿意,还怕什么傀儡……”

郁闷摇头晃脑,显得很受用,却偷偷瞄了逸尘一眼,随时准备逃窜。

既然是逸尘所为,不管这股能量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至少不会是逸尘故意折腾自己。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和垚猋决战的日子,如果不是逸尘,自己根本就没有出战的必要,连同两面族成员都要受到自己的牵连。

如此大恩大德,郁闷嘴上没说,心里却永远铭记,又怎么可能会怀疑逸尘对自己施加伤害呢。

“滚!就凭你这句话,我要让你多吃点苦头。”郁闷的反应,让逸尘又好气又好笑,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等等……你们俩什么意思,说明白点。”

本来还赖在地上的郁陏,听了逸尘和郁闷的对话以后,一骨碌爬了起来。

顾不得腰酸背疼,三两步窜过来,插在逸尘和郁闷中间,紧张兮兮的问道。

什么傀儡,什么以身相许,这都哪儿跟哪儿呀,这两个小子怎么就如此不着调呢。

郁闷一拳将自己打飞,境界提升没有问题,可脑子像是被啥玩意儿堵住了,尽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爹,你不懂不要紧,我跟逸尘懂就行了。”郁闷不急不慌,懒洋洋的说道。

干脆也不打坐,直接蹦起来,站在那儿甩胳膊蹬腿,活动活动筋骨。

“老子把丑话说在前头,两面族的未来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你小子要是这个时候,跟逸尘不清不楚,老子就扒了你的皮!”

郁闷越说越玄乎,惊得郁陏浑身战栗,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把逸尘和郁闷都踢出半山庄园。

“说谁不清不楚呢,郁陏,你先给我说明白了。”逸尘一听不乐意了,插着腰指着郁陏,大声的叫唤着。

这爷俩本来就没啥正形,本来跟逸尘也没啥关系,可郁陏都点了逸尘的名字,再不计较可就真的憋屈了。

“难道不是吗,又是傀儡又是以身相许的,你以为我傻听不出来呀?”

郁陏不甘示弱,口水都差点喷到了逸尘脸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