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 诡异树林/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郁闷的信心满满,只是获得成功的第一步。

逸尘将接下来郁闷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仔细的说了一遍。

并告诫郁陏郁闷父子,为了麻痹垚猋,最好封锁消息,千万不要把郁闷晋级的事情传出去。

两面族内,有不少是徐大的人,与垚猋有所勾结。

一旦消息泄露,垚猋必然做出应对,到时候被动的恐怕就是郁闷了。

“这个没问题。”郁陏向来小心谨慎,在郁闷和逸尘进入小楼的时候,就基本隔绝了半山庄园与外界的联系。

唯一担心的,就是不久前出现的妖族超级强者气息,郁陏没有办法确定对方的身份。

“如果对方的实力在陶书遥之上,反而不会有事。”

逸尘听了郁陏和骁机的介绍,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上次陶书遥过来,凭一己之力,几乎将整个两面族的长老,甚至是副族长都揍了一遍,根本没有对手。

出现在半山庄园上空那一丝气息的主人,实力超出了陶书遥,就足以在举手投足之间,将郁陏父子轻易斩杀。

既然对方仅仅是一闪而过,至少说明了他还不想对郁陏父子下手。

无法防范的事情,就只能自己小心,其余的就随他去。

“说得有理。”郁陏人老成精,立刻就明白了逸尘的意思。

让郁闷留在半山庄园的小楼内,尽管其中的灵气,已不如原来那样充盈,却能很好的掩护郁闷,不被别人发现端倪。

“找几个信得过的,多注意徐家兄弟的动静……”逸尘临走之际,又给郁陏一次提醒。

俗话说家贼难防,在两面族老族长不在家的时候,徐大就是两面族的首领,这家伙和垚猋眉来眼去,显然没安好心。

郁陏也有过怀疑,只是没有证据而已,听了逸尘的提醒,当即着手布置下去。

两面族到通墟镇的路上,有一处比较荒凉的树林。

平时很少有人进入其中,是怕会出现各种让人难以应付的怪事,这一带被人称为诡异树林。

轰~~

诡异树林的边缘地带,植被不算茂密,至少能看得见前方两里的景象。

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从树林中传出,紧接着便是断断续续的嚎叫声。

“老不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有人恼怒的呵斥着,顺带着还有击打的声音。

“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把你们的阴谋公之于众……唉哟!”

苍老的声音中夹杂着骨骼的脆裂声,显然此人伤得很重。

“敢坏妖族的大事,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妖族挑唆各门派种族互相争斗,想坐收渔翁之利,我呸……”

噼噼啪啪——

一阵打斗声,将树林中的野鸟惊飞。

扑棱扑楞过后,有好几只飞鸟被能量涟漪波及,从空中跌落下来。

嘭——

随着响声,一个带着头巾的老者,身体横飞而出,撞到了一棵大树,依然没有停止。

又飞了数十米,才跌倒在树林外的路边。

逸尘和骁机经过这里,发现了浑身是血的老者,以及树林中正要赶出来继续出手的超级强者。

“只要我活着,两面族就不会归顺妖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老者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再战一番,却已是力不从心,噗通一声再次倒下。

“不归顺,可以啊,打到你归顺为止……”

一道身影从树林中飞掠而至,对着倒地的老者拳脚相加。

“骁机,帮我一把,我要救人。”逸尘小声说道。

“救谁,是他吗?”骁机指了指地上的老者,问道。

“别废话,动手!”

“好。”

树林中飞出来的超级强者,刚要触及到老者身体,忽然眼前一道亮光闪过。

硬生生的止住脚步,这才发现一个类似于圆筒的大罩子,从空中落下,连忙往旁边一闪。

“谁?”实际上,以对方的手段,早就应该发现逸尘和骁机的到来。

但是,或许是人家压根就没把逸尘和骁机放在眼里,只顾着收拾伤痕累累的老者了。

嗡~~

骁机并不答话,一个劲的催动着能量,空中的蓝色光芒愈加浓郁。

随着骁机的催动,偌大的混元金罩凭空旋转而下,任由那位超级强者身形灵活,却一直都没避开混元金罩的追踪。

稍一疏忽,巨大的混元金罩便径直的落下,将超级强者笼罩其中。

“可恶,你是谁?”

变故来得太快,超级强者没空找逸尘和骁机的麻烦,只好将注意力集中到混元金罩上。

倏~~

逸尘没有参与战斗,只是施展了隐身遁地之术,悄然接近受伤的老者。

不敢确定骁机的修为境界,能击败那位超级强者,但逸尘相信,混元金罩的威力,足以将对方困住。

就算此人实力超过骁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混元金罩的桎梏。

“你是不是两面族的?”逸尘身形未露,声音却传至老者耳中,很轻但哼清晰。

“阁下是……”老者疑惑,同样轻声问道。

“郁陏郁闷的朋友。”逸尘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如果对方是两面族的人,应该能认识郁陏父子。

尽管心里有所判断,但世事难料江湖险恶,逸尘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我是两面族族长,救我……”老者声如蚊蝇,有气无力。

虽然还没有见到逸尘的面目,可对方说出了郁陏郁闷,就不会是外人。

再说了,以眼下的情势,老族长已是在劫难逃,又何必怕逸尘对自己出手伤害呢。

“好,你配合就行。”

逸尘意念一动,便将两面族的老族长收入到日月空间。

听郁陏父子说,老族长一直不肯接受妖族的收编,甚至联络了其他种族的族长或者长老,一起拒绝妖族。

逸尘和陶书遥熟识已久,对于妖族的气息多少有些感觉。

也不知道树林中赶出来的超级强者,是实力太强,还是善于掩饰,逸尘居然没有接收到妖族特有的气息。

事情紧急,逸尘顾不得纠结,不然的话,万一骁机失手,自己的处境将会不妙。

以逸尘的隐身遁地之术,想要避开一般超级强者的追杀或许不难。

问题是,对方的实力非常强悍,要是在空中布置出屏障似的结界阵法,就有可能利用逸尘对环境的不熟逼他现身。

“骁机,撤——”逸尘传音给骁机,同时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方向,往通墟镇疾驰而去。

不用担心骁机的安全问题,逸尘凭着自己的感觉就知道,骁机只要想逃,那位超级强者根本就没办法留下他。

实施果然如此,逸尘闷头跑了快半个时辰,才刚刚现身,就见骁机在不远处慢悠悠的跑着,时不时的还回头张望。

“你这逃跑功夫,实在是一流的境界。”

骁机发现了逸尘,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还以为逸尘没有跟上来,正考虑着要不要返回寻找,骁机对逸尘的现身多少有些意外。

以他的速度,摆脱那位超级强者的纠缠不难,而且混元金罩的桎梏,对方还没有破开。

但逸尘的速度,着实让骁机惊讶,无论是遁地还是隐形,都不会增加行走的速度,反而还有所减缓。

即便如此,逸尘还是跑在了自己的前头,双方的距离基本和逸尘先跑的那点时间符合。

“你也不慢,何况那个大罩子也是威力不凡。”逸尘想点破混元金罩的来历,忍了忍没说。

既然已经愿意做朋友,逸尘就不能在骁机不愿说的情况下,不断的追问。

“呃……彼此彼此。”骁机打着哈哈,顺便悄悄的瞄了逸尘一眼。

见逸尘脸色正常,并无追究的意图,便放下心来,和逸尘一同赶路。

一路上,除了之前的插曲之外,逸尘和骁机没有再遇到异常情况。

偶尔有几位家族门派装扮的修武者在进行混战,实力在二级战皇到三级战皇之间,并未妨碍到逸尘赶路。

还有帕西隆的手下,鬼鬼祟祟的到处溜跶,像是在寻找自己的目标,见了逸尘连忙避开。

帕西隆和逸尘有了合作,便吩咐过属下,不要招惹逸尘,违者严惩不贷。

逸尘一边走着,一边关注着日月空间内的情况。

两面族老族长的伤势比较严重,倒也没有性命之忧。

灰老头和十三已经帮他做了简单的处理,有日月空间的能量滋润,就算没人疗伤,估计老族长也很慢慢恢复。

处于昏迷之中的老族长,手脚都有骨骼的断裂,胸口一个大洞,显然是被人一拳差点打穿。

把老族长放进日月空间,对灰老头和十三来说没啥压力。

倒是呆在地心玄土修炼台上的炎燕,被遍体鳞伤的老族长吓了一跳,就差没冲地心玄土修炼台上滚下来。

“逸尘哥哥,你把郁闷的老爹抓来干嘛?”

炎燕见老族长的脸上满是血污,加上头巾的覆盖,就认作是郁闷的老爹郁陏。

这也难怪,在炎燕看来,整个两面族的人,几乎都长得一样,要是不仔细分辨,根本没法认清。

“丫头,你看清楚了,他是两面族的族长,不是郁陏。”

逸尘告诉炎燕,自己救出老族长,是想弄清楚有关妖族强行吞并其他种族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