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九章 两面族老族长/劈天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陶书遥回到西元大陆,想发展自己的势力,却发现其他妖族长老,早已抢在他前头。

妖族长老不仅极力扩充自己的势力,还把手伸到了人族的领地,这让陶书遥大为不解。

以妖族一贯的作风,连自己的族人都采取放羊式管理,甚至很多妖族成员都不知道妖皇是谁。

像陶书遥这样的懒散长老,在妖族数不胜数,极少有人愿意管理琐事,哪怕自己的属下各行其是。

如此反常的情况,引起了逸尘的怀疑,特别是郁闷和垚猋的约战,看似两面族跟三体族火拼,实际上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刚才听两面族老族长,和那位实力强劲的超级强者对话,逸尘相信,这件事情跟妖族脱不了干系。

究竟有着怎样的内情,只有等老族长醒来以后,才能了解一些。

“妖族长老吞并其他种族,想造成西元大陆的混乱,已经有很多种族的族长,被妖族控制了。”

两面族老族长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证明了逸尘的推测很有道理。

被妖族长老追杀,就是因为两面族族长坚持自己的原则,不愿意让两面族成为妖族的附属势力。

追杀老族长的那位妖族长老,实力达到了六级战皇的境界,出手狠辣。

老族长进入六级战皇的时间很短,勉强稳固了修为,绝不是妖族长老的对手。

如果不是逸尘出手相救,老族长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到郁闷和垚猋决战的那一刻。

“听郁陏说,你离开两面族好几个月了,怎么会在诡异树林出现?”逸尘心有疑惑。

诡异树林位于两面族和通墟镇之间,以老族长的实力,要不了两个时辰,就能回归两面族。

即使被人堵住了去路,老族长也可以赶至通墟镇暂时避难。

通墟镇虽然是三不管区域,没有人为老族长保驾护航,但是,鉴于通墟镇鱼龙混杂,妖族长老也要有所顾忌。

“有些事情,一言两语说不清楚。”

老族长苦笑着,想要给逸尘行礼,却未能如愿。

想了想,老族长又说道:“妖族这样做,好像跟妖皇公子有关……”

老族长离开两面族,说是给郁闷寻找上好的修炼资源,实际上并非如此。

早就怀疑,妖族插手了两面族和三体族的纠纷,导致了所谓的三场战斗。

老族长联系了几位其他种族的族长,想通过暗访的方式,弄明白其中缘由。

怕泄露消息,引起妖族长老注意,这才瞒着郁陏父子,以及所有的两面族成员。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老族长得知了一个线索,那就是三体族族长并不赞同垚猋的做法。

两面族与三体族素来不和,主要是势力范围存在争议,还没有上升到彼此水火不容的地步。

三场战斗是垚猋提出来的,被三体族族长否决过,却依然变成了事实,便是妖皇公子插手导致。

按照三体族族长和两面族族长的意思,双方可以就区域划分问题,坐下来商谈。

不管结果如何,最坏的打算就是相互断绝往来,在交界的“边境”派人防守,甚至发生小规模的冲突。

但是,面对妖族的大肆吞并异族,两面族和三体族的立场相同,都不肯寄人篱下。

正是有了这个共同点,双方都可能的克制,不想把矛盾激化。

偏偏垚猋站出来反对三体族族长,说是对抗妖族的最好办法,就是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将两面族吞并。

只有这样,壮大后的三体族,才有可能让妖族有所忌惮。

刚开始的时候,垚猋的提议很少有人拥护,可随着一系列的意外发生,三体族内部出现了意见分歧。

一些和垚猋意见不同的三体族长老,没来由的遇到各种麻烦,只要垚猋出面处理,都能顺利化解危机。

而那些坚决不要垚猋插手的长老,无一例外的都受到了重创,甚至有的直接就失去了性命。

偶尔一次可以认为是巧合,但这样的事情多了,谁也不会看不出其中猫腻。

面对如此局面,三体族的长老们大多改变了立场。

无关对错,只是不想无辜丢了性命而已。

三体族族长有心无力,自己没有办法掌控大局,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于是,垚猋的提议最终成为了三体族的决定,而垚猋也为了三体族的未来,把第三战的己方人选确定为自己。

“老族长可有打算?”

逸尘已经给老族长处理过伤势,目前状况良好。

虽然老族长提供的消息,并不是谁都能够打听到的,但是,逸尘知道,所谓的妖皇公子插手,也就是大家的猜测而已。

捕风捉影的事情,要想找到实质性的证据非常困难。

以老族长对逸尘的感激,理应没有欺瞒,却依然没给逸尘太多的帮助。

“我只想马上回到两面族,郁闷还等着我呢。”

伤势问题不大,但老族长需要适当地休养,才能逐渐恢复过来。

看老族长的样子,似乎一刻也不想在逸盟待下去,要不是手脚活动不便,恐怕已经告辞离开了。

“郁闷?老族长的意思是……”

“我要把功力传给郁闷,不然的话,两面族就完了。”

“老族长既然有办法,怎么会等到现在,郁闷没多长时间准备了。”

逸尘有些纳闷,能够奉送功力给郁闷,这是天大的好事,若是早一点实施,说不定就不用逸尘动手。

再者,郁闷和垚猋的约战日期,很久以前就定下了,越是提前准备,郁闷的胜算越大。

眼下郁闷从逸尘那儿获得了能量,消化吸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就算老族长传送功力,估计郁闷近期也接受不了。

“我以为能够通过对垚猋的调查,找出他们和妖族勾结的证据,就能阻止这场战斗的。唉……”

老族长面有愧色,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看我都成了这样,如果再不动手真的就没机会了。”

按照老族长的说法,他的传送功力方式与逸尘截然不同,并非通过单纯的能量输入,而是倾尽自己的所有,强行传送。

所谓的倾尽所有,即使老族长牺牲自己,将体内拥有的功力包括能量,全部转嫁到郁闷身上。

虽然不能让郁闷尽快达到老族长曾经的最高境界,也不敢保证郁闷是否会排斥外来的能量。

但是,以老族长目前的状况,根本找不出更好的有效措施,帮助郁闷晋升修为。

“老族长要为郁闷舍命?”逸尘一愣,脱口问道。

“算是为两面族吧,我是族长,不能改变困境,就只能如此了。”老族长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看着逸尘,强打精神笑了笑。

“有个消息,我可以告诉你,郁闷没办法接受你的功力。”

“我有办法让他接受。”

“恐怕不行,即使老族长舍命,也给不了郁闷帮助。”

“怎么可能……难道太晚了?”

老族长像是想起了什么,紧张的问道:“你是说,我的伤势太重,撑不住?”

被收入日月空间,老族长并不清楚自己的状况,逸尘利用日月空间的能量,帮助他稳定了伤势,却不曾告诉他具体程度。

第一次接受这种治疗,老族长懵懵懂懂的,连自己的身体反馈都不太明显,自然以为伤重难治了。

“老族长的伤没有问题,也不会跌落修为,只是郁闷他……”

“郁闷他怎样了?”

“郁闷刚刚晋升到五级战皇,需要适应,不能接受外力。”

“五级战皇,你说的是真的?”

老族长整个身体往上一蹦,却又在空中泄力,直挺挺的掉下来。

比谁都了解郁闷,老族长就是觉得他短时间内无法突破,这才心急如焚,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两面族。

乍听逸尘这话,老族长的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

“我就是从半山庄园回来碰见你的。”逸尘很肯定的告诉对方,自己所说的没有半句假话。

并将郁闷突破成功的大致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老族长这才恍然大悟。

“逸尘兄弟,你不仅救了我,还拯救了整个两面族,请受我一拜……”

老族长激动万分,不顾逸尘的阻拦,硬是颤颤巍巍的趴到地上,给逸尘行了大礼。

然后,像看怪物似的,盯着逸尘的脸,仔仔细细的打量着。

二级战皇的境界,老族长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可逸尘身上似乎萦绕了一层无形的屏障,把老族长的精神力阻隔在外面。

即便受伤不轻,老族长也是六级战皇的层次,精神力很是强大,却在逸尘身上吃了闭门羹,让他大感意外。

“老族长言重了,郁闷的对手垚猋,是我的仇人,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

逸尘没有居功,因为没必要,帮助郁闷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压根就没想过要什么报答。

“郁闷新晋五级战皇,正好缺少能量补充,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能用得上的。”

老族长从巨大的喜悦中冷静下来,笑着对逸尘说道。

“不用了,郁闷身上的能量,暂时消化不了,就算老族长非要舍命,郁闷也无福消受啊。”

逸尘哈哈一笑,打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