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三叔公/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寒鳞玄光粉是刚刚才到的新货,亦是烈无心花了大价钱买来作为镇店之宝的。以前的断龙白玉膏不是用在那小子身上去了嘛,一个大药店,没点镇店之宝要被人瞧不起的。刚进货来的时候,烈睿都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那小子居然嗅一嗅就知道了?不对,肯定是烈无心告诉过他。

这么一想,烈睿就不觉得奇怪了,他气极败坏的连连跺足:“快下来你这小兔崽子,你到底是来跟老头子学医的还是干嘛的?!”

烈盘哈哈一笑,从那药柜上跳了下来,手里已然多了一小包寒鳞玄光粉:“三叔公,这寒鳞玄光粉我拿点啊。没拿完,只拿了一半,差不多够了。”烈盘喜滋滋的就要把那玩意揣兜里,看来自己之前设计的治疗方案可以改一改了,可以弄奢侈一点,效果好一点,最主要是见效速度可以更快一点。顺利的话,痊愈之日几乎是指日可待!

“我!”烈睿差点两眼一黑,一把就将那半包药粉抢了过去,喘了半天气才吼道:“给我回去坐好!老老实实看我给人诊病!店里的东西不是拿给你玩的!”

“吁……”烈盘一楞,有点哭笑不得。烈无心和烈睿自然不可能舍不得花钱给他治伤,但问题是,如果自己说自己有法子治经脉尽断之伤,并且需要这寒鳞玄光粉,他们恐怕是打死都不会信的。正如烈睿所说,还以为自己失心疯要拿这天材地宝撒着玩呢,那当然不会答应这种败家行为。

他倒没有死缠烂打,任烈睿把东西放回原处。反正自己这新的疗伤计划得等半夜月明时才行,倒也不急于一时,找个机会先把老烈睿忽悠住再说,这才早晨,今天还长着呢。

笑着在老烈睿旁边坐了。老郎中开始一通数落和说教。从医道谈到人生,从人生谈到理想,从理想再谈到未来。最后,又从未来谈回了医道。

烈盘算是有点明白为什么以前的小烈盘和这老爷子处不好了,老烈睿实在是太严肃、太能侃了,别看他瘦巴巴的浑身上下没二两肉,可口气里那严肃劲和逼迫感绝对跟座大山似的,连烈盘都感觉听得有点头晕,更别说普通好动的小孩子。不过,烈盘现在对他的印象其实还不错,虽然脾气古怪成天板着个脸,但他看得出这老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关心自己这侄孙子,那份浓浓的亲情甚至不在父母之下,只是他的表达方式嘛……

“所以说,”老烈睿板着张脸:“你现在还认为你读了一年死医书,会拽几句文绉绉的屁话,就在医道上真有什么造诣了吗?在我大中土世界,医术之道博大精深,就你小子……”

烈盘心里一动,笑呵呵的说道:“其实吧,凡事无绝对。要不,我与您老打个赌?”

“打什么赌?”烈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如果我的医术超过三叔公你,那这寒磷玄光粉,你就分我一半!对了,我还要点其他东西,也得本着不闻不问的原则满足我。”

烈睿满不在乎的说道:“只要你医术超过我,这店就都可以完全交给你了,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真当老头子我不会享清福啊?不过,那可不是几年时间就能实现……”

话还没说完,旁边烈盘已笑嘻嘻的说道:“那您老出题吧,比什么?”

“什么比什么?”烈睿楞了楞:“现在?”

顿时反应过来。好啊,敢情自己说了半天,这小子全当放屁啊!真以为读了一年的死医书就会什么医术了?!笑话,今天老夫不彻底把这异想天开的小子收拾服气了,老子就不叫烈睿!

他眼睛一瞪,正要开口,突见得有人急急忙忙的冲进店来,老远就大喊道:“睿伯、睿伯!快随我去炼窟,我家老爷子又犯病了!”

烈睿微微一楞,赶紧站起身来,一把抓过旁边的药箱:“炼窟?老万没呆家里?”

那人急道:“在炼窟呆了一天了,着了魔似的非要打铁,谁都拦不住!今儿早晨才发的病,这会儿正躺着呢!”

烈睿更不打话,快步走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正高兴的烈盘招了招手:“走,跟我一起!我怕你小子偷东西,回来再降服你!”

南安镇虽有三大世家,均以药材生意为生,但却也有另一支独秀,万器房,一个在安城境内数一数二的锻造铺。只不过,这万器房的主人没有家人儿女,连个媳妇都没娶,只收了几个徒弟,算不得家族,这才让三大药材世家独享美誉罢了。

万老爷子名叫万冶子,外地人。据说曾经是个很牛叉的铁匠,不过后来不知怎么的感染了一种叫火毒的玩意,一靠近炉火或者高温之处就要犯病。铁匠打不了铁,自然没了用武之地,就跑到南安镇这小地方来隐居,在这里呆几十年了,收了几个铁匠徒弟,徒弟又收了徒孙,开起了这万器房,其实力实不在三大世家之下。和烈家的关系不错,特别是和烈睿,两个老家伙都是一样的严肃古板,茅坑里的石头那种,似乎挺臭味儿相投的,蛮聊得来。

跟着两人过来,烈盘本是有心露一手,直接就把烈睿给整服气,好拿赌注的。可听两人路上说起,才意识到这火毒有点非比寻常。按照症状来看,那可不是普通的内体热毒,而是有点像妖魔手段、术法之伤。更奇怪的是,这等致命的火毒,居然能让这位万老爷子抗了几十年而不死,看来这位万老爷子也不是普通人。自己倒是知道救治之法,但那至少得有先天境的高手相助才行。再不然,也要等自己恢复一定修为,起码有内劲可用,能操纵丹道才有办法救他。现在嘛,就算出手也只能帮他稍稍控制一下,这一点,烈睿就可以做到,显然不可能让他服气。

随着马车到那炼窟之外,这是在南安镇的北郊处。一个极大的矿窑、锻造窑尽展眼前。数十个**着上身的精壮汉子正围在一间小屋门口窃窃私语,瞧见马车,一大帮人赶紧围了上来,将烈睿簇拥了进去。烈睿带烈盘来本是要他跟着涨涨见识的,可此时心系老友安危,再被这帮人七嘴八舌的声音影响,一时间倒也把这侄孙子给忘了。

烈盘跳下马车,琢磨着自己进去也无用,干脆四下转转,瞧瞧这炼窑的气象,此时炼窑的人都紧张的围在那小屋外,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只见周围无数窑洞中都开着炉火,还有不少未完成的器具东陈西列,却并无一人。显是万老爷子发病时十分突然,一帮子徒子徒孙的尽都围到那边去了,这里便空了下来。

烈盘随意拿起那些打制的器具瞧了瞧,大多是铁器,打造手法多种多样,极为细腻,就普通打铁匠来说,这已经是在水准之上了。起码比地球现代,那些网上贩卖所谓的‘龙泉宝剑’或者什么‘大马士革刀’、‘日本刀’之类要精良得多。不过,也就是世俗普通层次而已,显然不入烈盘这炼器行家的法眼。他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放下一件半成品,却突感觉左侧处有一阵隐隐的金石之声传来!

那声音极其微弱,甚至有点似在哀号。金石的哀号!

他心里一动。这种金石之声的哀号,只在一种东西上可以出现,真正法器级以上的锻造品!这世俗锻窑,居然能打造出这等东西?

在炼器一道中,有‘器宝神兵’之说。器是最次的层次,分法器、灵器二级。

就像丹与药之间的差距一样,法器以上级的锻造品,和世俗凡铁有着本质的差别。威力、能力什么的就不用多提了,最明显的差别之处,在于法器级以上的锻造品,尽皆都是拥有神智意识的!器级的宝物,可能还仅只有简单的危机意识,但这也绝不是普通世俗铁匠所能企及的层次。

烈盘随着那声音寻去,这金石的哀号之声断断续续,有如濒临死亡。而且从这声音的层次来判断,这显然是一件未完成品的下阶法器,一则声音不完整,二则那声音只是本能似的在哀号,并无明确的意识。在炼器道中,这显然只是最残次之品。

他越走越深,直到这炼窑深处。一个硕大的窑洞内,有着在这炼窑中最大的火炉,一柄长剑正静静的躺在块大铁墩上。那剑身上散发着一阵淡淡的莹光,金石之声便是从这柄剑身上发出的。

“法器级的长剑?”烈盘伸手细抚那长剑剑身:“啧啧,材质竟是通体万年玄光铁?旁边准备这剑柄也是螺沉香木,真是奢侈啊……吁,这用来淬火的水好冰!恐怕不下零下数十度,却仍能保持液态,也非俗物。”

“这大概就是那万冶子不顾身负火毒,也疯狂要锻器的原因吧?看到这么好的材料,一个炼器师是怎么都忍不住的,连我看了都必然动心。呵呵,这万老儿看来倒不是普通铁匠,能炼出这半残器魂,勉强也算得炼器师了,不知出生何处,可比张天道那假丹师要正牌得多……不过,只打出一柄下阶法器,太浪费这材料了……”他略一沉吟,只感觉那剑身上的哀号声愈盛,已如回光返照前的临死之嚎。

“呵呵,也罢,我能来此,与你倒也有缘,反正顺手而已。”烈盘伸手握住夹剑的铁钳,瞧了半天,自言自语的说道:“没内劲,借不了天地之力,锤子也不顺手……看来只有击音法了。恩,自迈入先天,好久没操练这入门手法的调调,也不知道手生没。”

他挥起铁锤轻轻敲了下去。

没办法,力气实在大不起来,内体经脉尽断虽然不影响他行动,但气力方面终是大受影响。这还是已经在家里调养了一年,若是一年前,恐怕连这铁锤都挥不起。

但,他敲击得却是极有节奏!十轻一重,重的那一下,能在这窑洞里回荡起一阵声音,可轻的那十下敲得极快,竟能将轻声连同重音给窜起来!形成一曲奇怪而美妙的敲击乐。

当这些声音在窑洞中回荡成旋时,仿佛形成一股生命似的,缓缓而有序的形成一个个音符,进尔没入那剑身里!剑身中的哀嚎也在此时转变为一股愉悦喜吟,身上原本消散的光芒愈盛,且由白转黄、由黄转红,最终透出金玉一般的圣洁之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