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医器双绝(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炼窑小屋内,万冶子已经醒来。

烈睿着手他这火毒之症已经有十余年了,根治,他没那手段,但控制其火毒发作时的症状,却是早已得心应手。其间,万老头经常偷偷瞒着徒弟们打铁,火毒一发作就找到烈睿这老友之处。为此,烈睿可没少骂他,每次万老头都是笑嘻嘻的应付着老友的唠叨,再三保证以后决不再犯。可这一次,万老头一醒来就急不可耐的要往屋外冲。

“给我睡好!”烈睿按着他的胸口,怒目圆瞪:“你反了你!你这老东西,你现在这身子还能靠近窑火吗?打个屁的铁,你家缺吃少穿啊?”

“睿老弟,你不懂!”万冶子显得十分焦急:“这次不一样!你放开,让我先去!只要完成这件作品,我死也瞑目!”

“完成个屁!就你这身体状态,再打五分钟保证你老命都玩儿完!”

万冶子这次居然没听劝,蛮横的一把将烈睿推开。他力气可比烈睿大得多了,哪里拦得住他?跌了个屁股着地。万冶子有些抱歉的看向老友。

烈睿怒道:“今天你要敢出这门,你他妈以后火毒发作别再来找我!”

“回头老哥再给兄弟你负荆请罪!一定解释给你听,现在没时间了!那、那器灵要散了!”说着,他顾不上烈睿,急急忙忙就朝门外奔去,脚下却是一个踉跄,显然刚刚控住火毒,此时身子虚到了极点。

烈睿还想劝他,却见他已经冲出了屋门,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好好好,你这老东西不要命拉倒,老子走了!眼不见心不烦!”

门口围着一大帮徒子徒孙,都想要拦他,可瞧见万冶子那一脸铁青,却又谁都不敢过来。

只见他急急忙忙的朝这窑洞最深处的锻炉赶去,众徒子徒孙也只得跟在屁股后面撵过来。

刚走进那最大的炼窑深处,窑内空无一人,一柄浑身均散发着金玉之芒的长剑静静的躺在那铁墩上。

这显然已经是一件完成品。

万冶子先是一呆,三步并两步冲过去,拿起那长剑仔细一瞧。

天哪……这是?!

中品法器!从这剑身上的流光,以及从那剑身上所感受到的浓郁灵力,曾经是炼器师学徒的万冶子颇有几分见识,瞬间就已判定这绝对是一柄中品法器无疑!

这不可能!

万冶子清楚的记得自己火毒发作晕过去时,这柄法剑还只处于未完成状态,他原本的目标是打造一柄下品法器,只堪堪打造了一半,超水平发挥加这完美的材料,刚刚酝出其剑魂而已!而且,自己晕过去这段时间颇长,按他的估计,这好不容易才锻出的剑魂没得到进一步的锻造,恐怕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怎么可能成剑!更甚者,怎么可能在自己已经半成型的基础上强行将这法器提升一个级别,变成中品法器?!这手段,比直接打造中品法器难了无数倍啊!

再者说,这也不是自己的炼器手法啊!

瞧这剑身,通体如玉,手指轻敲其上,竟还能隐隐听到锻器时的回音!

十轻一重十轻一重……汇为整曲一字音!如灵魂音符般灌入剑中!

这是,音击法!

万冶子惊呆了。

在炼器之道中,有无数比音击法更高明得多的锻造术,但,这却绝对是最难的手法之一!因为它并不要求炼器师有多强的内劲或者力量,普通人的手劲就可以达到标准,却对炼器师的基本功及手法要求很高很高,完全已经高到让万冶子根本都不敢想像的地步了!那是真正‘道’的境界!只记得他以前在仙云宗学炼器之道时,整个宗门内能掌握这种手法的人屈指可数!无一不是炼器房长老级别的大人物!是那些大人物们专门用来操练手感、锻炼基础的无上手法!

是哪位宗门的长老,或者,难道是祖师爷?!是祖师爷想起了我这师门弃徒,仙驾云游此处来了吗?

“谁炼的?这是谁炼的?!”万冶子近乎疯狂的质问道。

“这、这不是师傅您打的吗?”旁边有徒弟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是我!除了我,刚才还有谁……不,还有哪位大人进过这炼窑?”

一众徒子徒孙大眼望小眼,刚才尽都跑去着急万冶子的火毒之伤了,谁还注意到这边啊。

望了半天,只听有个憨笑的声音在窑洞口边响起:“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憨狗,本是镇上的孤儿,被万冶子收留,平时就在这炼窑里到处闲逛。成天憨西西的傻笑,什么都不会。刚才众徒子徒孙都跑去关心万冶子,也就只有这憨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仍旧还逗留在这片炼窑旁边瞎逛。

万冶子双目如炬:“小憨,你看见什么了?”

“我看到有个人在这里打铁!那个剑就是他打的!”

万冶子激动道:“他、他是什么样的?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憨儿想了半天:“他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

“……”万冶子立刻意识到自己问错了人:“他是不是满把白胡子?穿一身白色道袍?”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祖师爷的容貌。

“没胡子!没有!”憨儿想了半天:“我以前在镇上见过他的,是个小孩!不不不,长大了,比我高!”

“啊?”万冶子感觉自己脑筋有点不够用了,但他很相信憨狗,这憨儿虽然憨,却从不说谎,而且他记性很好,在某些方面其实并不憨。

小孩?还在镇上见过?那应该是憨儿在镇上流浪时的年纪,又说长大了比他高,想来和憨儿年龄差不多,也就十七八岁,还是镇上的少年……

吁……这个结论让万冶子有点难以接受。一个十七八岁的南安镇少年,会音击法炼器?还分分钟就炼出这柄中品法器?这也太骇人听闻了些。没听说镇上有此奇才奇人啊!这样的手段已经可以直接被仙云宗礼遇进内门去当炼器房长老了!

“他有瞧见你吗?有和你说什么吗?”万冶子试探着问道。

憨狗撅起嘴巴:“我要他陪我玩,他说我太憨,叫我自己玩!然后就走了!”憨儿指着出炼窑的方向。

万冶子赶紧提着剑,领着众人追了出去,却哪里还找得着人?哀声叹气了半天,突然吩咐说:“大海,你带着憨儿打今天起就住镇上去!南安镇就这么大点地方,憨儿说的如果是真的,那一定可以再碰上这位小、小……高人!憨儿肯定能认出来!”

于大海是他大徒弟,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傅又要收徒了吗?”

万冶子一楞,破口大骂道:“收你妈的徒!老子要拜师!”

一众弟子瞠目结舌的望着自家师傅。

拜师?自家师傅,拜一个据说十七八岁的少年为师?

只听万冶子气极败坏的交代道:“要是找到人,你给我客气点小心点,不不不!你们这帮崽子没一个懂礼数的,找到人别惊动人家,回来告诉老夫,我亲自登门求见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