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医器双绝(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数里之外,烈睿在马车里正骂骂咧咧:“这个老东西!不要命的老东西!迟早死在那破炉子旁边!真要死了,老夫绝对不来瞧他一眼!”

烈盘在旁边笑道:“得了吧三叔公,你走的时候给他那徒弟交代这个交代那个,又留一大包药,我看这万老头再发作个七八次也死不了。您老也就背后损,还是省点口舌算了。”

烈睿眼睛一瞪:“还有你,你这小子刚才跑哪里去了?叫你跟我身边,涨涨见识,转个身就没了影!”

“我尿急不行啊?”烈盘满不在乎的说道:“再说,控制个火毒,还不就是外敷内服、推拿通脉那一套,有什么好涨见识的?有那工夫,我还不如在马车里睡一觉养养精神呢。”

“嘿!”烈睿瞪着他道:“怎么个外敷内服、推拿通脉法?你小子懂?”

烈盘来了精神:“这算是你出的比赛题目吗?”

烈睿一闭嘴,想起之前和这小子之间的约定,顿时说道:“这个不算,这个太简单,再说你小子以前见过我给他控毒的,不算不算!”

“那您老别唠叨了,赶紧出个题吧。”烈盘笑呵呵的说:“您老不会是怕输给我,面子上挂不住吧?”

“我靠!”烈睿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自我感觉怎么就那么良好呢!自己苦口婆心说这说那的,这小子完全是当耳旁风啊!比赛?比赛个毛啊,你才读一年死医书的小子,还真想和老头子我比医术?

烈盘见他不出题,干脆说道:“这样吧,您老不是一向老风湿,自己也治不了吗?我帮你治好,就算我赢了如何?顺便也当孝敬你这三叔公了。”

“什么……”烈睿楞了楞。他自小风餐野宿,落下一身的病根,风湿尤为严重。这可是老顽疾,非等闲所能治之。这小子不知从医书上哪里瞧了点治风湿的手法,就敢大言不惭!

“嘿,好啊。”烈睿大笑道:“你要真有这本事,药店里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老夫绝对不管你!还帮你报账!你要是差什么,老夫掏腰包给你补!”

“这可是你说的啊。”烈盘大笑道。

“就老夫我说的!来呗!来治呗!”烈睿一脸不屑之意,别说这臭小子不可能有这本事,就算真有这本事,治风湿这种温吞病,不治上个三年五载,根本别想断根!有这三年五载的时间,这臭小子在自己的熏陶下,想必也会有所改变了吧?

“先回店里,您老等着!”烈盘一拍大腿,敲下定论。

之所以要回店里,是因为烈盘需要一样道具:金针。

针灸这门手艺在中土世界还是有的,不过在世俗中显得比较高端,普通医家、甚或是一些所谓的名医也并不会。烈睿也不会,不过烈家药店里倒是有一副现成的整套金针。那是烈家祖上传下来的,共一百零八根,三十六粗针、七十二细针,各自长短不一。那长的,足足有半米长。

见烈盘把这老祖宗的玩意翻了出来,烈睿就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这小子……该不会打的是吓自己的主意吧?

他太了解自己这侄孙子了,自小就古灵精怪,和老头子斗天斗地斗得其乐无穷。

这小子肯定是不想输的,于是就想出这样一个古怪的法子,用这金针来吓自己。只要自己怕了,不敢让他刺,那小子就可以说‘不是我治不好你,是你自己不敢治!’。

烈睿看着那半米来长的最长一根金针被抽出来,而且还让自己脱了上衣坐正,针尖对准的是自己的百会穴!这小子难道打算把那玩意从自己脑门心里插进去?

烈睿咽了口唾沫,神色却坚定无比:臭小子虚张声势,老夫就不信你真敢刺!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三叔公我今儿陪你小子玩到底!

烈盘打招呼道:“我刺了哦,这第一针是‘镇形’,可能有点疼,三叔公你忍着点啊。”

烈睿大笑道:“老夫今天要是怕了就是你孙子!来!有种你就刺下……”

声音嘎然而止!烈睿只感觉一股凉意从头顶心处瞬间窜到脚后跟!头皮先是一阵剧疼,随即飞快转麻。紧跟着,那股麻意竟似一条直线似的从头顶直捅向肛门,瞬间让自己对整个身子都失去了知觉!

烈睿这一惊非同小可:这小子玩儿真的,他、他真刺啊?!

开什么玩笑!金针刺穴、金针刺穴,那是谁都能刺的吗?人体多少大穴**,隐秘玄奥无比!就算是老烈睿这行医六十余载的老郎中,都不敢说自己就能认全了。更别说施以针灸!稍有差池,那可就是半身不遂甚至直接一命呜呼的后果。这小子从哪本害死人的书上瞧见个针灸术就敢拿你三叔公来做实验?!

烈睿第一反应就是想跳起来,但此时全身麻木无比,神经早已失去了作用,大脑的这个命令根本就传达不到身上去。他急了开口便想喝止烈盘,可嘴才刚张开,一根针就及时从他左脸穿过,舌头打结,话都说不出口了。烈睿又惊又急,两只眼睛珠子直打转,想给这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包天的侄孙子传递个紧急停止的信号。却见烈盘瞧了瞧他乱转的眼珠,摇了摇头,一根针封过来……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这、这是要闹哪样啊!我不赌了行不?

虽说他们爷俩平时常吵个架什么的,但烈睿打心眼里疼这侄孙子,亦素知那小子就是顽皮,其实孝心是很好的,不可能做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但……烈睿的心在哭泣,打死他都没想到这小子居然那么大胆子,真敢在自己身上动针!这小子知不知道这样乱搞是要出人命的啊!

他眼睁睁的看着烈盘左一针右一针,没花多大功夫,自己全身上下已经刺满了针,活像一个大刺猬了!

他此时全身麻痹没有任何感觉,只觉度日如年。结果那小子倒好,刺了半天,把自己刺成了个刺猬,居然一甩手不管了!开始在店里库架上东翻西翻!拿点这个、拿点那个,还没忘了把那镇店之宝寒鳞玄光粉给捎上一份!

但烈睿现在对这些东西连半点想法都没有了,他现在唯一能想的,就是祈祷自己还能瞧见明天的太阳。

只可惜,他觉得这似乎已经是种奢望了!因为他感觉眼皮子越来越沉……唉,看来今儿这老命要交代在这里了。罢了罢了,若是自己一死,能警醒这小畜生,让他以后凡事有点敬畏之心、知道天高地厚,那自己也就瞑目了………

烈睿的眼角不自禁的溢出两滴老泪:盘儿,三叔公走了,以后没人再骂你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喂,三叔公,你今儿打算在店里过夜啊?”

烈睿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瞧见烈盘那张脸。他楞了半天,终于是醒过神来,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跳起:“小兔崽子,你要谋杀你三叔公啊!你……”

烈盘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手里还提着一大包东西:“哟,三叔公,腰不酸啦?腿不疼啦?跳起来关节也不抽筋啦?”

“啊?”烈睿一楞,突的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竟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暖意!不是身体皮肤暖,而是一种透自骨子里的暖意!他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体内那强健的脉搏有力的跳动着!常年来无时不刻都在酸麻中浸泡着的各处关节,此时竟活动自如,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舒爽!

这是什么感觉?年轻时才特有的感觉!倍儿棒!

“风湿给你治好了,顺便还帮你调了下气血。”烈盘信口说道:“我说三叔公你这么一把年纪了,成天只吃肉不吃蔬菜水果怎么行?血管里都透着一股子脂肪味儿!再谗也要顾身子嘛。诺,我给你开了个特殊方子,桌子上呢,自己拿去抓副药调理调理,以后注意点饮食,再活个三四十年没问题的。我先回家了,忙着呢!”

“……吁……”烈睿呆了半天,咽了口唾沫,又试着再活动活动关节,捏了捏几个穴位。

不疼了,真不疼了!而且好得一塌糊涂!

他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有感觉,不是做梦!

这、这、这……这闭门看一年医书,就能用针灸治好我的老风湿?而且还只花了半天时间?!烈睿瞠目结舌:这小子是妖怪吧!这要是真的,什么天才医师张天道,他算个屁啊!连我家这侄孙子的一根头发丝儿他都比不上啊!我的老天,列祖列宗保佑啊这是,我烈家真出了个不得了的天才了!

他呆了半天,又抓起旁边桌上的药方子,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大串药名,有烈睿认同的,也有他看不懂的地方。不过,药方最后附上的一段题外话他是完全看明白了:我自己拿了点药材和寒鳞玄光粉,五色香叶拿完了,店里存货太少,三叔公明天让店里多进点这玩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