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别糟蹋你的天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家的下人们最近很闹心,因为少爷的院子里总‘闹鬼’!

大白天的,经常阴风惨惨,要不就是小旋风,刮得树叶能转上天去,别的地方却是风平浪静!开始时着实是把烈家上上下下都吓得不轻,但时间长了,下人们似乎也渐渐习惯了。特别是当少爷跳出来解释说那是他在练功之后,谣言总算慢慢平息了下去。但,烈家下人们的脑袋里都冒着一个大大的问号:少爷以前练功折腾出什么动静,那不都是大石头砸得院子哐哐哐的响吗?怎么现在变成旋风了?而且少爷不是经脉尽断了吗?怎么还能练功?

没人知道为什么,也没人敢去问。自从半月前张天道的事情之后,烈无心就已经带着烈夫人去了安城,似乎是在谈什么生意之类。家里就烈盘和烈蓉两兄妹,三叔公又没住在烈府,这里自然是一切都由少爷说了算。

少爷说那是他在练功,那就是在练功好了。

烈盘从一个大浴盆里跳了出来。浴盆中有着浓浓的药味,一身精湛的肌肉出水,晶莹的水珠在这院中阳光的照射下摺摺生辉。

顾不得湿漉漉的一身,烈盘摆了个太极的起手势,他需要及时将泡药浴所得到的药力在体内散开。

那晚用太极九仪聚灵阵加上金针刺穴后,断脉就已经尽数被接好了。但,这只是一个治疗的开始。初初接好的内脉暂时还并不能经受太大的折腾,需要温养。

于是,药浴加太极养生散气,就成了烈盘现在主要的日常安排。

他双手抱了个圆,整个身子缓慢的、有规律的动了起来。初看之下与普通的太极拳并无太多区别,但若是细看,却就能发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招式可言,似乎是在乱打,整个动作毫无美感。可若是再盯紧了细看,看的时间长了,你似乎便已经感觉不到他在打拳,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他在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媒介来与天地自然沟通、与天地融为一体。这与吸纳灵气练功不同,是一种和自然之间的沟通,只能加速身体的恢复而已。

他似乎化成了空气、也似乎化成了风,就如那院中逐渐被他的动作所带起的轻风和旋转的落叶一样,整个人都融入了这种天道里。

院中的风势越来越大,他的动作却反而越来越小,直到最后他已站立不动,但院中的风势已然形成了一股肉眼可见的大旋风!将旁边一株枝叶已经少得可怜的小树死死压在地上,无数落叶随风而起!竟升腾到了比院墙还高的高度。

院外的下人们这些天来早已见怪不怪,但此时亦还是忍不住停下手中的活来看这树叶随风旋转,却经久不散不落的奇景。

“少爷今天的动静有点大啊。”有个下人伸手遮着头顶的太阳,眯着眼睛看向那旋转在最高处的一圈落叶:“好想看看少爷到底是怎么练功的……”

“拉倒吧,上次老贾偷偷跑院子里去想瞧一眼,结果被那怪风刮出来十几米,到现在都还瘸着腿呢……要不是少爷帮他治腿,估计就废了。”

“啧啧,你说咱们少爷怎么什么都懂呢!那手医术真的是没得说!老贾那天骨头都断裂出来了,人家少爷三两下就给他弄完,这才几天,都能走了!”

“少爷是天才!没听说吗?少爷这一年都在屋里自己研究医书呢!听说少爷看过的医书,堆起来能有一座山那么高!”

“咦!完事儿了!叶子落下来了!”下人们纷纷侧目。

院中,烈盘双手缓缓压下,无数落叶整整齐齐的在他身周落摆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圈。

他脸上露出一丝喜意,双目缓缓睁开:终于成了!内脉完全恢复、里面的天地灵气也完全消化掉,前前后后总共花了十六天,比想像中还更快得多,少说也比预计提前了一半的时间。

而这其中,炼天鼎可谓功不可没!

自从内脉接续后,他体内炼天鼎在意识中也是变得愈发的清晰和神奇起来。虽然仍旧是不可触、不可碰,但,在修炼和静养时观摩这炼天鼎,却能让他的心神沉浸到一种玄妙的境界里。

炼天鼎,三足,圆体,鼎尖,初看之下与普通鼎状并无区别。但随着烈盘观摩的时日越长,却是越发能从这看似普通的鼎身上看出许多不同来!

他到底曾是先天之境,又手握过亚特兰蒂斯的修真传承,虽然残缺,但还是有一些见识的。看得出这炼天鼎的形状直似一种玄妙无比的‘道’的存在!

具体是什么道,他说不清楚,也说不上来,但时时观摩,非但身体恢复能力飞涨,连同头脑亦变得时刻清醒通透无比!精神十足,哪怕整晚不睡觉,第二天也毫无丝毫倦意!

此物竟可以单靠观摩就锻炼神魂!

这个发现让烈盘惊喜到了极点。

修真一道,体、气、神,是为三大基本。

体指肉体,身体的锤炼。气指真气内息,经脉气海的修炼。

而‘神’则是其中最为重要亦是最为玄秘的。可以说是神识,也可以说是灵魂!在武者、武宗境这筑基前期,或许神魂强弱的作用还仅只体现在一些恢复能力和悟性上,但若是等真正踏足修真之路时,神魂的强弱可说直接决定着一个修真者的强弱、乃至他的未来能走多远!

但别说在他所获的残缺传承中,就算在曾经辉煌无比的亚特兰蒂斯鼎盛修真时代,修炼神识、修炼神魂的方法亦是少得可怜!任其一种,在传承记载中都是无上的逆天功法!

烈盘虽不知道观摩炼天鼎的修炼神魂效果,与那些所谓逆天功法到底谁强,他毕竟没见过。但,他却知道那些已经失传的逆天功法,对修炼者的要求无一不是极高!少说也要达到元婴之后才能触及!似观摩炼天鼎这样,在自己仅还只是个普通肉身凡胎的武者境就可以修炼神魂的,绝无仅有!

前世他就没有修炼过神魂,止步于先天,除了地球上的灵气稀薄、传承残缺之外,神魂不够强便是最大的原因。

他现在对炼天鼎的神奇之处已经是无比拜服了。别说随着自己修为高深,能掌控它之后,极可能还有其他无尽的奥妙。即便是它仅只有这修炼神魂的观摩之法,单只这一点,已足够让烈盘觉得自己身祭它哪怕百次都一点也不亏…………

此时既是经脉尽复,看来自己明天就可以出门开始自己修真之行的第一阶段计划了。

他忍不住一声长啸,气提胸口,虽只是初出气感之境,但以他对内息的掌控程度,这一点点内劲已然可以爆发出十足的威力!与初学者显然判若云泥!一声高昂的啸声冲‘院’而起!

烈府的下人们显然以为又见了鬼,听到少爷‘尖叫’,又是一大帮人紧张无比的涌了进来。

烈盘心情正好着呢,笑呵呵的冲他们打了个哈哈:“别紧张,我叫着玩儿呢!对了,蓉儿呢?在家吗?”

下人们楞了半天,才有人说道:“蓉小姐一早就去武堂上学啦。”

烈盘点了点头,说道:“再打盆水来,我要冲一下。另外弄套干净衣服,我接蓉儿放学去!”

“啊?”

少爷要去武堂?虽然是去接蓉小姐放学,但是……三老爷交代过,不能让少爷去武堂啊。那个武堂把少爷可害苦了,可不是个什么好地方!

一干下人们面面相窘,又不敢违命,只得一边照着烈盘的吩咐做,一边飞快让人去药店报信。

穿戴整齐刚要出门,却被人拦了下来。

在烈家,在烈无心不在的情况下,敢拦烈盘的人还真不多。烈睿无疑是其中之一。

烈老郎中此时满脸的严肃,他是听到消息丢了药店的生意急匆匆就往这边跑的,胸口还有点起伏不平,显然跑得不慢:“我听说你小子想去武堂?”

“三叔公,你顺风耳啊?”烈盘挺无语的,这是谁打的小报告?

“你甭管我顺不顺风耳!”烈睿的脑袋摇得波浪鼓一样:“我绝对不许你再去那个地方!你说你经脉尽断,还跑去武堂干什么?明明有一身无可限量的医道天赋,你不好好呆家里看看医书或者跟老头子我多坐坐馆,还要跑去打打杀杀?!”他现在已经基本认同了‘呆家里看书就能成神医’的说法。

“吁,我只是去接蓉儿放学而已嘛。”

“屁!你小子肯定是又想去练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你说你经脉都断完了,还去折腾那些破玩意干嘛?!”

“我经脉已经续好了。”烈盘耸了耸肩。

“谁治的?”烈睿瞪大了眼睛。

“三叔公,咱们的对话能长点智商吗?除了我自己还能有谁?我经脉都已经续好了,这下可以去武堂了吧?”烈盘特无语的拍了拍烈睿的肩膀:“再说我去武堂真的只是接蓉儿,不跟你在这瞎掰了。”

“那你就更不能去了!”烈睿差点没跳起来:“你、你连张天道那小子束手无策的经脉都能续好!医道大才!奇才!鬼才啊!你还去什么武堂!你这辈子注定就是要做一个神医的命,我们烈家世代行医,总算是祖宗保佑,要再现祖上的辉煌了!我绝不能看着你白白浪费光阴!走走走,先跟我说说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治好你的断脉的!是针灸吗?怎么弄的?”

他这正说着呢,却突感觉眼前一晃,那小子直接就从旁边绕开跑了出去,回头还喊道:“三叔公,那五色香叶我已经不需要了,你不用天天进货了。对了,晚上我让厨房弄了你最喜欢的千张红烧,你药店关门了来家里喝两盅,到时候有事给你和蓉儿说。这武堂都快放学了,我真赶时间,回见啊!”

烈睿着急啊,可哪追得上他那年轻力壮的身手,气得在后面直瞪眼,望着一路绝尘而去的烈盘:“糟蹋啊!糟蹋啊!你在糟蹋老天给你的天赋啊!盘儿啊!你听到没?你回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