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挑衅/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来武堂还真的只是为了接烈蓉放学。三叔公明显是会错意了,对现在的烈盘来说,要修炼真不需要到这小小的镇武堂来。

这段时间忙于恢复身子,没怎么理这丫头,据下人们说小丫头对此很郁闷,成天掘着个嘴。烈盘决定要好好哄哄她,陪陪她,也算是自己伤好之后,即将开始第一次远行前对这个妹妹的补慰。

来到南安武堂那大围墙之外。

作为仙云宗下属的一个特殊机构,即便只是个小小的镇武堂,也修建得十分华丽,甚至比烈家的大院还要奢华的多。

数米高的青花石围墙内,有着一块足足上千坪的大空地,数十个少年男女或对练、或打桩、或顶石、或站马,正在那块大空地上挥汗如雨的折腾着。这些大多都是初级班的学员,还处于最基本的炼体阶段。烈蓉也是其中之一。

她此时正在与一名女孩对练,打的都是通臂拳,那是武堂的入门拳法之一。

烈盘并不打扰,远远在场边挑了个角落坐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这位在家里‘横行霸道’的妹妹。

在烈家,不论是烈无心还是烈夫人,都并不太赞同烈蓉进武堂。一致认为女孩子家就应该学学针线女红,要不,帮忙着经营家里的药店,学学经商之道也是可以的。学男孩子一样到武堂里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但没办法,老两口都拧不过这丫头。烈蓉自小就是烈盘身边的小跟屁虫,只比哥哥小上两岁。对这位拳打镇北小流氓、脚踢镇南孩子王的哥哥,她可是一向都崇拜得五体投地。而且经常和烈盘那帮小子混一起,小丫头性子也变的特别野,像个野小子似的,让她学针线女红?不是把自己手扎了就是用针在地上挑蚂蚁玩,把烈家夫妇请来的女红师傅气走了一个又一个,最终也没人管得了,也只好由着她,扔进了南安武堂里。

如今,烈蓉入学也有两年了,进步很快,已然是一个双手能有千斤力的一阶武者。此时与那女孩同用通臂拳拆招,烈蓉明显更灵活一些,拳脚力量也更大一些。虽只是一阶武者,但双手千斤的力道,在柔美的女子身体上爆发出来,亦是格外的让人赏心悦目。

烈盘正瞧得有趣,突听得一阵钟声,武堂下课了。

初级班那边早就瞧见坐这里的烈盘,先前在炼体不便分心,此时一个个指指点点:“那不是烈盘师兄吗?好久没瞧见他了。”

“一年多没来武堂了,倒是个稀客。”

“前段时间不是说他自杀了吗?”

“小声点,烈蓉在呢。谁提她哥,她就跟谁急……”

烈蓉显然没有听到,一下课就兴奋的往烈盘这边跑过来:“哥,老妹我的功夫怎么样!”

烈盘拍手笑道:“有进步,已经可以去对付街上的小流氓了。”

“切!”烈蓉满不在乎的说:“本小姐以后可是要当侠女,甚至要进仙云宗的,对付两个小流氓怎么可能成为我的志向。”

正说着,突听得远远有个一惊一乍的声音响起:“呀!这不是咱们天下无敌的烈盘师弟嘛!”

转头一瞧,只见几个年纪约在二十开外的男子笑嘻嘻的朝这边走了过来。说话的是领头那人,穿着一身红色武服,正是武堂高级班的大师兄王猛。他曾经是武堂学员里的第一高手,八阶武者,可一年前却被仅只有七阶武者的烈盘当众放倒,视为奇耻大辱。此后他勤学苦练,短短一年内竟突破到十阶巅峰武者之境!欲想要找烈盘报仇,可那时烈盘已因走火入魔经脉尽断,呆在家里足不出户,纵是想报仇也报不了了。

烈蓉见是他,赶紧就想拉着烈盘离开,可王猛身边的几个跟班却围了过来。

烈盘暗觉好笑,旁边的烈蓉却已一横身拦在了她哥身前,大喝道:“王猛,这是武堂,你要做什么?!”

王猛笑道:“别紧张。王某还没有欺负一个废物的兴趣。不过王某最近新收了个小跟班,和咱们天下无敌的烈盘师弟好像有点过节呢。”他一边说,一边朝身后瞧了瞧。

此时武堂已经放学,不少学员都从里院里正走出来,远远瞧见几个中级班的学员,王猛喊道:“张虎,过来!”

“哈,王大哥!”那边一个高壮青年,在数人的簇拥下朝这边小跑过来,嬉皮笑脸的冲王猛问道:“王大哥今儿晚上去哪里找乐子,带小弟一起呗!”

他正说着,猛然瞧见正站在王猛对面的烈盘兄妹,不由的一怔。

这张虎,包括跟着他跑过来那几人,烈盘都认识,都是以前小烈盘的同级师兄弟。想当初,小烈盘可是中级班中无可争议的第一人,这帮小子以前都是跟在烈盘屁股后面转,一口一个‘盘哥’的。现在突然瞧见他,这帮人的神请显然都显得有点古怪。

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畏惧。

尽管他们都知道烈盘早已经脉尽废,成了个废人。就算是一阶武者都可以轻易将现在的他放倒。尽管他们最近一年跟了王猛混,天天有空就损上烈盘几句,但直面这曾经需要他们仰视的目标时,心里还是不自禁的有点发怵。

几人一时间都没吭声,反倒是跟在他们最后面的一个瘦青年,犹犹豫豫的低声喊了声‘盘哥’。那家伙叫李雄,也是烈盘曾经的师弟,镇上孩子,家里挺穷,小烈盘以前很关照他。此时冲他点了点头,李雄却是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王猛皱了皱眉头:“张虎,你不是说要收烈盘当小弟吗?人家人都来了,你不会怂了吧?”

此时四周已经围了很多学员,张虎在王猛的支持下,现在俨然已是武堂一霸,被他问及一个‘怂’字,脸上是怎么都挂不住的。把心一横,大笑道:“王大哥说的哪里话,我这不是太久没见,想多瞧瞧他嘛……”

说着,他朝前走了一步,想到对面那家伙经脉尽断,早已不是那个当初曾经打遍武堂无敌手的烈盘,隐藏在心底深处的畏惧迅速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强烈的、想将对方踩到脚下的yuwang!他从进入武堂成为烈盘的师兄弟开始,这种yuwang就无有一刻停止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烈盘,”他大声喝道:“大家师兄弟一场,我也不想让你太难堪!什么磕头拜山之类的就算了,今儿你当着全武堂师兄弟的面,喊我一声张哥,再喊一声王猛大哥,认个小,我就不为难你!”

到底有点底气不足。

后面的王猛皱了皱眉,终还是没有反对。照他的本意,既然瞧见了烈盘这小子,就得瞧见他被打个鼻青脸肿才爽。至少,也要他磕头认错。可让张虎出面本就是他的意思,现在反悔,未免有点跌自己身价。

烈盘叹了口气,还未开口,身前的烈蓉已紧紧抓住他胳膊,把他挡在自己身后,怒道:“张虎你是不是个男人?以前你怎么不敢和我哥这么说话?!现在来落井下石,好不要脸!”

张虎皱眉道:“我和你哥说话呢,没你这小娘们的事儿!让开!”

“就不!这么有种,你和我打!”烈蓉摆了个通臂拳的起手式。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张虎笑道:“我还真没揍女人的习惯。喂,烈盘,你几时变这么怂包了,躲女人身后?怎么着,还真要我先收拾收拾你家这小泼妇?”

“哈哈,废物就是废物!躲女人屁股后面,要换了是我,老子买块豆腐自己一头撞死算了。”

“哟,曾经天下无敌的烈师弟变成缩头乌龟啦?还是缩他那个娇滴滴的妹妹屁股后面,笑死我了!”

烈蓉脸上阵红阵白,她倒不怕和谁打架,这是武堂,纵是那帮家伙不要脸和自己这女流之辈动手,大不了自己挨顿揍,要不了谁的命。不过,她怕自己那心高气傲的哥哥受不了这种刺激,万一真受激跳出去……那帮人揍男人,可绝对比揍女人狠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