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季长风/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城最近发生了两件大事,而且这两件大事的主角,居然都是从南安镇出来的。

这第一件大事,原本已经调任去仙云城担任外门长老的张天道张神医,居然又调回安城来了!并且担任了安城的外门长老一职。虽说仙云城乃是仙云宗境内十大城之一,从那里的外门长老平调回安城来,算是降级。可要知道,他张天道原本只不过是安城的一个外门成员,还不到长老位呢。而且,他张天道的根在安城,在这里苦心经验了十数年,不论人脉还是势力,都远比去人生地不熟的仙云城要好得多。现在调了回来担任外门长老,等若升职。

再者,更劲爆的是,这张天道的女儿张嫣嫣,竟然已然通过了仙云宗大考,得以进入宗门之内!听说还是去参加大考的第一天,就直接被仙云宗的数位仙长同时看中,说她是什么特殊的修仙体质,反正就差不多等于一仙女下凡,为了抢她做徒弟差点没大打出手!现在,据说已成了仙云宗玉华峰玉华仙长的关门弟子!要知道,能在仙云宗内门里有独峰山门的,可无一不是仙云宗内屈指可数的大人物!这张嫣嫣竟然能成为这等大人物的关门弟子!

城中纷纷都说这张家祖上不知烧尽了多少高香,现在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一时间,这安城的张府门外车水马龙,贺声不绝,张天道在城内的威望亦是节节攀升,风头无双。

而这第二件大事,其分量可更不在第一件之下!

南安镇内一个小小铁匠铺的老板,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仙云宗直接点名,任命为了安城的外门大长老!

这消息最初传开的时候,不单是安城外门,就连整个安城都几乎炸开了锅。

这怎么可能!一个与安城外门从无联系的乡镇铁匠,直接就被任命为了外门大长老?!

这大长老和长老别看只有一字之差,但一个外门可以有很多普通长老,而大长老却只有独独的一个。是此间外门的最高领导,没有之一!在中土大陆这样的地方又没有国家,安城外门大长老,就等同于是这一方的城主,或者说县太爷了。他一个名不经转的铁匠,凭什么啊!

安城在闹,外门也在闹,直到……

直到仙云宗亲来了一位仙长,二话没说,直接将原本两个闹得最凶的安城外门长老给撤了职,并且贬到乡下,勒令永世不许入安城一步。这下终于才没人再闹了。

这位仙长此时就正坐在安城外门的大厅里,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而新上任的外门大长老,满头白发的万冶子,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他旁边。

“这两日,火毒还有在发作吗?”那位仙长很随和的问道。

万冶子恭敬道:“回长风大师兄,只是种毒之处还隐隐有点炙疼,倒是不如发作时那般难受。”

他满头白发,那仙长却是面如冠玉,但万冶子却称其为师兄。看起来挺滑稽,但仙家之道,年龄长幼本就不能看外表。早在万冶子还十分年轻,刚刚踏足仙云宗当炼器学徒的时候,这位‘长风大师兄’就已经是眼前这般年纪,六七十年了,几无变化!

“你过来。”

万冶子赶紧靠近过去。只见季长风伸手在他身上轻轻一拂,一股凉意瞬间浸透他全身。季长风随手按了按他被中火毒之处,皮肤上隐现出几颗小红点,但很快又消散了下去。

季长风这才点了点头:“火毒刚刚拔除,但经年累月,难免会有些顽疾留存,不过已无大碍了。”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倒出三颗黄豆般大小的药丸:“这是清毒丸,你每隔一月服食一颗,三个月后,这点顽疾也会消散掉。”

季长风得师尊之令,本是早在两月前便要来安城替他除火毒的。不过其间炼器殿又出了点小岔子,他是炼器殿首徒,责任重大,抽不开身,于是给耽误了两个月。

“谢长风大师兄!谢师尊、师门厚赐!”万冶子的声音禁不住有些哽咽。

当年一念之差,在宗门的锻器大考中作弊被罚,种下这终身难去的火毒。非但让他疼痛终生,更是他幡然醒悟后视之为懊悔终生的憾事!他并不怪师门给他种下火毒,而是怪自己那时不肯脚踏实地的在炼器道上下死功!浪费了自己一身炼器天赋、辜负了师门的培养,更是在自己身上打下了终生不去的耻辱。

他从没想到过,自己竟然还能有拔除这缠身火毒的一天。而且,还是当年的师尊亲派座下大弟子来替他拔除的!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了近七十年了!

季长风笑道:“别谢我。师尊说,你不念师门火毒之赐和驱逐之仇,反在火毒缠身的痛苦之下痛定思痛,直至炼器之道大成,炼出那中品法器更直接晋献师门。其心可嘉、其志可奖、其功可载。这是你用自己的一生争取来的。”

“弃徒岂敢!弃徒岂敢!”万冶子忍不住老泪纵横,有师尊这句话,就是要他立刻死了,他也是开心的。

“像你这样坚定的向道之心,即便是在我宗门之内也并不多见。这一点,即便是我,亦是十分佩服。”季长风笑了笑,又从怀里摸出另一个药瓶。这药瓶明显要比之前那个装清毒丸的小瓶珍贵得多,光是瓶表都流光异彩!他从里面倒出来颗白色的药丸,顿时满室生香,经久不散!

“师尊念你有心、有志、有功,让我替你去除火毒,并升任你为这外门大长老以安晚年。呵呵,那是师尊之赐。”季长风笑着将那白色的珍贵药丸递了出去:“这是我私下之赠,一颗长生丹,不算什么极品仙灵之丹,但常人服之,少说可延寿数载,身轻体健。”

万冶子颤着双手捧过,曾在仙云宗里呆过的他,深知一颗能被称之为‘丹’的丹物是何等珍贵!即便是这位炼器殿首徒,这位曾经的大师兄,也绝不可能有多少,可竟肯赐自己一颗!

只听季长风说道:“我曾是你大师兄,你既能炼出那中品法器,这就算是我对你的一番嘉奖和鼓励吧。”

万冶子颤声道:“谢长风大师兄厚赐。”

“恩,火毒既除,我这就返回宗门了。呵呵,炼器殿规矩甚多,我常年呆在宗门之内,日后恐怕也再难有什么相见机会,你自己多保重吧。”季长风说走便要走,万冶子却是一急,喊道:“长风大师兄!”

“可还有什么事?”

万冶子迟疑了许久,双手捧着那丹药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一张脸涨得通红:“我既错过一次,绝不能再错第二次!长风大师兄!万冶子有一事相禀!”

季长风奇道:“何事?”

“那、那、那中品法器长剑,并非是我炼的!”万冶子憋红了脸,终于还是大声说道:“我只炼了一个开头,刚刚酝出器魂!也不过只是下品法器的层次。可火毒突然发作,被我那些徒弟抬回了房中,等我清醒过来跑回炼器处一瞧,那法剑便已成型了!万冶子曾经在师门大考中无耻作弊,引此为终生之耻!现在绝不能再盗取他人之功来成就自己!请长风大师兄明鉴!撤、撤了万冶子这大长老之职吧,还有这颗仙丹……万冶子实无脸面收纳!”

季长风一奇,问道:“怎么回事,仔细说与我听听。”

万冶子只是难于开口,其实早在季长风第一天到这里时,他就已经决定要将此事告之了。但一直不知该如何启齿,心中踌躇,倒不是贪恋这大长老之职,实是因为师门这份荣誉对他来说太重要、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一时间抛之不下。现在情急之下事情亦已说开,自是再无顾忌。

当下将那天在炼窑所发生之事一一道来,包括自己此后让憨儿和于大海在南安镇找人,可却直到现在都没半点消息等情,也一一告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