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困难/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长风听完,皱了皱眉头:“十七、八岁的少年?音击法炼器?而且还是接手你已经快要散形的下品法器,却打出中品法器来?”

他显是已生起了兴趣,坐回椅上,微一沉吟:“这不大可能吧?你也曾是炼器殿的学徒,当知音击法炼器意味着什么。那手法看似至简,但实则至繁!是炼器道中极难极难的手法之一!即便是在我仙云宗炼器殿内,能掌握此手法的人也不足双指之数。而能用此手法,将一柄器魂已接近溃散的下品法器,生生提高一品,锻造为中品法器!此等手段,恐怕更是只有师尊与寥寥数位长老可能办到!你竟说那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乡下少年?可是憨儿看错了或者说错了?”

万冶子断然摇头:“憨儿虽憨,但记性很好,而且从不撒谎!此事必无错误!”

季长风又说道:“那莫非是别派中哪位云游高人路过我仙云宗境,正好听到那金石哀号之声,兴之所至而出手?仙道中人,长着十七八岁少年面孔,实则却是数百岁的老宿者也不在少数……也不大可能啊,那等高人,岂会对区区一柄下品法器感兴趣?”

万冶子又摇了摇头:“我也曾如此猜想过。但憨儿说曾在南安镇上瞧见过那少年,而且似乎还很熟,必是南安镇上之人无疑!”

季长风奇道:“南安镇还有如此奇人奇才?若是憨儿没说谎,那我倒是起些兴趣了!呵呵,中土天下之大,果是无奇不有!”他略一沉吟:“我这便去南安镇走一趟,若是果真有此少年奇才,将之纳入宗门之内,师尊必定大喜!亦是我仙云宗之福!”

万冶子连忙说:“那我修书一封给长风大师兄,憨儿和我徒弟于大海都在镇上……”

“呵呵,不用。”季长风淡然道:“我就去看看。倘若镇中真有如此奇子,我自有法子认出,不用让他们去认人。”

万冶子应了声‘是’,把手里的长生丹捧高了一些:“长风大师兄……”

季长风笑道:“你不念师门旧恶是真,对抗火毒、专精于器道也是真,更难得还肯将如此秘情相告,足见你早已痛改前非,心中坦荡。这长生丹你自个收着吧,我送你的东西,不会收回来的。外门大长老,你也好好当着。到时我会将实情告知师尊,必不可能撤你的职,呵呵。”

正说着,厅外突然走进来一人。先是装着不知季长风在此,莽莽撞撞的走了进来,随即又假作突然瞧见,连忙朝季长风躬身一礼:“长风仙长。”

其实他的表情已经装得十分自然了,但季长风是谁?根本不用眼去看都能感知到这凡人究竟做了什么。

季长风皱了皱眉。

这人他认识,来这安城替万冶子拔火毒已经呆了两天了,没少和这人照面,名叫张天道,是此间外门一位长老。

说起来,这还真不是他第一次听说张天道之名。早在宗门内时,他就听说过这位张丹师的名字了,是新入宗门一个有着玄阴体的小师妹的父亲。

季长风对他的印象很不好。这得归功于他的师尊。那天他和师尊去记献殿挑看法器时,就听闻了此人借着女儿登入宗门之事,为自己揽权图富贵,将普通的养经丸诈称为养经丹进献师门,并且还通过关系贿赂记献殿的师弟,替他造假。

这等行为,季长风十分不屑。而且,师尊当时明明下令,要降他一级。可这家伙不知又走什么后门,钻了个空子,把降级弄成了平调,居然仍旧还是一个外门长老。虽说从仙云城的外门长老调来这边当长老也算是降职,但这显然不是师尊的本意。

不过季长风是懒得管这些事的。不是管不了,只是不屑管。而且,他女儿到底是宗门中人,若自己太过针对他也不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给张天道面子。

季长风淡淡的说道:“何事?”

张天道能感受到对方的冷漠。

他知道这位季长风仙长在宗门内地位不低,起码比自家女儿要高得多。因此他是很想和这位季长风仙长拉上点关系的,这些天来没少往这边跑,不单为自己,也为女儿今后在宗门内能多个帮衬照应。可人家显然不吃这一套,这两天让他贴了不少冷屁股,但张天道倒是并不气馁,他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在比自己强的人面前,可以不要脸,否则他也不可能从一个乡下小医爬到如今的地位。

他笑呵呵的说道:“本是来找大长老商量点小事,不知长风仙长在此,天道冒失了。”

“那就去外面候着吧。”季长风冷冷的说。

张天道笑容如常,恭身退了出去。

季长风这才站起身来,拍了拍万冶子的肩膀,脸上已再现笑容:“你就安心在此当你的大长老吧,我去了!”

烈盘回到家的时候,烈无心夫妇也早就从安城归来了。

瞧见这外出数月的儿子,烈无心只是淡淡的询问了一下他的去向。烈盘倒并未瞒他,直说是去穷荒蛮林苦修。他这老爹可不像三叔公,整天就想强迫他学习医道。

本以为烈无心会问很多,可却只是关心了一下他经脉的问题,听说已经治愈之后,也只是‘恩’了一声,并未多言。

烈盘看得出他心事重重,愁眉难展,本是有心询问,替他分忧。可烈无心却并未多说。

但,烈盘有心要知道的事,自家这老爹显然是瞒不住的。

到得第二天去店里走了一趟,就已经知晓了烈无心在烦心什么。

老烈睿的眉头比昨晚的烈无心皱得还厉害,说话时亦是不住的哀声叹气:“咱们这涅盘药材店,在安城里有个分店,这你是知道的。其实说起来,要论生意好坏、赚钱多寡,安城那边才是主店,这边才是分店。”

“安城的药材店出什么事了?”烈盘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张天道。

“涅槃药材店,说是药材店,但其实也是医馆和成品药房。最近这段时间,以前那些一直在收购我们药材的店铺突然全部不来往了。这也罢了,可,连店里的医师、药师甚至是杂工,竟然全都辞了职,无心已经在安城贴出告示重金礼聘了,可根本没人来。”老烈睿叹气道:“杂工可以镇上老店这边带过去,医师,我也可以去顶替一下。可药师……现在店里的存药早就卖光了。药材没人收、药店没药卖,医师也不坐馆,安城分店那边天天亏损,大量药材贩卖不出去、也无人炼制,都快搁废了!无心一直在砸钱撑着,可如今账面赤字,只怕已再难撑得下去,指日便要倒闭!那是你爹一生的心血,岂有不痛心之理。”

药师相当于一个丹师的前身、初级版。丹师炼丹,药师则炼药。

如各种药膏、药丸、跌打损伤的金疮药之类。

药虽不如丹,但却也不容小视。一个好的药师配出来的成品药,要比你普通人抓药材回家自己煎药的效果好得多。而且,一些及效的外伤药物,比如金疮药,甚至比如药材店曾经的镇店之宝:断龙白玉膏。这些东西是极受世俗武夫所推崇和追捧的,亦是一个药店最大的收入来源。

因此一个好的药师在药店中的作用就显得十分重要了。而且,药师并不如普通人想像那样,只是把一堆药材按照配方乱七八糟的合起来,那炼制亦是需要手法、需要技巧的,可不是谁都能炼。包括烈睿这老郎中,看病诊疗他在行,但炼药还真不行。现在安城分店内的医师、药师、杂工全走光,药材既卖不出去又无人炼制,大量堆积在仓库里放久了,自然要药性丧失,再加上店面无营业,那损失可真不是烈家所能承受多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