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天女散花/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略一沉吟,问了句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那张天道不是去仙云城了吗?难道回来了?”

烈睿先是一楞,再看向自己这侄孙子时,眼中已多了份佩服,这可是很难从老烈睿眼里看到的东西。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回来了!调回安城外门来当长老了……哼,这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我就觉得他心术不正,背有反骨!要不是你爹非要我教他,老子才不会带出这白眼狼徒弟来!”

烈盘笑了起来:“人家又不是我们烈家的下人,哪说得上什么反骨。”

“他反我这启蒙师傅!就是反骨!”老烈睿瞪眼道:“这事儿肯定是张天道那孙子在搞鬼!本来你爹前些日子去安城活动时,分店那边都还没有什么麻烦,只是生意比以前稍稍清淡了一些。可自从那忘恩负义的东西回到安城,所有事儿就跟堆在一起似的全部蹦出来了!”

“呵呵……”烈盘想了想:“咱们两边店里堆积存剩的药材,主要都有哪些?有多少?三叔公你可知道?”

“那可海了去了。”烈睿连连摇头:“张天道那孙子阴了你爹一把狠的!就在分店那些事儿全部爆发出来之前,有人卖给你爹一批很便宜的药材。那是真的很便宜,而且量很多,你爹当时去安城活动,主要便是为这事儿!当时连我都以为捡了个漏……哼!现在看来,肯定是张天道那孙子指使的,这药材买得再便宜,但堆店里卖不出去,放到发霉,那不是扔钱打水漂吗!要不是这笔单子,咱们也不至于现在就撑不下去!”

听他唠叨起来没个完,烈盘无奈的说道:“咳咳,三叔公,我这问你正事儿呢……主要存放的是些什么药材?”

“吁!”烈睿楞了楞:“你问这干嘛?”

“让您老给个话怎么就这么难呢?”烈盘笑道:“我能做什么?炼药呗!难道就看着那些药材放霉?我可不想咱家变成穷光蛋。”

烈睿张大了嘴巴:“啊?”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半晌才道:“你还会炼药?”

“恩。”

“扯你妹的淡!没事儿跑来调侃你三叔公!”烈睿瞪着眼道:“你能看一年医书学会金针刺穴,这个已经让我觉得是在做梦了。你还会炼药?真当老头子是个外行啊?滚滚滚滚!一边呆着去!逗我好玩啊?烦着呢!”

烈盘笑道:“我能看一年书就学会针灸,怎么就不能看一年书,也学会炼药呢?”

“那不一样!”烈睿认真道:“针灸认穴位,你可以在医书上看个清楚。你记性好,你天赋好,你牛叉,你还是练武之人懂得控制手上劲道!你学会了嘛!可这炼药,可不是你从书上看点配方就能炼的!咱们安城分店主经营的那些药类,每一种的配方你爹都有!老头子我也都知道,但,知道是一回事,要想炼出有效果的成品药来又是另一回事!什么控火、调量、望、闻、嗅、切,那里面的门道多了去了!你若只是照着配方把那些药材扔一堆煎出来,那也叫药?那就是普通人家自己都能煎,还要你炼个屁啊!”

“看来您老又想打赌了。”烈盘皱着眉头瞧了他半天,突然一拍手,说道:“对了!这样!”

“怎样?”

“你随便说一种配方,只要是这店里有现成药材的就行。我立马把药给你炼出来,如果我成了,以后你不许再成天撵着我念叨什么学医。另外,这次安城分店之事,你得全听我指挥。而且,不能将我炼药之事告诉任何人。即便是对我爹,你也得说那是你自己炼的……我是真没心在医道上发展,您老就别替我招名了。”一个成天催他学医的烈睿已经让他很头疼了,如果今后连烈无心也变这样,烈盘就真没法在家里呆下去了。有时候,太招摇了未必是好事。

“等等、等等!”烈睿瞪大了眼睛:“你真会炼药?”

听烈盘说得这么自信,他信心也有点动摇了。毕竟有金针刺穴之事在前,他还真不敢打保票说自己这侄孙子就炼不出药来。若果真如此,那安城分店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将迎刃而解啊!

归根结底,烈家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店面目前空置,那一天才赔几个钱?而主要是药材堆积太多,已经快要发霉质变,那可是烈家的老本。若是能将这些药材及时炼为成品药,那立刻就可以出售,分店也就活过来了。哪怕这小子水平差点,炼出的成品药效果差点,但可以降价嘛。至于杂工、医师什么的,安城里招不到人,却可以临时从南安镇这边补替过去。当然,张天道既有心要搞垮烈家,手段肯定不止这点,但难山重重,翻过一座是一座,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保住那批要命的药材才是最要紧的!

烈盘笑着说:“我这赌注还没说完呢。除了刚才说那几点,三叔公你还得替我弄一份别的药材,我另有用。可能有点小贵、也有点难搞,嘿嘿,但那就不关我的事了。药店也有你一半份额嘛,这点小钱,毛毛雨而已。”

“靠,你救自家的药店,还这么多屁条件!你是不是烈家的子孙啊!”烈睿急急忙忙的就从旁边抽屉里翻出一堆药膏配方,从中挑了一张:“偌!这个!玉真散!你真能炼出来再说!”

烈盘拿起那配方瞧了一眼。

玉真散,名为玉真散,其实就是一种治跌打损伤的特效金疮药。

取雄土鳖四钱,胆南星五钱,血竭五钱,没药八钱,马钱子九个,龙骨三钱,南红花五钱,川羌活三钱,螃蟹骨三钱,当归三钱,净ruxiang一两,口防风五钱,白芷五钱,升麻五钱,菖蒲三钱,川芎四钱。以九锻八温之法炼成。

配方很普通,都是些止血凝伤、通气活脉的寻常之物。就算把这些玩意乱七八糟的合在一起,也有很好的止血凝伤之效。

但,玉真散的成品要求却是要能在瞬间让伤口处的皮肤、甚至断裂的血管也尽数凝固,而且要达到强效的消毒、镇痛等效果。

算不上灵药,但却绝对是普通药膏中比较中高端的玩意。

难就难在那所谓的九炼八温之法。这是要分九段炼制、再加八次温调和药控。

说起来挺玄,但其实这里面的原理也只是通过这种层层推进的手段,去进一步的刺激药性而已。可以三锻两温法、甚至也可以百锻百温法,只是对炼药过程中的火侯要求十分苛刻……

只不过,那只是对普通药师而言。

老烈睿倒是会挑,也不怕难倒‘新人’。

烈盘想了想,走到药材货架上取了些药材。旁边老烈睿一直盯着他呢,见他所取药材竟然与这玉真散配方中的不尽相同,还以为他认错了药,忍不住出言提醒。却见那小子居然把店里唯独还剩下半份的寒鳞玄光粉也捎上了一点。

烈盘笑道:“这玉真散有什么好炼的,高不成低不就。既然您老想让我炼个好点的东西,那我就炼个真品给你瞧。”

“什么真品?”

烈盘嘿嘿一笑:“即兴发挥啊,这名字也不用起得太虎了,特效玉真散怎么样?”

烈睿听得一楞一楞的,还没搞清楚这话的意思,那边烈盘已然动起手来。

南安镇这涅槃药材店内,虽然没有常驻药师,也并不经常炼药,但所需工具却还是一应俱全。安城那边分店的药师偶尔会过来,再说老烈睿自己也还经常炼点狗皮膏药呢。

烈盘用一种让老烈睿只感觉眼花缭乱的动作,只花了短短的三四分钟时间,就已经把那十数种药材该碾粉的碾粉、该切片的切片、该浸泡的浸泡、该搓圆的搓圆、该压扁的压扁。而且瞧他切片那刀功,那叫一个‘嚓嚓嚓嚓嚓’!烈睿根本都看不清他的药刀是怎么落下去的,片儿就全出来了,整整齐齐,大小完全一致,跟用尺子量着切的一样!

老烈睿咽了口唾沫。虽说这些只是很寻常的准备工作,可能做到像烈盘这样纯熟的,老烈睿还真是打有生以来第一次瞧见!就算是以前安城分店过来的药师,那麻利程度赶自家这侄孙子都简直是被甩了八条街还不止!

他开始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期待感,他觉得自己这侄孙子没准儿还真能鼓捣点什么东西出来,就冲这手基本功!不过,看书而已啊,看书也能会这些?!

药材已经被放进了药炉中,这不是炼丹,那鼎盖是开着的。药炉上也没有丹炉所特有的那些放气孔和特殊布置,其实就和一个大铁鼎或者说大铁锅差不多。炼药讲究的是对火侯和药性的控制,而并没有常人想像中如炼丹那般太过玄奥的东西。

火,用的是木柴火,但亦有其不普通之处。

首先,炼药所取来烧火的木材是十分特殊的,称之为半碳木。这种木头几乎烧不尽,无论怎么燃,它也只处于半碳的形式。可以重复使用很多次。当然,用这种木头并不是为了节约,事实上半碳木十分昂贵,单论燃烧的性价比可比普通木材差得多。但,这种木材却是最容易控制火势的。轻轻往上面撒上一点点特殊药粉,就可以使火势随时变大变小。

而烈盘的控火手法却更高明一些,他并没有用那些普通药师所用的特殊药粉,而是直接用内劲来控制火侯!

这一来是习惯如此,二来,只要你技术纯熟过关,用内劲控制火侯,要比用药粉控制来得更掌控由心得多。再说,这半碳木十分容易控制,可比以前他在地球上用内劲控制普通木材要舒服太多太多了。他现在控着这半碳木的火侯,那种舒心感简直都是一种享受。

丹师炼丹就全都是用内劲控制火侯的,在炼丹那种每一秒都千变万化的世界里,用药粉控火显然会随时慢上一拍,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可,那是人家高高在上的丹师的手段啊……

老烈睿眼睛都看直了!

自己这侄孙子就他妈跟变魔术似的!那根半碳木上燃起的火,他说要大就变大,说要小就变小!

老烈睿可不懂什么内劲控火,只看得有如天书!

这什么意思啊?这、这、这没道理啊!那火怎么跟妖怪似的,自己就可以一会大一会小、一会还忽大忽小!这屋里没起风啊!

还没等他把这个太过深奥的问题搞明白,屋中已然飘起了一股让老烈睿差点没为之发疯的药香!

老烈睿不会炼药,但不代表他不懂药!

事实上,他对药的见识,恐怕比安城分店那个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年轻药师要高明得多!

此时屋里飘起的这股药香,显然是从烈盘正炼着的药炉里传出来的。

其浓香的程度就不用多说了,关键是那股子香气的穿透力!

老烈睿哪怕是捏着鼻子,都能感觉到那股香气在随着自己全身的毛孔浸进自己的身体里去!

这是!

天女散香!

炼药中,一种代表着最顶级、最奢侈、最无敌的异象!

在烈家的族谱记载里,那位曾经炼出断龙白玉膏的老祖宗,炼制断龙白玉膏时就出现过这种异香!就算你把鼻子堵了,再隔着几里之外,这种香味都清晰可闻!那是可以直接浸透到人心里去的异香,绝非等闲可比!便比之传说中的‘丹’,都差不了多少了!

老烈睿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店门给关了。因为他已经瞧见周围有镇上的居民跑到街上来找这香气的源头了!他可不想有人在这个时候跑来店里打扰到他这天才……不不不!奇才、鬼才、神才侄孙子炼这个宝贵的‘特效玉真散’!就算让任何人稍稍分他一点点心,老烈睿都绝不允许!再说,自己这宝贝亲亲侄孙子还交代过呢,不许告诉任何人他炼药的事!

我的天!天女散香啊这是!

老烈睿三两下关上店门,连店伙计都赶回了家,然后背抵在那店门板上,整个心脏都还在扑通扑通的狂跳!他简直无法相信烈盘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不只是老烈睿不相信,此时此刻,也还有另一个人瞪大了眼睛,在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上,透过厚厚的屋顶,正盯着在那屋里炼药的烈盘。

他也不信,若非亲眼所见,他实难相信一个确实只有十七八岁的普通少年,竟然在炼药一道上有着如此恐怖的天赋和手段!

此人姓季,名长风!

季长风!从安城中万冶子之处听说了南安镇锻器奇才之事,特地跑来镇中探访的。可刚刚才御剑飞近,还没进镇呢,几里之外就已经闻到了这股奇异的药香!

他虽是炼器殿首徒,擅长的是炼器而非炼丹,但到底仙家宗门潜修上百年,对丹、药之类的见识还是有的。这异香,极似丹物出炉时的异香!

他本不太敢相信南安镇有什么奇人奇士,可寻常小镇飘出如此丹香,确已是奇事,自然先行过来查看。结果,这一瞧就直接把他给唬住了!

人家炼的是药,不是丹。炼药居然都能发出近似丹香的异香!这等手段已然是十分神奇了!证明他所炼之药,赶丹物之效已差不了太多。再者,这炼制者,竟然只是个十七八岁大小的孩子?!

这可不是什么返老还童的老妖怪!季长风从那少年的身上感受不到半点仙灵之气,这就是一个普通人!恩,有炼气,大概一二阶武宗的程度。可,绝对和老妖怪拉不上任何关系!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产生一种直觉,难道,这少年就是万冶子所说的那个能用音击法炼制中品法器的锻造奇才?

这念头有点突讹、也有点荒唐。毕竟他现在瞧见的是人家在炼药。

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有这等炼药手段难道就不荒唐了吗?

季长风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