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特效玉真散/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其实真没打算搞出什么天女散香的。

事实上,他原本打算的就是炼制一味特效玉真散。在普通玉真散的基础上,改动几个小地方,再用寒磷玄光粉作为药引来最大限度的往药中引入天地灵气,用以提升这特效玉真散的药力。

按照他的估计,应该可以达到接近灵药那一级别。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里不是地球。一些他曾经在地球上炼药炼丹时的经验和心得,在中土大陆是会产生出入的。这方天地灵气太过浓郁,寒磷玄光粉给这特效玉真散所带来的效益也远比烈盘预计中要高得多,以至于药力被刺激得一涨再涨!

在他完成了九锻八温的步骤之后,感觉药力才被提炼出来一半不到。于是继续,十锻九温,甚至二十锻十九温……火力和药力的层次在叠加着,可天地灵气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

烈盘也是炼出了兴趣,他倒要瞧瞧这药性到底可以提炼到何等样的程度。

半小时、一小时,甚至足足两小时!

原本的九锻八温之法,生生被烈盘炼到了百锻百温!那是上百次的从精华中去提炼精华,而天女散香的异香,亦是从此时开始散发出来的!

直到……

一百六十二锻。

控火是要消耗真气的,而且这个消耗还绝对不小。对刚刚才达到一阶武宗的烈盘来说,能一直控火长达三四个小时,这已经是他的最大极限了。这还亏得他是用境的手法和经验来控制内息消耗,将每一丝真气都用到了极致之处,再加上本身控火是确已达出神入化之境。否则,普通一阶武宗能像他这样控火一小时都绝对已是奇迹。

他能感觉到这‘特效玉真散’还能有更进一步的潜力可以挖掘,但自身真气已尽,实是无力再继续下去了。停了手,静候着那药膏慢慢冷却成型,心中却亦是五味杂陈。

这特效玉真散能炼到这般效果,除了有加入寒磷玄光粉的作用之外,更多的,还是那些看似普通的药材,其药性药力,比烈盘对这些药材本身的印象要强得多。

就像同样是一株十年份的金钱草,可在中土大陆由于灵气充裕,这株十年份的金钱草,足可比拟地球上百年份的金钱草!

自己在丹道、医道、药道上虽然已达化境,但由于对药材的认知有所不同,因此对中土世界的丹道规则,还得进行很多的尝试才行。炼丹可不同炼药,你可以因为低估炼药时药材本身的药性,最终得出比你预想中更好的成品药。可炼丹,你既不能低估也不能高估,你必须准确无比的把握清楚药材本身的药性、药力等细节,方能做到真正的中和调配、阴阳相济、自成天体。

再者,先前打主意帮家里炼药,却浑然忘了自己还只是个一阶小武宗。真气内息太少,可比不得当初先天之境。就算用再简单的手法去大批量炼制普通药膏、药剂,但那可是少说几十吨药材,以自己这点真气来控火,最多炼上三个小时就得歇一次,这样歇歇停停,怕是十天半月都炼不完,而用药粉控火,自己又不太熟悉,或者说以前根本就没用过这种低端操作。

吁,得想个法子……

见烈盘在沉吟,旁边的烈睿紧张得全身都僵直了。他很想问烈盘,这药膏到底炼没炼成,瞧那样子好像是炼完了。但你炼完了,不应该是舒口长气、或者兴高采烈的样子吗?怎么这么严肃啊!老头子我刚才可是连天女散香都闻到了,可别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你、你小子别吓我啊!

等了半天,烈盘还在那里装思考者,烈睿实在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问了声:“盘、盘儿。这算炼完了吗?”

烈睿的心都揪紧了,生怕从烈盘嘴里听到一个‘没’字。却见烈盘好像回过了神来似的,‘啊’了一声:“炼完了呗。”

烈睿咽了口唾沫,瞪大了眼睛:“这、这,这算是成功了吗?”

“吁……你不是还懂得天女散香吗?都天女散香了,还不成?”

“小兔崽子!你吓死我了!”烈睿一屁股坐回凳子上,心中大石终于落地,他捂着胸口,气急败坏的说:“那你在这装什么酷啊!我还以为你炼失败了还是怎么的!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烈盘笑了起来:“三叔公不想试试这药效?”

烈睿瞬间变得精神四溢,还没等烈盘说完,顺手就抓起旁边切药材的药刀,在他自己胳膊上拉了条口子,口中大声喊道:“快点!敷上去!”

烈盘瞠目结舌:“您老不用这么勇猛精进吧?我是说找只鸡啊鸭啊或者老鼠什么的先试一试……”

烈睿发现最近和这侄孙子呆一起,自己的智商经常就莫名其妙的变得很弱。是啊,这有鸡有鸭有耗子的,干嘛割自己一刀啊!就算那药真是神药,但这自己割上一刀子不疼啊?就算要割人,也该割那小子嘛,年轻力壮的!而且、而且居然还割这么深、割这么狠!这他妈是自己身上的肉啊!

他血流如注的楞了半天,突然龇牙咧嘴的跺着脚嚷道:“不是!你还废这么多话做什么?我在流血啊!快敷上去!我头都在晕了!”

白玉一般的药膏抹了上去,烈睿只感觉原本火辣辣的伤口瞬间变得凉幽幽的,紧跟着,有一点轻微的麻木,再然后……没有然后了。如果不用眼睛去瞧,他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刚才被割了一刀!

透明的薄层药膏之下,只见那伤口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复原着!

仅只一两分钟时间,割裂的伤口不见了,只留下一条浅得几乎不可见的红痕!

这一刀没白挨!

“哈哈哈哈!”烈睿又惊又喜,突的大笑出声来:“这可跟咱家祖上传下来的断龙白玉膏相当了!好宝贝!好宝贝啊!”

他激动不已的从烈盘手里接过那一大坨药膏,小心翼翼的放进早已准备好的玉瓶里。竟差不多将那二两量的小玉瓶装满,喜笑颜开、手舞足蹈的拉着烈盘的手:“盘儿啊!你真是注定要当神医的命啊!列祖列宗保佑啊这是!咱们……”

“咳。”烈盘轻咳了一声:“三叔公,你忘了咱们的赌注啦?”

“吁……”烈睿顿时不说话了。他很是郁闷的看着烈盘,显然想不通这侄孙子明明有着简直可以称之为妖孽的医道天赋,却为什么就是不肯从医呢!他苦口破心的说:“这个,盘儿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个武夫是取人性命,咱们医家是救人性命!盘儿啊,你一直心地很好很善良啊,你……”

“哎。”烈盘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三叔公你虽然罗嗦一点,但其实是个很地道的爷们,没想到……”

“你不用废话了!”烈睿瞬间口气一转:“我不说了行不?!”

他气鼓鼓的转过身去,把那装着特效玉真散的玉瓶收了,转过头来时,却又已是一副万分纠结的样子,忍不住又说道:“盘儿啊……”

“三叔公……”

烈睿给噎得不轻,张着嘴巴,半晌才说道:“老夫是想让你给这药起个名字!”

“特效玉真散呗。”烈盘满不在乎的说。

烈睿气不打一出来:“狗屁!这么牛叉的药,你就起这么个破名字?太敷衍了!再说,就这破名字,能卖得起价?!”

老烈睿以前对经商一窍不通,可这些年在烈无心的熏陶下,已经比以前好多了,起码还知道包装效应。

烈盘对这还真不在乎,本来就是随手炼的。何况,这药根本就还没有将药力挖掘到最极致的极致。一个药师、一个丹师,真正看他们水平高低的,就是如何最大限度的榨取出药材的药力来。烈盘对自己今天炼这特效玉真散,其实是很不满意的,主要还是真气耗尽、无以为继。而且一开始对药材的药力估计就有失误,并没有在各方面做到最好。烈盘在炼丹炼器上,绝对是个完美主义者,要他给其取名?算了吧,就这不上不下的玩意也配让自己专门提名?

“哎,三叔公你看着随便给起个名字就行了。我突然想起件事,您先忙你自己的吧。”烈盘一边说,一边拿起块半碳木掂量了几下。他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说不定可以节省自己炼药时真气的消耗,要试上一试。

旁边烈睿以为他又要炼药,连忙闭嘴。

烈盘闭上眼睛,稍事恢复。体内真气空空如也,只有那么气若游丝的一丝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