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不要白不要/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长风觉得,这个叫烈盘的小家伙实在是太迷糊了些。

这么明显、这么黑漆漆的一大坨东西,他已经用五鬼搬运术挪了起码七八次地方了,一次比一次放的位置明显,就差没直接砸那小子身上,可那小家伙楞是瞧不见!

刚才还明明看到那小家伙眼睛在盯着天来着,于是他用五鬼搬运术把这黑曜玄晶直接挂到了正前方的树上,还特意弄得一晃一晃的十分显眼。嘿,可那小家伙走近树前的时候,居然无巧不巧的弯腰捡到了个铜币。还挺高兴的拿着那铜币擦了半天,说什么今天运气真好,居然还捡钱!两只眼睛只顾盯在那铜板上,楞是不瞧黑曜玄晶一眼!

季长风实在是有点无语。那么大的一坨黑宝贝你瞧不见,你居然能瞧见地上一枚铜钱?!那么宝贝的黑曜玄晶你不要,你拿着那一个破铜板高兴什么啊!再说你刚才不是一直看着天走路吗?那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怎么突然你就低头看路了?

阴风再起!

季长风在宗门内的三代弟子中,实力虽然不强,但地位尊崇,算得上是老大哥级的人物,平时给人的印象也是非常沉稳冷静的。可,就连他,也实在是有点受够那小家伙的粗神经了,这次直接把黑曜玄晶扔到了他脑袋上!

匡当一声,烈盘脑袋砸了个包。

沉静如季长风,此时居然都生起了一种莫名的快意:我就不信这次你还瞧不见!

只见那小家伙揉了揉脑袋,居然还是不肯去瞧那砸他的东西一眼,反而是朝天上看,自言自语的说:“下冰雹了?”他抬头看了看天:“吁,得赶紧进屋!砸脑袋上好疼的!”

季长风差点没一口血就喷出来,这小家伙的神经是得有多粗?!

还好,就在季长风实在忍不住想直接跳出来的时候,居然有人来帮忙了。

“少爷!少爷!您的东西掉了!”有个下人急急忙忙的喊道。

“没有吧?”烈盘皱着眉头。

那下人三两步跑过来,把黑曜玄晶捡起:“啊,在这里!吁,好重一坨!”

那黑曜玄晶表面流光异彩的,一看就知不是普通石头。下人兴冲冲的把黑曜玄晶递到烈盘面前:“少爷,这是什么东西啊?挺好看的。”

“咳。”烈盘轻咳了一声,接过那块黑曜玄晶,摆了摆手。下人连忙走开,只见他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拿着这块炼器宝物看了半天。

季长风先是松了口气,可见烈盘看着黑曜玄晶时的平静表情,他又有点迷糊起来。莫非自己看走眼了?这少年并不会炼器?否则岂会连黑曜玄晶都认不出来?若是认得出来,怎么会是这种表情呢?

“哎……”烈盘突然叹了口气:“黑曜玄晶。倒是可以用来铸柄好剑……”

半空中的季长风精神为之一振。为了等这小子这句话,他接连用了十几次五鬼搬运了。虽然只是初级术法,但季长风本身就不并不擅长术法之类,神魂也不算强,接连用十几次,已经有点头晕脑涨了。好在,这家伙终于说到铸器了!

可还没等季长风松口气,却听那小子又摇着头说道:“不过顶多也就只能铸个剑身,没剑柄。恩,找到剑柄材料再说……”

话音方落,阴风一起,院子旁边一棵大树哗啦啦一声响。居然从那树枝上掉下来一块木头。

烈盘走过去捡了起来。

极阳乌木,上好的炼器材料。可别小看这剑柄,一柄法剑或者说任何法器,单用金属矿物锻造是有很多弊端的。法器、灵器的器魂是很‘柔弱’的,比不得法宝以上级别的高级货。

让器魂长年呆在纯粹的金石之中,对器魂的生存来说并不好,其使用寿命会很短。因此但凡法器、灵器,大多都是金属矿与木材相搭配来锻造的。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器魂‘住’得更舒服些。

这极阳乌木就是一种十分适合酝养器魂的通灵木材,也亏季长风舍得。

这下总行了吧?赶紧炼器来瞧瞧!

季长风期待着,可那少年居然又说道:“恩,锻造材料是有了。可惜没有好点的淬火之泉……”他摇着头,慢条斯理的拿出根绳子将黑曜玄晶和极阳乌木都给捆了:“等找到好点的淬火之泉再说!”

……季长风咬着牙从乾坤袋里摸出一个大瓷瓶,里面装的是五莲冰泉,上好的淬火冰泉,还是这次来安城,万冶子上次锻剑所剩,赠送他的。这玩意的价值可也不在前两样之下,甚至还尤有过之。可,既然前两样都扔出去了,总得有个结果吧?

阴风一起,那五斤装的大瓷瓶出现在了前面的石桌子上。

“五莲冰泉?”烈盘倒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他挠了挠头,把这瓷瓶也收了,居然又摇着头说:“主要的材料倒是有了,就是没一把好点的炼器铁锤。唉,先把东西收着,等找到锤子再说……”

“我……”季长风的脑门上两根黑线,瞬间就有了种想扁人的冲动。

小子!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啊!

还锤子!要不要我直接给你搬个锻窑过来算了?!

等等!

季长风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小家伙在看到这等异宝凭空而降,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而且念叨这个念叨那个,这完全就是伸手问自己要东西啊!

事实上,季长风早就该发现这一点了。只不过,先前被那小家伙的‘粗神经’弄得实在是有点头晕脑涨。而且,这小家伙的演技也实在是太好了些,从头到尾,那副无辜和迷糊的表情就没有露出过哪怕一点点的马脚!而且不单只是表情动作,连同他的心境变化所影响的周围气场变化,都毫无任何破绽!一个人生气的时候,他身体周围一些天地元素会引起共鸣,会显得暴躁。高兴的时候,这些元素则会相对活跃。这些东西,普通人看不到,但仙道中人可以感觉出来。

季长风是什么人?连张天道那等人精,他根本不用眼睛正眼去瞧,都能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小算盘,靠的便是对别人气场的动向把握。可,面对这个少年,季长风楞是反过来被对方给‘耍’了。

而且‘耍’得就是那么自然,这其中,固然有因为季长风并未对其设防的缘故,但……

季长风一楞神之后,不由的哑然失笑:那小家伙难道早就发觉我的存在了?

不错,自己早就知道那小家伙的神魂很强。而神魂强大的作用是多种多样的。

人们通常所说的第六感,便是神念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你的危机感强、预感强,这些都说明你神魂比普通人更强。那小家伙不可能准确的捕捉到自己的存在,但,他强大的神魂却可以让他产生类似预感的感觉。他应该可以冥冥中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虽然他并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甚至也不知对方是友是敌、是强是弱,但他就是可以感觉出来。

季长风猜得很准,烈盘还真就是感觉到了那么一点模模糊糊的东西。

早在药材店里和烈睿讨论存放药材的处理办法时,他就已经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了,那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他内心似的,让他混身都不舒服。

他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感觉对方应该很强很强,属于那种一挥手就可以取了自己小命的级别,至少也是正式踏入了修真者行列的先天!好在,对方的来意虽然不明,但似乎并无恶意,只是在暗中静静的观察自己。

于是他假作不知,只盼这怪人只是路过,或者看够了就走人。哪知道自己离开药材店回家,那家伙居然还是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而且,最奇怪的是,对方居然用类似五鬼搬运的术法,变了一大块黑曜玄晶放到自己面前。

烈盘这两天想要铸器的材料都快想疯了,一看这黑曜玄晶,那当然是又惊又喜。但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天知道那位暗中观察自己的神秘高人拿这块黑曜玄晶给自己,到底是在打什么样的小算盘。

万一有什么阴谋呢?烈盘按捺住心里的渴望,也只得假装没瞧见。

但,瞧不见还不行!

对方孜孜不倦的把那块黑曜玄晶放在自己必经之路上的各种位置,最后都直接砸自己脑袋上了!

本来还打算继续装下去的,偏偏又有个下人来搞破坏,生生把那东西递到自己手里,这下如果还要再装就太着象了。

烈盘没办法,尝试着揣摩那暗中高人的意思,难道是想要自己炼器?听说万冶子那家伙把自己帮他炼的中品法器当个宝献给仙云宗了,而且还因此获封了安城大长老之职,该不会是……

他试探着随口说了个剑柄,对方就给了块极阳乌木。再胆子稍壮说了个淬火之水,对方就扔下来五莲冰泉……

这尼玛是提款机啊?还是无限透支的!烈盘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而且,或许是因为暗中那高人被自己‘折磨’得有点心急了,最后扔下那个用以装五莲冰泉的大瓷瓶,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只见那大瓷瓶的瓶底,清晰无比的刻着仙云宗季长风六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