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跟我走吧/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惜,等了半天也不见锤子掉下来。烈盘挠了挠头,耸了耸肩:“没锤子可炼不成器,下次再说吧!”反正就算要炼剑屠蛟,也得等药材店的事情完成之后,倒不急于一时。既然对方不会有什么恶意,又有心看自己炼器,那不妨多考验下对方的耐性,没准儿还能捞到点别的好东西呢?

他愉快的抗起‘战利品’就往屋里走,半空中的季长风却是有点哭笑不得。

居然被一个凡人小家伙讹了……

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那躲躲藏藏倒是没有必要了。

季长风心念一动,身形一展。

看着眼前这一派仙风道骨之态的中年儒生,烈盘干咳了一声,对方太让他失望了。好歹也是修仙之人,就这么点耐性?

“你好。”季长风微笑道:“我姓季,是仙云宗的一名炼器师。”

他决定直接道明来意,这小家伙的滑头程度他刚才已经见识过了,如果要和他绕弯子,天才知道他会把自己绕到什么地方去。

“哦。”烈盘挠了挠头:“有事吗?”

“………咳……”饶是已经对这小家伙装傻充楞的本事有了一定了解,但季长风还是被噎了一下,他决定长话短说:“刚才那些材料……”

“我的。”烈盘立刻接口:“我在自家院子里捡的!”

“我想看你炼器。”季长风在反思自己的说话方式,必须要尽量精减明确,他这次出来的时间很紧,炼器殿的规矩很多,本来就对殿内弟子外出的时间控制很严,何况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这首徒回去处理。抽空跑一趟南安镇,耽误个半天已经是极大的‘牺牲’了。要是再和这小家伙夹七杂八的胡扯一通,那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他紧跟着就点明要害,他看得出这小家伙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无利不起早的角色:“如果你果真在炼器道中有着十分的天赋和能力,我可以直接将你引见进仙云宗,那不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下午听烈睿和烈盘说话时,他就已经知道这小家伙是从小就向往进入仙云宗的,这条件对那小家伙来说绝对是个重镑诱惑。

只可惜,烈盘不是普通小家伙。

修仙之路漫漫而艰难,必须要有一颗无比坚定的向道之心,更不能违背本心。他既是早已决定要走万兽林之路上山,那就必不可改。这不是知不知变通的问题,而是因为万兽林、因为那半蛟对现在的他来说都是极有挑战的东西。如果决定要闯之后又放弃掉,那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放弃的,这都是一种逃避困难的做法。会让他的道心蒙上污点,对未来的修炼绝不是什么好事。何况,听季长风这口气,让自己加入仙云宗,也肯定是直接拜入炼器殿之类的地方。倒不是说炼器殿就不好,不过到底不是‘专业修仙者’,每天杂七杂八的事儿肯定很多,规矩也肯定很多,烈盘可受不了那种约束。

这诱惑等同于无,基本不在烈盘的考虑范围之内。只是,倘若自己现在直接和对方说明,那就怕已经到手的三样炼器材料就要被人家拿回去了。就算是对修仙者,这些材料也是无比珍贵的,若说你要进入炼器殿,那师兄送师弟个见面礼,倒也说得过去。但若是你不去,那人家干嘛要凭白无故送给你?像先前自己说什么‘这是我的’之类的话,只能算是插科打混的玩笑话而已。本来琢磨着要是这高人‘耐性好点’,让自己拖着拖着,迷迷糊糊的就可以把这三样东西变成自己的了,可对方显然不蠢。

三样炼器材料,自己要。但若继续装傻充楞,显然是拿不到手的。

“呵呵……”烈盘笑了笑,突然说道:“要想看看我的炼器水平,也未必就非要看我炼器不可。”

此时他脸上洋溢着淡淡的、自信的笑容,先前那副装傻充楞的样子也不复存在。他指了下季长风腰间的一柄长剑:“我能瞧瞧吗?”

季长风爽快的解下递了过去。

那剑长约三尺,确是十分长了,宽度亦有四指之宽,算是柄大剑。不过,通体却薄如蝉翼,甚至薄到剑身透明之境,韧性却是极佳。拔剑出鞘时,一声清晰的剑吟回荡在这院子中,经久不散。透明的剑身中更是流光异彩,宛若有生命的魂体。

“好剑。”烈盘笑了笑:“凝魂不散,聚而养息,很不错的一件上品法器。而且最难得的,居然在已经达到灵气饱和的剑身中刻入了聚魂法阵,并且完全融入器魂之中,使剑中器魂拥有一定的成长属性,若是酝养得益,甚至有可能在日后自动进阶为下品灵器级。”

能看出这些并不奇怪,一个优秀的炼器师,首先应该具备的不是技术,而是一定的眼光,否则你连自己炼的究竟是个什么玩意都不知道,那还炼个屁?

不过,烈盘能说出这番话,已然让季长风相信他就是那个用音击法帮万冶子敲出中品法器的神秘少年了。而单凭上次那手神乎其技的音击法,他就已经有了进入仙云宗炼器殿的资格。

却听烈盘接着又说道:“只不过,败笔也偏偏正在于此。铸剑的材料稍微普通了些。能炼出这柄上品法器已十分不易。若是日后器魂进阶,让这长剑升级为灵器级,那剑魂的强度和威力,就会因远远超过剑身本身的承受力,而出现很多问题,甚至直接碎裂开,那就可惜了。”

季长风一怔。这仙蝉剑,曾是他锻器身涯中的最得意之作。用仅仅只是很普通的中品法器材料,却打造出了一柄上阶法器,并且还拥有进阶的能力!这等手段,纵是炼器殿的很多普通长老都无法企及!曾经在炼器殿轰动一时。

可,师尊在看过这柄剑之后,却给出了‘好高骛远’四字评价,直到季长风后来苦苦追问,才点出其进阶能力实是此剑的一大败笔。因为铸剑材料就只是法器的层次,你非要强行去炼一柄灵器,就像你非要往摩托车里灌航空汽油一样,结果不是摩托车跑得飞快,而是油缸直接就给你烧裂了。只可惜,剑已铸,无法更改。季长风配于身上,倒不是要用之对敌。他是仙云宗炼器殿首徒,套句老烈睿的话,打打杀杀之类的事情轮不到他,就连御剑飞行,也是另有柄法剑。带此剑在身上是用以时刻警醒自己,不忘师尊所说‘好高骛远’四字真言的。

只是,当年连炼器殿众多长老都没这份见识,或者说对剑身的承受力、剑魂的强度等方面估计不足,普遍均只是认为此剑倘若进阶灵器级,顶多也就是威力比其他灵器级稍小,不至于碎裂。也就只有师尊才能一语道破,这少年竟然……他先前因烈盘音击法炼器,对其的评价已经是十分之高了。但想来对方到底年纪小,或许只是在音击法炼器上颇有些水准和天赋,对整个炼器大道,所知不会太多,还得慢慢教。却没想,其见识竟然能达到超越炼器殿众多长老的地步!这,难道真是个炼器大才?!

烈盘一边说,一边伸手在那剑身上轻轻抚摸,沉吟道:“或许我可以试试。”

试试?试什么?季长风又楞了楞,难道他还能解决这柄剑上的问题?其实解决方法说起来并不难,去除那刻在剑身上的聚魂法阵,让剑魂无法再成长也就行了。但既是已经成剑,其法阵和剑体本身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要想不伤及剑身,而将法阵去除,实是难如登天。就连师尊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当然主要还是懒得费神,于是干脆让他将之作为一个警示之物随身携带……

季长风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就见烈盘开始动手了。

他用手指极有规律的在剑身上轻轻敲击,用上了一点内劲,但并不大,敲击的力量也并不大。不过,却将那一丝丝的内劲轻轻敲进了剑身中。

每一丝内劲入剑,剑身就产生一点点小小的震动。季长风惊奇的发现,随着这一丝丝的震动,剑体内那代表着法阵的蓝色缠光,竟开始慢慢的脱离剑身中器魂的主体,往剑体下方缓缓沉下!

利用这种小小的震荡力来让阵法脱离,原理很简单,但做起来却极难!因为你用力不能大,必须要像很平常的动作,对剑来说,你每敲一下,都就和在马车里颠簸了一下似的。否则就会激起剑体内器魂的警觉,奋力反抗,那你这点小力量在器魂的反抗下就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而因为你用力很小,因此每敲击一下,对那法阵的震动都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如果把法阵的整体比喻成一颗豌豆大小,那你每敲一下,或许才只是从这颗豌豆身上敲掉了一个普通大小的‘细胞’。所以你必须敲得很快,否则在你敲第二下之前,那颗细胞自己都分裂又长出来了。其次,你还得敲得很准,若是不小心敲到了与法阵缠为一体的器魂身上,那就前功尽弃了。

烈盘就这么敲着。当当当当当当……长串的细微声音不停连接,竟形成一股长音!而且在如此密集的敲击速度之下,他竟然连一次都没有碰到过器魂的魂体,直到他持续敲了足足两个小时,将那淡蓝色法阵生生给敲出剑体,化为一股蓝色的清烟消失于空中时,仙蝉剑内的剑魂都还在继续做着它的美梦呢!

季长风看呆了,这是何等样的一双手?!这是何等样的锻造手法!这是何等样的基本功!

他自认做不到,甚至,他觉得整个炼器殿内,恐怕除了自己的师尊之外,别的那些长老都没有一个能做到的!

这样的神技,竟然出现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这少年,已经不只是什么炼器天才或者奇才了,这!本身就已经是炼器大师级的手段!

烈盘抹了把汗,敲这半天可着实够累的,手都酸了,这可比控火炼药要累好几倍不止,别说真气,他连神念都差不多用光了。

顺手把仙蝉剑递了回去,烈盘笑呵呵的说:“这下没问题了。虽然永远都只是上品法器,但用得放心,用得舒心,不用担心哪天突然就爆掉。哈哈,还算不错吧!”

季长风呆呆的接过仙蝉剑,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楞了半天,突然大声说道:“你要去仙云宗吗?”

如此大才,简直就是为了锻造而生的啊!一个好的炼器师,是宗门战力的基本保障!像自己的师尊,若不是他当年为仙云宗宗主炼出了一件上品法宝,直接让宗主在一场大战中仗之击退强敌,否则宗门恐怕都早就覆灭了!若是自己能邀这锻造奇才进入仙云宗炼器殿,那整个宗门恐怕都将因这一人的加入,整体实力直接上升一截!

烈盘顺口答道:“要去。”

“那跟我走吧!”

“不。”

季长风错愕道:“你不是想加入我们仙云宗吗?”

“想啊。”

季长风松了口气:“我御剑带你飞去比较快,一日间便可到达宗门!”

“不。”烈盘笑呵呵的又摇了摇头。

季长风觉得自己的脑筋有点不够用了,一扫平日的悠雅,着急得直挠头:“不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啊?!”

烈盘无所谓的说:“我是要去仙云宗,但我不跟你去。”

季长风简直快抓狂了,这种人才,随时都有可能被别的到处乱窜的宗门或者散修挖走,必须得弄进自己家里呆着才放心:“我招你惹你啦?不是……你是不是没有御剑飞行的经历所以害怕?我可以飞慢一点啊!或者,你要实在害怕,我们坐马车!要不我背你去都行!”

“你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进炼器殿而已。”

“啊?”季长风显然没反应过来:“不进炼器殿?为什么呀?”他今天已经问了太多个为什么了。

烈盘耸了耸肩:“你们炼器殿规矩太多了,我还是自己去走山门比较好。另外,我刚才帮你修剑可不是白修哦。”他笑嘻嘻的把手里那三份炼器材料亮了亮:“这些东西现在是我的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