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飞起来了/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的屁股后面多了根‘尾巴’。当然不是真的长出尾巴,而是一个跟班。

季长风,仙云宗炼器殿鼎鼎大名的首徒,受万人敬仰的仙长,却成了烈盘的跟班。

季长风其实也是没办法。他自小在仙云宗内长大,受师尊、宗门太多的恩惠,对仙云宗的忠诚程度,绝非等闲弟子可比。而且作为炼器殿首徒,他深知像烈盘这样的炼器大师级人物,对一个宗门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一笔无可限量的财富!说夸张点,多一个像烈盘这样的炼器大师,至少可等于多保宗门百年安泰!更别说,他之前还曾瞧见过烈盘那神乎其技的炼药手段,没准儿这小家伙丹道也很牛叉……对了,还得防着一手,可绝对不能让丹殿那帮家伙知道小烈盘的存在,否则炼器殿就又多一个竞争对手了!

当然,他更不能看着烈盘走进别的修仙宗门,或是被一些游闲的散修给挖走。

此人,必须去仙云宗!而且,必须去他们炼器殿!

你炼个丹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多帮宗门培养几个先天、顶多元婴境的高手。可你炼器,要是弄出一件上品法宝级……那可就是镇宗之宝!绝对的正宗,杠杠的!

可惜,不能用强。季长风很想直接把他绑过去,但那个小家伙在他刚动这脑筋,还没付诸于行动的时候,神奇的第六感发挥作用了!他直接就说:“你要是敢绑我,我就和你们仙云宗没完!”

这第六感未免也太准了些,弄得季长风很是郁闷。但他不能走,他打定了主意,必须替宗门挖到这个小家伙!哪怕再苦再难,再和这小子说不通,他也绝不轻言放弃!

此后,季长风可谓是手段尽出。先是拿出许多极品炼器材料,想收买这小家伙。可人没有收买成,反倒被对方骗去了一截乌金魄和一块两仪玄石,还要不回来。说是拿去看看,看着看着就看到他兜里去了。季长风问他要,他就耍赖。用五鬼搬运吧,那小子早就把东西用绳子给绑了,贴身绑着……他季长风只是个炼器师,神魂在同级中并不算强,自身实力也一般,五鬼搬运什么的,搬点小东西还行,但要搬整个人,他搬不动。强抢更不行,只要季长风一动什么‘歪脑筋’,那小子的第六感保证马上就察觉到,然后就开始乱威胁!**裸的威胁!威胁得季长风都有点没脾气了,他开始觉得好像对方才是强大的仙长,他反倒成了个弱小的凡人。这小子,完全是软硬不吃!

原本那极阳乌木、黑曜玄晶和五莲冰泉就已经够让季长风肉疼了,再加被骗去那两样……简直是要命!而且最关键的是东西没了,事情还没办成!目的还没达到!

看来这些身外之物是起不到作用了。季长风又生二计,用功法!虽说在成就先天前的筑基期间,只能修炼吐纳法。但这吐纳法也是有高有低的,仙云宗里的吐纳法,绝对比世俗那些普通玩意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季长风拿出来的是一套在宗门内数一数二的顶尖筑基吐纳法,名为仙风云体术。他这炼器殿首徒,战斗方面的实力虽不强,仅只先天,而且在同级先天师兄弟中,战力也属于比较垫底的。但,他在宗门内的地位和权限却是极高。可,那小家伙挺有兴趣的拿去翻了几页,然后直接就丢还给他:“也就这样而已嘛。”

也就这样而已?!季长风很想问问这小子究竟识不识货!这套仙风云体术,可比世俗间一切吐纳法高明了不知多少倍!说简单点,普通世俗中人所谓的炼气法,比如像烈家的烈火归元决,已然算得上世俗中比较高端的心法了,可终其一生,能修炼到七阶武宗左右就已经是这门炼气法的极限所在!而普通常见的炼气法,能让修炼者迈入二三阶武宗境就已经算很不错了。根本就不可能筑基成功!

而这仙风云体术,非但可以让人成功筑基,让你顺利修炼到巅峰武宗、打通全身奇经八脉之外,而且所耗时间还不长!普通宗门的筑基炼气术,从普通人炼到巅峰武宗,少说三十年,这可已是中土大陆绝大多数宗门教给入门弟子的心法水准。可仙风云体术,却是仙云宗内最顶级的,即便是天赋一般者,拥有此术,完成从普通人到巅峰武宗这个筑基期,也最多不过十五年时间!就算在中土大陆所有修仙宗门中,仙风云体术也是排得上号的筑基心法,这还只是‘就这样而已’?!

他苦口婆心的解释,但烈盘却根本就不再看它第二眼。

没办法,这小子虽然炼器炼药厉害,但在仙道上却显然是个白痴!小小武宗而已,不识货!自己算是对牛弹琴了!

季长风绞尽脑汁,又许下炼器殿长老的位子,虽然他没这个权利,但考虑到这小家伙的能力,就算自己先许了,回去宗门也应该绝无问题。他估摸着,小烈盘的炼器手段,整个宗门内恐怕也就只有自己的师尊才压得住!别的其他炼器师,包括炼器殿所有长老级人物,恐怕就算有比这小家伙厉害的,可也厉害得有限……

仙云宗大炼器殿长老!这职位该够牛叉、够有吸引力了吧?

但没想到烈盘居然说:“炼器殿长老?那不还是个打铁的嘛!”

…………

季长风没脾气了。六七天的跟班当下来,半件事都没办成,反倒被那小家伙又是骗东西又是气得呕血。

没法不呕血,光是办不成事、赔了夫人又折兵都算了。关键那小家伙居然还是个典型的得寸进尺型,开始两天还叫自己季仙长,现在直接叫起老季。叫老季都算了,这两天甚至直接把自己当成了帮工使唤!

“老季,你会刀法吗?”

“呵呵,你喜欢刀法?我们仙云宗……”

“帮我把这胆南星切下片!太多了,忙不过来了。”

“诶,切完了?还有那个什么,雄土鳖和独活也切一下!麻烦你了啊……速度,马上就要用的!”

这就完了?

没完。

这点挫折和屈辱,为了仙云宗、为了炼器殿、为了这个他很喜欢的小家伙,季长风忍得了!但是!但是你不能继续升级、你不能没完没了啊!

“小季!”这是睿老郎中的声音,烈盘好歹还知道他季长风是仙长,使唤他的时候多少说个‘请’字或者‘麻烦了’之类的。但烈睿不知道啊,他纯粹就以为季长风是烈盘请来的帮工:“动作麻利点!不是我说你,男子汉就该有点男子汉的样子!做什么都文绉绉、慢吞吞的,这习惯可不好!”

“咳,三叔公,人家季先生纯粹只是来帮忙,你别把人家真当帮工了,人家都没拿一分钱工钱的。”

烈睿眼睛一瞪:“怎么不拿工钱?干了活就得拿工钱,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小季,一会下班跟我去账房,我给你三十个铜板一天!这可是熟手的价格!”

三十个铜板一天?尼玛三十个铜板一天?!

季长风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仙云宗大炼器殿首徒,在这每天手都切起泡了,就值三十个铜板一天?!而且还大有一副你完全不值这价,我是看我孙子面子才给你开这么高工资,完全是便宜你了的感觉!

这茬还没完呢,老郎中已经继续数落道:“工钱只是小事,这你不用担心。不过,老头子就这脾气,见不惯的就得说!做什么事情都慢吞吞的,像什么男子汉?不是我说你,小季!做事情风风火火一点、利索一点,对你只有好处的!你看你这都三四十的人了,难怪连个媳妇都没讨,谁家姑娘喜欢你这种慢吞吞的娘们性格啊?别看着我,耳朵一边听,手上不要停,赶紧干活!”

“老季,我三叔公就这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恶意的,你别怪他啊。”

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

季长风苦笑了一声:“呵呵……我……”

“别说话!赶紧做事!”烈睿大声呵斥道。

“太委屈!连那个也是让我最后得到消息!”烈盘一边干活,一边摇着头在旁边哼着不知名的歌。

也亏得是季长风,仙云宗出了名的菩萨脾气,炼器殿仁义无双的大师兄,这要换了别的仙长,就算不把烈睿给撕掉,估计也早就拂袖而去了。

但,菩萨也有受不了的极限所在……

七天,季长风终于是再也呆不下去了。要是再呆下去,他担心自己回仙云宗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个白痴。别看这小子才一二十岁,可人精程度,绝不下于在世俗中摸爬打滚几十年、软硬不吃的老油条!更可怕的是他还有强大的第六感,而且他还可以完美的控制自身的情绪,整天甭管遇到大事小事都笑嘻嘻的,让季长风平时用来揣摩普通凡人那一套在他身上完全行不通。

而且,最重要的是季长风已经彻底明白了烈盘的打算,这是费了他不少脑细胞才明白的。那小家伙居然只是一心向往仙道,他要进仙云宗,但却绝不会进炼器殿和丹殿,而是要一心追求修仙极限,成就真仙之路。

他要走万兽林进仙云宗,而且绝不假手旁人!

季长风并不知道烈盘在修仙大道上究竟有什么特殊天赋。但他也是修仙者,明白一颗坚定的道心对修仙路意味着什么。他现在反倒开始越来越佩服起烈盘来,若是换成自己,同样是可以进入仙云宗的道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很难保证自己可以坚定道心,去选择更难、危险性更大的万兽林路线。这就是自己为什么踏足仙云宗已经一百二十年,却还只是先天之境,只能是一个炼器师,而始终无法炼器与仙道兼顾的原因。

这份执着,或许才是那小家伙最大的天赋吧。拥有这样执着的道心、拥有这样坚定的信念,此子日后的成就,只怕真是不可限量。而且,这小家伙显然也绝非自己威逼利诱就能动摇其志的,再呆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好在,小家伙已经确定是要进仙云宗的了,至少季长风不用担心他会被别的宗门或者散修给挖走。

正好,这天接到宗门已经是第三次的灵鸳传讯,又催他回宗门,炼器殿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烈盘,我必须得走了。”季长风一扫这几日来的郁闷,或许是因为已经看透想通了:“很高兴认识你这小家伙,希望以后可以在仙云宗再见到你。”

烈盘笑道:“老季,你不会对我这么没信心吧?万兽林什么的,肯定能通过的啦。”

季长风笑了笑:“我相信你有这能力。”他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张玉符:“到仙云宗闯万兽林之前,可以在山下用这玉符联系我,点火烧掉,然后说一声‘你来了’就行。我虽然不会给你开什么方便之门,但必有所助!切记!”

烈盘接过那玉符。纸音传信之类的手段对仙家来说十分平常,以前在地球时,因为有手机,这种小玩意他并没有炼过,但却是知其原理的。难得季长风受了这七八天的气,居然还有这心。而且,季长风给烈盘的印象很不错,明明是高高在上的仙家,而且已是达先天境的修真者,已可算是仙道中人,与前世自己的境界相当,甚至还尤有过之!可,为人却无比谦逊,没有架子,心地也很好,像个敦厚的长者。这样的人,值得一交。

“谢谢。”烈盘居然难得的没有嬉皮笑脸,很认真的看着季长风:“我们一定会在仙云宗再见的!另外,”

“有什么就直说。”季长风大笑道:“你这小家伙这些天可没把我当外人啊,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性格。”

烈盘笑道:“一直喊你老季老季的,挺不热乎。要是老季你不嫌我这人太糙,我改口叫你季大哥算了!”

季长风先是一怔,随即大喜道:“好,盘小弟!”

“我身上哪里小了?”烈盘一瞪眼。

“哈哈哈,盘兄弟!这行吧?”季长风是真的很高兴,这些天相处下来,烈盘虽然‘使唤’他,但不论是对这小家伙的炼器、炼药手段,还是其修仙的执着道心,亦或是他一直对烈睿这样长辈的尊重。更关键的是,这小家伙从不持才傲物,也不会因为自己是仙云宗仙长就阿谀奉承,整天乐呵呵,和谁都能打成一片的性子。阳光、善良、执着,这些都让季长风很喜欢,就算烈盘不说,他也有心要认这个小兄弟。

“季大哥!”烈盘笑呵呵的和他抱了抱:“仙云宗再见吧!”

“一言为定!”

“小季要走?”烈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哎呀小季,不是我说你!做事情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你今天这工作还没做完呢!好歹也干完今天嘛!”

“咳……”季长风有点尴尬。这烈家一老一小,有时候真的是对绝配,起码季长风觉得自己拿这一老一小一点办法都没有。

“三叔公……”烈盘干笑了一声,人家老季都要走了还不放人家一马。

“算了算了!”烈睿很不爽的摆了摆手:“你这些天还是蛮尽心的,今天还是给你算一天,三十个铜板!等着,我去账房给你拿钱!”

“呵呵,”季长风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个丹瓶,倒出一粒长生丹。这玩意是宗门炼制,专门用以奖励给有突出贡献的外门成员的。宗门弟子有时也会用赚取的师门功德兑换一些在身上,主要还是为了给自己在世俗中的家人所用。之前他赠过万冶子一颗,现在既和烈盘认了忘年之交,怎么都得表示一下。

烈睿是个识货的人,虽然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一见那‘药丸’倒出来时,满室生香,流光异彩!就连那装‘药丸’的瓶子都是极其华贵的羊脂白玉瓶,忍不住就咽了口唾沫。

单看这药瓶,这小季去哪里偷来的啊?难怪突然要走,该不会是昨晚在这城里作案,然后现在要跑路吧?

季长风将丹丸递到烈睿的手里,笑着说道:“今天的工钱就算了吧,承蒙老睿你这些天关照,这颗长生丹,算是我的见面礼了。”

“啊?丹?”烈睿两只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接过那颗丹,左瞧瞧右瞧瞧,还放到鼻子前嗅了嗅:“这是真的假的啊?假的我可不要。”

旁边烈盘轻咳道:“三叔公,季大哥送你东西,你就收着呗。这长生丹可是好东西,嘿嘿,吞一颗你少说多活七八年。”

“啊?真的?”烈睿咽了口唾沫,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家这侄孙子眼光的。他既说这是真丹,那肯定就是真丹!

但是……

不对啊,这小季不就一帮工吗?送我一颗仙丹?这什么意思?这玩意,想偷也偷不到吧?

显然有点搞不清楚眼前这位‘小季’的身份和来头,双手改捏为捧,小心翼翼的把那颗长生丹捧了,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小季’已冲自己笑了笑,然后又拍了拍自家侄孙子的肩膀,说了声‘我走了’,然后……

靠!

然后就飞起来了?

老烈睿眼珠子鼓圆。

他、他、他、他小季飞起来了!

只见季长风脚踏一柄长剑,轻轻松松的冲天而起,化为一抹剑光,眨眼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我顶你个肺啊!

老烈睿惊得一屁股就跌坐到地上,双手死死拽着那颗长生丹:“这、这、这、这!不是!这小季是谁啊?”

“还在小季?”烈盘笑嘻嘻的蹲在他面前:“人家年纪可比三叔公你大多了。”

“啊?!”烈睿猛咽唾沫,到底不蠢:“这是仙云宗的仙长?”

烈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郎中呆了半天:“我、我这些天一直在使唤的,是一位仙长?”

“你还骂人家是娘们性格。”

“啊?”烈睿又是一呆,猛然反应过来:“我没有!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小子别栽赃我啊!”

“有。”烈盘笑嘻嘻的逗他:“你还说人家做事慢吞吞、文绉绉的,说人家娶不到媳妇。对了,你还给人家开三十个铜板一天的工钱。啊,你还说人家送你这长生丹是假丹。”

“我!”烈睿两眼一抹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