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销魂呻 吟/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远就瞧见涅槃药材店门口围着一大群人,显然大部分是看热闹的,亦有不少原本的买客被堵在人群之外,朝里面张望。

拨开人群朝里面走,只见原本就只有三四米宽的药店大门,此时被一张长长的木板横着堵了,上面躺着一人,面色灰白,手足冰冷,一副死象。在那死人旁边,一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摇着折扇坐在那里,身后站着四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尽皆都是已达武宗境的高手,而且还绝非一二阶那种初阶武宗!

烈无心和烈睿此时正蹲在那棺材板前查探‘死人’的气息,后面围了一大堆店里伙计。

烈无心皱着眉头,旁边烈睿查探半天之后却是连连摇头:“外伤药怎么会敷死人?这也太假了!你看这伤口,是用了我们的玉真散是没错,可伤口已经凝合起来了!根本没有腐烂或异状!而且,这伤口也不算深,怎么可能就致死?要我说,肯定是他另外吃了什么东西,或是受了别的重创,一定是别的原因!我要开膛验尸!”

“呵呵。”那摇着折扇的年轻人笑了笑:“人死为大。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借口或者说理由,都不能掩盖你们的过失。他身上有没有别的伤,大家一目了然。至于说开膛验尸……笑话!我轩辕家的人,纵是个下人,也比你们任何人金贵得多!要替他开膛破肚、让他死无全尸?我倒要看你们谁有这胆子。”

轩辕家。安城内势力最大的家族之一。其族长轩辕战,乃是安城外门曾经的大长老。本来干得好好的,可因为仙云宗一句话,让万冶子走马上任,直接导致那位轩辕战大长老被挤到了普通长老的位置上。但轩辕家的势力却并未因此受到太多削减,反倒因为拉拢了如今仙云宗的‘新宠’张天道,强强联合之下,使得轩辕家眼下在安城内的声势比以前更盛。万冶子虽是安城外门大长老,但这里大多数的外门成员对他都是阳奉阴违,他那大长老当得可着实是有点名不符实,并没有什么实权。整个安城,基本还是在轩辕战的控制之下。在安城,他轩辕战才是无冕之王!

眼下这年轻公子,便是轩辕战的独子轩辕归。安城内纨绔之首,号称第一大少。张天道最近和轩辕家走得很近,而且以他女儿如今的身价,纵是轩辕战,也没把张天道当下属看,而是和他称兄道弟。现在让这位大少出面来砸场子,张天道完全做得到,而这种事也恰恰是这位大少的特长。

老烈睿怒道:“什么都你说了就算?你以为你是仙云宗的仙长啊?要想栽脏咱们药材店,这事儿今天就一定得和你闹出个道理!大不了告到安城外门,让外门的长老们来做个公断!”

“我看你这老东西是老糊涂了。”那轩辕归笑了起来:“在安城,我轩辕家就是道理!就算没理也有理,何况今儿是你们店的药,毒死了我的人!我不想和你废话。三个条件,第一,赔十万金安家费。第二,把你们店里所有的玉真散给我交出来,我要当众销毁。第三,关门,滚蛋!这安城,打从今儿起,就没你们姓烈的容身之地!”

烈睿大怒,立时便想要跳起来,旁边烈无心拉住他,沉声道:“轩辕公子一言便要断我烈家生死,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些。倘若我不依你这三个条件,你便要如何?”

“好说。”轩辕归将手里折扇一叠,冷声道:“那我就砸,就打!见你们烈家一样东西我就砸一样,见了你们姓烈的一次,我就打一次,打到你们滚为止。另外,仙云宗外门也会立案调查,你们店的药弄死了人,怎么着也得治个过失杀人之罪……哦,不不不,说不定你们是故意的呢?罪加一等,最后杀人偿命,皆大欢喜,呵呵,如何?”

烈无心和烈睿都是脸色一变。

轩辕家势大,单只是这轩辕归此时带在身边的几个护卫,便尽皆都是三阶以上的武宗!远非烈无心所能对付。更别说其族长轩辕战,据说已达七阶武宗之境!世俗中绝对的顶尖高手一级!这样的大势力,真要对烈家动手,那烈家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烈无心本以为张天道纵然要对付自己,也必然只是使些阴手,可没想到他之前阴手没玩成,被烈家翻了身,立刻就借用轩辕家的势力采取这等雷霆万钧的手段!说要见一次打一次,说要见一次砸一次,这可绝不是说说而已,他们有那个能力!

说什么玉真散毒死了人,大家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找个由头罢了。毕竟现在安城大长老万冶子和老烈睿的关系很不错,若是连个借口都不找就对烈家动手,只怕这位新上任的大长老会借此大作文章。虽说轩辕家在仙云宗也不是没人,也可以和万冶子掰掰手腕,可到底麻烦。现在万冶子刚刚上任,更有季长风前段时间亲来此处。这位季仙长,纵容是他们轩辕家在仙云宗的后台也得罪不起。现在季长风余威未平,又兼万冶子新官上任,可还不到和他彻底唱反调的时候。

但既是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那纵然万冶子有心帮忙,以他在安城这空架子实力,也只是有心无力而已。只要轩辕家没打死人,他就无法插手。毕竟烈家的药毒死人在先,便是非要闹去仙云宗,你烈家也不占理!不论在公在私,轩辕家摆明就已经吃定你了!

这是阴的玩不成,直接就摆明要下狠手了!

烈无心暗自叹了口气。

形势比人强,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靠你有颗好头脑就可以解决的。别人直接‘一力降十会’,纵然你多智近妖,也无用武之地。

难道,好不容易看到药材店有了翻身的希望,就要如此被扼杀在此处吗?若只有他单身一人,他倒不怕,他有很多办法和对方鱼死网破或者去绝境求生。当初他烈无心能在南安镇甚至在安城崛起,靠的就是敢打敢拼,敢不要命!可现在,他有妻儿了,不能再向年轻时一样行事无所顾忌了……他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以为仅凭自己便可以和张天道较量,纵然赢不了,也可以夹缝求存。但,等对方真出手,只是随手一击,连面都不用露,他就已经没有了还手的余地。说到底,两者间完全就不是同一个级数的较量!

烈无心正自沉吟,却听人群中有人笑着说道:“是不是咱们家的玉真散敷死了人,我懒得和你争。但这‘死人’,我先替你救活如何?”

众人均是一怔,老烈睿的眼睛瞬间放出两道精芒,一听这声音,他就知道救星来了!

烈盘!这曾经烈家的混世小魔王,成天只知道淘气打架惹祸的小家伙,曾几何时,却已在老烈睿的心中成了无所不能的‘高大全’形象。

只见烈盘微笑而来,身旁还跟着一脸铁青的小烈蓉,小丫头鼓着腮梆子,看向那轩辕归的眼神要多凶就多凶。她可不认识什么轩辕归,就算认识也一样。在她心里,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比她哥更强,一个小白脸也敢到咱们烈家来找麻烦!哥,揍他!

只见烈盘直接走到那‘死人’面前,摸出一柄小刀,二话不说就朝那人的小腿扎了进去。

旁人都是一楞,烈睿忍不住小声道:“真死了,心跳脉博都没了……”

烈无心则是有点诧异的看向自家三叔和自家儿子。在他印象里,烈睿对烈盘可从来都是一副严肃到不行的模样,几时曾见过这位三叔公如此小心翼翼的和自家儿子说话?而且,瞧这架势,似乎还是老烈睿让人去把烈盘找来的。烈无心一向多智,见这一老一小多有蹊跷,也就闭口不言,任他俩折腾。反正眼下这种情况,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他尽量把精力用在轩辕归身旁那几个护卫身上。那几人身手不弱,三、四阶武宗,任其一个,恐怕都能与烈无心有得一拼。四个……烈无心真正担心的,是一会若要动起手来,只怕自己根本护卫不了盘儿蓉儿和三叔的安全。

烈盘笑着说:“恩,我知道不会有反应,我只是忍不住想扎他两刀,试试这肉的手感……”

“大胆!”一丝得色从轩辕归的眼中一扫而过,拿‘刀’扎人?他之前还一直不爽烈无心和烈睿为什么不直接这样做呢,让他精心编排的好戏都演不全,这小子倒是直接!不过,显然更中轩辕归下怀,这是让他们烈家多了条罪名:“我轩辕家中的人,你敢说扎就扎?”

“死人嘛,扎一刀而已,别大惊小怪的。”烈盘的反应显然和轩辕归预想的有点不一样,他笑呵呵的说:“这又不算毁尸。哟,你瞧,他这还能流出血来呢,跟活的一样。”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烈盘笑起来的时候,就算是敌人,有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就把心情放松下来、节奏放慢下来。那小子的笑容仿佛有一种魔力,能感染到旁人。让原本准备骂人的,总感觉骂不出口。让原本准备动手的,总感觉该先缓一缓。

轩辕归一楞。

那躺在棺材板上的下人确实没死,只是被轩辕归用强效的特制麻醉药物给迷翻了,连心跳、脉博都极其、极其微弱,普通医师根本就不可能看得出来,冒充死人,再方便不过。像刚才,烈睿这行医六十年的老郎中,看了半天就都没看出个名堂,还以为这人真死了。只是,这到底不是真死人,血液不会凝固,一刀就给扎得流血,这点倒是个漏洞,也在轩辕归的估计之外。

不过他反应很快,下意识的就说道:“刚死的人,血哪会凝得那么快……”

话音未落,烈盘已经从身上摸出几根针,顺手就朝那‘尸体’身上几处大穴扎了下去:“麻沸散而已,麻痹神经,减缓心跳脉博,甚至因心跳近乎停止,还能使血液暂时无法流通,形成让人假死之状。这玩意可比我家玉真散高档多了,你还真舍得,也不怕真吃出人命。”说话间,几根金针已经透穴而过,那冰冷的‘尸体’居然混身都抖了抖,吓得周围不少围观者立刻退了一大截。这乍尸啊?

这事情发展显然有点超脱出轩辕归的安排了,烈盘从人群中走出来,到金针透穴,不过就是一两句话的功夫,过程快得让轩辕归完全都没反应过来。甚至,他连眼前这小子究竟是谁都还没彻底搞明白,似乎是张天道所说的,那个居然敢癞蛤蟆吃天鹅肉,居然想和他的女神张嫣嫣结亲的烈家小废物,烈盘?

这小子到底是出来干嘛的?拿刀扎都没用,又拿针扎?轩辕归还没意识到这是金针刺穴之法呢。

不过,这小子居然敢无视自己的存在,单只这一条,已经足够他死几百次了!

轩辕归正要趁势发飙,却突然见得棺材板上那‘死人’的脸部抽搐起来,紧跟着,这已经号称死了好一会的死人,哆哆嗦嗦、颤颤微微的慢慢伸手捂向刚才被烈盘扎过的腿上伤口,然后……

尼玛!

然后他竟然呻 吟了!

轩辕归眼睛瞪得鼓圆!

“啊……”那下人轻轻的呻 吟道。

轩辕归手里的折扇直接就被他掰成了两截!

现在是他妈你呻 吟的时候吗?!还吟得这么xiaohun!我顶你个肺啊,少爷迟早把你这废物卖去做鸭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