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异境散修/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府,内厅。

轩辕归半张脸通红,敷着膏药半躺在椅子上,哭述完了在药材店外的经历。四个护卫站在他身后低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坐在正厅中央的是一位中年汉子,看起来温文尔雅,倒是和轩辕归颇有几分父子相。

听完儿子的哭述,轩辕战看向那几个护卫:“只用了一招?”

几个护卫不敢抬头:“恐怕、连一招也称不上……我们的攻击完全被反弹,并且弹回的威力比我们自己施展的还更大。那少年不过是一挥手之间,甚至都没有瞧我们一眼……这等手段,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轩辕战摆了摆手,皱眉锁目。

这四个护卫,是他亲自替自家儿子挑选的。实力究竟如何,轩辕战心里最清楚!四人联手,却被对方轻轻一挥就尽皆扫退负伤!这等实力,就算是自己恐怕也非其敌!起码,自己就做不到随便一挥手震退这四大护卫的地步!这,恐怕已是巅峰武宗之境的强者才能做到之事!那区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竟会是巅峰武宗?

沉吟半晌,他才睁开眼来,看向坐在客位的另一人,微笑着问到:“天道兄,这烈家和你所说的可有点不大一样啊。”

“轩辕兄不会觉得我是在骗你吧?”张天道微微一笑,其实,他心里却比轩辕战更震撼得多!

“呵呵……天道兄当然不会!”

张天道略一沉吟,开口道:“听贤侄描述,此子必是烈盘无疑,不论外貌、语气……”他可还很清楚的记得在烈府上烈盘那咄咄逼人的样子:“不过,我数月前才亲自替他诊过脉,确实是经脉尽残的废物一个!这才短短四五月的时间,别说他突然拥有如此实力,就算只是想要治好他那身经脉,恐怕时间都还略嫌不足!”

“但他确实一挥手便扫退了我府四大护卫。”轩辕归说道:“难道是天道兄当时诊断有误?”

张天道摇了摇头。他虽然是个假丹师或者说半丹师,但对自己的医术,他却是有足够信心的。只是他想不通,短短数月内,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一个经脉尽废的废物突然变的强大如斯!这太不合常理了!

“爹!您一定要替孩儿出这口恶气啊!”轩辕归听这两人罗嗦个没完,早已忍耐不住了。他从小长到大,几时挨过耳光?而且还是朗朗大街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打得他半边脸都肿起来,现在都还火辣辣的呢!

“我要那小子死!我要那个杂种去死!”轩辕归咆哮说:“管他是怎么从废物变强的,那与我无关!爹,咱们现在就带人杀过去,宰了那小畜生!不过是个小小烈家,只要有您坐阵,再让族内四大长老出手,再加上那么多护卫!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毛头小子!”

“闭嘴!”轩辕战皱着眉头呵斥道。自家这儿子,娇养惯了,标准的纨绔子弟,一点本事都没有。动不动就要全家族出动。出动什么?整个轩辕家所有高手全跳出去杀一个烈盘?就算真杀得了,轩辕战也不能那样做。你街头闹事,失手杀人是小事。你一个外门长老,全家高手出动,灭人满门,那可就是足以引得仙云宗关注的大事了!若是再有万冶子推波助澜,那说不定对轩辕家就是灭顶之灾!

再说了,眼下对那烈盘的真正实力、底细还并无所知,自己全家出动,是灭人家还是被人家灭,这还得两说呢!

轩辕归一楞,本来今天就不爽,回家还被老头子呵斥,正要发脾气,轩辕战却已连连挥手,让那四大护卫将他带了下去。

此时再看向旁边张天道:“我相信天道兄事先也必不知此子能耐,但我们与他梁子既已结下,终得有个了断。”他笑了笑,语气一转,又说道:“不过,此子的能耐,天道兄刚才也听闻了,单凭我轩辕战,处理起来怕有些棘手。不若……”

“轩辕兄有话直说无妨。”

“好!”轩辕战大笑道:“听闻天道兄在入安城外门之前,曾救过一位异人散修的性命……”

话方出口,张天道就是一楞,随即断然摇头:“轩辕兄有所不知。我确是曾救过一位游方散修,乃是真正仙道中人物。但,此老是何等样人物?虽与张某偶有联系,却绝不会把张某这点小恩情放在眼里。轩辕兄若是想让兄弟去请他,兄弟可实是有些无能为力。”

轩辕战笑道:“天道兄谦虚了,你与那位前辈,不是常有联系吗?兄弟并无他意,不过是想请天道兄牵个线引个头。请这等前辈高人出手,我等自不能以所谓‘恩情’挟之,而是另有所报。我轩辕家虽历代只蜗居于安城小县,但历代积蓄、身家不菲,必可拿出让这等高人也满意的报酬。”

张天道一楞,抬头看向轩辕战。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这次从仙云城回来之后,轩辕战突然一改以往的高傲,和他称兄道弟起来。

是因为张嫣嫣当了仙云宗内门弟子吗?

扯淡!仙云宗山高皇帝远,特别是像张嫣嫣这种刚入门的弟子,没个十几二十年,根本就不可能回家来瞧上一眼,甚至连山门都出不来。亦就是说,张嫣嫣在仙云宗内的关系和势力,别说他轩辕战,就算是张天道自己,没个十几二十年时间,也是暂时排不上大用的。轩辕战纵然要想攀张嫣嫣这层关系,也用不着他张天道刚一回安城,立马就迂尊降贵的马上示好,他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和张天道由浅入深、更自然的去套关系,那效果和交情会比现在更好得多。

可轩辕战没有,而是采取这种比较掉价、比较生硬的主动示好,这证明他很迫切的需要张天道这个盟友。既然迫切,那就肯定与张嫣嫣无关了。原因无他,万冶子挤走了他的大长老位置,他想要快些重新夺回来!用什么办法呢?在此之前,张天道还真猜不出。可现在,轩辕战獠牙一露,张天道就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了。

这家伙,竟是想通过自己搭上那异人散修的线,买通那散修行凶,直接除掉万冶子!照此看来,即便是没有烈盘这个变数,轩辕战也会很快向自己提出类似的要求。

异人散修。

异人,指非仙云宗境内之人,也称境外人士。而所谓散修,则是指那些虽无宗门,但却走上了修仙之路的修真者!并且,能称得上这一个‘修’字的,至少亦是先天之上!

世俗中本没有修仙功法。大陆上各宗门也不可能将修仙的功法有任何外传。但,总有些师门弃徒、总有些背叛师门者,带着各种各样的修真功法和仙家手段踏入了这方俗世。而当这些人在大陆成千上万年的时间的沉淀和积累之下,变得越来越多。又有自行收徒者、有脱离了宗门束缚,将功法私自留传者。因此,说是世俗中无修真功法,但实际上却是有的,更有仗以踏入仙道者,那便是所谓的散修!

散修亦正亦邪,因为大多身无牵挂、又无任何约束,因此行事无所顾忌。而且实力相对世俗中人来说太过强大,一言不合便可灭人满门!为世人或各大宗门所忌惮。曾经有过数次,中土大陆各宗门联合起来搜剿世俗散修之举,但最终都因散修实在太过分散,数量又多,难以彻底剿灭。最后,各大宗门在大陆上圈有一地,让与这些散修,使其自成一派,成立了所谓的散仙盟,这才让曾经猖獗无比、搅乱世俗的散修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终还是有不少散修流窜于各地,搅乱世俗社会。

张天道年轻时救过的那名异人散修,便是这样的一份子。此人号曰南离老祖,当然,只是一个自称,真正够资格被称为老祖的那等人,恐怕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这样的小角色。

据说这南离老祖本是出身自散仙盟,但自身实力在散修盟中排不上号,属于垫底水准,却又贪图荣华富贵,于是便自甘流落入世俗之中。他纵然在散仙盟垫底,却亦是先天之境,且掌握大量邪术仙法,要想在世俗里谋求荣华实在太简单了。各宗门对这类散修是深恶痛绝的,若发现必除之,因此这南离老祖的名号,着实是没几个人知道,而且常常四处流窜,居无定所。张天道对他曾有救命之恩,此后又常受其所托,帮其炼制一些特殊的淫邪药物,因此与之还算偶有联系。其他人若是想要主动去找到这样一个隐藏在世俗中的散修,几乎无任何可能。

轩辕战便是看中了这一点。他自己不敢动万冶子,可若是有邪道散修出手,杀了万冶子,仙云宗多半也追查不到线索,只能归结于散修之祸,草草发一张通缉令,最后不了了之。至于现在所说找南离老祖是为了对付烈家,这当然只能算是一个附带条件。你张天道想搞垮烈家,那替我牵上南离老祖这条线,大不了我多花点钱,让南离老祖多动一次手的事儿罢了。

不过,张天道与南离老祖之间的联系十分隐秘,这轩辕战竟能得知,倒是大出张天道意料之外。安城是轩辕家的天下,据说在安城内,没有轩辕家不知道的事,看来这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明白了对方所想,张天道笑了笑。明人不说暗话:“轩辕兄既只是想让兄弟带信,那自然没有问题。却不知轩辕兄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先给兄弟交个底,见了老祖,兄弟也才有筹码可谈。”

这话倒不是虚的。张天道虽然认识南离老祖,但正如他之前所说,他可没面子将人请来。甚至连南离老祖让他炼制一些淫邪药物,那位都还从来没付过钱呢,完全是把张天道这曾经的救命恩人当奴隶来使唤。不过,南离老祖到底和张天道是老相识了,比较信得过,甚至连他自己的所在处都对其直言不讳,毕竟经常要张天道炼制淫邪药物给他寄送过去。所以只要轩辕战价码合适,张天道倒也乐得做这牵线人。别人出钱,帮自己除掉烈家那已经展现出威胁的小畜生,虽然这只是别人的附带所为,万冶子才是人家的真正目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轩辕战的目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南离老祖也赚了钱痛快了,皆大欢喜!

轩辕战拍了拍手,立刻有三名衣着暴露的妖娆女子捧着明晃晃的三个大金盘走了出来。

那金盘中所呈的却并非金银之物,而是三份连张天道一时间都未认出的异宝奇材!

赤炼火铜精!取自火山之口的万炼铜矿,极其耐火,而这一块,却竟是铜精,更是极品中的极品!便是放到炼器师的眼中,这也是拿得出手的炼器矿物了,远非世俗金银所能衡量!

南疆蛊!一个白色的看似海螺般的物体,但上面却贴着封条,内里隐隐有生物活动迹象,偶尔将那白色海螺容器撞得微微一颤。这是邪道魔修最钟爱的玩意儿,蛊术,在邪道魔修的邪术中十分常用,而一只好的‘蛊虫’,便是他们术法力量的源泉!那南离老祖虽非正宗的邪道魔修,但凭他荒淫好色、喜淫邪之物来看,这种东西绝对是其十分喜爱的。而且,蛊虫在世俗间通常也买不到,也非金银所能企及之物!

长生丹一枚!仙云宗的大路货,但在世俗中却是无价之宝!其功效自不用多说,轩辕战也是因为家族中在仙云宗内有人,才弄到这么一两颗。这次竟然舍得拿一颗出来。这可是丹,真正的‘丹’!绝对比前两样东西更宝贝,连张天道都忍不住眼角微微一抽搐!他是多么渴望自己也能拥有这样一枚长生丹啊!

有机会的……只要有我家嫣嫣!

“呵呵,这只是兄弟给老祖备的一点见面礼,天道兄便瞧瞧成色如何吧。”轩辕战笑呵呵的介绍了这三样异宝,然后才说道:“另外,听闻老祖喜好女色?这三个女人都是族中从小**出来的名器处女,便让这三个女人如此托着盘随天道兄一起去见老祖好了。只要老祖肯赏脸,不论是奇珍异宝或绝世美女,只要是在这世俗中能找到之物,我轩辕战便必不会让老祖失望!呵呵,对了,天道兄若是对这几个女人感兴趣,倒不妨自己挑一个玩玩。老祖要赶路,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了这么多嘛,哈哈哈哈!”

连东西都早就准备好了,果然是早有所谋!

张天道缓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这些宝贝给他带去的冲击,他倒不是好色之人,此时缓缓说道:“免了。轩辕兄既如此大方,此事包在兄弟身上便是。不过,老祖最近可不在仙云宗境内,便是快马加鞭赶去老祖所在之处,恐怕至少也得三数月时间。”

“那便让烈家多喘口气好了。”轩辕战无所谓的说道:“他们那玉真散最近卖得不错,还有那个什么真龙白玉膏。呵呵,他们卖得越多,到时候我们抄家也才抄得越痛快!否则,拿着那些玉真散,呵呵,兄弟还得犯愁怎么卖掉它们呢!”

张天道笑了笑,并未多言,起身告辞。但,脑中始终还在纠结烈盘突然变强到如斯之境的原因。

短短四个月,对方竟从一个经脉尽残的废物,成长到这般境界?

是碰上什么奇遇了?还是自己当时的诊断真的有误?

不论原因若何,张天道都开始有点害怕了,他想起此前在烈家时,那小子曾说过‘他也要上仙云宗’云云。虽然一直只当这是句笑话,但以那小子现在的表现,恐怕还真难说。特别是想到那小子曾说过要去仙云宗找张嫣嫣的麻烦……

这便已不只是张天道对烈家的仇视了。

此子必须死!

南离老祖到安城之时,便是那小子灭门之日!

张天道转过身出门时,脸色已阴沉得可怕!

…………

ps:上首页了,加更一章!这个星期,日更一万,不定时加更!觉得本书不错的朋友,请点击收藏,加入书架。如果您已经喜欢上了本书,鲜花、贵宾和海选票砸起来!每多一千鲜花、五百贵宾、五十海选票加更一万!绝不食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