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南离老祖/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很满意的给自己这七颗丹评了个分。你甭管这颗丹算什么等级,也甭管它用的什么低级材料、药效又如何等等。单只是这丹形,便可评个满分!这种形状和自转之感,是一颗丹的最佳形态,与天道最为契合,自然也就算是将炼丹药材的药性给发挥到极致中的极致!已经不能再更进一步了。

啧,三叔公要是见到这玩意,估计也不会管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着都得缠着我让他吞一颗……

烈盘不知怎么就突然想到老烈睿,忍不住就想起那天得知季长风送他的真是仙丹后,他吞丹时那猴急之样。乐呵呵的一笑:也不知道这几天他们过得如何?三叔公是不用多说的,绝对天天捋着袖子插着腰横在药材店门口,老爹估计也忙得够呛,蓉儿肯定也没有偷懒不炼功。哎,就是丢老娘一个人在南安镇那边看祖屋都两三个月了,肯定怪寂寞的。恩,等穷荒蛮林事了,先绕回南安镇看看老娘再回安城。

正要将避毒丹收起,猛然听到身后丛林中响起一阵极其微弱的沙沙声……

妖兽?

神念探开,果然有一只妖兽正朝这边缓缓靠近过来,显然是被丹鼎揭开时的异香所吸引!

这妖兽十分谨慎多智,尽管对散发出异香垂诞三尺,却并不急躁,而是在缓缓靠近的过程中,仔细观察着那个在篝火旁的人类!

这只妖兽不会太弱。能克制得住兽性、能克制得住yuwang,那至少亦是只两百年道行左右的妖兽了!可比上次烈盘所遇到的狮虎兽要强得多!起码,那狮虎兽就没人家这份耐心!

烈盘咧开嘴笑了起来。

来吧,正要找你们呢!

穷荒蛮林是个十分独特的地方。

似乎与仙云宗有约,强大的妖兽们都聚居在蛮林深处的中央地带。在那一带,生人勿进。

可,在蛮林外围部分,除了妖兽之外,却也有人烟所在。

不是指那些进入蛮林狩猎的武宗,而是这里的土著。

大概是受他们部落文化和先祖遗训,这些土著不肯接受像仙云宗这样的修真文明的管辖。他们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在这穷荒蛮林中挣扎生存,亦不愿意搬去如南安镇之类的文明村镇。也正因如此,蛮林才得了个‘穷荒’之名。

但,若是你认为这里的土著全都是普通山民,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一辆马车在蛮林中穿过。

赶车的是两个中年壮汉。可单瞧这两人那粗壮的手臂、沉冷的表情,以及那马鞭上腥浓的血腥之气,便知这两人绝非普通的马夫。

拉车的是两匹号称踏云白雪的神俊白马,虽是蛮林中无大路,但却照样是跑得异常平稳。车顶上更是燃着一股异香,清烟缭缭,弥漫到马车周围数里范围。

镇避玄香!

一种让普通妖兽十分厌恶的香味。

在这蛮林中一路疾驰,有这车顶的镇避玄香,楞是没碰上几只妖兽。纵有少数不惧这异香的妖兽扑出,也都被那两个‘车夫’瞬间斩杀!

马车十分熟练的在盘绕弯曲的山道、树林穿过。前方密林散开,出现一处断崖,而在那断崖边上,一个由篱笆围起来的小部落村寨尽展眼前。

村寨门口有几个满脸刀疤的丑汉护卫,几只足足一人高的火头犬瞧见马车,疯狂咆哮,狂挣不已,巨大的力量拉得那几个丑汉护卫几乎站立不稳,重重的几鞭甩下,大声喝止、死死拽住,火头犬却叫得更凶了。

马车上的人却并不在意,在那无名村寨门口停了下来。

两名车夫跳下车,拉开厢门。

只见车中走下来一男三女,男的风神俊朗,一派中年儒生风范,三女则面带桃花、丰胸肥臀、衣着甚少,极尽妖娆阿娜。同时每女手中还托着一个大大的金盘,上面用红布盖着,显得珍贵之极。

那守村寨的丑汉笑着说道:“张先生来啦。”他一边说,眼睛却不停的往三女身上扫描,旁边几个丑汉亦都露出淫笑之态。

那中年儒生正是张天道,淡淡的恩了一声:“老祖在吗?”

“先生稍等,我替先生通报去!”

丑汉打了个手势,并不让张天道等人进入,转身朝村内走进。

这是一个假部落村寨。不单是这里,在穷荒蛮林中,类似的假部落假村寨还有不少。这些丑汉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山民,大多是在仙云境内犯下了命案、背着通缉令在身的罪犯。只不过,这处假部落要格外不凡一些。因为这里的老大,可并非是普通世俗罪犯,而是一位先天境的散修!

南离老祖!

张天道并未对轩辕战说出全部实情。当时在轩辕家,他只说南离老祖未在仙云宗境内,事实上却是打了个擦边球。

穷荒蛮林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是属于仙云宗境内的,但却并不归仙云宗管辖。蛮林中央是几只与仙云宗有过‘君子协定’的真正大妖兽私自领地,它们可以不受仙云宗修真者的猎杀和骚扰,相应的,它们得负责整个蛮林内的妖兽,约束其不得进犯蛮林周围的仙云宗地界。同时,还严禁这几只大妖兽到蛮林外围地带来,以免与一些进入蛮林的人类武宗及本地山民发生冲突。而蛮林外围地带则是许多不受仙云宗统治的普通部落、山民村寨。要较起真来,这里往大了说是大妖兽的地盘,往小了说,是那些普通山民和普通妖兽的混居地,因此确实也可以说是不在仙云宗治下。

张天道做事很有分寸,也很仔细,他不可能对任何外人透露出哪怕一点点关于老祖藏身地的消息,尽管那个人是自己眼下的盟友轩辕战。这也是南离老祖信任他的原因之一。不过,这里已是在蛮林西侧极深之地,纵有着踏云白雪这等神俊之物,可蛮林中无路,又妖兽遍地,他也是足足赶了一个多月的路程才到此间。

在村寨门口等了一阵,见得不断有这山寨中的人马回来。尽是些光头肥面的武宗凶汉!每人都押着少说三四个普通山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凶汉们的怒喝声、鞭打声,与那些山民的哭喊声连在一起,响成一片。一个年老的村妇走得慢了些,被那骑在马上的凶汉狠狠一鞭直接抽飞出去,却恰好跌到山寨门口的火头犬面前,连叫都未来得及叫一声,瞬间便已被几只一人高的火头犬给分了尸!血肉肚肠流撒了一地!

几个恶汉看得哈哈大笑,被抓的山民激愤起来,却是立刻就被更加狂暴的鞭子给抽哑了下去。

对这些,张天道看得完全无动于衷,也并不会觉得诧异。南离老祖常有试验一些邪术魔道,抓捕这蛮林周围的普通山民亦不是一次两次了。对南离老祖和这些境内凶犯来说,普通山民的性命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但那老妇被恶犬分尸的一瞬,却是把旁边托金盘那三女给吓得花容失色、手足发软,险些站立不稳,下意识的朝张天道靠得更近了些。

在寨口等了一阵,先前进去通报那丑汉终于回来,笑呵呵的对张天道说道:“老祖正在洞厅,先生自己过去吧。”

这洞厅,其实便是一山洞。隐藏在这旁边悬崖之下。南离老祖生性谨慎,即便是藏身此间,也怕被偶尔从蛮林上空飞过的仙家之士给瞧见。因此表明建成部落村寨,便是为了掩人耳目。

张天道等人乘吊缆而下,只听那洞穴深处哀声惨惨,洞口处却是一副正厅模样,鼎香缭绕,红木桌椅。一个造型猥琐的干瘦老头儿眯着眼坐在正中央,瞧见张天道身后跟进那三女,眼睛一亮,笑呵呵的说道:“哟,有点姿色嘛!”

“见过老祖。”张天道一揖到地,身后三女也盈盈下拜。

只听南离老祖说道:“忙着呢,别和我整这些客套的。要是来送礼,把女人和东西留下,你就可以走了。要是有事儿,给你五分钟说完!”

张天道知他脾气,恭敬道:“确是有事,有人托我请老祖出山,做桩买卖。”

“哦?”南离老祖眯着眼睛,不停的在三女身上肆意打量,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三女手上的托盘中:“什么买卖?”

“杀人。一个少年武宗,以及眼下安城外门大长老,万冶子。”

“嘿嘿,那得看他出什么价钱了。”南离老祖笑了起来:“若是只送三个女人加点金银,把老祖我当叫花子吗?”

张天道朝身后打了个手势,三女将托盘上的红布掀起。

赤炼火铜精、南疆蛊、长生丹。

三件异物在金盘的衬托下异常显眼,纵是南离老祖也忍不住看得眉头一挑:“好像有那么点意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