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安城门外(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统领此言未免太过。”张天道出声道:“若仅只是因为民间流言,便全境封禁?张某认为大不妥!”

轩辕战更是厉声说道:“张长老说得不错!全境封禁?那民间将人心惶惶,难安于各种作业。无数以蛮林狩猎为生的民间武宗,将与我们的守军爆发出大规模摩擦,大量惊恐民众将会从四面八方涌来安城!嘿,现在已近寒冬。到时候安城人满为患,过冬物资、粮饷难道由你姬大统领来发放不成?更别说难民所引起的恐慌情绪、流行疾病等等系列问题!”

说着,他猛一甩袖:“只为区区流言,你姬大统领竟要致整个安城民生于不顾?还上报宗门?用民间流言上报宗门,若是宗门因此大动干戈,派来仙长,最后却发现其实什么事儿都没有。那如此劳民伤财、打扰宗门仙长清修,由你姬大统领负这个责不成?!简直是可笑!幼稚!”

姬天元皱眉道:“我可以先去调查取证,掌握实据后再上报宗门。至于向各村镇派遣营卫武宗,可以用调遣驻军的名义来瞒过民众。至于蛮林封禁,刚刚才失踪数十人,我安城统卫营要封林查探也属正常,只要不提及妖兽潮亦不提及邪魔散修,那便不至于闹出所谓的大恐慌。”

“你当境内民众都是白痴?”轩辕战冷笑道:“就连你姬大统领的妖兽潮、邪散修之说,都还是从民间流言听来,现在你们的一举一动,都等于是在向民间证实这条流言!”说着,他转头看向上面的万冶子:“万大长老认为战某所言若何?”

“呵,”万冶子笑了笑:“有理。”

轩辕战很满意万冶子这样的态度。事实上,从万冶子当上大长老之后,不论他轩辕战如何夺权抢势,这位万大长老从来就没有过半句反对之言,完全是一副逆来顺受之态。当然,他越是如此,轩辕战越是不敢轻乎于他。他看得出,这位万大长老可是个老狐狸,而且还是一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

不过,既然他要装傻,那就让他装好了,自己也乐得清闲。不管这万冶子如何隐忍蛰伏,不管他在等待着什么样的机会,可只要南离老祖一到安城,那这万冶子左等右等的机会,恐怕就永远都等不来了。

姬天元沉声道:“那难道要我等坐视境内如此惨事而不闻不问?或是等到更大的灾难降临时才去亡羊补牢?!”

“姬大统领不是说要去查证吗?”轩辕战笑道:“那就劳大统领先去查证清楚好了。若是拿到真凭实据,不论是上报宗门也好、亦或是全境封禁也好,轩辕战都必然支持到底!不过,眼下年关将至,安城内的治安不容有失,不容抽调城营人手。何况只是调查取证而已,用不着太多人马。姬大统领要去蛮林查证此事,就带上自己的亲卫去吧!”

姬天元面色一沉,正要说话,旁边张天道等长老以附和道:“每年年关,城中宵小、鸡鸣狗盗之辈皆多。轩辕长老说得不错,确是人力短缺,不容再抽调人手了。”

姬天元看向万冶子,只听万冶子缓缓开口道:“各位长老说得都不错,年关将至,城内营防职责确是更重。好在往年年关时,城内各营亦都是调配轮换,并非齐齐上阵。今年就让各营都多加点班,轮班轮得勤一些吧,如此抽调出一营的人手还是并不影响大局的。姬统领也要为大局考虑,一营之力尚可,但四营确实太多。若统领认为没问题,那此事就这样定了。”

整个外门城营编制,总共常驻十营,每营各有百人。有时候也会进行一定的新老轮换和扩充,但整个安城外门的常驻营守力量,一般都在一千到一千二百人左右徘徊。

一营有百人,也算得上一股不俗的战力,足以应付各种问题了,再说,万冶子也没指定是哪一营,自然是由着姬天元自己挑最好、最强的百人!如此可也不比带上两三个武宗营的战力弱。而且万冶子平时不发表意见,但此时一开口,便是那种不容反驳、直接拍板命令的语气,纵是轩辕战等,一时间也未能适应,居然忘了驳斥。

“谢大长老!”姬天元抱拳应声,知道在满外门长老的压力下,万冶子能如此折中替他挑拨一营已是极限,趁着此时那些长老们都还在为万冶子突然插手正事没反应过来,出声应下,此事便算是定了下来。

轩辕战则是意味深长的瞧了万冶子一眼,随后和张天道对视,两人默笑不语。

这位新来的大长老,看来是想要出手反击了,他可没甘心只当一个傀儡啊。

呵呵,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姬天元不论是带自己的亲卫、亦或是带上这一营人马去蛮林,都只不过是去南离老祖手下送死而已!那可是邪道先天散修,单老祖一人就够把这百人营加上姬天元灭个十回八回了,何况南离老祖手下还有上百武宗凶徒。这等于是免费帮自己除去姬天元这个碍眼的家伙!只是可惜了那一营武宗的兵力,这安城外门的一切财物、一切人力,轩辕战可都是视为自己的私产,这样扔掉一营武宗,自然心疼。不过,为成大事,也不在乎这点了。

至于万冶子,等老祖事了,来到安城之后,任他万冶子再有什么手段,亦只是被一巴掌拍死的命!

从大厅中出来,万冶子就听说烈睿到访。

对这位老友,万冶子可从不敢拿半点架子。大笑着迎出去,只见那老头儿正在这外门客厅里喝着茶,瞧见万冶子出来,招呼也顾不上打,劈头盖脸就问道:“老万,我问你个事,你别瞒我啊!”

万冶子笑道:“咱哥俩,有什么瞒不瞒的。”

烈睿点了点头,忧心忡忡的问道:“最近城里很多流言,说穷荒蛮林那边出大事了,说是很多武宗在那里失踪?这事儿到底是真的假的啊?我记得安城外门有在蛮林周围派遣巡逻队吧?有没有什么可靠点的消息?”

万冶子笑道:“睿老弟几时也关心起民间流言、境内之事了?以前你可老对我说,要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哩。”

烈睿眼睛一瞪:“你甭管我为什么关心,你就说有没有这事儿吧!”

“呵……”万冶子略一沉吟:“确有此事。”

“啊?!”烈睿比刚才更急了:“我听那些人说,好像是妖兽潮?又有说是邪道散修在那里抓活人炼邪术什么的,到底以什么为准啊?”

万冶子摇头道:“今天外门会议里也才刚提到这事。不过基本只是些流言斐语,并没有真凭实据。就目前所知,有大概几十个武宗失踪,还有一个山民部落被屠戮一空,却看不出究竟是人为还是妖兽所为。”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外门姬统领已经领命率一营武宗去蛮林深入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我说睿老弟,这可不像你啊,平时你可从不关心这些事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说来听听,瞧老哥能不能帮上忙。”

“还真要你帮忙!”烈睿想也不想就说道。

如果是别的事儿,哪怕就是药材店前段时间被张天道欺负得狠了,他也从没想过要到老友这里来述苦、或者指望这位新当上外门大长老的老友给帮点什么忙,甚至都从不会在他面前提这类事。毕竟他也知道万冶子纵然当上了外门大长老,但手中实权不多,本身在外门就已经很难处了,自然不愿意因为自己或者区区生意、财产,去替他再多竖政敌。但这次不同,为了自家那个侄孙子,为了盘儿,老烈睿说不得也只有不要脸一回。

“睿老弟直说。”万冶子正色道。

烈睿明显是关心则乱,脑子里一时间有些组织不好言词。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将烈盘大概两个多月前进入穷荒蛮林之事对万冶子说了,越说越是着急:“你说这孩子已经去了两个多三个月了,到现在也没半点消息!他走之前倒是说过会去三四个月,但谁想得到这突然就摊上那边失踪人之类的事儿啊!这段时间我都快急疯了!你帮我……”

万冶子楞道:“小盘一个人去穷荒蛮林?他不是经脉尽断吗,你们也放心?”

他自是知道烈盘一年多以前经脉尽断之事,不过后来烈盘自治等事他却不知,老烈睿也没有给他说过。至于街上吊打轩辕归之事,早被轩辕家警告了当天所有见事者,更是无人敢把那位轩辕家大少的丑事四处宣扬。万冶子这位大长老在外门连个亲信都没有,别人不说,他自然也不知。

烈睿瞪眼道:“我这侄孙子是个奇才!经脉尽断什么的,自己就给治好了!他两个多月前去蛮林的时候,已经是三阶武宗了!”

万冶子听得暗暗称奇,对老友这位最疼爱的侄孙,他也算是非常了解的,以前在南安镇里住的时候,可没少打交道,属于逢年过节都得给小家伙封个大红包之类的关系。这段时间做上安城外门大长老,还曾动用过权利想替烈盘在外地寻求医道高手呢。只是一直无果,也就没对老友提起过,怕反而触动别人伤心之事。

烈睿不等他细想,继续说道:“诶,不说这些废话!你不是说那个什么轩辕统领要去蛮林调查吗?你给通个气,让他顺便找找盘儿呗!还有,我总感觉这事儿不放心,老万,你能和仙云宗联系上吧,你不是安城外门大长老吗?”

“轩辕统领那里是没问题,一会你给我一副盘儿的画像,我让轩辕统领去蛮林调查时格外留意一下。不过仙云宗那边,因为暂时掌握的情况并不确切,就算我上报也是不可能得到什么回应的……”

“谁要你上报啊!”烈睿瞪着眼睛说道:“就是想让你帮忙带个信!”

万冶子楞道:“睿老弟还认识宗门的仙长不成?”

“啊!就那个季长风,季大仙长!”烈睿火急急的说:“你帮忙给他带个信呗!他可是盘儿的大哥,这小弟出了事,他这当大哥的不管啊?要是季仙长肯过来,我就放心了!不然那么大一个蛮林,就那位姬统领带上百来号人,能翻出点什么来?”

“噗!!”万冶子一口茶就喷了出来,瞠目结舌:“大、大哥?!”

“诶,我没给你说起过吗?”烈睿问。

万冶子感觉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说什么?”

“季仙长的事情啊!”

“没说过。”万冶子呆头呆脑的问道:“季师兄有什么事?”

烈睿挠了挠头:“哎呀,就是前段时间帮忙在咱们药材店打下手来着……反正他和盘儿称兄道弟的,天天哥俩好,关系铁着呢!你要是告诉他盘儿遇了危险,我觉得他准会来帮忙!”

“哥俩好……”万冶子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无语。

季长风是谁?仙云宗炼器殿首徒!别人不知道,但他这曾经在炼器殿里做过学徒的却知道,在炼器殿,季长风这位首徒,可比不少炼器殿的长老都还更有话语权得多!那是算得上仙云宗真正核心成员的级别,极为德高望中!和什么最近安城所谓的天之娇女张嫣嫣那种内门弟子,完全不是同一个级数!

而且,季长风今年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岁了,和烈盘那不到二十的小子哥俩好?!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等等!

万冶子突然想起。季长风替自己拔除火毒离开之后,是前去南安镇寻找那个帮自己炼出中品法器的神秘少年。这么说起来……

万冶子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睿老弟!上次你去替我抑制火毒的时候,就我在炼窑那次,小盘也和你一起去的吗?”

“是啊。”烈睿得意的说:“那时候还不知道我家盘儿本事,还说带他去涨涨见识,瞧瞧老头儿我怎么给人治病呢……”

万冶子激动得一把抓住季长风的手:“你瞒得我好苦啊!”

烈睿听得一头雾水,问他也不说清楚,只见万冶子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渡着步子:“姬统领那里我马上就去交代!不过要和仙云宗通讯却比较慢,若只是快马去报,那单去的路程也少说要月余之久!”

“这么慢?”烈睿苦着脸:“那等信送到,黄花菜都凉了!”

万冶子想了想:“我以前曾在宗门呆过,见过有种十分神奇的传讯道符。这安城外门既是地方办事处,应该是有这种可以立刻和宗门联系的道符的,但自我接任以来,外门一切重要物事都锁在库房,只有轩辕战这外门总管才有库房的钥匙。恐怕很难拿得到……这样吧,我一方面派人快马赶去仙云宗给季师兄报信,一边试着想办法取库房里的道符,双管齐下,尽力而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