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御剑之术(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候逐渐变得寒冷,自烈盘入秋后进入穷荒蛮林,至此已快是冬至时分,近三个月的历程!

此时他正盘腿坐在一棵大树之上,聚元决开启,每呼吸一口,天地间的灵气都如同奔雷狂涌一般朝他汇聚过来。

体内真气自丹田而上,经由少阴、少阳二经,入任脉,冲脉、带脉,再贯入阴跷脉中,并准备往阳跷脉发起冲击。

跷,有轻健跷捷之意。有濡养眼目、司眼睑开合和下肢运动的功能。阴跷、阳跷二脉,更是打通奇经八脉时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贯通阳跷脉,便是跨入七阶武宗之境。如武者一样,七阶是一个水分岭,三七开的黄金切割线,给‘七’这个数字蒙上了一层浓厚的神秘色彩。别看这段时间从一阶武宗跨入七阶武宗,前后共花了烈盘不足五个月时间。可七阶之后,虽然照样不存在难点和瓶颈,但那每一阶提升所需要的真气积累将会是现在的数倍之多。

两经五脉,是体内可运转小周天之数。

他全身真气鼓涨起来,将那件兽皮衫涨成了个圆球。内外皆存的气压,在不断的挤压和疏通着阳跷之脉。

冲击经脉,难只难在对真气冲击强度以及经脉承受力的把握上,稍有不慎便会将‘未经人事’的经脉给冲断。而且,冲击经脉的过程一般都很长,少说数小时。普通武宗的神魂不够强、精神不够足,在这种极紧张、极耗神的状态中,时间拖得越长,注意力就会越涣散,冲击经脉自然也就越难。因此许多武宗冲击经脉时都不是一簇而就,而是分为许多次、一次冲击一点点这样来。但,经脉若未完全贯通,你冲到一半后放弃,留待下次,它会自行又重新淤积。如此一来,普通武宗想突破等阶所耗费的时间就会变得更加漫长。

但这些问题对烈盘来说是全都不存在的。之前冲击两经、四脉时如此,现在亦是如此!无论是对真气的操控还是神魂的强度,都足够支撑他轻易冲击经脉成功。

只短短两个多小时,阳跷脉再通。至此,体内真气可经由此两经五脉运转一个小周天。

他双手缓缓压下,将真气导回丹田,并无普通武宗冲过经脉提升等阶时的那种喜悦。只是很淡定的扬了扬嘴角:“七阶了。”

等阶的提升,让肉身的潜力得已大进。烈盘能感觉到双臂之力比以前更强了一点。毕竟提升的是肉身的潜力,而非直接给你增加力气。这第七阶武宗的肉身力量,还得靠持续的锤炼才能完全开发出来。估计能达到双臂五万斤力左右,这已是无数巅峰武宗、甚至初入先天境的肉身水准了。

只可惜神魂增强有限。炼气和炼体,只能被动的增强一点点神魂,提升等阶时并不会有额外的神魂加成。何况烈盘本身的神魂就已极强,靠炼体和炼气被动增加的那一点点神魂,几乎都无法感觉得到。

在蛮林这两个多月,一有空时他便观摩炼天鼎,神魂持续增涨,但却已经过了最初那个爆发性增长的阶段,变得逐渐平稳缓慢起来。虽然一直都在增强,但感觉这两月苦修,自己顶多也就达到操控万妖幡中四百五十只生魂的程度,比之前增加了五十只,不痛不痒的感觉。好在,万妖幡内的生魂质量倒是让他给换了个遍。

足足四百只两百年道行以上的生魂,剩下五十只更是三百年道行的精英妖兽一级!那些两百年道行以下的,尽数已经替换掉了,这让万妖幡的威力提升了不少。狼头的声波攻击也勉强达到当初那半蛟的水准。

是时候与那半蛟一战了!可惜少一柄法器级的法剑,否则配以自己的御剑之术,斩蛟当更多出几分把握来!

“呜呜呜呜!”

烈盘正抚着万妖幡,遥想与半蛟一战想得出神,突听得树林边上六尾灵狐的‘呜呜’惊叫声。

每次烈盘要突破等阶的时候,除了会事先将周围妖兽清理一遍之外,也会让小灵狐暂时充当下‘警卫员’,小家伙对这份工作显然表现出了无比的热情,因为每次烈盘突破搞定之后,都少不了要赏它几块大大的美味烤肉。

此时听它的惊叫声,显是遭遇了什么危险。

有妖兽?

两月来,和这小家伙的感情倒是日渐深厚。烈盘一个箭步从树梢冲射而下,不多时已出现在小灵狐惊叫之处,却并未瞧见妖兽之属。

只见那里正站着一个男子,手提这小灵狐的尾巴将它倒提了起来。瞧见有人突然冲出、速度奇快,那男子却浑不在意,手中小灵狐仍旧倒提着,朝一身兽皮的烈盘上下打量了一番。

他在看烈盘,烈盘也在看他。

这男子约莫二十岁,长得十分英俊,整齐的黑发收拾得一丝不苟,单瞧这发型便该是个名门世家子弟,可偏偏居然又赤着上身,露出一身足以让花痴女尖叫的健子肌。

烈盘呛了口口水。

这是冬天……

虽说武者、武宗们并不会太畏严寒,但穿着打扮一般还是随时令而变化的。特别是一些名门世家,对穿着打扮更是讲究。就没见过这样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裤子也穿得整整齐齐,却居然光着上半身的名门子弟。

烈盘还未开口,那半裸男已冷笑道:“如此年轻的武宗,却不知自尊自爱,居然为虎作怅、作恶多端,实是死有余辜!”

烈盘莫名其妙就给他劈头盖脸一通骂,又好气又好笑,冲他喊道:“喂,你认错人了吧?咱俩认识吗?”

“不认识,也不需要认识。”那半裸男杀意十足,冷冷的说道:“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帮你?”

“动手?动手揍你啊?”烈盘好笑道:“喂,我说,你把我家小六先放下来,要换别人这样头重脚轻的提着你,你舒服啊?”

半裸男眉头一皱,看了看手里提着的六尾灵狐。

小灵狐赶紧连连点头,但被倒提了半天,本就头晕,点了几下头,头就更晕了,四只小爪子乱刨了几下,干脆真晕过去。

烈盘朝他手上一指:“你瞧!都被你提晕了!”

半裸男下意识的答道:“它自己晕的,这是你的……吁………”嘴一闭,脸色一冷:“少岔开话题!”

他随手将六尾灵狐往旁边轻轻一扔,朝前踏了一步,重新将那股‘杀气腾腾’的氛围给凝聚起来,还未来得及开口,却见旁边刚被他扔到地上那已经‘晕’过去的六尾灵狐,居然一翻身从地上窜起,嗖的一声就跑到对面那兽皮少年的衣领里!还搭在那少年衣领上凶巴巴的瞪着他,‘呜呜呜’的凶个不停!

半裸男只感觉自己好不容易重新凝起来的氛围又被冲淡,楞在那里呆了一呆。

烈盘伸手拍了拍小灵狐的脑袋,这才转头冲那半裸男摇了摇脑袋:“有病。”

说着,转身就走。半裸男这才回过神来,面色一寒,口中突的喝道:“贼子受死!”

他朝前一窜,此时手中已然多出一柄明晃晃的长剑,直朝烈盘的后心刺去!

这一剑刺得又快又狠!虽并无什么特殊招数,但竟能极速刺破长空,却做到几乎没有破风声响的地步!

呵,以他这年纪来说,有点水准啊!人剑合一之境?吁,还稍微差了点,多少还听得到那么一丝风声。只有个八、九分火侯吧……

烈盘虽是背对,但反应极速,短剑出鞘,竟后发先至!剑身压贴到那长剑剑刃之上,轻轻一拍,再往下方一压!

半裸男只感觉自己朝前直刺的剑力被一股怪力所引,非但前刺之势去尽,且还将那刺势转为压势,如千钧力般瞬间加持到他剑上,压得他险些拿捏不住手中长剑!

惊诧之余,全力护住手中长剑,堪堪稳住身形,朝后狂退数步!

只见那兽皮少年肩上抗着柄又短又小的短剑,那只小灵狐还在他衣领里作威作福,得意之急的冲自己扮鬼脸。

好强!好大的力道!好奇怪的剑势!

难道是先天之境?可这深山荒岭,哪来这么年轻的先天高手?吁,不对,不是先天。

他瞧见烈盘头上鼓鼓的太阳穴。在筑基成功,沟通天地之前,修真者所修炼的真气是完全聚涨于体内的,因此功力越深,太阳穴之类的大穴位置就越是有鼓涨之态。而当修真者沟通天地灵气引入肉身,成就先天之境后,身体百穴与天地灵气是连通的,有了疏导之处,不再完全聚涨于体内,那原本鼓鼓的太阳穴就会消散下去。这是先天和武宗强者在外观上最明显的区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