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爱脱衣服的男人(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霜大喜:“有兄台同行,自是更好!对了,还未请教……”

“烈盘。”

小灵狐在旁边连连探头,伸爪子在烈盘的腿上直挠。

烈盘笑呵呵的指着它:“这是小六,你先前倒提了它半天,也该认识下了。”

小灵狐得意的插着腰,六尾撑地而站。

聂霜笑着朝它伸出手去,还未来得及说话,旁边烈盘已喝道:“喂!和小六握个手你用不着脱衣服吧!”

旁边宗伯哭丧了一张脸:“少爷!干净衣服不多了,您忍着点……”

…………

聂霜始终对那手御剑术惊叹不已。

对修真者来说,御器只是一种很寻常的基础。毕竟哪怕是最次的先天,也已经到了接触神魂的程度。而懂得掌控神魂、运用神魂,御剑就会变得很简单。但对世俗中人来说,御剑,哪怕只是像烈盘那样单向御剑、收都收不回来的程度,这在普通人看来,也都是一种神仙般的手段了。

只可惜,就算烈盘肯教他,他也没法学。他只是普通巅峰武宗境,虽然本身也是特殊的修仙体质,但到底层次太低,神魂的强度还远远达不到可以外显的程度。甚至连他自己对神魂都完全没有任何概念。这种东西,就像道境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当你层次到了,自然而然就能感觉到神魂的存在,那是一种隐藏在体内、由灵魂和意识所形成的特殊力量。而如果你层次没有到,任别人说得天花乱坠,你也始终不知神魂究竟为何物。

为防那伙武宗走脱,两人索性舍了宗伯和小毛驴,甚至连烈盘原本收缀一些兽牙兽骨的包袱都扔给了宗伯,让宗伯就在那曾经被血洗过的山寨中等着,然后两人抄小路行进。穷荒蛮林这外围地带的详细地图,在蛮林附近还是有得卖的。毕竟有很多进入这里狩猎的武宗强者们都需要。

按照那伙武宗的习惯,其行进路线完全就是照着地图所示的各小村寨所在地沿途深入!一路追来,两人少说也瞧见起码五六个村寨被举寨屠尽抓空。这伙武宗不是一般人,如此大规模的扫荡蛮林山民,却又并未细细搜缴那些山寨的财物,绝非仅只是抢人掠货而已。

而且,这伙人的行踪之快,简直是不可思议!

按照他们杀掠部落村寨的时间点,以及他们的队伍规模、包括劫掠走的山民数量,那可是足足上千人甚至数千人的大规模部队。可居然楞是像能凭空消失一般,让烈盘和聂霜怎么都追之不到。

一个已经被洗劫一空的残破部落内,烈盘蹲在地上,伸手捻了一些地上的泥土,嗅了嗅,皱起了眉头。

这泥土里有一股子硫磺味儿,很冲鼻。旁边还有一些淡淡的烧糊的痕迹,和几乎肉眼不可细辨的黑色粉末。

之前的几处部落村寨,烈盘也发现过类似的东西。也是泥土里有一股子硫磺味儿、也是有烧糊的圈状痕迹,但却并未发现那黑色的粉末。

他捏起那黑色的粉末仔细瞧了瞧,只见粉末捏出土,遇风即化,飞速消散。

“这是什么?”旁边聂霜问。

“咱们在追的那些家伙好像挺有来头啊……”烈盘笑了起来。

之前几处村寨里嗅到那些硫磺味儿时他还只是稍有怀疑,可现在瞧见这黑色粉末……

聂霜凑过头来,却是什么都瞧不见。

“道兵符!”烈盘肯定的说道:“一种仙家术法,禁锢神魂,用纸制符人激活的道兵。照这黑色粉末的层次来看,应该是很初级的道兵符,还会留下硫磺印和粉末,真正上档次的道兵符,是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的。”

聂霜一怔:“仙家术法?仙云宗的仙长们不可能做这种事的。啊!”

烈盘笑道:“这世上可不只有仙云宗才有仙术。这道兵符的灰烬色黑,炼制手段显然有些阴邪。虽然很初级,但其威力恐怕比普通同等级的仙家道兵符还更强一些。而且照这留下的硫磺印记来看,应该是一种四肢爬行类的道兵,专门用来赶路的,速度可比奔马快得多。再加上道兵这种东西无重无量,本就是纸质,靠阴魂和念力驱使,跑动时四肢都不用着地……”

聂霜恍然:“难怪我们老是追不上他们,而且也找不到大规模部队行进的太多痕迹!”

虽是惊讶,但两人均毫无惧色。聂霜故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类型,越危险刺激的东西他越是想试。至于烈盘,只观这初级道兵符,便知对方的头领即便是修真者,也强得有限,顶多是一普通先天。自己有万妖幡在手,又有御剑杀招,配合上聂霜扮猪吃虎,倒是大有一试对方深浅的机会。

烈盘略一沉吟,捻了捻手里的细土:“不过咱们确实赶近了他们一些。之前在几个部落村寨发现的硫磺印里都没有符录灰烬,在这里能发现,说明他们才刚离开不久。不……”

烈盘突然站起身来,朝村寨左侧的方向看去:“他们还没走完呢!”

他话音方落,只见那位置的拐角处突然走出来十余人,尽都是如聂霜所描述的那种兽皮打扮,光头肥耳,一个个看起来凶悍无比。

那伙人手里提着不少财物,显是刚刚才从村寨里搜刮的。这些村寨虽然大多很穷,但有些山货却是十分地道珍贵,比如很完整的妖兽皮,甚或是数百年道行的兽角之类。看得出这伙武宗抢掠山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抓人,搜刮财产只是顺带为之。之前那几个村寨也都一样,只把最贵重的几样拿走。

聂霜朝前踏了一步,显是立刻就想动手,烈盘却伸手拦住了他,笑道:“这伙人既有道兵符,要想追上去可难追,他们不是要抓人吗,咱们搭个顺风车好了。”

那伙人刚刚搜刮完东西出来,却瞧见这边居然还有两个‘山民’,均是一怔。

不能怪那帮家伙眼瞎。烈盘和聂霜,一个穿着身兽皮,另外一个干脆就不穿。

没有宗伯帮他随时补充衣服,聂霜这小子早打昨天起就一直光着膀子了,他倒真不是故意,只是连他自己都记不得自己的外套究竟是几时脱的、扔在了何处。而且这连续赶了两天路,又没有宗伯这个大管家,他那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已经变得乱七八糟,配上他那身精湛的肌肉和‘木呆’的表情,再加上那条大短裤和手里一柄断了一半的残剑,还真和一山中土著没太大区别。

“站住!”那伙人一声大喝。

烈盘拉着聂霜站定,只见那伙人飞奔而来。

刷!

这伙人如疾风般呼啸而来,速度快得惊人!而且瞬间便已直接堵住两人前后左右所有方位,将两人围住。单看这份速度,这伙人至少都是三四阶的武宗强者。而且观其造型,属于那种凶悍膘匪,这种武宗的实战能力,可绝不比轩辕家那种名门内同级别的护卫弱上半分!

不过,别说烈盘,就算是对聂霜来说,这伙人也无疑就是土鸡瓦狗的乌合之众而已。别看武宗每提升一阶,仅只是打通一条经脉、增加个两三千斤力气。但其每一阶在实战力上的跨度,可绝对比武者境高出太多。除非是类似烈盘这样的变态,否则在武宗境,越级单挑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你们两个!”当先一人冷漠的扫视了一眼,先是瞧了眼聂霜手里的断剑,浑不在意,看向烈盘这标准兽皮土著打扮,又手无寸铁的,就更不在意了,转而看向聂霜。显然这个手里有柄破剑的少年,在他看来才是这两人的中心:“跟我们走!”

“不知几位要我们去哪里?”聂霜已知烈盘打算,故作普通山民惊惧表情。不过这家伙似乎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东西,这会就算是装样亦装得不像。好在那伙人并未注意这些细节。

一胖子似是这伙武宗的头领,笑着喝骂道:“傻子,你瞧不见这部落里的景象吗?少他妈废话,让你们跟我们走,就跟我们走!否则就死在这里!”

这伙人果然有道兵符。

所谓道兵符,并非是单单一张纸烧掉就幻化出道兵来,一个道兵首先要有自己的神魂,被封印在某种器具内,可以重复多次使用。烧掉的纸只是一个媒介,用以激活道兵符的。这伙武宗每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兵,豹型、狼型、虎形,大多都是些妖兽形态类,显然是在这穷荒蛮林中就地取材抓取的。非但速度奇快,而且载重力超强!驮着那些身材高大的武宗,再负上烈盘和聂霜,奔跑速度丝毫不见减缓,甚至反而比烈盘他们全力奔跑还要更快一些!

穷荒蛮林中山路崎岖,但在这些兽形道兵的全力奔驰下,却是眼前景色飞速倒退,宛如在官道上的快马。不多时已追上他们的大部队。

那是约莫四五十个武宗规模的团队,每只兽型道兵上都或驮三四人、甚至四五人,行进速度却丝毫不减。每个武宗都有着至少四五只兽型道兵,掳掠的山民更是多达近千数,浩浩荡荡一大队。被掳掠的山民们被驮在兽兵上哭天喊地,声震蛮林,倒是热闹之极。

胖武宗冲前面喊了一声,将烈盘二人扔了过去:“刚刚寨里漏掉的!”

立刻有人手脚麻利的将二人扔到一只兽型道兵上。

那兽型道兵身上已驮了一男一女,聂霜刚好给扔到那女子身上叠压着,这练武之人体重,压得那女子一声闷哼。旁边的男山民怒道:“你压到我媳妇了!而且,你这人怎么不穿衣服!”

“……不好意思。”聂霜虽被困着手脚,但自是不同普通山民,轻轻巧巧在奔驰的兽背上翻了个身,离那女子远了一点。

旁边立刻就是一鞭子落下来:“不许乱动!不许说话!”

聂霜瞧了他一眼,那武宗又是‘啪啪’两鞭。旁边烈盘忍不住低声说:“喂,你好歹叫上两声应付一下,你这干瞪着人家,可别露馅了。”

“啊?啊!哎哟!”聂霜试着叫了两声。

烈盘张大了嘴巴看着他,半晌才道:“你还是别叫了,装你的酷吧。你这叫得也太假了!”

好在那些武宗急于赶路,并且掳掠的人数已经够多,而道兵也无法再搭乘更多的人,兽不停蹄,直朝蛮林南侧而去。

这越往前走,烈盘就越觉得奇怪。这伙武宗的路线,竟是无比的熟悉。居然是那半蛟所在的寒潭位置!

那一带,烈盘上次来蛮林时就曾逛得够熟了,根本任何大规模的山寨之类。而若要说这伙武宗是刚到穷荒蛮林的‘新手’,则更不像。且不论他们的道兵符,大多取自蛮林中的妖兽,而且他们对蛮林内的这些道路熟悉无比,就像是已经在蛮林内生活了起码好几十年的老山民一样。他们抓这么多人去那里做什么?

而且,这伙人不只抓普通山民,连进入蛮林狩猎的那些武宗他们也不放过!

这一路行来,已经碰上了两拨入山狩猎的武宗小队!

那‘擒’了烈盘和聂霜的胖子头领实力非凡,竟是个十阶巅峰武宗!叫秦大海,路上碰上的进山狩猎者,十几个中低阶武宗,竟都是被这胖子一人就轻轻松松生擒下!

这些被擒的武宗和烈盘等人的待遇又不同,非但用牛筋绑了手脚,还以分筋错骨手卸了手脚关节,有专人看管,走在队伍中央位置。将这些手脚关节脱臼的武宗扔在兽型道兵的背上颠簸时,饶是这些武宗一个个肉身强悍、意志极坚,这一路亦还是被折腾得哀号不已。那惨叫声撕声裂肺,又在队伍中央,引得其他山民更为恐惧,一个个的情绪也是低跌到了谷底。

如此赶了两三天的路,其目的地竟正如烈盘所想一般,在那半蛟所在的寒潭外数里位置。

兽背颠簸,对别的山民来说,如此颠簸两三天,已然是丢了半条命,可烈盘和聂霜却是在那兽背上闭目养神。

突感觉飞速前进的兽型道兵速度慢了下来,连同整支道兵队伍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烈盘悄然睁眼,拿手肘拐了拐睡得正香的聂霜:“准备起来开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