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冲营(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是个营地。

烈盘从兽背上瞧去,只见里面圈着不少从四面八方掳掠而来的山民,数量却并不如想像中那么多,仅只有三四百人,被圈在这营地广场中,一个个或目光呆滞、或低声哭泣,但无一例外的,人人都怕极了!

照聂霜所说,那伙武宗早在数月前就已经动手劫人了。这单一趟都抢了七八百人,怎么这营地里才三四百之数?烈盘皱着眉头往营地其他地方瞧去。

这营地内另还有大约四五十名武宗,一个外貌猥琐的老头正站在营地正中,似是这伙武宗的头儿。那猥琐老头有意无意的朝这边瞧了一眼,看到那带队的胖武宗秦大海,朝他招了招手。

秦大海赶紧小跑过去,满脸堆笑:“老祖,这趟抓的人多,足有八百之数!其中还抓有中低阶武宗十六人!”

那老祖满意的点了点头,朝众山民方向瞧了一眼,特别是多看了几眼那十几个被擒武宗:“气血挺足的,成色不错!”

秦大海笑道:“三队和四队还在外面呢,他们走的是偏处,应该还能抓几个,加上之前擒的那三十几个安城营守,足够老祖大计所需。”

“把那些武宗抹了药晾着,”老祖说道:“至于那些山民,给我喂肥喂白了,别饿得黄皮瘦骨!”

只见他此时正站在一口大锅前面,锅里也不知煮的是什么东西,散发着一阵阵奇异的药香,气味不算太浓。被抓山民又惊又怕,这个叫什么老祖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辈,又在营地正中央煮着这么大一口锅,还说什么喂肥喂白。这是要吃人的节奏啊?

不少山民吓得尖叫起来,和烈盘两人驮在同一只兽型道兵上的小夫妻更是叫得大声。一时之间,营地内哀号哭喊、怒骂挣扎之声四起!乱成一团!

烈盘自不会随那些山民疯叫,静下心来只用鼻子嗅了嗅,便已嗅出那大锅内的成份。其主要是由桑孢子,亦是俗称的蛇孢所构成,配以数十种奇腥无比的血液,居然还汇合出一丝异香来。

这是极其强效的所谓‘招蛇引’!本身还无甚特效,但若是将之涂抹在肉质上晒干,那就会变成对蛇类来说致命的诱惑!

而且,在这招蛇引中,烈盘还嗅到了一丝极其浓郁的麻醉药成份。

他顿时明白了这帮人的打算。

这是要用招蛇引将寒潭内的半蛟给引出来。抓取那么多山民,就是为了在他们身上涂抹这招蛇引所用的。当然其实也可以用妖兽,但妖兽天生体味就极浓,而那老祖炼制的招蛇引药剂很是一般,极容易被妖兽身上的兽味所掩盖,虽然不可能掩盖完,但到底效果要大打个折扣。而人类的体味甚淡,因此用这些山民抹上招蛇引来作饵,效果无疑会好得多。那边营地内被圈养的三四百个山民,身上大多湿漉漉的,显已是被抹上了这招蛇引之物!大概只等第二天完全晾干、药味散发最浓之时,便会被放出到寒潭边去引蛟了!而那些被擒的武宗,因为本身肉身强大、气血充足,招蛇引抹在他们身上后产生的效果就会更好。

这种引蛇出洞之法倒是常见,而半蛟通灵,更得小心。估计那老祖是每天引上一截路,开始时只在寒潭边上布置诱饵,然后隔日又多放上几个诱饵,将半蛟引得离潭边稍远一些。如此逐步放松半蛟的警惕,日复一日,照他那圈中三百多山民尽都被抹上招蛇引来看,怕是已经穷了数月之功、上万人命!起码要将这半蛟引出十数里地之外去!

这伙人,要屠蛟!

烈盘暗自心惊,还以为那潭内半蛟之事只有自己知道呢。不过,这个什么老祖居然敢打那半蛟的注意,而且居然敢用如此伤天害理之法,其绝非善与之辈。此时打量那老祖,只见他太阳穴处平整,并无武宗炼气者突起之态。可此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势场,显然又非普通人。

是个先天境的散修。

烈盘感觉这老祖比季长风要差一些,但差不多也属于同一水准,必是先天境修士无疑。而且用神念细观,其混身邪气外显,血气冲天!这是杀人太多所形成的怨障,亦便是所谓的业果血光。普通人瞧之不见,但若是神魂够强的修士,却是能直接凭肉眼就瞧见这种血气凶光,这个什么老祖,果然是个杀人如麻之辈。而且瞧他头顶的血气之色极艳,显是新近又犯下无边杀孽,那蛮林中被他们抓来的大量山民,只怕已经尽数死在这老祖手里了。

所谓的血气凶光、功德金光之类,是修真者极为注重的。倒不是说你善事做多,有功德金光就会天降福泽,也不是说你杀人太多,血气冲天就会立刻引来恶报缠身。就天道来说,对这两者只是在渡劫时会有区别待遇,平时天道是会无视这两者的。但,俗话说物以类聚。你若浑身血气冲天,那与你为伍者,大多也都邪气凛然,心狠手辣,常与这些人打交道,真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而你若多行善举,混身功德金光,那自然也会吸引相同的人汇聚,大家和和气气,自然道路好走。

不过,这也只是代表两条不同的修真之路而已。后者虽然修真路平顺、磨难较少,但常年身处和平,境界或许极高,实力却未必也极高。可前者虽然道路艰难,但能在那种环境成长并活下来,往往实力都极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魔修们虽非主流、虽然散乱、虽然数量、势力上无法和名门正派相比,但单体战力往往都是极强极强的。

瞧见这老祖那浑身数尺高的血光,能造如此杀孽还没给人弄死,实力绝对不弱。难怪能炼制道兵符,也难怪他敢对这寒潭内的灵兽半蛟动手。

正观察间,秦大海早已让手下将那十几个武宗提了出来,就那老祖身前的大锅中舀出招蛇引药剂,也不管滚烫,照着头就淋下。那可是滚沸之极的药汤!十几个武宗本就已只剩半条命,被这滚药一淋,烫得皮开肉绽,更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随后见他们被拖进一个栅栏内。

那栅栏内还有四五十人,瞧体型十分健硕,虽同样是被折磨得不成人型。手脚关节尽都被错开脱臼,还绑着粗粗的牛筋绳跪在地上。但大多都倔强的挺直了身,朝那些凶匪怒目相视!这伙人十有七八都穿着安城外门的营守服饰,竟是安城仙云宗外门的所谓仙营军!

只听其中一个穿着统领服饰的人喝骂道:“那老畜生!你如此丧尽天良,却只为了喂蛇,竟还抓来村妇姑童,好不知廉耻!!”

南离老祖嘿嘿一笑,并不理会,秦大海却打了个眼色,立刻有守在那仙营军身旁的凶匪劈头盖脸一顿鞭抽!

被打那仙营军将领毫无惧色,口中骂声不停,旁边有同袍大声道:“姬统领骂得好!这老畜生也就只敢在山里抖威风,有种的到我们安城里去!千刀万剐了你!”

二三十个仙营军将士都骂了起来,旁边鞭声不绝。

烈盘看得又惊又奇。

邪魔散修虽然大多横行无忌,但对各宗门的旗下,还是尽量不去招惹。倒不是说这些散修就真怕了什么仙营军,但那好歹是大宗门的下属机构,若是动了他们,势必会引起各宗门的注意。若因此暴露出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偶尔实在火大了杀上一两个还好说,招惹大队伍却是绝不可能之事。

但此时那栅栏内的营守武宗,竟少说也有四五十人,这已算得上一个中队力量。而且瞧这帮人个个血染征袍,显是先经过了激烈的抵抗,恐怕还有相当一部分遇难者。这起码是一个营守大队!其中更有一统领级人物。而且,听众人的称呼,姓姬?莫非是安城外门大统领姬天元?这等级别的人物已经算是外门核心份子了,属于那种生老病死都要上报宗门备案的级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