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力战老祖/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神秘来客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

虽仅只是一个照面,但他看得出对方其实并非是先天强者,而只是一个小小武宗!

这世上固然有些天赋卓越者,可对一个小武宗来说,那半吊子的御剑术、那远超巅峰武宗的十数万斤巨力,这些都算了。竟然还有神念兵器?!而且,他竟然还能驱使得动?!

作为一个曾经混迹于散仙联盟的散修,南离老祖怎会不知神念法器的恐怖之处?

能被称之为神念法器的,那几乎是任何先天强者都无法掌控的大杀器!这是十分高等级的玩意,起码也得先天以上境界的强者才有控制之能!那对神魂强度的要求实在太高了,高到连南离老祖都从不敢奢望自己能获得一件神念兵器的地步!

他实在无法想像这个小小武宗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的!

武宗,连神魂究竟是什么样都不应该知道才是吧!

此时那浓雾已将南离老祖牢牢罩住,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逃。

神念兵器的名头实在太响、实在太恐怖了,那远非南离老祖所能接触的层次!但,那浓雾内的鬼神之力已然朝他攻了过去!

那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狼头!一头银毛,额头上还有个晶莹无比的月牙印记!张着血盆大口就朝南离老祖当头咬下!

这狼头神勇无比,纯论力量竟有不下二三十万斤之巨!饶是南离老祖这先天强者,可接连攻击如岳压顶,虽勉强用掌力扫开狼头,却也被那巨大的冲势砸得再度暴退!胸中血气翻涌,说不出的惊骇莫名!

此时狼头再上,趁着老祖身形不稳,这次竟一口咬到他左臂上!

巨大无比的咬合力,瞬间便已将老祖的左臂咬穿!南离老祖剧痛无比,但此时右手中已多出一根哭丧棒,照着狼头猛然敲下!

只见那哭丧棒上绿光荧荧,显非凡品,竟将狼头完全敲散为烟雾,让他脱出身来。

干掉了?

老祖还未来得及缓口气,却立刻就瞧见那爆开的狼头却如烟雾般重新汇聚!与此同时,周围数百只各色妖兽的虚影亦朝着老祖铺天盖地的猛冲而下!

他又惊又怒,手中哭丧棒一抡,那些妖兽虚影但凡与这哭丧棒相触,立刻碎散!但,却丝毫对其没有丝毫损伤,再度飞快的凝聚!

物理攻击无效!

如此消耗可是没完没了!

老祖伸手一挥,手中已多出一个乾坤袋!能用得起乾坤袋的人可不多,普通散修能有只乾坤袋,绝对就算混得不错的了。

这乾坤袋看似只有巴掌大小,但却内有乾坤!

老祖随手一抖,竟从那乾坤袋里抖出八只奇臭无比的、用人体的各个部分拼凑缝合起来的拼尸!

八具尸体落地时毫无意识,老祖顺手再抓出一把符纸,飞快飞贴到那八只尸魔额头,一口精血撒出,符纸立燃!

尸魔道兵!

这可不同于他给那些普通武宗所用的普通妖兽道兵,

拼凑这些尸魔所用的尸体各部分,尽皆都是取自强大武宗的肉身各部分,以秘术缝制,以道兵符激活!

这些尸魔非但拥有着比生前更强的力量,而且周身水火不浸、刀枪不入,个个都堪比十阶巅峰武宗境的强者!远非万妖幡中两三百年道行的妖兽所能相比!

只见兵符燃尽,八双空洞洞的眼睛中瞬间冒出黑炎,八只尸魔如同活了过来一般,围成一圈将南离老祖护定,万妖幡众妖兽数轮强攻,尽皆被那八座铁塔似的尸魔统统扫退,竟无有一只能越其防线!

有这八只尸魔道兵阻住兽群,南离老祖飞快的处理左臂伤口,从怀里摸出一瓶药膏,居然是烈家在安城内正卖得火热的白龙断玉膏。往左臂上一敷,流血、疼痛立止。

此时心中稍定,却见外围的妖兽群居然已呈繁星罗空之状,极不规则的组起阵来。

果然是神念法器!

南离老祖此时已可确定。若是像自己这般用道兵符召唤出来的妖兽或尸魔,那是绝不可能布成什么大阵的。主要是操控太难,这种靠活物布阵可不是说你往那里站个位置就行,阵法之道千变万化,其中每一个点位进行每一个细微的移动,都会对整个阵势产生莫大影响!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分心数份,照顾到阵法内每一个点、每一个动向的。而只要有一个点、一个动向出了岔子,那整个阵法很可能就不攻自破了。

而且,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神念兵器,才能操控如此多的傀儡魂魄!若是道兵符,就算是自己这先天强者,能操纵这八只尸魔已是极限!

既确定那确实是神念兵器无疑,哪怕这些妖兽精魂看似不强,但南离老祖也绝不敢大意!

只见那无数妖兽分四团而群分,银色狼头在空中罩定,一股阵法力量飞速汇聚中!

四方天地聚灵阵!

南离老祖虽只是先天,但散修大多博学、见多识广,一下便认出了这些妖兽所布的阵法!

所谓四方,四个方阵。所谓天地,每个方阵天罡三十六魂、地煞七十二魂,共一百零八魂,互为生补,成天地之势。而聚灵,是要将这四方天地之力汇于阵眼之处!而这阵眼,除了那银狼头,还有别的所在吗?

这可不只是万妖幡自带的那种聚集所有副生魂力量的被动招数,而是万妖幡的一种独特阵法,最大限度的去榨取所有副生魂的力量,并给以一定增幅,然后才聚于主魂中!烈盘也是当神魂强到刚好可以完美操控四百三十二只副生魂的时候,才隐隐感觉到万妖幡内的阵法存在是可以如此利用的。他也才刚刚学会不久!

那狼头本就已经十分强大了,若是再由此聚阵增强,天知道会厉害到何等样的地步!

南离老祖不敢赌,何况,在这神念法器之中与器灵打消耗绝非智举!

他大手一挥,八只尸魔瞬间分为四组朝着四个方阵冲杀过去,势要先阻缓对方阵势成型。同时南离老祖将手中哭丧棒往空中一扔,脚踩其上竟御空而起!

御器之术,可并非只有仙云宗才懂!但凡先天境的强者,不论是宗门修士还是游闲散修,基本都是会的。当然,要想像老祖这般御器腾空,那可比烈盘御剑刺射高明得多,主要还是因为法器的原因。

他冲势虽速,又是从狼头视线死角的位置往上冲,但在烈盘操控下的狼头反应却更快!

‘嗷’!

银狼王的声波攻击!这原本应该是扩散性的声波气浪,此时竟在四方天地聚灵阵的加持下收拢成束!形成一股圆筒般的冲击波朝着南离老祖迎面冲上!

这声波之速,比之御剑术还要更快上几分!南离老祖又是在上升途中,哪来得及闪避?吃那声波贯胸而过,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他咬牙硬挺,继续上冲,胡乱从怀里摸出颗药丸吞下,可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头顶的银狼王大嘴一张,喷出一股腥臭之极的黑烟!

这黑烟扩散之速,虽不如刚才的成束声波,但亦同样迅疾无比,南离老祖算得上是玩这些阴毒之术的老祖宗,但这隔得太近亦是难免中招。全身瞬间僵麻无比,直挺挺的就朝地上跌落下去!

银狼王顺势俯冲而下,一口咬住南离老祖的腰身,巨嘴一合!

尖牙利齿从南离老祖的肉身上千疮百孔的穿透过,但奇怪的是却并未听到老祖惨嚎、更未从这肉身上溅出半点血迹。只见大嘴一嚼,听得轻轻的‘砰’的一声,那‘南离老祖’整个儿化为一缕轻烟。

替身纸人,符术的一种,烈盘暗暗皱眉:这老祖竟然是个符术师……先前虽有见他屡次使用道兵符,但道兵符对于已经踏入修真界的先天强者来说,只是些简单玩意。可这替身纸人,可绝对就只有很专业的符术师才炼得出来!

符术在比较强大的修真者战斗中大多只是辅助作用,如道兵符之类,顶多算是烦人。但对于还处在世俗层次的人来说,符术就十分难缠了。好在,似替身纸人这种符术,都需要将施术者的一小部分神魂从体内分离并封印进去。而神魂对先天强者来说太稀少太重要,炼这么一张来保命已是极限,再炼更多?没谁舍得。

此时老祖真身不知在何处,烈盘的神念覆盖在整个万妖幡区域之内,竟都无法察觉其真身所在。心中方才生起惊觉,便已觉身后风声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