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逆天武宗(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烈盘手拿着一根半米旗杆跌退在一旁,勉强站立。

那雷火弹的威力太强了!这幸亏是有万妖幡中的黑雾法力在那一瞬间全力相护,少说替烈盘挡下了九成的爆破力,否则以他七阶武宗的普通肉身,哪还能有命在?

他左臂低垂,鲜血直流,肩头上一片模糊!额头上的伤更重,如一条长长的刀口,头皮都翻了出来!鲜血猛滴,滴得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想将神念迅速灌入万妖幡中催动,可却总感觉差了一线。先前控制了万妖幡太久,还用出刚刚才掌握的四方天地聚灵阵,对神魂的消耗太大,以至于他现在都无法催动拥有四百多只生魂的万妖幡了!

烈盘心中暗道不妙,没有万妖幡,还拿什么和那恐怖的先天老祖对抗?靠聂霜和姬天元等武宗?只怕还不够那老祖一轮御器攻击的!

只见南离老祖立于中央,虽是左臂先前的咬伤被雷火弹扩大,血流不止,可余威犹存!

他虎目精光四射,看着周围营地的一片狼藉。自己的手下、那些被抓来的山民尽都散空,姑且不论那些手下招来不易,便是那眼看就快可以引入陷阱的半蛟,也必然会功亏一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南离老祖怒极发笑,笑声狰狞无比:“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目光在周围所有武宗身上扫过一圈,最后定格到烈盘的身上,声音如同来自极寒的玄冰:“你们都得死!”

他左臂虽然半垂,但右手微举,一颗金珠在掌心中悬空旋转,散发出阵阵威能!整个人生起一股绝强的气势,衣袂无风自动,原本披散的白发都根根竖起!

“老贼御器厉害!大家小心!”姬天元大声喝道。

而聂霜则已从老祖身后冲劈砍上!

初生牛犊不怕虎。

此时那寒霜之气已被他催发到了极致!但求能封住南离老祖的动作一瞬,那快刀便可砍下他的头颅!

只可惜,南离老祖可非那些等闲武宗!

别说这点寒霜之气根本难以迟缓到他的动作,他甚至都不需要动!

头不回、手不抬,一道金芒已电射而出!

金珠,御器之术!

‘当’一声响,聂霜手中腰刀瞬间被劈成两截!

金珠余势不止,直冲而过!聂霜只堪堪来得及避开要害,腰腹处已被穿伤,整个人被挂冲得飞弹开!

周围姬天元等人亦同时齐冲而上。

南离老祖一声冷哼,右手手指画了个圈,那金珠舍了聂霜、飞速绕回,一圈横扫!

只见金芒如圈,姬天元等武宗在这御器金珠面前本就难有何作为,又兼个个重伤在身,顿时被整圈都扫飞出去,晕跌了一地!更有几个本就伤重些的,卸力躲避不及,被拦腰斩成两截!

集如此众多武宗之力,竟不能阻南离老祖一秒!反倒是瞬间便已尽数被放倒!先天境的强者,与世俗武宗间的差距,根本不可以道理计!

南离老祖看也不看那些武宗一眼,盯向烈盘的目光已经快喷出火来!

先前的偷袭加上神念法器的影响,他一直都没看清这家伙究竟是何等实力。只隐隐感觉还不到先天。但此时没有了万妖幡干扰,却是看了个明白。那小子,根本就连巅峰武宗境都还未到!顶多七八阶武宗的水准,竟然能把自己逼得如此狼狈!竟然还坏了自己的好事!

死?不,那太便宜这小子了!何况,他如此小小武宗竟能催使神念兵器!那神念兵器必然有大秘密,岂能让其轻易就死!

老祖我要生擒此子!搜魂夺魄,老祖我倒要瞧瞧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而若是能搜索那小子神魂,掌握那神念兵器的使用之法或者炼制之法,就算亏了那些手下和半蛟,也是大赚!

金珠对准烈盘的手臂直射而去!

烈盘伤势虽重,但趁着聂霜等人争取这一两秒,已用白龙断玉膏飞速进行了初步处理。眼见那金珠如子弹般袭来,全身真气调转,太极之道展开!

但,光有太极之道还不够!

‘重’之道!

身上的伤势让他感觉全身沉重无比,但这反倒让他更快的融入了那种‘重’道的境界中。这招他虽然已经练会,在蛮林这三个月来也常有练习,但若是平时,最快也要酝酿个一两分钟才能施展出来。此刻各种机缘巧合加上求生yuwang,竟瞬间得以成功!

一股无与伦匹的重势加固在了他所凝出的太极剑气上!本就如巨大圆盘般的剑劲瞬间增厚、变大,直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巨大旋涡!

那金珠御器穿刺之力,少说也有五十万斤往上!这便是以神魂御法器的可怕之处,远比同阶强者的肉身力量强得多!但,便是这五十万斤巨力的金珠,射入那凝加了重势的太极气劲上,竟也穿之不透!虽然巨大的冲力将那太极圆盘的旋转之势给定住,但却形成一股僵持之势,谁也奈何不得谁!

南离老祖浑然没有想到这小武宗没了那神念兵器,居然还能挡得住自己的金珠御器之术。

但,也就是挡一下而已!

他看得出那古怪的圆轮盘极擅借力打力,极擅卸力,但却终有其承受的极限所在!

他手指一操控,那金珠从深陷的太极圆盘中费力抽出,紧跟着就是又一次猛烈撞击!

没碎,第三击!

加入了‘重’势的太极气劲,亦无法阻住这金珠之势,竟被轰然冲碎!但,在那太极气劲碎后迎接上金珠的,却并非是烈盘的血肉之躯,而是一道青色的疾影!

一个巴掌大小的药鼎!

御器术、御器术,但凡器物皆可御使!不在乎你御剑还是御珠,或者是御使一只药鼎,根据法器的形状、法器本身的作用、法器内的器魂侧重点,还有操作者的习惯、感觉等等,其表现出来的威力或许不同、战斗方式也或许不同,但说到底,其实都只是御使法器而已。

以烈盘眼下的神魂损伤程度,万妖幡施展不开,那凡兵短剑也御不起来,给逼到这份上,倒是想起了自己的药鼎也是法器、也可以御使!

此时的青色小鼎如箭直射,鼎盖启开,对准那金珠罩上!

只听得‘砰’一声闷响,金珠一头撞进了药鼎之中,且大小居然刚刚合适!

南离老祖和烈盘都是一怔,到底是烈盘反应更快一些,瞬间御使药鼎将鼎盖合拢!

御使药鼎,或许并不能产生多大的破坏力,但鼎中内置乾坤,那是用以炼制天道丹物之器具!坚硬程度和其防御力可想而知!

金珠在药鼎内乱撞乱窜,烈盘则是将药鼎定在半空!

只听得一连串密集的‘嗒嗒嗒嗒嗒嗒’声响,小药鼎虽能裹得住它,但却也颤个不停,鼎盖几乎盖之不住,险些被掀翻!

“重!”

烈盘再展神魂,神念在此时被催发到了极致,‘重’势之道再展!

他的‘重’道本就蜕变、学自炼天鼎,与此时药鼎悬空之象简直像极了!这股重势施展开来也格外顺手!

只见一阵青光笼罩,一股庞大的灵力自天地中朝那药鼎内灌入!如泰山压顶般,瞬间将还在乱颤乱震的青色小鼎镇型定位,连一丝一毫的晃动都不再有!

南离老祖只感觉那股‘道’境加持于药鼎之上后,竟瞬间隔绝了自己对金珠的操控!

他心中惊怒之极!这小武宗真不知哪来的这么多手段!

御器术、神念兵器、那诡异之极的圆盘异术,现在更好,道境!

南离老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天地灵气是因为一种道境的出现而凝聚起来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什么是道境?道境是天地间的法则!规则!是万事万物运行的根本!是组成这个世界的一切源泉!

那是一种无比玄奥、无比高层次的东西!唯有真正踏入修真者行列的仙家们,方能有接触道境的资格!先天境的强者要想突破极限,成就元婴之路,最难的关卡不是肉身和真气的提升,而是必须要感悟至少一种天地法则、掌握至少一种道境!方能借由这种天地间的规则来衍化自己的丹田,改变自己肉身凡胎的基本结构,成就丹府之路,方是真正踏足修真世界的唯一通道!

这可是无数先天强者穷其一生、思破头皮都未能达成的事!

这小武宗竟然就做到了?!

不可否认他神魂很强,竟然可以玩一手半吊子御剑术、操控那威力并不算绝强的神念兵器。但这些事情都可以说是投机取巧之法,唯有刚才他所展现出来的道境,这可是绝对无法投机取巧的事情!

就算你神魂够强,有悟道的智力,但你这才几岁?你才多大点?你就能感悟道境?!

南离老祖甚至都开始怀疑这小武宗是不是某个高人扮猪吃虎,明明是上百岁的老妖怪,却偏偏装得面嫩来骗自己。要知道,就算是自己这已经踏足先天境上百年的老怪物,也还没有感悟任何一种道境呢,否则早就成就元婴境、成为真正可以逍遥一方的仙道中人了!

不过这念头亦只是在他脑中一闪而逝。扮猪吃虎是不可能的,真要是那种扮猪吃虎的老怪物,第一手偷袭时的御剑术早就已取掉自己性命。

他心中燃起一股无可抑制的、想要一探这小武宗秘密的念头!

趁着药鼎还在镇压金珠之时,南离老祖的身子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