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逆天武宗(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天强者,不但只是各种术法层出不穷,便单论肉身,那也远远凌驾于任何武宗之上!

与烈盘之间那短短不过数十米的距离,老祖一抬腿便已冲近眼前!

烈盘反应极速,手中短剑横撩,

两人眨眼间已来回攻防数招。南离老祖虽力、速各方面都远胜烈盘,但一来左臂实在伤重,等若只有一只手,二来手中并无任何兵器。而且那小子的招数极为怪异,卸力之法堪称出神入化!自己重伤之下力弱,数次必擒的杀招,竟都被之一一化解!

他本是想要擒下烈盘慢慢泡治,此时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无力再多作纠缠,此时口中咒决不停,全部神念、全部意识、全部力量尽聚与此!

“搜魂夺魄!”

只见他整个身子猛然定住,一抹绿芒从他眉心间电射而出,直刺入烈盘眼中!

烈盘只觉混身如遭电击,一股不属于自己的神念、灵魂,竟飞快的侵入自己脑子中!头疼欲裂!

夺舍?!

“错了,嘿嘿嘿嘿,只是想接管你的记忆而已!哈哈哈哈!”南离老祖的声音在脑中猛然响起:“能逼得老祖我用这样的手段来收拾你,你这小武宗该足以自傲了!”

南离老祖计算得不错。他的神魂在‘搜魂夺魄’之术的加持下,就如同一只强大的恐龙!而烈盘的神魂,接连在万妖幡、御剑术和受伤的影响下,却已弱得可怜!似乎惊惶无比的在意识中乱窜,欲寻出路,可南离老祖哪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吞掉你的灵魂,我便能掌握你那神念兵器的使用之法,甚至还能直接领悟你所掌握的道境!哈哈哈哈哈哈!这真是天赐之缘!”

“死的是你!”烈盘的神魂已被逼入死角,但却突然笑了起来。

南离老祖哪肯信他,疯狂逼进!

却只见那原本弱小无比的小武宗神魂,突然凭空消失……

不,不是消失,而是被一股凭空出现的、巨大的、无比闪耀的光芒所遮掩了起来!

“这是?!”南离老祖瞪大了眼睛,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

眼前是一只青色的巨鼎!就那样直挺挺的耸立在烈盘的识海里!

那青色巨鼎巍峨无比,虽只是耸立在那里,可却让南离老祖感觉自己全身都被其捕捉住了一样!

他下意识的就想逃,可逃不了!那巨鼎也没有做什么,但却就是让南离老祖的眼睛无法从它的身上挪开!

他看到了自己从出生那一刻开始,父母双亡、颠沛流离,被散仙联盟的散修收留,随其学习仙术。后来他师傅意外生死,他在散仙联盟中又混得并不如意,便偷了散仙联盟藏书阁的***兵符卷逃了出来,混迹于世俗,享尽人间富贵……直到一次被一个仇家追杀,险些丧命,被一个安城郎中所救,那郎中医术和药道上很有一手,非但救了重伤的他,甚至还治好了他房事不举的隐疾……再后来,他为了炼制大量道兵符和尸魔,聚集了一帮亡命之徒隐居在这穷荒蛮林之中,居然碰巧又发现了一只珍贵无比的、还未化龙的半蛟!若能将此半蛟炼成尸龙,那纵是再遇上曾经那可怕的仇家也绝不畏惧了!他入潭与那半蛟战过一场,但在潭边,那半蛟得地利之便,实力强得一塌糊涂,打得他落荒而逃!他殚精竭虑的利用一切手段想将那半蛟引出潭外,恰在此时,那曾经救过自己的郎中又找上门来了。居然是想请自己去安城帮他和那个什么轩辕战杀人。恩,酬劳很不错,但,再怎么也得等到收拾了那半蛟之后……

往事一幕幕的在那青色巨鼎上显现,南离老祖的神魂也越来越淡、越来越薄。直到鼎上显示他如何使用搜魂夺魄之术窜入烈盘脑中,再遇上这青鼎时,南离老祖的整个神魂竟已直接被炼化为了虚无,消失得无影无踪!

青鼎的光芒渐渐散去,沉回识海。

云归云、雾归雾。

青鼎上所显示的南离老祖的一生,虽然画面跳得极快极快,快到凭肉眼根本连任何东西都看不到的地步,但烈盘却看到了。就仿佛是那些记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一样。他知道是因为炼天鼎。

虽说炼天鼎只是因为有邪魂入侵,自动跳出来护主,并不受烈盘的操控,但炼天鼎到底是被烈盘身祭炼化之物。炼天鼎所感受到的,他自然也能感受到。

这南离老祖,恐怕到死都没有想到,杀掉他的小武宗,竟然就是张天道和轩辕战委托他所要除掉的那个烈盘吧?

神魂归位,烈盘缓缓睁开眼来。

眼前的南离老祖还维持着施展搜魂夺魄时那怒目圆睁的造型。

烈盘伸手轻轻在他额头上一点,那具已经没有灵魂的尸体立刻朝后直直的倒了下去,溅起一地的灰尘。

呵呵,张天道,轩辕战?

烈盘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诛之!

他伸手一招,仍旧还定形在空中的药鼎急速飞回。

打开药鼎,鼎内那颗原本躁动不已的金珠,此时失去了主人的操控,正静静的躺在药鼎之内一动不动。

拿起那金珠瞧了瞧。

一件挺普通的下品法器,属于攻击型。法器也分很多种类,比如攻击型、防御型或者像药鼎之类的特殊类型。这不单只取决于法器的形状,更是在锻造器魂的过程中,就已经赋予了器魂的一种特殊天赋。

金珠内的器魂,狂躁、亢奋、易刺激、爆发性强。这些都是攻击型器魂的特点,而如青色药鼎那样的器魂,则是温和、安静、内敛的。

收着吧,虽然自己不太喜欢用这种有点像暗器的法器,但总比没有好。不过,此珠上还残留有南离老祖的分神神念,必须要将之清除之后,这玩意才会完全听自己的指挥。现在全身都是伤,神魂也削弱到了极点,要想立刻炼化此珠可有点困难,也只有等伤好之后再慢慢处理了。

烈盘满意的将之放入怀中,又似想起了什么,伸手在南离老祖的尸身中一摸。

乾坤袋!

相比起那颗金珠,这可才是个真宝贝!

早在前世的时候,烈盘就无比羡慕那传承中所说的一袋一世界之说,那指的便是乾坤袋。可惜乾坤袋不属于锻造术一类,是一种特殊的仙家术法制成,他可不会。

将那乾坤袋拿起,袋上隐隐还有南离老祖残留的一丝神念。不过乾坤袋上所留下的这种神念印迹与法器不同,要死板得多。是一种硬性印记,即是说倘若主人没有身死,那无论是谁都别想破坏这乾坤袋上的禁制,除非你直接毁掉它。而若主人死掉,这样的硬性印记则会自动消散。不像法器上的印记,只要你够强大就可以不管其主人,随时都能强行将上面的印记给抹掉。

此时乾坤袋上老祖所残留的印记已经极浅极淡,接近崩溃的边缘。被烈盘神念稍稍一探,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整个印记消散于无形,露出乾坤袋内的朗朗乾坤来。

看似只有巴掌大小的一个小袋子,里面却足有十数平方米宽大!放着这南离老祖生前搜集的各种东西。

大部分是些阴邪之物,甚至还不乏各种人类武宗的残尸、以及一具半成品尸魔,散发着阵阵恶臭,看得烈盘连连皱眉。这些玩意自己可用不着,念头刚起,那些残尸和半具尸魔就自行朝袋口飞出,扔砸到一边。要在乾坤袋中取物,只靠神念就够了,而且都不用刻意去运转。当你的神念探入乾坤袋中时,思维就同时进入里面,想拿什么东西,念头一转,乾坤袋就能感觉得到,然后自行将你需要之物送出来,方便到了极点。

扔掉那些残尸,袋里立刻显得干净了许多。左侧堆有大概数十个箱子,居然全是些黄白之物,恐怕有不下数十万黄金。南离老祖在世苏中呆了几十年,筹集这些金银倒是简单。袋内空间的右侧则是一个小木架,共有三层。

第一层豁然摆放着三个丹盒,打开一瞧,其中一盒装着一颗长生丹,想必便是轩辕战送他那颗。另一盒装着大概四五颗解毒丹,看起来也是新丹,似乎是专门为了对付那半蛟而弄来的。第三个丹盒内装的却不是丹,而是灵药一级的所谓爆筋丸,有大概七八十颗之多。这玩意对修真者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对世俗武宗来说,却可以在短时间内刺激他们的身体潜能,攻、防、速各方面都能翻上一倍,而且事后只是脱力,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看是这是给他那些手下准备的了。

烈盘摇了摇头,都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

可看到那小木架的下两层,烈盘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赤炼火铜精一块,居然有三斤之重!辉月魂石一块,六斤多!紫蕴精玉一块,半斤重!神乌软木一截,半米长!最让烈盘兴奋的是,他竟然还瞧见了一截通体火红色的九阳炎木!

虽只有五样材料,但却样样都是极品!至少,是烈盘自上辈子到现在见过的最极品的炼器材料!比之季长风送给他那些两仪玄石、乌金魄之类还要更高出一个品级!特别是那九阳炎木,虽是木质,但其表面所散发出的热度,却足有上百度高温!纵是烈盘这等皮糙肉厚的武宗,拿在手里都感觉无比烫手!而如此高温、恒温,其木质竟没有任何变化,仍旧如还生在树上一般的新泽如初!神异之极。五样材料中,其他四样都还只算得上是世俗中最顶级的材料,可这九阳炎木,却已可算入真正仙家所用的材料了。

烈盘直有种‘发财’了的感觉。

除此之外,乾坤袋内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如各种道兵符之类。但空有符纸而没有对应的魂体,也等于是无用。正要随手将这些无用的道兵符扔掉,却豁然发现那厚厚的一沓道兵符下,一本薄薄的书册静躺在那里。

拿起那书册一瞧,居然是本讲述如何炼制符录的秘籍。

早在看到南离老祖的记忆时,烈盘便知他有此书,是偷自散仙联盟的藏书阁。

看似毫不起眼的一本符录卷,亦只有薄薄的两三页,但翻开一瞧,却见那第一页第一行,写着段牛逼烘烘的大字:‘天下符术,尽出此书!’

烈盘差点没把舌头给咬了:“吁……这口气,太大了点不?就这两三页的书,能记尽天下符术?扯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