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化形劫(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理好乾坤袋,这才想起营地周围还躺着一大票人呢。刚才的战斗实在太紧张了,以至于就算战斗结束,他脑子和注意力也还惯性的集中在南离老祖这个敌人包括他的乾坤袋身上,浑然忘了周围。

姬天元等仙营军和普通武宗在那边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圈,本就重伤的他们,仅被南离老祖那金珠一扫,便直接被庞大的冲击力震晕了过去,一个个昏迷不醒。聂霜稍好些,躺在那边一棵大树下捂着腹部,金珠射断他的腰刀时,他及时避开了要害,但左腹也被冲射出一条深深的伤口。

那伤口不同于刀剑利器之伤,而是一种类似冲击波般的钝伤,宛若腹部破了一个大口子。躺在那里站立不起,头上冷汗淋漓。瞧见烈盘看向他,这小子忍着剧痛裂嘴一笑,冲烈盘竖了下大拇指。

身上还有些真龙白玉膏,连带在南离老祖的乾坤袋里也搜出一些。烈盘走过去先替他处理了下伤口,扯了块布替他包了。

姬天元那帮人倒是‘干脆’,总共四十六号人,伤势过重的基本全都一命呜呼,剩下姬天元和大概十来个仙营军将士,看起来伤势极重,但实则只是伤了元气而已,身上并没有什么致命伤势。此时相互搀着颤颤微微的爬了起来。

烈盘冲他们打了个招呼:“嗨,你们没事儿吧?”

这可是单挑南离老祖那先天散修的猛人,虽然看起来只是个少年模样,穿得又古里古怪,弄一兽皮围身,就像一山民。但这帮仙营军却没一个敢托大的。姬天元勉强站直身子,冲烈盘感激的躬身一礼:“我们没事,多谢恩公出手相救,否则,且不论我等死无葬身之地,那上千山民,乃至恐怕更多的人,都要遭那老贼毒手!”

烈盘说:“恩公什么的,不敢当。你们既是没事,休息一下就赶紧离开吧。这里虽是蛮林外围,但到底还是有些游散妖兽的。”

他一边说,一边扶起聂霜就要走。

姬天元连忙又一揖:“敢问恩公姓名?”

其实他现在兜里就揣着烈盘的所谓画像,是烈睿通过万冶子交给他的。但这种黑白画像的水平有限,一般也就通过头式、衣着和一些显著特征来辨认人。烈睿给万冶子那画像里的烈盘,穿得周五正王,一身贵气。可此时的烈盘,头发乱蓬蓬的几个月没打理了,衣服更是换成了兽皮,姬天元自然认不出来。何况,烈睿让他找的是一个‘小小三阶武宗’,可眼前这却是能单挑干掉先天散修的猛人!姬天元第一感觉,就是这少年乃仙云宗子弟,如果非要挑理说人家造型不像,那起码也是一隐居深山的隐者教出来的高徒,显然不会和安城烈盘拉上关系。

烈盘摆了摆手,还未来得及开口,却猛然听见蛮林深处炸起一声巨响!

众人都是一楞,随即人人色变:“寒潭之蛟!”

烈盘自是早便知道这半蛟的存在,而姬天元等人,在这里被南离老祖关了两三天,亦知老祖在拿人作饵,便是为了引那寒潭一只半蛟出洞。

果不其然,那巨响之后,一声刺耳而尖锐的呼啸之声冲天而起,直如龙吟!

强烈得有如台风般的超声波,以那蛮林深处为中心,猛然朝四周荡漾开!

在场诸人虽均自不弱,且那寒潭之处距离此间足有数十里,声波扩散到此处时已是强弩之末,但到底都有伤在身,被这声波震得东倒西歪,一个个的好不容易稳住,朝那发声处骇然望去。

只见一只通体白玉般的半蛟自远处蛮林中腾空而起、扶摇直上!它的四肢还稍显细弱了些,就像是刚刚才长出来似的。

妖蛇化蛟!

巨大的吟声直达九天之上,响彻这周围上百里地!

“这是?!”

众人惊骇无比,要知道姬天元等人身上还抹着晒干的招蛇引,先前跑散开的那些山民也有不少人的身上都涂抹着此物。难道是那些山民跑散时靠近寒潭位置,将这半蛟给吸引了出来?

“不!你们看!”姬天元惊骇无比的看着半空!

只见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然瞬间暗了下来,无数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笼罩住这方圆数十里地范围,且还在不断的扩张!

那乌云中雷声阵阵,电蛇飞窜,中心处竟还隐成一个小小旋涡,正对准了窜空而起的半蛟!

“化劫!”烈盘失声道。

修真者要渡劫,妖兽亦要渡劫。

一切违背自然生长之道的事物,在突破一个极限时,都会渡劫。

只不过,渡劫之说对于妖兽而言,那可不是什么所谓五百年道行的大妖兽就可以达到的程度。这起码也是只少说千年道行的真正的妖!

这化劫,正是妖兽一生中所要遭遇的第一个大劫!

它们夺天地之造化,逆天修炼,将本源神魂和肉身锻炼到了一个极致之境,超脱出凡俗妖兽的大限,违背自然生长之道。于是天地降下劫难,是为化劫。若成功渡过,那经历了天雷洗礼,非但脱离肉身凡胎,实力大进,且还会拥有化形之能,比如变化人身之类。

烈盘一直都以为这半蛟只是五百年道行的大妖兽而已,便包括刚才从南离老祖的记忆中所瞧见的片段,也只不过感觉是个普通七八百年道行的妖兽水准。看来,这半蛟是在给南离老祖下套呢,当时根本就没有用上真正的实力!以它已接近渡劫的实力,本身又是灵兽,那少说也可相当于普通的人类元婴强者!这样级别的妖兽,已算得上是真正的‘妖’,是不可以所谓‘多少年道行’来衡量的存在!像南离老祖这样的货色,那半蛟若真要动起手来,那根本都不够它塞牙缝的!

只见此时空中的劫云越聚越多、越聚越厚!

整个在劫云范围内的零散妖兽,都惊恐的飞快逃出这块区域范围,连带有不少妖兽从烈盘他们所在的营地范围内跑过时,都根本不瞧上这些平时的天敌人类一眼!

“快走!”烈盘连声大喝:“若等那半蛟渡完劫,方圆千里乃至整个蛮林都绝非安全之地,都跟我来!”

他扶着聂霜大步朝前,身后姬天元等人拖着伤躯紧紧跟上。可惜空有南离老祖的一把道兵符符封,却无符体和符印,否则若能召唤些兽形道兵,倒是方便多了。

想起兽型道兵,烈盘心念一动。

自己的万妖幡内,不就有许多吗!

虽说先前神魂受创严重,但炼天鼎在识海中出现护主,并直接击溃南离老祖时,烈盘第一次隔炼天鼎如此之近,神魂恢复的速度远远快于往夕。虽然整个过程只维持了短短两三秒,但已然让他神魂恢复了至少一半。再战一次南离老祖是不成的,但催动一下万妖幡还勉强能够做到。

他手中旗杆一展,一股阴风掠过,瞬间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姬天元等人只觉四面八方突然涌出来无数阴森森的妖兽,惊惧之余,却发现那些妖兽并不攻击自己,反而是将所有伤员都驮到了背上朝外疾驰,速度之快,远胜奔马!

烈盘亦是扯着聂霜跨上一只精英妖狼的背上,银狼王则在前方开路!

只见得一阵阴风黑雾裹着一大团往前直线冲行,但凡阻路的妖兽也好树木也好,成片倒塌而下,煞是威猛。

万妖幡中妖兽还可如此妙用。

烈盘心中稍定,却怕万妖幡如此大的动静会引起那半蛟的注意。

在狼背上扬头回望,万妖幡领域内,旁人自然只能瞧见阴风黑雾,可作为万妖幡的操控者,他却可以轻易的透过这些黑雾看清外面的情况。

只见此时半空中那劫云之势比刚才更强了!

而那半蛟也根本没空去管这团黑雾到底是什么玩意,它只知眼下是自己一生中第一次大劫难,无法躲,也不能躲!无法逃,更不能逃!成则生、败则死!

它先是在那劫云下方游走,不停的对着劫云咆哮,身上的鳞甲片片竖起,如倒发冲冠!

待那劫云中心处的旋涡越聚越大、越聚越强时,一股粗如手臂的闪电,直直的、毫无任何预兆的便直劈而下!

半蛟早有准备,口中蓄势已久的一道冲击波朝着那劫雷直冲而上!正是万妖幡内银狼王聚音成束的那种束状声波!但,同样的招术自这半蛟全力施展出来,却不知比银狼王强上了多少倍!那成束的声波直如一柄寒光闪耀的利剑,哪怕隔着数十里外都清晰可见,刺眼无比!

但,这成束的声波虽强,那劫雷却更强!

只稍稍将那雷电之势阻了一阻,便被如砍瓜切菜般直破而下!!

第一道劫雷!

虽只是旁观,亦能感受到那劫雷的恐怖破坏力,强如半蛟鳞身,竟也被打得混身剧颤,如同被电击的蚂蟥,整个身子都扭曲起来,惨叫疯嚎!

还未等它缓过口气,空中又是第二道劫雷劈下!

这次,比刚才那闪电还要更粗上一分,直直的劈在半蛟头顶!将它庞大的身子打得朝下猛然一沉,险些栽了下去!

好强的劫雷!

仅仅才第二道劫雷,便已劈得这成妖的大蛟几乎失守横死!而整个化形劫,共七七四十九道劫道,且一道强似一道!

那种传说中渡劫时,轻轻松松就抗过去的果然只是传说而已。

天劫天劫,天地降下的劫数!绝非任何人可以轻易抗过去的!再强你也强不过天地,再猛你也猛不过自然。你有多强,劫雷便有多强!你要妄图逆天改命、你要妄想与天地同寿、与天地争雄,那就是老天的敌人!你有一分强,老天的劫雷便有两分强。你有十分强,老天的劫雷便有十一分!

虽说上辈子就已是修真者,但渡劫之类的事情,这还是烈盘头一次瞧见。

从武宗迈入先天是不用渡劫的,虽说改造自身丹田化府也是一种逆天之行,但那还达不到让老天注意,让你渡劫的程度。他有关渡劫的一切理解和知识,尽都只来自于书籍记载而已。

此时亲眼瞧见这劫雷,瞧见这天地之威,那种对心境的冲击力可非同一般。亦是头一次让烈盘生起一种对‘逆天’二字最深刻的注解。

逆天?呵呵,说者容易,做者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