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去而复返/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后的劫雷不断劈下,半蛟的惨嚎声亦响彻整片蛮林。

万兽慑服!在这天雷之威和蛟龙之威下,吓得瑟瑟发抖!

不少还未跑出这片区域的妖兽都已经吓瘫在了地上,纵是那些有着两三百年道行以上的妖兽精英也不例外!整个穷荒蛮林,此时都正处于一种极度的惶恐之中!

好在,万妖幡内的妖兽魂魄倒是不受此影响。在烈盘的催使下,众妖魂拼了老命的狂奔,速度便比起南离座下那些武宗的兽型道兵还更快上一倍有余!只花了不到一小时,已然冲出百里之外!

此时距离劫云之处已远,但见得远处空中乌云翻腾、雷电滚滚,仍旧还能感受到天威浩荡,却已瞧不清那边半蛟的具体情况了。只隐隐能瞧见寒潭方向似乎有火光冲天。

他不敢停下来,且不管那半蛟能否渡劫成功,若是被天雷劈得狠、劈得绝望了,便极有可能四处乱窜乱逃、垂死挣扎、大搞破坏之类。以那等渡劫大妖的速度和临死前的爆发力,别说方圆百里,就算方圆五百里内恐怕都绝不是什么安全之地!而刚刚瞧见的那丝火光,若非是被雷电之火劈出的火灾,便铁定是那半蛟疯狂乱窜发泄的结果。

马不停蹄的一路狂奔。所幸的是,现在只是催动着万妖幡内的妖魂赶路而已,不需要分心操纵,反倒是可以把心思腾出来去观摩炼天鼎,恢复着神魂,与万妖幡对神魂的消耗进行一个抵消,如此一进一出,居然勉强能持平。

众妖魂不知疲惫,狂奔了足足十数个小时,无惊无险,已到千里之外的蛮林边缘。平日里若是在穷荒蛮林中如此狂窜,少不了要引来一屁股的妖兽追尾。可之前那劫雷天威,乌云的笼罩面积虽只数百里,但其雷霆天威浩荡,却是连整个穷荒蛮林数万里范围内皆可感受得到!那是一种让任何妖兽都为之颤栗、为之瑟瑟发抖的无匹威势!即便后来劫云散去,雷霆余威仍旧让整个穷荒蛮林的妖兽都处于一种极度惶恐之中。

有洞的钻洞、没洞的找洞,躲都还来不及呢,哪有什么妖兽顾得上猎食这支人类小队?纵是一路过来偶尔碰上几只发狂乱窜的,也是瞬间被万妖幡的妖兽大军碾压而过。

此时众人已到一处山寨,正是曾被南离老祖座下武宗屠戮一空的山寨部落。老远就瞧见聂霜那管家宗伯,抱着小六、守着小毛驴在山寨门口望眼欲穿。

聂霜给他的命令是等在这里,可这山寨里孤零零、阴风森森的,才死了几十号人,他是说什么都不敢跑里面去找个房间好睡,几天来尽坐在这大寨门口。看到烈盘等人时,就差没哭出声来了。

此时已是半夜,不论那半蛟有无渡劫成功,劫云应该也早就散了,空中虽然漆黑,又隔着数百里远,仍旧能瞧见那边天空中隐现的火光,实不知在那寒潭中心范围是一番何等样的景象。其实人人都想知道那半蛟的情况,但又人人都无从得知。

将所有人在寨中稍作安顿,幸亏烈盘身上带的伤药够多,南离老祖的乾坤袋里亦有不少真龙白玉膏,倒是不虞治伤之苦。在场诸人,除了聂霜肚子上的伤势比较重之外,其他人等大多都只是这些天来被折磨得疲惫脱力,受的伤也基本只是皮肉之伤,有真龙白玉膏这等灵药,又弄了些妖兽肉食下肚,恢复起来便极快。

姬天元体力稍复,不等天明便向烈盘等人辞行,临走前忧心忡忡的说道:“自天下记事来,每逢如此妖物出世,当地都必将大乱!轻则风不调雨不顺,重则妖兽成灾,甚至爆发妖兽潮袭击城镇!姬某身负职责,当立刻赶回安城向宗门上禀,并通知各地做好一切应变准备,不能陪恩公久留,实是惶恐,但救命大恩绝不敢有半刻忘怀。姬某不过世俗一匹夫,若是妄言要报答恩公这等神仙人物,实无那资格。但求恩公日后若有空,到安城时知会姬某一声,必当鞍前马后听命,替恩公跑腿打杂,绝无二话!”

他先前在营地里时问过一次烈盘的名字,烈盘倒并非有意隐瞒,不过当时半蛟突然出世,没空与他细说。此后一路逃命,姬天元便以为这等高人不愿透露姓名,没敢再问第二次。别人都没问,烈盘自然也懒得多加解释。此时和他随口客套了几句,目送这姬天元带着一大帮子仙营军将士离开,烈盘的心思却已完全放到了半蛟的身上。

先前仓皇逃命时不及细想,但此时心中稍定后,思及那半蛟抵抗前两波劫雷时的情况,烈盘觉得那家伙渡劫成功的可能性并不高。

当然,也只是感觉成功的机率不高而已。

渡劫的过程,除了是天地对逆天而行者的一种惩罚之外,其实同时也是一种奖励。每一道劫雷虽然把你劈得要死要活,但那同时也是一种对你肉身的锤炼,你的肉身会在劫雷不断的轰劈中变得越来越强。而且每多抗过一道劫雷,身体对那雷电的威力也会逐渐熟悉,别看那前两波雷差点就把它劈了个半死,但若不到最后,谁也说不清这半蛟究竟能否抗得过来。

但,终是失败的机率更高!

烈盘想回去瞧瞧。若是那半蛟渡劫成功,那自己远远瞧见一眼,然后有多远逃多远就是。而若是它渡劫失败……这可是渡化形劫的大妖!那一身角、鳞、骨、皮、肉、筋、血,甚至五腹内脏,可无一处不是至宝!至少即便是对普通先天境的修真者,也可以算得上至宝级别!

如此一个大宝藏,要说看都不看一眼就走掉,烈盘可着实有点丢不下心。

虽是决定要回去瞧瞧情况,可也不能就这样冲回去。

身上的几处外伤,倒是已经用真龙白玉膏处理过了,恢复得很好。最要紧的是恢复神魂。

盘腿打坐而定,意思沉于识海,那庄重的炼天鼎出现在眼前,整个人杂乱的心思顿时就已经沉静了下来。

炼天鼎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普照着整个识海,给人以安静、宁和之感。

就目前为止,烈盘观摩炼天鼎总共分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观道,观炼天鼎的‘道’。那是一种学习、一种领悟。但并不能休养神魂,反倒是对神魂的消耗无比剧烈。想要悟道,始终是对脑力、对精神的一个最大的挑战,越高深的天道越是如此。而另一种,则就是眼下他所做的,将身心完全放松,甚至将意识都完全放松。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让自己的意识沉浸在炼天鼎的光芒海洋之中,得以恢复和休养。这有点类似极其高效的深度睡眠,但效果无疑比那还要好得多。因为这非但能让烈盘的意识、思维、精力等各方面迅速的进入休息状态,同时还像一个按摩师在替你按摩和放松肌肉一样。只不过,炼天鼎替你‘按摩’的是你的神魂!

你的心思越沉静,在这‘按摩’中越是投入,那恢复的效果就越明显、神魂的复原速度也就越快。而像他之前锻造万妖幡时那种一边蕴魂、一边观摩炼天鼎来恢复的情况,因为投入了一部分意识在蕴魂的步骤上,那同时观摩炼天鼎时的恢复速度自然也就慢得多。

此时完全静下心来,不过打坐了区区一小时,神魂已然恢复到了巅峰姿态!而且,烈盘感觉自己的神魂似乎比战南离之前又更强上了一点。大概是因为亲眼瞧见了天威浩荡给心境带去的冲击,亦或是因为和南离老祖生死一战对潜力的启发,这种心境冲击或是生死迸发,往往都能让神魂得到极大的提升。烈盘之所以感觉只提升了一点,主要还是因为平时对神魂的锤炼和开发已经很到位,持续性的神魂增强已成惯性,因此并没有剩下太多可供这种顿悟突破的余地。

不过这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

神魂状态恢复到巅峰,从入定中醒过神来,第一时间就拿出得自南离老祖处的那颗金珠。

感受到烈盘陌生神念的探入,金珠内的器魂立刻就躁动起来。像这种法器,其认主的方式,是将使用者的神念留下一丝在器魂中,与器魂相互缠绕。那丝神念非但会起到让金珠认主的作用,同时还可以不断的滋养器魂,延长其使用寿命。这滋养的时间越长,两者间的缠绕程度就越深、越密不可分。

南离老祖使用这金珠显然有一段时间了,神念与器魂缠绕得极深,要想将之剥离是个挺麻烦的过程。但这显然只是针对别的修真者而言。对于一个炼器师来说,收拾这样的玩意实在是种小儿科。

烈盘先将神念退出,强行去驱除虽然也可以,但那不是炼器师的手段,反而会更麻烦。

早在南安镇初见季长风时,烈盘就用锻器道上的手段做过类似的活,他将金珠放平在手中,手指开始在金珠上不断的敲击起来。力道既不大、也不小,一股股不同于神念的内息朝金珠内砸了进去,轻轻的敲荡在其器魂上,让器魂与南离老祖的神念同时受到那么一点点的震动。与此同时,金珠内那代表着南离老祖神念的蓝色丝芒,开始慢慢的脱离器魂主体,往金珠的下方缓缓沉下。

当当当当当当……长串的细微声音不停连接,形成一股长音回荡在房间中。只如此敲击了约莫半小时,南离老祖的神念生生在这震荡中被敲了出来,极为不甘的化为一股蓝色的清烟消散于无形。

脸不变色气不喘,相比起上次施展这手时的满头大汗不可同日而语。那时毕竟才仅只是个一阶小武宗,眼下可已是七阶之境。内息、神魂等方面均非夕比!甚至都没感觉有太大的消耗。

此时再将神念探入,金珠内的器魂便不再有任何反抗和动静了,而是静静的躺在金珠中注视着这新主人的意识。

烈盘呵呵一笑,将神念轻轻覆盖到器魂的表面。持续了约莫两三分钟,器魂开始对这股新的神念逐渐熟悉起来,下意识的反‘抱’过去。烈盘的神念及时一抽,只留下了那么一丝与器魂相互缠绕。两者很快如胶似漆的缠在一起,再难分彼此。

这还是自己第一件攻击型的神兵法器,虽然不是惯用的长剑,却仍旧是让烈盘高兴不已。心念一动,手掌一摊,那金珠顿时在手掌上浮空而起,静静的悬停半空。手指轻轻的、慢慢的转了个圈,那金珠亦是随着手指动作,饶着这屋周转了个圈。手指朝空中一挑,只见金珠瞬间光芒大盛!烈盘甚至都能感觉到器魂在得到这个命令后的那种兴奋之情,以及器魂中所蕴含的那种超强的爆发力!果然不愧是攻击类法器!

只见整颗金珠以一种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天而起!冲破那厚厚的兽骨房顶时居然只是极轻极轻的‘啵’的一声,便已将那横梁连同屋顶如豆腐般射穿了一个小洞,透出些许夜光进来!

这穿透力度,与自己御使凡铁短剑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好!”烈盘忍不住赞了个好字,看来在自己炼出新的法器飞剑之前,这金珠便是自己的最强杀着。

只可惜眼下并非先天之境,神魂虽然够强了,但无法借用到天地灵气,这御器威力难免会打上一些折扣,更不可能御器飞行,算是一点小小的美中不足。

他整理了下乾坤袋,金珠、万妖幡、鱼肠短剑、天罡药鼎,对一个小武宗来说也算是个豪华阵容了。

此时天还未亮,没有带小六,也没有通知聂霜,烈盘摸黑悄悄朝寒潭方向直窜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