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半蛟之死(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嗷呜呜呜呜’!!

半蛟的悲鸣声如歌如泣,两颗被金珠接连轰破掉的眼珠子也滚落到地上,黯然无光!空洞洞的眼眶对准了烈盘所在的方向,两行血泪直如哀求和告饶。

但这显然打动不了烈盘。

弱肉强食,本就是修真界的铁律。特别是当一个弱者在向一个强者发起攻击的时候,如果还要想着去同情这个远比自己更为强大的强者,那就不是心善,而是傻逼,是找死!再说了,这半蛟修炼至今,单只上次烈盘在寒潭时见它出潭猎食,一口便吞尽上千妖兽,何等凶残暴虐。烈盘倒说不上什么要除暴安良,但杀生者,生亦杀之,因果循环,这本就是天经地易之事!

半蛟哀求无果,感觉到那攻击自己的敌人并无放手之意,想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但那三个透脑而过的穿刺却实在是太伤了,让它始终无法组织起什么像样的动作来。如断尾的泥鳅般在地上苦苦扭曲挣扎了一阵,留下一地狼藉,终是缓缓归沉于平静。

见它不再动弹,烈盘不敢耽误,一个箭步便直冲而出!这蛟尸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这蛟魂!万妖幡若是能将此半蛟濒死的生魂封印,那绝对可以代替银狼王让整个万妖幡的威力变强不止一个台阶!

此前三次全力御剑,神魂消耗极大,要想完全展开万妖幡是有些吃力,但仅只催动万妖幡的生魂吸取阵法却不难。

眨眼间已到那半蛟身前,咒决念动,但万妖幡上吸取生魂的阵法却并未展开。烈盘微微一楞,心中立刻警觉!

万妖幡的吸魂阵法展不开,只有两个原因。第一,咒决施展错了,这显然不可能。第二,这附近没有生魂!

此时距离那半蛟停止抽搐不过一两秒钟,正应该是生魂离体的时候!怎会没有生魂?!

装死!

只见那已经‘挺尸’的半蛟突然疯狂的颠跳起来!巨大的蛟嘴一张,一股白得让人心悸的火焰如毒蛇出洞,直窜烈盘面门扑来!

他骇然后退,奋起余力拼命似的张开万妖幡!无数阴风黑雾、妖魂兽魄自幡内狂涌而出,如同一道阻隔在烈盘和那白色火焰中的黑墙!

但,纵是这能抵达南离老祖金珠御器的万妖幡领域,在这白色火焰面前竟都显得有些无力!凡有与那火焰接触之处,非但形成不了一丝一毫的抵抗,反倒是飞速的被燃尽、蒸发!连同数十只奋不顾身冲挡在前面的妖兽魂魄,只要沾上这白色火焰一点点,立刻发出惨嚎声化为灰烬,且再也无法重新凝合!

这可不是外面森林中那看似狂猛的凡火!

好在万妖幡领域虽是不敌,却终是替他争取了不少时间,金珠回援,阻隔在白火之前!

这到底是法器级的实物,白色火焰虽强,却竟被生生止住冲势。但那火焰冲击时的冲击力打在金珠上,却也让烈盘这操纵者胸口如遭重锤,往后倒仰弹开。

金珠失控,阻势立消!

白色火焰再度飞进!

可,却在距离烈盘堪堪还有十来米远时突然势尽,如拉伸到了极致的弹簧般飞快的收了回去。

半蛟终是受伤太重,脑中几处贯穿性的伤势更是让它连意识都开始涣散起来,无法再操控那火焰妖力,让烈盘捡回了条命。

它吃力的撑着两只前爪,将自己的半截身子费力的撑了起来!空洞洞的眼眶,怨毒的看向半空,发出一声最后的、不甘的咆哮!紧跟着,那白色火焰再次从它口中喷出!这次的目标却不是对准烈盘,而是对准了它自己的两截身体!

大妖,大妖!能成妖者,能渡劫者,即便曾是所谓的‘兽’,但此时的它们却已经有了不下于人类的智慧。甚至,它们要比人类更高傲得多!

蛟亦有蛟的尊严,它知道刚才袭击自己的那个人类是冲着自己的尸身而来的。如此弱小的人类也敢打自己尸体的主意!刚才那一击没取了那人类的性命实是可惜!但它知道自己已经铁定活不下来了,与其死后便宜了这些小人,还不若自焚!那些卑贱的生物,休想要糟蹋自己的肉身!

白色的火焰如同可以烧尽世间一切的凶火!刚一接触到半蛟的身体便疯狂燃烧起来!

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与不远处的森林大火相互呼应。

惨痛的蛟嚎声亦在火光中不停的响起,但这声音终是迅速变小,终不再闻。

火焰不停。

烈盘心知这次半蛟是肯定死得透了,本该是抓取其生魂的最后机会,可从尸身上冒起的那些白色火焰,却让烈盘根本难以靠近尸体边去。就算勉强忍着高温凑过去了,但万妖幡的吸魂阵亦是被那白色火焰所带的灵力所干扰,难以准确的定位生魂位置。

但凡生物,只有在濒死的一瞬间,有那么大概十来秒钟,灵魂是和意识、以及身体完全处于分离状态的,这时候的魂魄就是生魂。可一旦死透,要么魂飞魄散,要么生魂重新被其生前意识所控制,重新归回灵魂一类,那就无法再分离了。

被那白炎耽误了时间,让烈盘也只能望着眼前这一堆熊熊大火望而生叹。原本这半蛟渡劫失败且正好奄奄一息,还以为让自己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尸身和蛟魂均可得呢!却不想这半蛟先是如此狡猾,险些收了烈盘小命,随后又如此刚烈,居然选择自焚,终还是让自己功亏一篑。

白色火焰的燃烧性极强,但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持续燃烧了大概十来分钟,火焰渐熄。此时原本强大无比的半蛟肉身,早在这火焰中被烧成了灰烬,却居然维持其原态而不散,威风凛凛!只不过黑糊糊的一大片,别说什么角、皮、骨、肉、血、筋了,恐怕连块糊肉都找不出来,早烧成了毫无用处的碳状物质。

烈盘一边暗叹可惜,同时亦有些钦佩这半蛟的傲气。想它生前曾在这寒潭中修炼,伸手轻轻一挥,将这糊透了的尸身推进了寒潭中,也算是替它天葬了吧。

却不想,寒潭的低温和还冒着热气的焦糊尸身一触,居然生起了极快的溶解反应。庞大的躯体迅速被分解,隐隐瞧见一颗白色的物事从尸身中跌落出来,沉入潭底。

那是?

烈盘心中一动,莫非是妖丹?

妖丹,这可不是指炼制的仙丹药物之类。

人类修真者,武宗境时只有丹田,到先天境时,丹田化府,是为先天灵府。虽然两者间大有不同,但不论是丹田或先天灵府,都是一种只可内视的虚无之物,并无实体存在。除了修理者本身之外,旁人看不见也摸不着。

可若是迈入元婴境,则紫府化丹,成为所谓的婴丹,那便是一颗实物内丹了。结长在人类的小腹处,玄奥无比、妙用无方。

妖兽也是一样,普通五百年道行以下的妖兽,修炼妖气,和人类丹田境界的武宗差不多。而成为大妖兽后,则可以幻化出所谓的妖府,其实只是称呼上的不同,实则和人类先天境界的先天灵府是差不多的。而若是有千年以上道行,又渡劫成功,成为真正的‘妖’者!那便可以内结妖丹,是一只‘妖’毕生修为的精华所在!

只是,这半蛟不是渡劫失败了吗?也未拥有化形之能,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妖’,它也能有妖丹?

虽然理论上有点不可思议,但这天下间本就有太多的玄秘是烈盘这修真界菜鸟所不知的,一些书本上的死知识显然不能套用到真实完整的修真 世界里来。

将万妖幡等物收入乾坤袋中,烈盘一个猛子便扎进了寒潭中。他倒要瞧瞧刚才瞧见那一抹白亮,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妖丹。

这寒潭看似面积不大,但居然极深。且越往下方潜入,水压和寒气越大!烈盘憋着一口气冲潜下大约五六十米,周围的巨大水压已然让他难以再下潜一步。而且寒气逼人,连他这七阶武宗都被那寒气冻得混身发抖,面色青紫。再者,如此深处,外面的阳光火光已经穿射不下来,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别说还远未到潭底,纵是到了潭底,恐怕也瞧不见那小小一颗妖丹的所在位置。

不得已放弃,潜浮上来喘了口气。坐在那寒潭边上观摩炼天鼎,调养恢复了一下神魂,顺便驱除身体寒意。

这次便不独身潜入了,还是得靠万妖幡。

烈盘在潭边找了块大石,将之捆绑在自己身上,以便对抗潭底的水压浮力。同时左手金珠、右手万妖幡,再度潜入。

沉重的巨石果然是提供了不少下潜之力,而万妖幡领域虽无法避水,但阴风黑雾笼罩,终是隔绝了一部分潭底的寒气,使身子勉强能承受得住。同时金珠御起,金芒闪耀,权作照明之物了。

一路下沉,四周越发黑暗,哪怕是朝金珠内灌入再多的神念,其散发出来的金芒也难以及远,只能照亮身周大约一两米范围。

如此晃晃荡荡而下,八十米、九十米、一百米、一百五十米!

就在烈盘感觉背上的巨石都轻得仿佛要飘起来、再也无法提供任何下潜之力时,两只脚总算是虚飘飘的踩到了实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