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妖丹(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潭底之处,温度极低、极寒!纵是有万妖幡领域护体,烈盘也感觉被冻得直打哆嗦,手脚仿佛都变得僵硬起来。这还是他不断催动真气抵御寒气的效果,若是普通人跌落此深处,恐怕瞬间就已经被冻成了冰棍儿!

他僵着手,指挥金珠绕着身周转了一圈,却发现四周空无一物。

此时憋气已憋到了一个极限,未达先天境前,人体还是肉身凡胎,任你多高的修为,你也得吃喝拉撒、呼吸吐气一样不能少。他拿出乾坤袋,双手合拢捧了,激荡出一股真气勉强推开些许潭水。乾坤袋迅速打开,凑进鼻中狠狠吸了一口。脑中的缺氧感立止,舒服了许多。突然感觉这乾坤袋真是个好东西,还能续氧……

这下精神稍振,估摸着自己潜落时的方向和位置,朝左侧转身,金珠在前打开视野,往前一步步踏去。直走到这潭底的一处边缘,有了个位置上的参照物。用金珠在那最边缘位置上的石壁上做了个明显的记号,这才开始逐寸寻找。

能将内府化丹,不论是人类的婴丹还是妖类的妖丹,这颗‘丹’的质量都绝对大得吓人,别看才小小一颗,却绝对比烈盘背的这块巨石还重一些!既是跌进潭中,那沉入潭底毫无疑问。不可能在水中飘得起来。找是肯定能找到的,只要自己先前没有看错。

有句俗话说大海捞针。这寒潭不是海,要小得多,那内丹也不是针,要显眼得多。但当烈盘真开始找起来,才知道这所谓的大海捞针究竟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比喻。

他一寸地一寸地的翻着。整个寒潭的潭底大概也就两、三千平米左右,可如此一寸一寸的细找,真是足以让人崩溃的一件事。先是在潭底细找了大概一小时,才只搜索了大概不到三四十平米范围,一无所获。

乾坤袋内虽然还有充足的氧气可供他换气所用,但潭底的低温却实在是冷得让烈盘承受不了。不得不卸了那块巨石浮出水面去。跳出寒潭时,烈盘的脸色都已经转青紫了,三步并两步跑到那外围处还在熊熊燃烧的森林大火旁边烤了半天,这身子里的寒劲都还没过去呢。

不过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之前在南离老祖那里弄到的材料中,唯独缺些炼剑所用的淬火之水。这种淬水之物,往往都是越冰越好,就像那五莲冰泉一样。一来,越冰、温度越低,在淬剑时才越能刺激出热涨冷缩之效,让剑身得到最大的锤炼。二来,普通水质,往往零下几度就会结冰。而若是零下十几度甚至零下几十度都不结冰的液体,那也是从侧面反应了这水质的特殊和优秀!而优秀的水质,则如同是器魂的乳汁和营养剂,不可获缺。

那寒潭底部的水温,恐怕已经和五莲冰泉的温度相当了,却丝毫没有结冰之态。虽然叫不出名号,但却绝对是上好的炼器淬火之物!呆会再下去的时候倒是不妨顺手带走一些!

就是装水所用的乘具器皿麻烦了点,先前用来装水降温的那种大箱子显然不行,封闭性不够好,就不说漏不漏掉,估计放那种钉满了铁钉的、俗不可耐、满是铜臭的箱子里放一阵子,再好的冰泉也变凉白开了。但所幸这距离那营地之处极近,那里既是南离老祖和手下数十武宗的临时营地,总少不了些生活所用的瓶瓶罐罐。烈盘专门跑了一趟,居然还真搜出了不少。其中还不乏上好的玉瓷器具,正是装冰泉的上好容器。

准备好这些,第二次潜入。这次便多了一个课题,取水。

沉到底部后就先将那潭水搜集了足足十七八罐,数十斤之多,整整齐齐的摆于乾坤袋内,让烈盘看得暗爽。有这十七八瓶潭底冰泉,就算没找到那妖丹,也不妄了自己专门潜下这潭底中来。

接着便又继续逐寸逐地的搜寻。直到潭水将他冻到呼吸不畅、身子发僵时,将金珠留于原位,算是作为定点记号,然后自己浮出水面去歇上一歇。歇够了,体力、体温恢复正常,再下寒潭!

如此浮浮沉沉起码不下数百次,足足在这潭底翻了四天五夜,终是在潭中央位置,发现了这颗要命的妖丹!

这是一颗白色的妖丹,通体透光,但其扩散开来的光芒极淡,肉眼几不可见,很不显眼。烈盘想用神念探入其中,却发现根本探入不进去。整颗妖丹的外部就像是一个浑然一体的整体,绝无丝毫的缝隙和可供穿透之处。其物质的分子密集程度,远超烈盘所认知的任何东西。整颗妖丹重得吓人。仅只那么拇指大小一颗,竟有不下上千斤!而且神念虽然无法探入,却仍旧是能从那颗妖丹上感觉到一股浓郁的灵力,凝形而不散、聚灵而不乱。

烈盘从未见过真正的妖丹,只知这是一只妖兽毕生的精华所在,对修真者来说极有价值。但此时妖丹在手,这嚼不动、砸不烂的,连神念都无法探入,鬼才知道能拿这玩意做什么。里面蕴含的灵力虽强,却又根本无法抽出,混入如一整体。即便是用炼器道中那种连续敲击法,也根本对其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也只能望物兴叹。

“管他呢,反正肯定是个好东西!”

此时已是他重返蛮林的第三天早晨了。

整片蛮林大火足足烧了这五天五夜,但到此时,能燃的东西基本都燃尽了,有穷奇河道相隔,火势也无法继续蔓延到更远的地方,早已渐渐平息下来。料想过不了多久,那些想要搜寻蛟尸的大妖兽们就会疯涌而来。

自己这次蛮林之行可说是收获极丰了,但却还有件事未能做完。

南离老祖的老巢!

烈盘展开万妖幡,顺着从南离老祖记忆中瞧见的路线飞快行进。此时的蛮林妖兽极少,仍旧还在滔天火势和天劫余威的恐吓中没能恢复过来,因此一路畅通无阻。只花了不到两天时间,便已赶到那悬崖边处的山寨。

寨门口有守卫。南离老祖离开之时虽然带走了山寨里的大部分武宗和几乎所有抓来的山民,但这老巢不可废弃,到底还是留了二三十个武宗看管,加上山寨中一些杂工、奴婢,整个寨子也还有百来号人。要算上一些被他们关押的人,那就更多了。不过这些留守武宗还浑然不知老祖已经死掉的事,毕竟才几天时间,而且当时在营地中逃散的武宗,个个都以为是仙云宗派人剿灭他们来了,四散逃跑都还嫌不及,哪还敢回这老巢处来?

烈盘径自走向寨门,几个凶匪拉着的火头犬朝他狂吠!烈盘眼未瞧、手未抬,一道金芒射出,几只凶悍之极的火头犬瞬间倒地,头上穿了个大洞,鲜血股股而出!

那些武宗凶匪好歹也是在南离老祖身边涨过见识的,见此手段,个个均知是御器之术!这可是先天境强者的招牌!一个个楞是吓得呆立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南离老魔已经伏诛。”烈盘在寨门口站定,略一提气,声音传遍整个山寨:“我无意多造杀孽,不想死的就都给我滚!”

说着,手中金芒再闪!直如一道金色的闪电般窜向那寨中最高处的一座了望塔似的阁楼!金芒闪现、来回穿插!区区木制建筑,怎堪御器金珠神威?眨眼间便已千疮百孔!

这一手,可够显眼的,整个山寨都清晰可见!哪还不知是来了先天强者?既是先天强者,且手里还拿着疑似南离老祖手中的那颗金珠,那人家说南离已经死掉,铁定就是事实了。

山寨中顿时大乱,哭喊声不绝于耳,人人争相逃窜。

烈盘抱手站在寨门之处,任由这些人四散而逃。虽说这里面有不少武宗凶匪罪大恶极,但这其中也不乏有那种被逼为匪的义士。其实这种事情,在任何社会、任何世界都一样存在,即便是仙云宗外门已经算是比较公正温和的政权了,但天下之大,难免也会出现些逼上梁山之事。烈盘无意去一一分辨这些武宗的好坏,也不愿错杀好人,再说也就只剩下这二三十个武宗而已,既然识相,那放他们离开也算是最方便的做法。

不到半刻钟,整个山寨就人去楼空。但烈盘知道,寨中还有人。

到这里来当然不是为了搜寻什么宝物,南离老祖的宝物全都在他乾坤袋里,现在进了烈盘的口袋。来此,只为了两个人。那两个经由张天道之手,送给南离老祖的轩辕家侍女!

自己在去仙云宗之前,是必然要将张天道和轩辕战给摆平的,否则给烈家留下这么两个仇家,烈盘也走不安心。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直接杀掉他们固然简单。但这两人到底均是仙云宗安城外门的长老职,算是宗门中人。自己现在不过是一平民身份,也没打算去找季长风帮忙,若是毫无理由的取他们性命,纵然自己无所谓,可也必然会给烈家惹去无穷的麻烦。但,若是能拿到轩辕战和张天道勾结南离老祖,意图行刺安城大长老的证据,再要杀那两人,便真是如屠猪狗!

慢步走进已经‘空无一人’的山寨,攀崖而下,进了南离老祖隐藏在崖边的洞穴。

往里走,是一处地牢。能关在这里的,都不是普通山民。若非是一些武艺高强的武宗,以供南离老祖做阴毒术法的实验之辈,便是南离老祖的一些禁脔玩物。烈盘顺手用金珠破除牢笼,统统放走,来到这地牢左侧深处时,两个衣不蔽体、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子正卷缩在那里。

打开牢笼进去,那两个女人顿时就惊吓得抱成一团哭了起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老祖说什么我们都听,我们再也不敢啦!”

看样子这些天被吓得不轻。似南离老祖这等心思喜怒无常之辈,做他的女人,可是需要很强承受力的。

烈盘顺手扔过去两件衣服将她们身子盖住,淡然道:“没人杀你们,只要听我的吩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