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妖丹(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悬崖边燃起了一阵大火,将整个山寨都点燃了起来。

两女战战兢兢的站在烈盘身后,她们实在难以想像眼前这个看似清秀的少年,竟然能将那个凶恶到了极点的南离老祖都杀掉,还放火烧了这偌大的山寨。

她们是轩辕家的人,曾经对轩辕家无比的忠诚。但忠诚这种东西,是相互的。最初听说轩辕家将她们送给了一位仙道中人,她们还暗暗窃喜。以为从此攀上了真正的权贵,甚至还想着若能把那位散修老祖服侍好了,没准儿赐三人几颗仙丹什么的,也博个长生不老,超凡脱俗。却不成想,竟是被轩辕家推进了火坑。见到南离老祖的第一天,她们中最聪明的那个姐妹就已经被南离老祖一巴掌拍死了。此后两人战战兢兢的服侍这位老祖,不过因为打翻了一盏茶,就被老祖将两人一起关到地牢里去。若非老祖那时急着赶去寒潭收拾半蛟,恐怕二女早就不知被收拾成什么样了。

她们现在是恨死了轩辕家。再感受到少年恩公的强大,因此当听这少年恩公说起要她们出来指证轩辕家和张天道勾结南离老祖时,满口就答应了下来。其实,她们答不答应也没差,两人的根底在轩辕家,这很容易查到。此后被送去南离老祖之处,单只这一点,已经足够证实勾结之事了。只不过,她们如果肯开口,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些而已。

用万妖幡裹了两女,这才开始往回赶。

眼下蛮林诸事已了,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烈盘先朝着聂霜他们所在的山寨位置疾驰而去。

回到山寨时已又是晚上。

还没到寨门口,小六就从旁边树林里窜了出来,抱着烈盘的脖子亲热得不行。这小家伙似乎知道烈盘会回来一样,即便这几天没瞧见他,也没他消息,还是守在这里不曾离去。

聂霜和宗伯却已经走了,给烈盘留了封信,大意是他伤势已经好了,经此一战认识到他和先天强者间的差距,他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准备闯万兽林,以进入仙云宗了。约烈盘比比谁能先上仙云宗。

早就感觉到这小子极其好强,此前又曾打遍关东城无敌手,自负得很。他本以为烈盘虽比他强,但也强得有限。可南离老祖那随手一金珠就将他打得半死,才算是让他彻底明白了和先天强者、和烈盘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此前他本是和烈盘约好要一起去闯万兽林的,但既知烈盘强大如斯,再跟他屁股后面去闯万兽林,那可就不是‘闯’,而是寻求庇护了。以聂霜的傲气,自然绝不会作如此选择。因此不告而别,倒也在烈盘预料之中。

不过,以那家伙的能力,即便是独身去闯那所谓的万兽林,也应该有很大的把握吧。

万兽林中只有五百年道行的大妖兽,也就比银狼王稍微强上一些。普通巅峰武宗可能无法单独面对,但对聂霜这样已经开始接触道境的天才武宗来说,只要不是太倒霉被几只大妖兽同时围攻,通过万兽林考验那是妥妥的。

但要说和自己比赛谁先上仙云宗?

烈盘呵呵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子还真把我当成他的对手啊。唉,真怕打击他自尊心……”

小六显然听懂了这句话,插着手站在那信纸上连连点头,大有一副聂霜注定是个悲剧的架势。

这次回去,解决了张天道和轩辕战后,就可以带着烈蓉去闯万兽林了。以自家这妹子的五灵仙体,不修仙真是种浪费。这虽然是件好事,但此后两兄妹远去他乡求仙问道,留下孤零零的父母在家,无法尽享天伦之乐,却也是种不得已的悲哀。

仙路漫漫,各种生离死别是必经之路,也唯有尽一份心算一份心了。

先回南安镇看看母亲,然后带她一起去安城,一家人好好团聚些日子吧。

这山寨的位置就在穷荒蛮林最外围之处,距离南安镇不过两三天的路程,而那两女则就扮成烈盘的侍女跟在他身边。

小六显然是第一次走进一个只有人类的社会,趴在烈盘衣领子里不停的东瞧西瞧,无论对什么东西都表现出了极其浓厚的兴趣。而且走到人烟稠密的地带,瞧见热闹的街市和穿流不息的人群,小家伙也从没有表现出任何怕生的感觉。这让烈盘开始感觉到小六的一些与众不同之处。

所有常年居住穷荒蛮林的妖兽或灵兽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人类有着极其强烈的警觉性和仇视感。这是两个天生就对立的种族,穷荒蛮林存在了多少年岁月,两个种族间就撕杀了多少年岁月,那种种族间的仇恨和敌意是绝难消除的。别说走进人类的社会,就算只是在蛮林中瞧见人类的踪影,那些妖兽灵兽们就算不立刻发动攻击,可也绝对会表现出极强的敌意来。像小六这样瞧见热闹的人群时,眼里只有好奇和兴奋之情的妖兽灵兽,几乎可以说绝无仅有。

烈盘对此蛮好奇,只可惜不能和小家伙进行比较深入的沟通。它虽然能听得懂自己的话,但自己可听不懂它的。

回了南安镇老家,烈夫人见儿子突然回来,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少不了拉着烈盘一阵嘘寒问暖、家长里短的唠叨一番。然后发现了小六,这可有点一发不可收拾。

烈盘还真没想到自己老妈居然是个如此忠实的宠物控,从看到小六那一刻起,小家伙就基本没有机会‘逃’出烈夫人的怀抱,足足抱了一整天还舍不得放下来呢。好像把小六就当成是自家儿子的替身了,那叫一个疼到了心眼儿里。小家伙一开始对此还蛮不爽,但它很快就发现有个女人疼爱它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儿。那从早吃到晚都不用停的各种美味道、那种上厕所都不需要自己挪腿儿的舒适,瞬间就把小六给征服了。自发的开始在烈夫人面前装呆扮萌,哄得烈夫人一整天都合不拢嘴。

能这样悠闲的陪母亲聊天是件很舒心的事。每次瞧见烈夫人,烈盘都总会想起前世的师傅。那也是个女人,很慈善的女人。把他从山脚下捡来抚育成人,还带他进入了修真者的世界。她们的长相或许不太一样,但烈盘从她们身上所感受到的那种关心、慈祥、善良却都如出一辙。

烈夫人问起他这两三个月在穷荒蛮林内的情况。最近各种关于蛮林内出乱子的谣言满天飞,什么邪魔散修、大妖之潮,乱得一塌糊涂。就昨天,还有从安城开派过来的仙营军武宗进驻南安镇,搞得四处人心惶惶的。烈夫人那时还不知道儿子也在穷荒蛮林里呢,否则非追去安城哭得死去活来的不可。

想来,姬天元回到安城时,正是自己还在寒潭中寻妖丹之时。而姬天元只知蛟龙渡劫出世,却并不知那半蛟已经渡劫失败,死在了烈盘面前,连妖丹都被取了。因此一边将蛟龙渡劫之事上报宗门,一边又在各地加强营防,以防止他所说的妖物出世、天下大乱的情况。

烈盘本是不想让母亲担心,但考虑到最近蛟龙出世、大妖之潮的流言漫天,倒不若把实情告之,以安母亲之心。再说,自己这次回来可就是准备要上仙云宗了,关于自己真正的实力,也没什么好对家人隐瞒的。否则到时候自己带烈蓉去走万兽林,那可不得再把一家人担心死?当下将这次蛮林之行捡要紧的说了,虽是说得极为平静,像对阵南离老祖时九死一生等情节只是一句话带过,可也听得烈夫人心惊不已,连连惊呼出声。

烈盘笑呵呵的说完,这才拿出那颗得自南离老祖处的长生丹递了过去:“妈,尝尝这个。”

他会炼丹,长生丹对他来说,其实炼制并不难。但,世俗中想要找到如长生丹这样的丹药材料,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其中一味主药谓之为长生果,生于长生树上,吸天地之灵气。据说需三十年开花、三十年结核、再三十年才结果,属于仙家灵树,非世俗之地可以栽培。

不过,如果自己以后到了仙云宗,这方面的东西倒是不愁没有。虽无法让父母也踏足修真界求个长生,但以后多给他们一些这样的丹物,让二老安安稳稳活个一百五六十岁,做个世俗的寿星翁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什么东西?”烈夫人好奇的拿着长生丹瞧了瞧,笑着说道:“听你三叔公说,你还会炼药呢,这是给娘炼的吗?我又没生病。”

“哎,谁规定说一定要生病了才能吃药?这是补药,吃了对身子好。”

“呵呵,那盘儿你吃。”烈夫人到底也在这世代行医的烈家呆了几十年,虽不知这长生丹究竟是何物,但隐隐也瞧得出这绝不是普通的药物,甚至,有点像是传说中的丹。儿子有这孝心她已经很高兴了:“你以前断过经脉,现在又成天在外面做些危险的事,还是在长身子的时候,多吃点这些好东西。娘这没病没痛的,吃了也浪费啦。”

烈盘笑了笑,走过去,轻轻在母亲肩头上按摩起来:“这东西我多着呢,给您就收着。”他顿了顿:“娘,明天跟我一起去安城吧。”

烈夫人一楞:“你爹这段时间都在忙药材店的事呢,我去了也没什么事做……”

“呵呵,我准备要去仙云宗了。”烈盘说道:“修仙之路漫漫,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想一家人好好聚聚。”

烈夫人浑身一颤。自家这儿子自小就向往仙云宗,这是他的理想,烈夫人当然支持。而且听儿子描述了这次蛮林之行,她亦感觉今日的烈盘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只有梦想的儿子了,他是真正有实力可以进入仙云宗的!那自然更无阻止之理。不过真到了这一天,想到今后很可能仙凡两别,自己很难再见到儿子一面,就让她忍不住很是感伤。

她略一迟疑,才重新笑了起来:“恩,娘陪你去安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