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安城之乱(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兽潮的传闻在安城境内流传很广,而在安城本城之内,则更是说得有楞有角、个个都如同亲眼所见。

尽管安城外门在处理此事时已经极其小心了,但那些随姬天元经历过蛮林之行的武宗们,终还是有忍不住向家中人说起半蛟之事的。这些家人又告知亲朋好友,如此一传十、十传百,闹得是人心惶惶。一时间,安城大乱。稍有些家底、有些能力的,都连夜便已搬出安城,均怕那所谓的蛟龙大妖,会率领着穷荒蛮林的众妖兽杀出边界来,那安城这边界第一重镇,定然首当其冲,住在这里可不安全。而那些没条件离开的,筹备物资也好、在家里挖地下室也好,再加上有些从各乡镇赶来避难的难民,忙得那叫一个不可开交。

涅槃药材店门前就更是堵得车水马龙了。面对即将到来的乱世,食物和药物绝对都是生存所不可或缺的东西。别说有着特效药真龙白玉膏的涅槃药材店,便是别的普通药材店,也早都营业爆表,药价一涨再涨。

马车在人群中挤挤攘攘的慢慢前行,好不容易挤到药材店外面。车门拉开,烈盘从里面跳了出来,扶出烈夫人。

店门口正站着两个伙计在那里维持进店人群的秩序呢,其中一个是从南安镇跟来的烈家老伙计,瞧见烈盘和烈夫人,先是一呆,随即惊喜之极的嚷了起来:“少爷!是盘少爷!还有夫人,少爷和夫人来啦!”

虽是街上人多声杂,可这喊声仍旧是刺激到了两个对此特别关心的人。

老烈睿和烈无心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就从店里冲了出来。这些天来药材店的生意虽然一再爆表,但只要一思及还在穷荒蛮林境内不知所踪的烈盘,这两位就整天忧心忡忡的失魂落魄。特别是老烈睿从万冶子那里听说了姬天元的蛮林之行后,什么仙云宗的头号通缉散修南离老祖,什么大批量的抓捕进入蛮林的武宗,死者无数,甚至还有什么蛟龙出世,整个蛮林听起来危险得完全就跟龙潭虎穴似的。特别是姬天元等人被南离老祖抓起来关押那几天,曾向同被关押的武宗打听过烈盘,听说在他们之前,南离老祖已经杀了好几位年纪相仿的少年武宗等等。反正说来说去,烈盘十有**已经死在里面了。至于那个什么兽皮少年,御剑力抗南离老祖,却被姬天元异想天开的以为是仙云宗内出来游历的少年仙长,有这主观意断,自然不可能和烈盘挂得上号。

烈睿和烈无心听到这些的时候,精神都快崩溃了,这几天也就强撑着。若非从南安镇带来的一大帮老伙计和老管家帮忙照管,恐怕店里早就乱了套。两人虽然坐镇在店中,也是成天都一副梦游似的状态。此时突然听到下人喊烈盘的名字,那叫一个激动,什么生意不生意的,哪及得上自家亲人重要!一个箭步冲出来,果然瞧见是烈盘和烈夫人,饶是烈无心这等七尺汉子、饶是老烈睿这等死板老古董,也是忍不住瞬间就开始飙泪。冲上来就狠狠给烈盘一个熊抱,嘴里哽咽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烈盘自然能猜到这二老的心思,也知道以老烈睿和万冶子的关系,必然听说了穷荒蛮林中诸事,早就吓坏了。也是自己当时粗心了,若是早向姬天元说明自己身份,当可让二老少忧心几日。

他笑呵呵的和二老抱了抱,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我去了镇上一趟,把娘一起接过来,耽误了两天,让你们担心啦。”

旁边烈家的老管家笑道:“少爷和夫人舟车劳顿,老爷你们还是回去先休息下吧,店里有我们就行了。”

烈无心和烈睿此时自然也无心再管店里之事,点了点头,稍作交涉,便兴冲冲的带着烈盘和烈夫人朝后院赶去。

烈家在安城内的居所,是和药材店连在一起的。前面是药材店,后门过去则就是烈家在安城内的大院。就连老烈睿,在安城时也是住在这大院中的。

一进后院,就瞧见烈蓉这丫头正在那里练拳。只数月不见,这丫头竟已到了巅峰武者之境。身为女子,或许在爆发力上赶男性巅峰武者稍差上一点点,但其炼气道却已无限接近巅峰圆满之境。其实她进入此境界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之所以迟迟未能突破武宗,只是因为小丫头炼气时日尚断,别看烈盘突破武宗时水到渠成,境界一到就直接迈过去。那是因为他早已在前世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突破,熟得很。可你要换个别的正常武宗来试试?想要开劈体内经脉,贯通丹田,而且是从无到有的这第一步,那是要多难有多难!就算是对烈蓉这等五灵仙体的炼气奇才来说,也绝对不是个轻松的活儿。

虽然烈无心和烈睿并没有告诉小丫头关于烈盘的事,但这丫头可不傻,早从些蛛丝马迹中瞧出了哥哥多半已经遇难。她不哭也不闹,这段时间就卯足了劲的天天苦练,不为别的!但求有一天,可以代替哥哥走万兽林路线杀上仙云宗去,完成这个她和烈盘原本的约定。

却未想到自己这苦大仇深的志愿才刚刚开始呢,却突然就瞧见烈盘等人走进后院来,就像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把烈蓉都惊得呆了,站在那里摆着练拳的姿势张大了嘴巴,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惊喜无比的喊了一声:“哥!妈!”

声音才喊出来,眼眶顿时就红了。听说烈盘遇难的时候她没哭,这会瞧见真人反倒哭了。或许是憋得太深,这一哭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心疼得烈夫人连连安慰。

一大家子重聚,自然有聊不完的话题。但烈睿等人更关心的,显然则还是烈盘这段时间在蛮林内的情况。

这次蛮林之行,烈盘早对母亲说起过一次,这次不过复述一遍,不过烈无心问得较细,说得也就多些。只把一家人听得心惊胆颤。

南离老祖?!先天散修?!被烈盘正面对决、单挑中干掉了?

这真是烈盘吗?这真是那个一两年前经脉尽断,已经颓废到选择自杀的盘儿吗?

一两年前才仅只是七阶武者的小家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已经成长到可以对抗先天散修了!

那可是先天境的邪道散修!对世俗中人来说是神一样的存在!

“呵呵,爹你们不觉得我的名字很有意义吗?”烈盘笑着说:“烈盘烈盘,正所谓凤凰涅槃,死而复生,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改变吧。而且,也有幸认识季大哥,得他的帮助不少,否则我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这话还真没说错。若非季长风,烈盘可没有材料来炼制万妖幡。而若没有万妖幡,他可根本就不是南离老祖的对手。甚至,恐怕连面对这样先天境散修的底气都不会有。

对自家这儿子,烈家一家人都是越来越看不透了,那进步忒神速,早就已经超过了凡人所能理解的范畴。对于这些,烈家人已经有点习以为常了。

“不过,那南离老祖临死前,倒是让我知道了些别的信息。”烈盘顿了顿,这才说道:“轩辕战和张天道早已经买通了他,本是准备不久后便要到安城来杀万冶子和我。”

烈无心一楞,烈睿勃然大怒:“此事当真?!那畜生,要拆咱们烈家的台也就算了,竟然还要请这等邪道散修来杀我们烈家人?!”

烈盘笑了笑:“好在南离老祖已经伏诛,这危机算是解除。不过,那轩辕战和张天道既有如此歹毒之心,孩儿可没打算放过他们。”

说这话时,烈盘看向烈无心。只见烈无心说道:“以盘儿你现在的实力,武力上自是不惧他们。但轩辕战和张天道终是仙云宗外门成员,你若下杀手,只怕会惹来麻烦。甚至,影响到你进入仙云宗之事……”

“爹你太高看他们了,也太高估这个世界的所谓规则了。”烈盘淡然道:“两个外门长老而已,和有实力进入仙云宗的内门弟子相比,他们什么都不是。仙云宗是懂得取舍的,杀之如屠猪狗,不会有什么麻烦。何况,留下这么两个包藏窝心的祸害在安城,我今后就算去了仙云宗也不会放心。此事我心里有数,爹你就放心好了。”

烈无心叹了口气,略一迟疑,终还是说道:“我和张天道到底结拜一场,他虽不仁,我却不愿不义。若盘儿你真要对他们做什么的话,爹希望你能留张天道一命。”

旁边烈睿眼睛一瞪:“这种白眼狼人渣,留他作甚?再让他害人?”

烈无心摇了摇头。旁边烈盘则已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

此时烈盘还未和烈无心等人提及他要上仙云宗之事,旁边烈夫人却已说道:“一家人好不容易聚聚,说这些扫兴的干嘛。咱们今天只聊家里事就好嘛,”她一边说,一边笑着站起身来:“今晚让我好好给你们做顿饭菜,这些天呆在镇上,成天就尽琢磨吃什么了,还学了好几样新菜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