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安城之乱(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都笑了起来,烈蓉抱着母亲的胳膊:“还是娘最好了,娘做的菜比张妈做的好吃多啦!”

小六听说有吃的,瞬间从烈盘衣领子里跳了出来,倒把其他人吓了一跳。除了烈夫人,其他几位可还没见过这小家伙。

烈蓉一把就捏了过去,直接抱了起来,惊喜的问:“哥,这就是你说的那只小灵狐?好可爱啊!”

“呵呵,它叫小六。”

小六现在对女人的怀抱蛮有感觉的,得意的在烈蓉怀里打了个滚,连连点头,逗得一家子都笑了起来。

正说笑间,突瞧见有个伙计从外面店里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老爷老爷!有外门营宗的人来查咱们店,说咱们趁乱世哄抬物价什么的,他们在门口把店堵了,把客人都赶走,说要封咱们的店!”

烈无心一楞:“街尾的天心药材店呢?”

那伙计说:“那边没事,那些营宗直接就冲咱们来的,啊!对了,领头的就是上次抬了个假死人来店里的那个什么轩辕公子!”

外门营宗,指的便是安城外门仙营军武宗。是这安城中的执法机构,确实是有权利查封安城内一些犯禁的店铺。

但,说什么趁乱世哄抬物价,这明显就是在找茬找借口了。这些天因为大妖之潮的谣言,安城内乱,人心惶惶,各种物价都在飞涨。不只是涅槃药材店,整个安城内所有药材店都有大幅度的涨价。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如果有某家药材店维持原价出售药物、药材,那不是在做什么好事,而是摆明了要和整个安城药材界为敌。哦,大家都涨,就你一家不涨,你收买人心?你把其他所有药材店都弄得不是人?那你以后还要不要在安城药材业里混了?这些行业内的潜规则,不是三两句就说得清楚的。烈家的药材涨价也是应势而为,非出自本心。

所以如果说安城外门真要想管理城镇,想要治理目前纷乱的物价,那采取的办法绝不是封哪家药材店的店门,而是应该召集整个行业的头头脑脑先商谈一下才对。这突然就跑来封店,而且还只封烈家一家,而且带头的居然还是轩辕归。这事儿就再明显不过了。

此前的轩辕家惧怕烈盘的存在而不敢对烈家出手,眼下他们暗请的靠山南离老祖虽已挂掉,但根据姬天元同时返回的资料中,那烈盘也极可能早在穷荒蛮林内死掉了。烈无心和烈睿的低迷不振更是最好的证据。这如同是去掉了轩辕家心里一块大石。

而此后,大妖之潮的谣言爆发,安城很快陷入混乱。仙云宗外门算是世俗中的地方政府,替宗门管理好各地的秩序,本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其大长老更是一方父母官。发生如此骚乱,不论你有着什么样的理由,都必然是一种代表着管理者无能的信号。而且,新任的大长老万冶子上任不过数月时间,正好就发生了这样的骚乱,那旁人就更有话说了:你丫没上任前,咱们安城风调雨顺、境泰民安的,可你一上任就出这样的岔子。这该说你无能呢,还是说你是个灾星?随便哪一种,你都没资格继续当这大长老了!

这对刚听说南离老祖的死讯,以为天不助我的轩辕战来说,无疑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且那个邪门的少年武宗似乎也死掉了,那就更无顾忌。他这些天正在准备弹劾万冶子,想借这次安城动乱,治他这大长老一个无能、甚或说灾星之罪,告上仙云宗去将之拉落下马。这才是轩辕战这些天在忙活的事,而至于烈家,至于今天轩辕归带营宗来封店,这还真不是轩辕战的主意,甚至他都不知道。这是张天道的仇家,又不是他轩辕战的,他着什么急?本是准备先收拾了万冶子再慢慢泡制烈家,以进一步拉拢张天道,却不想他那宝贝儿子自以为烈盘已死,思及此前在烈家受辱,等不下去,不告诉他老子,自己就带人来要先对付涅槃药材店了。

烈蓉怒道:“又是那个白痴二世祖!”

旁边其他人却都笑了起来,只看得刚刚跑进来报信的伙计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安城外门都派营宗来封店来了,老爷他们还笑得出来?

当然笑得出来!

因为烈无心和烈睿等人眼下早已知道,现在的烈家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可以任人收拾的普通药材商了。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虽然这话听起来不太像什么好词儿,可只要有烈盘在,这安城里任何想要动烈家的人,无疑都只是跳梁小丑而已。

要讲道理,烈家没做任何亏心事。要论武力,你轩辕家还能强过南离老祖?要说耍阴谋手段、玩背景靠山,别忘了烈盘身后还有个仙云宗炼器殿首徒季长风呢。烈盘不会借季长风的名头去招惹谁,但若是谁敢拿仙云宗之势来压烈盘,根本都不需要烈盘开口,季大仙长首先就不会答应。何况,烈盘不是说过了吗?此事他心中有数!如今的烈盘,在烈无心和烈睿眼里早已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家中顶梁,亦相信他绝不会做什么头脑发热之举。他既说心中有数,那便一定有数!

烈盘笑了笑,说话间隐然已有了股一家之主的味道:“爹,三叔公,我先出去瞧瞧。”

此时的药材店内正乱成一团。在店里帮工的伙计几乎全都是从南安镇跟过来的烈家老伙计,对烈家忠诚无比。瞧见那轩辕归带着一大票武宗过来,随便找个借口就要封店,人人都知道这绝对是针对自家主子而来的。因此尽都堵在店门处,一边让人赶紧去找烈无心他们,一边用身子堵住那些武宗,不让他们冲进店来。

但这些店伙计都只是普通人,连武者都不算。在一众武宗面前,完全就跟一堆纸人没什么区别。瞬间就被劈里啪啦的放翻了一地,断手折骨的在地上哀嚎乱骂,耍起泼。这些伙计当年可都是跟烈无心打天下的,手底下虽然没什么真功夫,但耍泼耍横这些无赖伎俩倒是信手捻来。那些武宗虽然厉害,但到底不敢无故对平民下杀手,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

轩辕归看得渐渐不耐,这些营守武宗就是不如自家里的护卫武宗好使。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不就几个刁民吗?弄死他们又能怎么样?

尽管是在大冬天,这位轩辕大少手里的折扇也没停着,人家不图凉快,图的就是这个调调。今天本少爷是来找场子的,岂能给这样几个无赖就搅和了?笑话,比耍无赖?本公子是你们祖宗!

此时一声冷哼,折扇一收,推开两个身前的武宗,用扇尖指着那些躺在地上耍无赖的店伙计,傲然道:“不让路是吧?那就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敢阻扰我仙营军执法,好大的狗胆,打死一个,本少爷赏他十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十金,那可抵得上这些仙营军武宗两三个月的收入了。顿时就有三个武宗往店里直冲进来!

可,他们冲进来的速度虽快,但‘飞’回去的速度更快。

只见一道人影闪过,三个冲进店里的营守武宗瞬间就如导弹般被轰飞了出去,直射向街对门的一家粮店里,把人家店门都砸出几个破洞来!

众仙营军大怒。

在安城,仙营军武宗仗着自身有一定武力,背后又有仙云宗作为靠山,还是正规军。因此一向都是在安城里横着走的角色,个个都是安城最大的地头蛇。一向只有他们打人,没有人敢动他们的。本来跟着这位轩辕公子跑来药材店闹事不是他们的本意,因此刚才出手时多少都还有点讲究,并未下死手。可对面居然敢打他们的人,这可就是捅了马蜂窝了!

电光火石之间,这几十个跟着轩辕归过来的仙营军武宗,起码就有十几个第一时间条件反射似的朝店内冲来!冲着刚才那道出手震飞三个同僚的人影攻去!他们才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有多强,在安城,咱们仙营军最大!

可,冲进来十几个跟冲进来三个的效果是完全一样的。

这些武宗不过只是三四阶水准,对付这些家伙,烈盘甚至连太极之道都用不上。他本身已是七阶武宗,而且因为格外强大的神魂,使他每在武宗境提升一个等阶,其攻、防、速方面都远超普通标准。对付这些普通低阶货色,来一个轰一个,来十个轰十个!拳对拳、脚对脚,就跟打棒球似的,这球怎么扔过来,大爷就给你怎么砸回去!

劈里啪啦一阵跌声,十几个武宗连在店里呆上一秒的机会都没有,尽数倒射而出,倒把街对面的店铺给砸了个稀烂。

所有人只感觉眼前一花,此时才瞧见一个翩翩少年悠哉游哉的在店门口处站定。

其他仙营军武宗全都看得惊呆了,这少年竟然瞬间就击倒了自己一方十几个武宗,如此摧枯拉朽之势!这份实力,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只见那少年旁若无人的朝店门外走了过来,这边不论是仙营军武宗也好、亦或是轩辕归也好、或者是街上看热闹的人也好,尽都安静得鸦雀无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