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战轩辕(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归一瞧见是烈盘,脑子里顿时就懵了。上次烈盘确实把他吓得够呛,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人扇耳光、头一次被人恐吓,而且还恐吓得那么霸道、那么真实!俗话说恶人只怕比自己更恶的人,轩辕归显然觉得烈盘比他要恶得多。

这家伙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

轩辕归三魂里吓飞了两魂,瞧清是他,想也不想,下意识的就想开溜,但烈盘哪会给他机会?

这丫才刚刚转过身呢,就瞧见烈盘已经堵到了他面前。那让轩辕归讨厌到了极点的笑容,瞬间就让他混身都打起颤来。

烈盘看着他,摇了摇头:“不涨记性。记得上次我放你走的时候,和你说过什么话吗?”

轩辕归的牙齿都在直打颤,他拼命咬住牙,想让自己尽量表现得男人一点,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害怕这个区区药材商的儿子!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发抖、忍不住害怕、忍不住脑子里一片空白、也忍不住裤裆里那一泡骚气无比的黄汤!

这家伙,居然尿裤子了!

旁边几十个仙营军的武宗此时方才回过神来。虽然人人均知眼前这少年强得一塌糊涂,可轩辕归是谁?是这城中的小土皇帝!自己一大票人跟着他出来,要是让他吃了亏,一个个还闷在旁边不敢动,那回头自己还要不要在安城里混了?就算打不过这少年,可也总得吆喝几声,表现一下存在感吧?

再说,自己一方可有几十号人,而且看那少年似乎也只是个武宗嘛,出手时因真气鼓荡,太阳穴拱起,明显还未到和天地沟通的先天之境。自己一边可有几十号人,而且这是在安城!

这么一想,那二三十个武宗便忍不住朝前逼近了一步,对烈盘隐成包围之势。这时候,这些武宗本该是大喝几声‘赶紧放开轩辕公子’之类的口号的。可这一大帮子人,个个都盼着别人来出这头呢,全都闭紧了自己的嘴,场面尴尬诡异得渗人。

但他们不出声,烈盘却出声了。

他回头淡淡的瞧了一眼周围的仙营军武宗,一声轻笑:“想进医院是吧?”

药材店、医馆,这些只是民间私人所办。而仙云宗亦是在各地开设有官方医馆的,收费虽然高,但水平确实比普通民间医馆要好得多。谓之为‘太医仙院’,简称医院。普通平民进不起医院,但这些官家的仙营军武宗,受了伤却是可以进去免费治疗。

虽然这是在世俗民间人人羡慕的福利,可这话从烈盘的嘴里说出来,可着实是有点变了味。

一众武宗本已提起那么一丝丝的斗志,瞬间就被这轻描淡写一句话给吓得缩了回去。一个个不由自主的便朝后退了两步。

烈盘也懒得管,转头看向轩辕归:“我说过,任何敢找我涅槃药材店麻烦的人,都是我烈盘的敌人。来一个,我宰一个。”说着,他摇了摇头:“你是觉得我在说笑话吗?”

轩辕归的牙齿直打颤,嘴巴张着却说不出话来,他无法形容眼前这个人带给他的那种压迫感。这已经不只是简单的害怕和恐惧了,他只感觉对方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他喘不过气来的气势,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

轩辕归的喉咙里咕噜咕噜的翻动了几下,突的全身一僵,整个人如同抽筋一般挺了一下,仰后便直栽倒,竟是活活被吓死当场!

周围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结舌,不知发生了何事。

此时,烈无心、烈睿等人才从后面赶了出来,正好瞧见这轩辕归倒地一幕。

老烈睿隔着老远就骂道:“又装死!这小畜生是装死装上瘾了?”

话音还未落,那边一个胆子稍大点的武宗去试了试轩辕归的脉博和心跳,惊得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死、死、死了!轩辕少爷被吓死了!”

打架闹事和死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何况死的还是这安城土皇帝的独生子,轩辕大公子!

人群顿时如炸开了锅,‘轩辕大公子死啦’的声音瞬间以此处为中心,飞快的朝着整个安城扩散开去!

饶是烈无心和老烈睿相信烈盘,也相信他有对抗轩辕家的能力。但到底轩辕家这土皇帝在他们心中积威深厚。说对付他们是一回事,等真冲突上了又是另一回事。乍然瞧见这轩辕归淬死门前,两人也有点呆住。

那些营守武宗无人敢动,想赶紧去轩辕家报信,可却又怕自己一动,那少年恐怕就要发飙。按照常人的理解,这弄死了轩辕家大少,不该是要想方设法把事情掩住才合理吗?

可那少年非但不掩,却似乎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冲站他身旁的几个早就吓傻的营守武宗招了招手:“把这玩意给挪开,别挡我家门前,可也别搬走,让他家老子来认尸!”

几个武宗喉咙里咽了口唾沫。

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横的!而且瞧人家那架势,根本就没把这安城地头蛇轩辕家看在眼里啊!不,这何止是没看在眼里,这明显就是冲着轩辕家去的!这少年什么来头?倒是听说涅槃药材店好像和新上任的大长老万冶子有些关系,这该不会是两位前任、现任大长老之间的较量吧?

营守武宗们直到此时才明白今天这事儿根本就不是自己这帮武夫可以插手的,没谁敢再吭声,照着烈盘的吩咐做了。

店门口很快就清空了一片,但之前排成长龙般的客人,也没谁敢再进来买药了。远远围在街道两头,既不敢靠近,也不愿远离。安城土皇帝家死了儿子,这安城小霸王被生生吓死,如此重镑炸弹般的消息,仿佛比大妖之潮的谣言还要更吸引眼球一些。起码,这事儿更真实、更贴近。

人群议论纷纷,涅槃药材店则是照常开店,烈盘陪着烈无心和烈睿在店内坐了,替之前一些断手断脚的伙计包扎,只等着轩辕家找上门来。

拿烈盘的话说,什么刺杀、暗杀,咱不玩那套。要宰,就光天化日的宰!

那边烈蓉也扶着烈夫人赶了出来,烈蓉还好,可烈夫人是个老实人,听说外面真死了人,难免忧心忡忡。烈盘索性让老爹陪她们回了内院,也省得一会二老见到那些刀光剑影的瞎担心。

这边才刚刚把烈夫人扶进去,外面轩辕家就已经来人了,浩浩荡荡、杀气腾腾一大队!

轩辕狮、轩辕虎、轩辕天、轩辕地!四人都是轩辕战的兄弟,亦正是轩辕家中四大长老,同时,这四人均是安城外门仙营军的副统领!分别统管着天龙、地虎、骁骑、八荒四营!

四人均是膝下无子,女儿倒是生了不少。轩辕归虽非他们亲生,却是整个轩辕家唯一的独苗,被这些叔叔伯伯们捧在手心里怕热了,含嘴里怕化了。他那安城头号纨绔的性格,大多也是被这些叔叔伯伯给惯出来的。别说什么有人杀了轩辕归,就算是在这安城内有谁敢在背后说这轩辕归一句坏话。你要是夜深人静躲被窝里偷偷和自家媳妇说两句也就算了,要是让旁人给听去,传到这几位耳里。不好意思,明天你就可以喊你媳妇给你买棺材了!

正好这些天大妖潮之事,让整个仙营军时刻戒备。几人均正在营中当职,乍听得刚刚陪侄儿出去的营守武宗回来报信,说轩辕归在一家药材店门口被人给吓死了。

这还得了!

作为轩辕家的核心成员,他们是知道轩辕战和现任大长老万冶子之间一切事情的。听说那药材店和万冶子有关,立刻便联想到这是万冶子暗中授意,是要和他们轩辕家开战了!

你要借仙云宗之势、借规则玩些手段也就罢了。可要说开战?就凭你一个‘倒插门’的外门大长老?就凭那个现在还因伤躺在家里下不了床的大统领姬天元?就凭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小小少年武宗?再强,你也不过是武宗而已!你也会累会疲!十个打不赢你就上一百个!一百个不行就两百个!这是安城,是仙云宗境内!还能让你一个小小武宗翻了天去!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今天便要你见识见识轩辕家在这安城里的底蕴!老虎不发威,真当我轩辕家是病猫!

四人立马让人去外门通知轩辕战,同时点起本营军马,浩浩荡荡四百营宗直朝涅槃药材店方向杀来!

刚一到这涅槃药材店的店门口,就瞧见轩辕归像滩烂泥似的瘫在一臭水沟旁边。眼下正是冬天,天寒地冻,虽然才刚死不久,可轩辕归那整张脸却已都被冻得乌青发紫,全身僵直,眼睛瞪得大大的闭不拢去。

“归儿啊!”轩辕狮忍不住就是一声惨嚎,扑爹似的扑到轩辕归身上。身后三兄弟亦是嚎啕大哭!

安城方言中‘龟儿’是骂人的意思,听这平时高高在上的轩辕家四兄弟哭天喊地的喊‘归儿’,还喊得那么忘形。

说实话,轩辕家虽然是安城的土皇帝,可一向是以势压人的形象出现在平民心中,大家只是敢怒不敢言。此时瞧见这四兄弟哭喊‘龟儿’喊得有趣,周围人群中有禁不住低声暗笑的,却也赶紧警觉,捏紧自己的嘴巴,把笑声再吞回肚子里。

四兄弟哭喊了一阵,轩辕狮是四人中的大哥,此时抹了把老泪,抱着轩辕归的尸体站起身来,须发倒张、横眉怒目、暴喝出声:“给我砸!给我打!给我杀!今天这药材店里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呵呵,好大的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