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宗门先天(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人顿时醒过神来,但对方显然并未打算放过他们!是轩辕战先动手的,人家就算杀了你,也只是自卫!

围观人群几时曾想过竟能在有生之年瞧见轩辕家倒台的日子?此时一个个‘好’字都已经憋到了嗓子眼儿上!轩辕家这些年太霸道了!轩辕归这败家子则更是在安城里祸害了不少人,那是人人恨之入骨、敢怒不敢言。若非他家积威浩大,不论是围观的民众亦或是那些营守武宗,恐怕都已经叫起好来!

只见那金珠破去五人之阵,绕空中飞转了一圈,闪电般对准轩辕战的眉心直射!射势之快之疾之猛烈,只让轩辕战感觉到一种无可奈何的绝望!他奋力想闪避,但身体动作哪及得上那金珠御器之速?眼看那金珠冲势已达,眉心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风压剧痛!

恰在此时,一声刺耳之极的‘砰’声在轩辕战额头前炸响,巨大的冲力在轩辕战面门前冲开,强烈的气流顿时将他卷飞了出去!

但,他却已认出了救自己一命之物!

轩辕家五兄弟均如瞧见了救命稻草一般,忍不住激动的呼道:“三叔!”

“是三叔的白龙剑!”

“恩?”

烈盘只感觉金珠遭遇了一股绝强的阻力,不,不只是阻力,那是一种反冲力!竟将金珠震得连器魂都险些碎散掉!

只听一个声音在半空中喝道:“小贼好大的狗胆,竟敢当街行凶,欲杀我仙云宗下属,留你不得!”

话音落时,一道白芒闪过,自那说话声处电射而出!

此时方才瞧见,那竟是一柄白色的飞剑!先前冲撞金珠,险些将金珠器魂震散的,也正是此物!

烈盘神魂意念操纵于金珠之上,全力迎上剑尖!

半空中又是一声炸响,荡起一圈声浪波纹。

这飞剑的威力,与当初的南离老祖相比只怕在伯仲之间,比烈盘这武宗境的御剑术自然要强得多。不过,要论神魂强度的厚度,烈盘却绝对在这二位之上!

此时强行提升神念,五分之一神魂全力御器,以轰破半蛟防御的那等力道出手,居然将那飞剑死死抵在半空,再难寸近分毫!

这就完了?

不!

金珠刚一接上飞剑,一股狂猛的神魂念力便从金珠中喷涌而出,直逼向飞剑的器魂!

一个小小武宗而已!不知用了什么邪门歪道之处,竟可操控这法器,但竟然还妄想学大能者一般来夺我器魂?

半空中那人差点笑出声来,想也不想,神念加灌,飞剑与金珠顿时如同在半空中僵持定格,这已不再只是两件法器和御器术之间的比拼了,而是双方操纵者神念强度的比拼!

在法器对拼中直接选择对耗神念!这种打法太落后也太偏激了,那是用自己的神魂去换对手的神魂,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飞剑的主人则显然不这样想,他是先天强者,而下面那小家伙不过区区武宗!甚至他也能感觉到对方灌注在金珠法器内的神念已经是对方最大化的‘输出功率’了,却也不过如此而已。与自己之间的差距可判若云泥之别!

这小子狗急跳墙,想要摆个空城计吓唬自己,逼自己退避,不接这招!呵呵,那可真是打错了算盘!

烈盘只感觉对方的神魂极强,一波接一波的浪潮攻势如同排山倒海般,轰得自己几无招架之力,完全被动的局面。

但,真被动吗?

烈盘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自己的神魂念力,其实比先天强者更强!是已经开始接近元婴老怪那种水准的级别!这是他早就已经认知的事。只不过,受限于这武宗肉身,使他的爆发力不强。眼下这先天强者的神念攻击虽猛,那是因为他爆发高于自己。但他能攻几分钟?这种神念消耗之下,估计他最多在来四五分钟就要后继无力,而这种程度的神念防御,只维持四五分钟的话,恐怕对烈盘来说连消耗二字都说不上!他就是故意要摆出一副全力防守、马上就撑不住的姿态,他要诱使对方和他消耗神魂!

两者既拼起神念,空中云归云雾归雾,没有电光火石般飞来窜去的器影,一切画面就都清晰起来。

只见一柄白色的飞剑正和一颗金色的圆珠对峙空中,剑尖顶珠身,前者发出耀眼白光,后者则散发点点金芒。看起来,那白光显然要浩大得多,几乎将金珠的金芒完全吞掉。但却始终留了那么一点淡淡的金芒犹存,挣扎不止。

而在距离那飞剑金珠不过数百米的空中,正有一神仙般的人物衣袂飘飘、踏剑而悬!

这人的年纪看起来并不是太大,三十来岁模样,穿着一身白色袖袍,脚踩一柄宽大飞剑当空悬立。那股出尘之致,确非世俗中人可比!

下方轩辕家五兄弟均是看了个真切,激动的喊出声来:“霄三叔!”

轩辕霄,仙云宗内门的布衣弟子!

仙家炼化天地灵气,除非是大限将至,否则要想保持青春容颜是很简单的。当然,也不是每个修仙者都会这样,保持青春容颜会耗费你每日很多时间和很多辛苦炼化得来的灵气。不少修仙者宁可自己的外表逐渐老去,也不愿意将时间和精力化到这方面上。像此时空中那位轩辕霄,难怪在仙云宗混了几十年也还是布衣弟子,大概一方面天赋有限,另一方面成天就只在乎那副年轻外表这类虚荣之物上去,显然会得不偿失。

而所谓布衣弟子,是指在仙云宗内门中级别最低的弟子。只在宗门大环境中自行修炼,接手一些宗门任务,做些杂活。平时也可以去旁听宗门各仙长的讲道课程,但并无一个明确的师傅。和张嫣嫣那种直接被某位仙长看中挑去做关门弟子的,有明显区别。

但,布衣弟子也是内门弟子!在宗门内他们或许没什么权利,但到了这方世俗,他们就是可以掌控一切的存在!

他是轩辕家的依仗,也是轩辕家能霸占安城做几十年土皇帝的真正靠山!

自姬天元回报蛮林之事后,轩辕战就打开库房,用紧急传讯符录通知了仙云宗方面。这种事对地方来说是大事,但对仙云宗来说却只是小事一件。只将此事作为一个宗门任务发布出去,任由门下弟子自愿前往。轩辕霄便是接了宗门任务而来,毕竟自己的家族在这里,多少要比别人更关心一些。如此御剑两三日赶到,刚到城中半空便听得打斗声,悬空一瞧,见得竟是有人使御剑术要杀自己的族人,连忙御剑拦截,总算及时救下轩辕战一命。

此时见得半空中轩辕霄的飞剑占尽上风,下面的营守武宗也好、旁观民众也好,尽都鸦雀无声。

任谁都知道轩辕家之所以能在安城做这几十年土皇帝,是因为他们家有一位在仙云宗做弟子的仙长,好像就叫轩辕霄!这可是正牌先天强者,还是名正言顺的仙云宗仙长!竟然抢在此时赶来,这轩辕家还真是气数未尽。

人群中有暗自叹气的、有庆幸自己刚才憋住没有大喊‘打死轩辕狗’的、也有一些轩辕家的脑残粉在大声叫好的。

但无一例外,所有人看向那少年烈盘时的目光都已经充满了同情和惋惜。

这安城,好不容易出了个可以和轩辕家叫板的强者,却就要早早的夭折于此……唉,这安城,始终还是轩辕家的天下!人家背后有仙云宗的仙长撑腰,岂是任何人可以轻易撼动的?任何世俗中人,想与宗门抗衡,都只是找死而已!

但,看似马上就要被击败的烈盘,此时的脸上却突然变得轻松起来,甚至还有了一丝笑意。

他突然一改刚才的‘被迫’表情,气定神闲的冲半空中的轩辕霄喊话道:“累了吗?”

轩辕霄一楞。

他只感觉自己的神念攻击明明次次都已经将那小子的防御给摧残到一丝薄皮的程度!可那小子就是能抗下来,并且迅速的重新组织出防线。那小子的神魂消耗明明比自己还要更多,但却丝毫不显疲态!一开始时这种感觉还不明显,可僵持了约莫四五分钟后,轩辕霄感觉自己已经有了一丝疲惫,可对面那小子却反倒是越战越勇了!

再加上烈盘的问话和那完全无疲态的表情,轩辕霄立刻意识到自己上了个大当!

对方只是武宗境,不管因为什么特殊原因让他的神魂变得无比强大,论爆发力也不会比自己这先天强者更强。他要想逼迫轩辕霄比拼神魂念力,那唯有轩辕霄自愿才行,否则凭着他先天强者的神念爆发,完全可以强行逼退烈盘的神念,让飞剑抽身而退的。

结果那小子才装出一副次次都被自己险些攻破的表情,让轩辕霄有种再加一点点劲就可以直接将其拿下的感觉。却偏偏就是攻不破那一层防线,直到将自己先拖耗到了乏力!

他骇然朝那地面上的少年看去,这少年武宗,哪来如此悠长的神魂念力?!

意识到不对劲的轩辕霄,立刻开始撤回自己的神念之力!否则如此继续僵持下去,要么是自己神魂迟早被那小子耗尽,要么就是无力再夺回对飞剑的控制权!但即便是他及时醒悟,眼下持久消耗的久疲状态也让他无法立刻就将神念撤出来。而烈盘,却在这时候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