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我错了!/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很快就将半蛟渡劫失败,已经被劫雷劈死的消息说出。

半蛟既死,那大妖之潮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何况,说出这消息的是烈盘,那个曾经在蛮林内单挑灭杀南离老祖!在安城大街上力战仙云宗仙长,还在其眼前斩了轩辕战五人的安城新星!现在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对所有平民来说,那可比安城外门的官方通告还要更可靠得多。

整个安城所有人都如同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同时,这消息也飞快的朝着整个安城境内外散播出去,原本一直笼罩在头顶的灾劫阴影消散,总算是让安城、乃至整个安城境内各村镇都恢复了平静。

张天道这几天表现得也很平静。从万冶子将那人证二女带回外门后,他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呆在家里等着最后的判决。收买南离老祖的是轩辕战,但他张天道却是牵线人,而且,连那两女都是由他张天道亲自带着送去南离老祖之处的。这份勾结之罪,他应该算是罪魁祸首的级别。至少也是个五马分尸之刑。

他并没有想过向仙云宗内的女儿求救。张嫣嫣不过初入宗门不到一年时间,不论身份地位,与季长风季大仙长都相去甚远。此事既是有季长风坐阵,那就算求到女儿那里,也铁定帮不上半点忙。他不求自己能得到什么饶恕,但求此事不要影响女儿在仙云宗内的前途就好。毕竟,宗门弟子的父亲勾结邪魔外道,这种事若是让有心人利用起来,就算女儿身份特殊,恐怕也难免受到牵连。

而这所谓的‘有心人’,在张天道看来,除了那烈盘之外,再不作第二人想。

他现在都还记得那次在南安镇中,烈盘对他们父女丢下的冷冰冰的话:‘仙云宗是吧?希望你能通过大考入得宗门。因为我也打算去仙云宗,若是到时候瞧不见你这泼皮女子,我会少很多乐子的!’

不单只是这句话,从他对轩辕家的手段便看得出,这小子绝不会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善类!有如此机会,他会不加以利用?

张天道后悔莫及。

因此这几天除了平静的呆在家里等待判决,他也几次动过想要去烈家求情的心思。不是替自己求情,是替女儿求情!以烈盘今时今日的实力,走万兽林进入仙云宗绝对是妥妥的!万兽林最强不过五百年道行的大妖兽,那是针对世俗武宗所布置的考验。可这烈盘,已经是能灭杀先天境的强者了!再加上,他又与季长风如此交好,这等实力、背景,若等他到了仙云宗真要对自己女儿不利,只怕自己那个头脑简单的傻女儿根本就不够他玩的!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去烈家。他想不出走到今日这地步之后,烈家和他之间还能有什么转圜的余地。

如此等了四五天。

安城外门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何况此事本就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二女那里取了口供,直接就将已经死掉的轩辕战五兄弟给定性成了背叛者。勾结邪魔散修,意图刺杀安城外门重要成员,这本身就已经是对仙云宗的一种背叛了。

轩辕家的家产全部充公,女眷、家奴等统统发配边垂。仙云宗这宗门虽然中正平和,但在这样仙魔并存的大世中,亦必须设有重刑法典。连坐之类的刑法早就已经深入民心。

但,张天道的判罚却迟迟未来,这让他十分困惑。连轩辕家那些无关紧要的连坐之人都已经开始发配了,怎么仍旧还没有人来判决他这‘罪魁祸首’?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张天道只感觉渡日如年。最初时知道自己铁定没命,那几天反倒十分平静。可现在判决的声音迟迟未到,却又让他生起了一种侥幸心理,但却又始终不敢相信。而且,他也不敢亲自去外门问,万一那边本已经将自己忘掉了,自己跑去不是反倒提醒了他们吗?要不然,是那烈盘觉得让宗门处死自己,不够泄他心头之恨。此子如此心狠手辣,竟是要亲手慢慢泡制自己?毕竟,南安镇那次翻脸也就算了,此后自己可是去请南离老祖对烈盘下手的原凶之一!自己能对别人起杀心,别人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起折磨之心呢?而以烈盘和季长风的关系,都是处死自己而已,只要烈盘开口,季长风想必是不会管这些细节的。

如此忐忑的在家中再等了七八日,冷清的大门终于被人敲响。

张天道家中的奴仆早已被他谴散。听到那敲门声,心中先是一紧,随即反倒放松了下来。

该来的终究会来!

他站起身,整了整衣冠,大步走到门口,打开了尘封数日的大门!

门口没有想像中押解囚犯的队伍,而只站着一个人。

烈无心!

张天道呆了呆。

这曾经过命交情的两兄弟,就这么站在大门口对视了半晌。

终还是烈无心先叹了口气:“不让我进去坐坐吗?”

“………进来吧。”

家中下人早已遣散。张天道亲自泡了壶茶,烈无心坐在堂中时,他端着茶壶过来,习惯性的问道:“泉龙茶吗?”

烈无心笑了笑:“你倒还记得我习惯。”

“几十年了……”张天道替他斟上,自己也满了一杯,在他旁边坐下,沉默半晌,才说道:“是小盘让你来的?”

烈无心摇了摇头。

张天道又问道:“我知道自己这次必死无疑,只是不知为什么押后这么久……是小盘吗?”

烈无心点了点头。

张天道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不会让我轻易就死的。呵呵,无心,你生得一个好儿子,而且比你这当老子的果断决绝多了。你当初若是也能如他那般心狠手辣,恐怕烈家的药材生意早已雄霸了整个安城。”

烈无心说:“那你可错了。”

“呵,我错了一世,早就错了太多。”张天道淡然道:“不论小盘想如何处死我,我也绝无怨言,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只盼他不要将与我之间的恩怨带到嫣嫣身上去。嫣嫣是无辜的,她与此事无关。”

“唉……”烈无心叹了口气,打断他道:“天道,你走吧。”

张天道一楞。

“盘儿并没有让那两个轩辕家的婢女把你供出来,勾结南离老祖一事已经定案,并且与你无关。”烈无心顿了顿,这才又接着说道:“盘儿也没有要杀你的意思。无论怎么说,他曾经也叫过你一声张叔叔……”

张天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只见烈无心从怀里摸出一个盒子,放到了桌子上:“盒子里有一万金票,权当是买你家这宅院了。盘儿虽答应不杀你,但却不愿在安城内再见到你……以你的医道、药道,再有这一万金作本,天下之大,任其何处,你都去得。只别再呆在安城便好!”

张天道怔怔的看着那个盒子,半晌才回过神来:“你们就这样放过我了?放过我这曾经想杀掉小盘的人?”

“你现在还想杀他吗?”

张天道略一沉默:“不想。我也没有那个能力!”

烈无心笑了起来:“那就行了。”

他说完,起身便朝门外走去。

张天道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些年来他风光惯了未曾有回忆过去,但这些天在家中等死时,他却常常想起当初在南安镇,烈无心是如何救济落魄的他,是如何说服烈睿将他带入医道入门。又是如何抛洒金银将他一路引进安城第一名医门下。他以前觉得这只是烈无心对自己的一种投资,大家相互利用,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不过这几日来每每思及,却愈觉烈无心一直一片真心,而自己,却是在权力和地位的道路上越陷越深,越来越冷酷无情。

这或许就是身份地位转变之后,随之而来的心态上的转变吧。

他这还在发呆,已经走到门口的烈无心却似想起什么似的,停住了脚,回头说道:“对了,盘儿答应过我,不会在仙云宗内找嫣嫣的麻烦。”

张天道呆呆的抬起头看着他。

“盘儿言出必行,你大可放心。”烈无心笑了笑,朝他挥了挥手:“再见了兄弟!自己保重!”

兄弟?

烈无心还肯叫自己一声兄弟?

张天道只觉双眼一阵模糊,大难不死和这声久违的‘兄弟’,如同闪电般击中他内心中曾经的那片净土。

他突然跪了下去,嚎啕大哭,望着那空开的大门,撕心裂肺的在院子里喊道:“烈大哥!我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