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这是剑(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熊熊的炉火前,映照着两张通红的人脸。

烈盘、季长风。

炉是最好的炉,锤是最好的锤。这是万冶子还未正式开业的万器房锻造铺,就锻造的基本条件来说,安城里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这更强的地方了。烈盘和季长风说要炼器,万冶子自然是立刻就把这地方给腾了出来,连同他那些徒子徒孙都统统清空。本来老万也是想过来观摩观摩、学习学习的,可季长风一句话把他堵了回去:“你技术已经定型,观摩太高层次的炼器道对你并无帮助,反而搅乱你的心境。以后有机会,又愿意学的话,可以回宗门炼器殿去看看那些普通弟子冶炼。”

万冶子再怎么心痒痒,听了这话也就只得忍了。

这次炼器师自然是烈盘,季长风只是旁观而已。

他要锻造的是一柄法器仙剑。

剑身材料,选用赤炼火铜精、辉月辉石为主。

此二物,前者性阳,刚烈无比。本身就取自火山深处,即便大冬天的拿在手中,也会自生一股暖意。稍加火炙,更是立刻就能激发出矿物中的火属性元素,灵性无比。而后者则恰恰相反,名为辉月辉石,则是在夜岚之中辉映皎月的阴石。这一阴一阳,相互层次相当,自为互补,确是上好的锻器组合材料。

但,这种材料也是最难控制的。

阴阳交泰,天地融合。能融便是至强,可过程,则必然千辛。

烈盘所用的是炼器道中号称‘绝音法’之术。与他曾经帮万冶子炼器时所用的‘音击法’恰好相反。后者以音入道,而前者则讲究一个无声。

锤击要极重,但锤声却要极轻!这必须要做到将每一锤砸下时的重力完全控制自如!

声音是由于震颤频率而发生的,而你若是能将落下的每一锤在器物上所引起的颤动完全压住,就能做到锤击无声!

对力量的控制、对锤、对被敲击物、对整个炼器道的控制,要求高得无以复加!

季长风默默的在旁边替烈盘数着数。

这种绝音法他也会,炼器道中大师级的人物,没有谁不会这手的。但,水平却有高低。最直观的比较当时是落声的大小。但若是大家都能做到无声境界,那就要比谁能在这种无声锤击中保持更持久的状态和锤击数了。

一万六千九百九十八、一万六千九百九十九、一万七!

这个数字给季长风带来的震撼是难以想像的。烈盘已经用‘无声’的标准,接连敲击了一万七千次了!足足三天三夜,没有停过手!

而在此之前,季长风见过敲击数最多的,是自己的师傅!仙云宗炼器殿大长老:炼云天!那也不过才一万六千八百次而已。这玩意,可不是说你有持续性的体力就可以撑下来的,最恐怖的还是在如此三天三夜的持续过程中,那种神魂消耗、注意力的集中程度、对炼器道整体的境界把握等等……

锤声继续在响,可季长风已经失去了数下去的兴趣。他看得出,这剑已经进入收尾期了。

整个剑身由一红一蓝双色缠绕搭配而成,通体流光异彩,剑身中的器魂在颤鸣,喜悦之鸣。

以季长风的经验,光从这器魂的鸣声,便已能判断得出这至少是一柄上品法器级的飞剑。

别看法器级属于神兵中最次的层次,可这却是如今整个大陆修真界中的主流产物。

往上一层的灵器,那可不是说炼器师想炼就能炼得出来。最起码,你得有灵器级的材料,那可不同于普通的世俗矿物,便是在修真界中,可以炼出灵器级神兵的矿物,那也绝对算得上重宝级别了。而再往上的法宝,除了需要用到如今修真界中最顶级的材料,且还要炼器师足够强,并且加上一些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一些运气和侥幸,才有可能鼓捣出来。而更往上层次的所谓灵宝、仙宝,那便只属于是传说中的上古仙家之物,未曾见于世间了。

剑身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原本在剑身上如攀龙游凤般的器魂,如同逐渐实化般,开始在剑身上留下一道道坚实的图纹。新生的剑魂并不会立刻就和剑身融合,这也是炼制仙剑时所要做的倒数第二个步骤,融魂。

烈盘落锤的速度骤然间加快了数十倍!密集如雨!看得季长风是一叹再叹!持续了三天三夜的无声级‘绝音法’,此时此刻竟然还有如此精神和力量来进行最后冲刺!这就像一个明明已经跑了几十公里马拉松的人,在最后数百米时居然还能用百米短跑的速度拼上一把似的。这种耐力和对身体的控制力,实在是让内行难以想像。

剑身上的纹路飞快定型,器魂融合的速度越快,便越能保证器魂的强大,若是拖拖拉拉,那好不容易酝养出的强大器魂,没准儿就会自己先流失掉一大半的力量。

纹成、魂立!

烈盘顺手将刚刚完成的剑身往正前方的炉火中一送,这叫温器。随即从旁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九阳炎木,也不管那剑身投入炉中后正烧得烫手,直接空手抓了往九阳炎木上轻轻一送!

高温的剑身与高温的九阳炎木交合,如鱼得水,一个冲一个接,瞬间便完美的穿插在一起!而旁边早就准备好的一棵用紫蕴金玉所打造的柳钉被他一掌拍出,同时穿过九阳炎木和剑身上早已打好的孔洞!

柄成!剑成!

整柄剑在这瞬间鸣吟出声,声音清脆高亢,直冲九宵!

此时取自寒潭深处的冰泉及时当空淋下,整柄剑上却并未冒起因冷热刺激而起的蒸汽,反是冷泉如同被剑身吸收了似的,在剑体的表面裹上了一层亮莹莹的蓝光,随后逐渐变薄、终消散于无形。

剑体的光芒复暗,居然并非是原本赤炼火铜和九阳炎木的火红之色,反是整柄剑都呈现着一股蔚蓝!剑表如同水光波盈,稍稍触之,你甚至都能感觉到剑表上如水纹般荡起一圈涟漓!寒光透射,其中偏偏却又蕴着一丝狂野炎火之性,让人观之不透!

上品法器。并未达到灵器级,但,这却绝对是季长风所见过的最好的上品法器了!

剑中的灵气最足!器魂也最为完整和强大!可以说,此剑距离灵器就只差了那么一线之隔,没有如灵器那般自行在剑身上闪耀出万丈光芒来。但若只论威力,此剑恐怕绝不在某些普通下品灵器之下!

季长风忍不住爱不释手的将之拿了起来,一连赞了七八个好字!

“好剑!好剑!好剑!”季长风视器如命,伸手在那剑身上不停的抚摸,满脸的陶醉之色,看得烈盘都有点不忍心让他还回来了。

好不容易才让这位季大仙长过足了眼瘾,依依不舍的将剑递还:“如此好剑,可不能概称一声飞剑就完了,那可是糟蹋珍品!盘兄弟准备给此剑起个什么名?”

烈盘倒还真没考虑过这问题。其实这次炼剑,以手中那几份材料,他是有信心可以冲击一下灵器级神兵的。但终还是只选择了炼制一柄上品法器。俗话说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在修仙界中更是如此。他眼下不过一个小小武宗,就算不日就可突破到先天境,但也只是个小先天而已。在这片中土大陆,比先天强者强大的修真者比比皆是,单只是这些日子他与季长风聊说时听到的,单只仙云宗,便都有比元婴境更强大的存在!区区先天,真只能算是修真界里的小蚂蚁而已。

实力只是小蚂蚁,可你若非要去拿一柄灵器级的神兵,那可是连比元婴老怪更强的存在都会有兴趣之物,不被抢、不被算计才怪了。

所以他炼此剑时其实在手法上略有保留,既是略有保留,那便不是件完美的作品。而以烈盘的性格,不完美的东西他就没兴趣取名,过渡装备而已,就像当初帮老烈睿炼的那特效玉真散一样。

他一边往剑身上打进去自己的神念,使之和法器完成认主,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就是飞剑而已嘛,有什么好起名的。”

季长风就像看一个怪物似的看着他:“你真的假的?”

“真的啊,这有什么好假。”

“我……”季长风只感觉一阵憋屈,替那飞剑憋屈!如此好剑,如此极品的上品法器,居然锻造者都懒得给它起个名字!

“那,要不然,蓝剑?”烈盘不忍拂他之兴,随口说了个名字。反正这飞剑瞧起来蓝盈盈的,叫蓝剑也没差。

“还绿剑呢!”季长风就像是被糟蹋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就差没急得跺足了,在那呆了半天:“你倒是图省事儿,那我帮你起名!”

“随便啊。”

“恩恩!”季长风绞尽脑汁:“阴阳仙剑?不行不行,太土了这名字!”

“天罡地煞剑!啧啧……这名字太长太俗!”

“恩,那个!寒霜剑!你看这剑身、这温度……”

“别啊,我有个朋友就有把寒霜剑,才被我给劈断了,咒我这新剑呢?”

“啊?”季长风呆了呆:“那,九阳剑如何?你这剑柄是九阳炎木,也是你成剑时的关键……”

他话音还未落,那边烈盘已经在剑柄上刻字了,口中说道:“本来都没想这茬,非要起个名字干嘛,那就简单点!”

季长风知道他刻的是剑名,赶紧凑过头去一瞧,等瞧清那剑柄上刻着的三个字,差点没把季长风急得一口血就喷出来。

‘这是剑’!

这是剑?这他妈不是剑还是锤子啊!这什么破名字,我靠!

…………

剑名的事情并没有纠结太久,季长风虽然不爽,但这又不是他的剑,他着急也没用。等烈盘刻完字,把那剑往乾坤袋里一收,季长风就赶紧强迫自己把‘这是剑’三个字给忘掉,不然他怕自己今晚睡不着。

两人此时已在锻造房中呆了三四天了。若非是想要亲眼瞧着烈盘好好炼一次器,否则季长风可是耽误不起这么多时间的,仙云宗炼器殿天天都有一大堆事等着他这首徒去处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