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女仙修(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还有神念可动!

万妖幡迅速回援,银狼王率众妖魂组成一环阵,将烈盘团团围定护死!

几只妖魂则化为烟钻,在烈盘控制下强行冲撞他被封的几处大穴。这可是玩刺穴的大行家,那洞中人所用手法和暗劲虽然奇特,却还不在烈盘话下,仅只数秒间已然冲开!顾不得身子麻痹,飞速暴退,欲待先逃出这树洞再说。哪知,身后进入时还宽大无比的‘洞口’,此时居然消失不见!一道蓝色的符线灵纹绕着整个树洞布满了一圈,竟是不知何时被人下了一道结界,将整个树洞的空间都封闭了起来。且,单只瞧那灵纹的繁复程度,以及灵纹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灵力,便知这等层次的结界绝非自己可以打破。几只幡内妖魂冲撞上去,瞬间便被灵纹结界上强大的灵力给震的粉碎,渣都不剩!

她不能让一个陌生人将自己在洞中如此虚弱的消息带出去。要放他走,也得等自己恢复元气之后!

退路被封,如此强大的灵纹结界,纵是烈盘一时间亦有些束手无策。

金珠刚被收去,‘这是剑’已然出现在手中,与此同时,一张六甲符和一张神兵符同时燃起,瞬间在烈盘的身体表面和‘这是剑’上渡起一层晶莹之色!万妖幡也如背景般在他身后展开,狰狞的狼头在烈盘脑后若隐若现!

这洞中人实力之强,远超自己想像!恐怕至少亦是元婴级别的超级强者,和自己此前对阵过的两个先天绝对有着天壤之别!自己必须一出手全力以赴,稍有疏忽,必然便是被秒杀收场!

不过,贸然进攻也绝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求全力防守!瞧他明显重伤在身,自己死守拖延时间方为上策。

烈盘只觉双手心中尽是冷汗,正等待着对方的第二波攻势,却听那洞中人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道:“站在那里别动就行,时候到了,我自然会放你走。”

居然是个女子的声音。而且声音虽冷,但清脆明亮,仿若二八年华的少女之声。

听这口气,对方似乎并无恶意。

烈盘却不敢信她,一声不吭的维持着防御姿态。

此时视线渐渐适应洞中黑暗,再借着四周蓝色灵纹所散发出来的微弱光线,勉强瞧去。

只见在这树洞最深处,盘腿坐着一个白衣少女。昏暗中虽瞧不清其容貌,但仅观其体态轮廓,亦是让人有种仙女下凡之叹。

仙道中人与天地沟通,受灵气滋补,若非是那种内心实在邪恶、猥亵之人,否则大多受天地灵气滋养、相由心生,个个都是俊男美女。何况他们身周时刻灵气环绕,片尘不染、衣袂飘飘,便更显高人一等。

那白衣女子身周的灵气之浓郁,远超烈盘前世今生所接触过的任何人、甚至任何生物!若是普通人见了,恐怕立刻就会生起一种顶礼膜拜之感。就算是此前在穷荒蛮林所对抗的化龙半蛟,亦是远有不及!只怕说她是元婴境都还低估了她。

只见她如老僧入定般,说完那句话后便闭上眼,一动不动。虽是在打坐,但却双眉皱紧、浑身是汗,紧紧咬着下唇,身子也微有颤抖,似是在忍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

受伤了?

对方这状态,看起来确实并无加害之意。

烈盘又站了一阵,缓缓收回万妖幡和‘这是剑’,这俩玩意可是会消耗自身神魂的,但身上的六甲符却仍旧维持原状。这种一次性的东西,用都用出来了,倒不用去刻意取消。

此时再细看那女子。

前世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烈盘是此道中高手。眼下虽未替那女子号脉,但只观其表情,时间一长,已然看出了些名堂。只见她额头两侧处的太阳穴上时时会有一股如虫蠕动般的真气窜起,行经悬颅、头维、目窗,最后再窜向百汇。而每当左右两股真气同时窜到百汇穴处,便会产生冲撞,而白衣女子的痛苦表情,亦在此时表现得最为明显。两股真气就像并非出自同一本体,交汇时所激起的碰撞犹为剧烈,仿佛双方水火不容!

且观那两股真气蠕动之态,一股平稳渐进,向上窜行时棱角分明,隐现冰态,映雪色。而另一股则显得狂暴躁动,窜行时在经脉中左冲右突,十分霸道。显然一则为冰,一则为火。

仙道中常有水火互济的功法,但那大多是要在修炼初时便取一个平衡点,使其水火在一开始便出现交融。往后循序渐进,方能达到阴阳调和的效果。可这女人明显是先修炼了某种冰系或火系的功法,有一定成就后,又再转练另一个对立面。两种功法虽然在修炼过程中不断相吸相斥、想要发生冲突,却被这女人仗着功力强横,强行压制住。

最开始时或许她可以做到压住两股真气,避免其在体内碰撞。但堵不如疏,两股灵力在不断的修炼中越来越强,这样的压制力终有其极限所在,现在,似乎就已经到达她压制力的极限了。再也压制不住两股真气在体内的交火,短则半小时,多则数小时,此女必在两股真气的冲撞下走火入魔甚至直接身死道消!

烈盘看得头皮阵阵发麻。

本来还以为这女人只是简单的受伤,等她自己调理好了,那打开结界,大家分道扬镳,皆大欢喜。可却没想到这居然是个将死之人……

你说你自己死了就算了,你弄个这么高级的灵纹结界把咱俩一起困住,你什么意思?要拉个陪葬的?啊,是了,这女人担心我跑出去后把她受伤困在洞中的消息散布出去,怕有仇家找上门来。她虽是受伤,却也不怕我这小小武宗,但她怕惹来强大的修真者……

要不然,出手救她?

很难!

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散功。将她打成废人,体内灵力消散,自然就没有冰、火二灵脉之间的冲突了。

但以这女人的修为,说她是元婴境恐怕都是轻的!这种简单的法子,她自己肯定也知道,但如此咬牙坚持也不走这条路,显然是将这身功力看得比她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多了。仙路中多的是这样的人,做‘神仙’做惯了,若是要让他跌回去做个凡人,那他们宁愿选择立刻就死。再说了,她若是散了功,就算活下来,这灵纹结界谁去解啊?两个人一起饿死在这树洞里?

烈盘连连摇头。

要不然,可试试用针灸截脉之术。

想到针灸截脉,烈盘心里一动。

这女人体内的两股灵力虽同存于丹府之内,但终是要通过两条完全不同的经脉路线贯涌而出。若是能将其中一股经脉路线用金针截断,而对另一条经脉进行大规模的疏导,再辅以特殊的散功之法,当可替她将两股灵力的其中一股给彻底拔除,至少,也可以暂时缓解眼下两股灵力间的冲突和碰撞。

不过,截脉之术终是违背先天以上生灵体内大周天循环系统的,截断时间稍长,很容易便引起半身不遂等后果。这都还是其次,关键是这女人实力太强,体内灵力的强横程度、经脉的坚硬程度,恐怕自己施针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刺得进她体内去!除非此女能非常配合,对自己施针毫不设防、甚至主动引导真气灵力避让……

他这正诊治得不亦乐乎,却突听那女子的声音响起道:“好看吗?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声音喘息不平,压制体内那两股真气让她十分耗神和疲惫。而且情况远比她想像中严重得多!记得上次发病时,她仅只花了三四个小时便将两股真气归导原位,否则先前也不敢将烈盘留在洞中。可这次,非但未能将真气归导,反倒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她感觉自己已经快控制不住了!再见那陌生男子盯着自己,她便有些按捺不住情绪。

烈盘楞了楞,有点哭笑不得。这女人!你当我想看你啊?要不是你死了我会被困在这里,我才懒得管你是死是活……

话却不能如此说,只说道:“我这人就不喜欢被威胁,真要挖了我眼珠子,只怕你也得死在这洞里。”

那女子先是一怔。大概是太长时间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威胁’了,冷笑:“就凭你?”

“呵,何须凭我?你体内两股真气冲突,早已现走火入魔之状。俗话说堵不如疏,以你的实力,若是在发现问题初始时便及时疏导,或者放弃其中一股力量,那何用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可你却仗着功力强横,强行压制,至少也如此维持了四五年吧?终至一发而不可收拾之地。以前你次次都能强行压制下来,但有否觉得发病的间隔一次比一次短,发病的严重程度也一次比一次更难压制?”

能看得出她体内两股真气冲突,这倒不难。但能看出她眼下的情况已经维持了四五年,这却就让那女子十分诧异了。

那女人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烈盘已然又说道:“上次发病是在大概半月前吧?而再上一次,间隔应该有两月以上。这说明你已经无力再强行控制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了。若是强撑下去,恐怕今日你便要走火入魔。就算熬过了今天,三日内必会再发,两股真气的冲突将比今天更强数倍,那同样还是死路一条!”

自家人知自家事,何况烈盘将她前两次发病的时间说得一丝不差。不过,这又怎么样呢?宗门内有的是专精于医道之人,也曾给她提出过一种治疗之法,只是她不愿意用而已。

“看不出你还懂点医术。”那女人已然痛极,但其意志之强,居然还能强忍着剧痛和烈盘交谈。对她来说,此时分心与人说话,反倒是一种减轻痛苦的方式。

“懂得点。”

“那你接下来有何打算?治好我?”那女人冷笑道:“如果你是打算让我散功,就趁早闭上你的鸟嘴。”

“看来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人给你瞧过病了?”烈盘说:“不错,散功是你唯一的活路。但谁告诉你说散功就会成个废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