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洞中三日(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女人微微一怔。

只听烈盘说:“我虽然不了解你究竟练了两种怎样的功法,但既然相互不能兼容,那必然不是密不可分的关系。只需散去其中一脉便好。那虽然会让你实力有一定倒退,但影响却并不大,顶多回到你几年前的水平。和废人二字可搭不上边。”

“只散去其中一脉?笑话!”那女人淡淡的说道:“我宗门内多少仙家都无法做到的事,单凭你这小小武宗在这里胡言乱语几句,就要我相信?我本没打算要杀你,但若你以为胡言乱语就可以在我面前讨得什么好处,小心你小命难保!”

这女人,居然以为自己是在拍她马屁?讨她什么好处?她能什么好处给自己!自己只不过是怕她死掉了,这周围的蓝纹结界难解而已!

烈盘哑然失笑:“诶,我说你这人不但身子有病,脑子也有病吧?我好心好意替你看病,你倒要打要杀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女人一声冷笑:“你是何人,竟敢与我这样说话!”

“嘿,你要我怎么和你说话?”烈盘乐道:“我平时和人说话就这德性,爱听不听。要我不说话也行,你把这结界打开,先放我走了得了,你要死要活,关我屁事。我才懒得管呢!”

“无知狂徒!”女人一边说,一边想站起身来。但压制那两股真气间的冲突已然耗掉她太多的体力,先前出手制服烈盘亦有损耗。此时竟比之前更弱了数倍,居然没能站起。与此同时,冰、火二脉真气恰好同时窜起,在她头顶百汇穴处狠狠一撞!

女人正与烈盘说话分神,受这剧痛猛然刺激,一口气没憋住,身子仰后便倒!

身后便是她亲手刻下的洞壁结界,岂会不知其威力?这玩意可是敌我不分的,若是平时功力全盛尚无所谓,但眼下几乎动弹不得,只怕单凭肉身难挡此结界之威。

难道自己竟要如此窝囊的死在自己亲手布置的结界之下?在这宗门山脚的树洞之中?!

她能感觉到结界上那粉碎性般的狂暴灵力已贴近了自己的脑袋,心中惊怒交集,真气立岔,更是无法动弹!

生死有命!

她暗中叹气,正闭目就死,却感觉身子一顿。

一只有力的大手及时托住了她的脑袋,把她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那只大手将她重新扶正。

可还没等她生起感激之意,却感觉背后突然一凉!

那只大手竟然在剥她的衣服!

这是?!

她实际年纪虽已不小,但仙道中人本就不能以世俗年龄衡量。她可还是冰清玉洁的少女,别说被男人脱衣,就算是以前的师姐师妹,见了她也都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更别说碰她身子了。

她虽无法动弹,但却还能说话,此时全身无法动弹,亦只能强作镇定,冷声道:“你做什么?!”

“救你呗!”烈盘在她光洁溜溜的背面,从乾坤袋中摸出金针:“全身放松!”

救她需要脱她衣服?

她表面虽然平静,心中却是怒极,早知如此,便该在之前还有力气时一掌将这小武宗给拍死!自己一念之仁,却不想引来如此恶果!这小贼,竟是要趁自己无力反抗,猥亵自己?!自己现在全无反抗之力,若真遭此恶果,那可比死还更难堪了。

念头尚未转完,却感觉后背右侧处猛然一麻!

烈盘已在她背后说道:“我以金针刺穴替你控制真气!不想死就少说两句话,好好配合!别说话!”

以那女人眼下的情况,要让她自行控制住体内灵力已几乎不可能,烈盘只能硬来!

一根牛毫般粗细的细针,夹携着一股浑厚正宗的真气猛然朝经穴中透来!可紧跟着,便被自己经脉中充盈的灵力给尽数震弹了出去!

灵力!

在先天境之后,修真者与天地灵气沟通,引导天地灵气入体为己所用,那叫做灵气。那是借来的力量,而并非修炼者本身所有。因此先天境在中土大陆的正式修真道中,又被称之为入灵体。

此后的元婴境,则可将引入体内的天地灵气与自身所修炼的真气、与自身完全融合,是为自身所有,威力比普通借来的灵气倍增,方能称之为灵力!又称之为融灵体。

眼前此女显然早已到了融灵体之境,体内灵力强横无匹,烈盘那区区武宗真气,别说刺入其穴道,便是想要刺破其体表都极难极难!

烈盘右手握针,左手则死死扶住右手手腕,全身真气运转,尽灌右手之中,再次尝试刺穴!可,武宗就是武宗,在这已达融元体甚至以上境界的超级强者面前,想替她刺穴无疑只是天方夜谭。

金针再次被弹开,甚至震得烈盘双手直颤。忍不住嘀咕道:“你这是浸过油的牛皮啊?这么糙!”

接连两次金针刺穴,女人眼下已知背后这男子并无亵渎之意。针灸的一些基本门道她还是懂,若是有衣物隔挡,极容易刺错穴位。何况她这身雪纱长衫,那也决不是普通金针随随便便就能刺穿的。

此时虽然光着后背对人让她心中羞愤,但当此生死之间,亦知轻重缓急。她自然不信身后这男子真有能救自己的本事,但现在已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她忍着烈盘那句‘牛皮’并不出声,体内灵力虽已失控,但只是先前受到两股灵力突然间的冲撞而导致暂时失控。再有刚才背部大穴接连两次猛刺,虽然没有将经脉穴道封闭,但总是造成了些许冲击,使体内灵力横冲乱撞之势稍缓。她此时全力控制,竟勉强又将已经失控的灵力给压了下来。

烈盘接连试了七八针,只感觉从对方经脉上传来的抗拒力逐渐变小,最后一针时,那女人已将经穴处的灵力尽数撤空,终于让烈盘一针扎了进去。

他抹了把汗。这第一针既是扎了进去,将经脉闭塞起来,使其灵力无法流通,那剩下的就相对容易多了。

眼下扎的是截脉之针,只见烈盘运指如飞,瞬间已在那女人背部右侧扎满了不下二三十针,这个过程必须一气呵成!二三十针几乎要达到同时插入,若非是烈盘这等可以达到一秒十针的针灸道中超级高手,普通针灸师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那可不单只是要求动作快而已!

一股麻痹感侵入女子脑内,只感觉这右侧身子瞬间失去了一切知觉。似乎连身子都已经被人砍成了两半似的。

这第一关是难,但更难的却还在后面!截脉只能截断一时,要想治愈,却还必须将另一股灵力完全散尽才行!

烈盘手中的金针不停,尽数刺在另一侧灵力经脉的刺激阙处,用以加快灵力的流通。

治疗方法眼下无需他多说,那女子自己已能感受得到一侧灵力的封闭。除了控制自身灵力和本体防御,让烈盘的金针更容易刺入外,同时亦以化功之术尽快催散!

此时少了另一侧冰系灵力的冲击,只见一股接着一股的火系灵力自她身子左侧边窜起,冲入百汇再挥散出来!直将整个树洞内都炙烤得高温无比!

此法果然有效!

女子心中又惊又喜!

她的情况和烈盘预料中其实有些许不同。她本身修炼的是宗门无上绝学滴水决,并未修炼过任何与之相冲突的火系灵力功法。体内那股火系灵力,是因修炼滴水决第九层时走火入魔,两极互调而凭空产生出来的。若非她功力深厚,将之强行压住,早在几年前恐怕就已经走火入魔、爆体而亡了。此后她一直致力于化解这股火力,宗门内几位医殿、丹殿的长老也都替她想过无数种办法,但唯一确定有效的就只能是散功一途。她不甘心放弃这么多年的修为只做个凡人,一直未曾答应。而这种截脉之术,曾经也有位长老提及过,但一秒十针这种针灸术中的梦幻水准,可不是那位长老所能达到的,试过两次都未能成功,还险些出了大岔子,差点给她截成个半身瘫痪……

却不想,在这小小树洞中,这素不相识的区区小武宗,竟会如此绝艺!

烈盘抹着汗,好不容易才将背部的经脉给她疏通,可背面是疏通了,还有前面呢……

瞧这女人显然还是个雏,能忍着光背面对自己恐怕已经是她的极限,若要再替她在正面扎针,指不定得把这女人刺激成什么样子。别最后她医好了,回头一发火,一掌给自己毙了……

烈盘略一迟疑:“咳,那个,前面还有几针!特别是胸府那几针,不刺不行……”

听了烈盘的话,女子的身体明显颤了一颤,深吸口气,竟然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须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语气却反倒极为平静:“恩。”

“你‘恩’是什么意思?我这到底刺还是不刺?”烈盘觉得还是问清楚点比较好,别回头恩人成了仇人,那自己多冤。

女子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隔了十数秒才说道:“刺!”

“好!”

烈盘直如拿到了一柄尚方宝剑,身形一展,已然绕到了那女子的正面。

说是绕到正面,但以烈盘的针灸之道,即便不瞧不摸,亦能按照对方身形大小准确的找准穴位所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