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四大长老/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烈盘……呵呵!”齐浩一声冷笑。这小武宗看来是很强,但自己要杀人的法子很多,特别是在这万兽林中!

只见他随手摸出一块黑色令牌,正是早晨用来护送那些报名者进入万兽林之物——阵魂令!一圈黑色的光罩顿时笼罩住他全身上下,迈步朝那护山大阵走入,蓝色的能量罩自行分开出一条道来容他通行。这次却是没有哪个武宗还敢跟进,眼睁睁看着那能量罩开启再合闭,一个个的眼睛都快绿得放出光来。

齐浩进入大阵之后一闪即没入密林之中。又留下外面一大堆大眼望小眼。

“烈盘?是先前那个作弊破阵而入的小武宗的名字?”有个武宗咽了口唾沫:“怎么瞧着这位仙长好像和那小武宗有什么过节似的……”

“那小武宗不是你们两个的亲戚吗?你们也不管?”

守林弟子冷笑:“亲戚你妹!我说过了,人家劈阵进去是人家本事,和我们两兄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吁,说得跟真的似的……”

“不过你也还真别说,那小武宗要不是真的很强,也不可能结上刚才那位仙长这等级数的仇家吧?”

“得罪了这等牛叉哄哄的仙长,我看那小武宗是死定了!”

“废话,那再强也就只是个武宗,人家这位可是能御器飞行的仙长,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能劈开护山阵又怎么了?还不是死路一条。”有人酸溜溜的说。

“就是!”

守林弟子大有一种平冤得雪的感觉,大声道:“早就说不是我们两兄弟帮忙作弊了!”

话音未落,只见得远处又是一阵剑光飞来。

众人一个个全都闭嘴,又是御剑而来的,今天这是飞仙大聚会啊?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这次可不只是单独的某人,那是一整片、一群剑光!

在仙云宗山脚附近,见这些仙长们御剑行空那是十分平常之事了,但这几道霞光却比刚才齐浩飞来时还要更快得多!那粗宽的御剑宽尾、呼啸得数十里外都清晰可闻的破空之声,直教人震耳欲聋、有种为之颤栗之感!刚刚瞧见时还似远在天边,但眨眼间已冲及到近处!来得既快、声势既大,但其说停就停!瞬间悬停于这万兽林出入口前,停得那叫一个云淡风清、不带丝毫烟火气!可比齐浩先前停剑时的风势浩荡,不知要高明了多少倍!

这波剑影竟足有七八人,同时收剑而下。

只见领头那四人鹤发童颜,身着宗门长老服饰。那些普通武宗或许不认识这四位,但两个守林弟子却是认识的!这豁然竟是潜龙殿张、王、赵、李四大长老!而身后那几位虽不认识,但瞧其服饰,布衣上绣着五颗星,显然都是如轩辕霄那般,各自在潜龙殿内撑着半边天的五星弟字!

在潜龙殿,除了两位殿祖师外,往下便是这四大长老了。而潜龙殿内众弟子都是自学自理,或有闲散小事,也都是那些五星弟子代尊长处理。这几位长老平时也不用管太多事,一个个都忙于自己修炼,非潜龙殿大事,轻易不会露面,更别说跑到这山脚下来,而且还是四人同时出动。

两个守林弟子慌忙下跪迎接,身后那十多个武宗听说这竟是潜龙殿四大长老,倒还算有自知之明,连过来跪拜都省了,远远在一旁候着,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却见那身材微微发福的张长老理也不理两个守林弟子,径自朝那堆武宗走去。

一伙武宗还以为是自己等人先前纠缠守林弟子闹事,眼下要被兴师问罪,没等张长老开口,一个个吓得瘫跪到地上,磕头如捣舂:“我等知错!”

张长老生性豪爽,此时又好气又好笑:“错什么错,都站起来说话!”

那堆武宗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只听张长老问道:“你们都是报名闯山迟到者?”

一堆武宗面面相窘,却又不敢撒谎,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

张长老又问:“你们中,谁叫烈盘?站出来瞧瞧!”

一堆武宗大眼望小眼,半晌才听到其中一个女武宗怯生生的说道:“不会是先前破阵而入那位吧?”

“破阵而入?”张长老一楞,那边另外三位长老也都是一楞。

两个守林弟子此时方才回过神来,赶紧过来将烈盘破阵而入之事说了。本是还想顺便将齐浩的事也提上一提,可终是没敢开这口。四长老、齐浩,这些人对他们两个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人物,他们固然是谁也不敢得罪,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边四位长老听完,楞了半晌之后不由哑然失笑。

能被那位惦记上的,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万兽林的护山能量罩虽然不算十分强大的大阵,但这本就只是为了防止万兽林中大妖兽逃窜出来而已,这种大阵毕竟是要消耗能量的,设置太强大并无任何意义。因此其能量罩的强度,便是以刚好封住万兽林中最强那几只大妖兽的级别来构建的。

对普通世俗间的武宗来说,这绝对是一个无法攻破的存在,即便对某些先天境的强者来说,若是没有极强的法器,恐怕都很难将之切开,更别说破开一条口子供人进出了!单只瞧那齐浩,已是在潜龙殿内呆了二三十年的先天之境,却仍旧还需要靠阵魂令才能自由进出,便能知这护山能量罩的厉害之处了。

两个守林弟子胆颤心惊,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这烈盘坏了宗门规矩?弟子等人先前实是想不到竟有武宗能破阵而入,因此未加阻止……”

“就你们两个也想阻止人家?”张长老眼睛一瞪,说道:“和你们无关!守你们的山去!”

两人瞬间松了口气。

可,先前齐浩来是因为那姓烈的小子得罪了他。这帮大佬也挑这时间赶来,该不会是那姓烈的也得罪了他们吧?

旁边赵长老在四长老中年纪最长,且生性淡泊,极有修养。此时轻抚着长须,淡笑道:“这少年竟可破开护山能量罩自行进入,这份本事,可不比上个月来的那个新人差。”

“别提了!”张长老很不爽的说道:“聂霜那小子,老子都直接破例许他五星布衣弟子的位置了,还又送飞剑又送金丹的……居然还是被任老怪给挖了过去!”

“呵呵,任师哥剑术通神,堪称仙云第一,百多年来均未曾再收弟子。他肯主动开那金口,老张你那五星弟子的许诺自然是没法比的。”

“他自己是剑术通神,以前教的那些徒弟却没一个成器的!把聂霜扔他那里绝对是浪费!”张长老眼睛一瞪:“任老怪不会教人,宗门上下皆知,妈的咧,也就他当时耍帅装酷,说什么‘谁敢接他一剑’,把聂霜那小子给唬住了而已!这老东西……”

旁边瘦高杆似的李长老说道:“咱们潜龙殿本就只是为宗门培养普通基础弟子,有什么天才弟子的时候,几时轮到过咱们?呵,老张你也别郁闷了,看淡些就好。”

“我说老三,瞧你这话说得!”旁边王长老也如张长老一般是火暴性子:“哦,咱们潜龙殿的就全是废物?布衣怎么了?布衣就没天才?布衣弟子也照样有牛逼的!去年宗门大比的时候,玉龙这孩子不也进了前十嘛!要我说,天赋什么的都是渣,还得看人自己!”

“那是!玉龙这孩子虽然没什么特殊的修仙体质,可这悟性、道心,可不是那些养尊处优的所谓亲传所能相比的!咱们潜龙殿,讲的就是一个字:‘勤’!”张长老不屑道:“散了散了,反正那小子已经进了阵,那位的交代完成,和咱们也就无关了!”

“呵呵,老张你不想瞧瞧这姓烈的孩子的天赋?”

“有什么好瞧的!”张长老说道:“顶天了还和那聂霜一样,是个极品仙体嘛!反正入了门,也是第一时间就要被人挖走的家伙。哼,这些小东西,总以为当个亲传弟子比在咱们潜龙殿做个布衣强,又有面子又有好处。这种浮华的家伙,老子也不稀罕!”

旁边李长老大笑道:“世事无绝对嘛,能争还是争一争。这烈盘若果真有什么了不起的天赋和仙体,宗门断无完全不了解之理。像那聂霜,不是数年前就已经被测出那玄阴极脉之体了嘛。咱们既是在此前,全无对这烈盘的了解,说不定他还真是像玉龙一样,本身没有什么特殊天赋和仙体,也是个靠勤修苦炼爬上来的实干家呢?那可正合老张你的胃口哦。”

“也是啊……”张长老终是按捺不住对这等人材的渴求,想了想,冲跟在他们身后那几人中一年轻男子招了招手:“玉龙!你去万兽林走一趟!瞧瞧那小子表现如何!”

他一边说,一边扭头问两个守林弟子:“对了,那烈盘身上种的追踪灵符,编号是多少?”

守林弟子咽了口唾沫,赶紧翻出登记名册查了一阵:“编号是乙卯六三。”

只见四长老身后走出一名面如冠玉的青年男子,恭身应是。

只见那苗玉龙径自朝护山能量罩走过去,仅只轻轻伸手一推,强横无匹的护山能量罩直如水波般被推开两边,分出一条宽阔的道路来!这手,可比烈盘、比使用阵魂令的齐浩又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苗玉龙!潜龙殿七大五星弟子之一,更是公认的众弟子中第一高手!去年更是在宗门四十几股各殿、各山头,上千名优秀弟子的大比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第十名!号称仙云宗年轻辈十大高手之一!潜龙殿的骄傲!

两个守林弟子入殿这么久,都还没见上过两次,这等人物,居然被派去观察一个小小武宗?

两人齐齐咽了口唾沫,直到四长老离开都还未回过神来。

娘的咧,那个叫烈盘的小武宗究竟是什么来头啊!究竟是得有多猛、多受宗门重视啊!早知道人家这么牛叉,刚才自己见着人家时就该客客气气的套套关系、巴结巴结!

两人只感觉自己肠子都快悔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