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强弱主魂/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妖幡一直都还处于开启状态,它的反应比烈盘还更快得多!

早在灵太岁被斩碎的那一瞬间,万妖幡便已感受到了那股庞大的生魂所在!那是万妖幡力量的源泉,生魂越强,它便越喜欢、越贪婪!甚至等不及烈盘的命令,幡内召取生魂的法阵便已在蠢蠢欲动了!

烈盘及时感应,口决念动,一股黑色雾气飞快的从万妖幡上卷出,瞬间已找准那即将游离消散的灵太岁生魂,猛然将之拉扯住,并狠狠的拽了回来!

生魂入幡,本该是个一闪而过的过程,便连之前烈盘收取那些大妖兽的生魂时,也顶多不过收取上一两秒钟。可此时收取这灵太岁的生魂,那生魂却似是化为了一道永远都吞之不尽的长蛇!源源不断的生魂力量一直在朝万妖幡内灌入,不过三四秒钟,竟已直接将一个副魂星位给灌得满满实实,险些被撑爆开!即便如此,那生魂亦还未有尽时!

这种情况还是烈盘第一次遇见,有点傻了眼。

显然是这灵太岁的生魂力量太强,强到小小一个副魂星位的空间已经容纳不下的程度。这可怎么办?总不能掐断万妖幡的吸取过程,将这生魂给生生斩成两截吧?这是生魂,不是可以随便斩断的储藏能量。可这副魂星位明显已经被撑涨了起来,难道就瞧着它生生将这副魂星位给撑爆?

念头还未转完,万妖幡内已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那副魂星位中的庞大生魂力量在将之撑到一个极限后,非但没有将这颗副魂星位撑爆,反倒是开始了飞速的转移!

和主魂星魂的转移!

按照烈盘最初对万妖幡的了解,在万妖幡的每一组星位里收取了主魂之后,要想换掉这颗主魂,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将之抹杀。并迅速在几分钟内把新的主魂封印进去,以镇压万妖幡的所有副魂星位。可却不知,当副魂星位收取的生魂力量太强,强到足以撑破这副魂星位时,万妖幡居然还能自动本能的将两颗生魂给调换个位置。

银狼王被换到副魂位置上,灵太岁则被换到了主魂位置!

主魂位置的空间和容量显然要比副魂位置大了太多太多,甚至连吸取生魂的速度都变快了上十倍!在双方位置互换后,仅只数秒间,余散在四周的灵太岁生魂已然被万妖幡吸收封印完毕!银狼王则‘委委屈屈’的被降了个职,老实呆在副魂星位中一动不动,宛若一个失宠的小媳妇。

生魂虽然没有明确的自主意识,但却也有本能的喜怒哀乐,特别和万妖幡的持有者之间,更有着非比寻常的心灵感应,能感受到银狼王那丝小委屈倒也正常。

烈盘只能摇摇头,暗自苦笑。

这大肉块虽强,但说实话,就它先前所展现出来的攻击手段,显然太过单调。一招大屁股坐山,一招幻象攻击,远不如银狼王贴身近战的多变性,以及那狂霸的毒烟和声波攻击。再说了,自己刚刚才发明了一招螺旋飞剑,还仗之逃脱大难呢,没了银狼王的声波成束来推进,那这招以后可再也用不出来了。

原本他只是打算让这大肉块做个副生魂,只负责给银狼王这主魂提供庞大的灵气、神念支援就可以了,可哪曾想过居然闹成了这般模样……

唉,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还是先瞧瞧这大家伙究竟有没有别的能力好用吧。

他迫不及待的将神念探入万妖幡的主魂位置。可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一口血就喷出来。

只见那个先前在外头威风八面、不可一世之极的大肉块,此时竟然变成了只有巴掌大小!这都算了,而且你瞧那表皮上的折皱、你瞧那鼓涨涨、圆椭椭的身子!这、这、这他妈怎么变成个包子的造型了?!还是小笼包!

烈盘瞧得瞠目结舌!

这算什么?这也算是个生魂?这是人是兽还是植物啊?要不,这他妈还真成了一颗包子?你就算是保持先前那肉山一样的蠢造型,虽然难看,但好歹也有气势啊!变这小笼包的模样,你卖萌啊大哥?!而且话又说回来了,包子也有灵魂吗?

这念头显然仅只在烈盘的脑子里打了个转。

人不可貌像,凡事不能只看外表嘛。作为万妖幡的掌控者,他能轻易的就感受到这颗卖萌包子生魂的能力。

巨化术!

这小玩意居然可以无限扩大巨化自己的身子!只要有足够的灵力支撑,它甚至可以变得和地球一样大、一样重!保证砸谁谁死、磕谁谁伤!当然,那所需要的灵力厚度,恐怕也是烈盘所难以想像的!先前有整座万兽林作为支撑,它的极限也就是那小山般的造型。而万妖幡内仅只靠数百只副魂所提供的灵力,它巨化术后的极限绝对还远不如先前那小山的规模呢。

亏大了!

烈盘看得想撞墙。

虽说巨化后也能达到一定规模,估计弄个十来米高、二三十米宽、上百万斤重没什么问题,这么生生砸出来也算是颇有威力。但这哪能和咱大银狼王的锋爪利齿、灵活多变相比啊?!

靠蛮力?一力降十会?你扯淡!化身成先前那小山般的规模,没准儿还可以试试蛮力破尽一切,但若仅只是小了n号的规模……

这位包子怪物先前的强大战力,完全来自于融合了整片万兽林的天地灵气,才使得它力大无穷、体大如山、神念甚至还超过了元婴境的强者!可,一旦脱离了万兽林,脱离了整片万兽林给它的灵气供给,这玩意的战力瞬间下降无数啊!

这招的战力能有先前那肉山的十分之一估计就不错了。烈盘咬着牙,也只有耐着性子再看。

幻灵术。

正是先前用来攻击过烈盘的那招幻术。曾经身临其景,烈盘算是知道此招的可怖之处。可,烈盘很快就发现一个更郁闷的问题……

神念神念,有神才有神念!而生魂是没有灵魂没有意识的存在,也就等于说根本不存在神魂!他妈的无论这生魂生前有什么招数都能用,唯独神念攻击它没法用……

幻灵术属于是精神攻击的一种,必须靠神念才能催发,可人家包子哥现在连神念都没有……

不过,这家伙居然还有第三种术法。算上不能用的幻灵术,人家包子哥好歹也是三技能主魂,级别上倒是比银狼王高上一筹。

迷引香。

听技能名好像还蛮不错,但仔细瞧瞧,这可不是什么可以把敌人给放翻的迷香,而居然只是一种类似诱饵之类的香气。对妖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对人类,作用似乎不是很大……

三个技能,明显是挺高级别的一个主魂,可三个技能居然一个比一个没用!别说赶银狼王了,烈盘觉得就是从那些普通副魂里随便捞只小家伙出来,都比这包子要强得多!

他瞬间有种把这家伙从主魂星位里扯出来掐死的冲动!

自己好死赖活的,把好用又好收拾的银狼王都给挤到了副魂位置上,就换来这么一颗、一颗包子?!那第三个迷香技能,还叫什么迷引香啊,你直接叫包子的香味好了!

唯一要说它强点的地方,就是那生魂的体积和能量实在够大。但生魂能量等若只是万妖幡判断一只生魂强弱的基本参数,是根据妖兽的年龄来进行计算的。妖兽的年龄越大,其生魂体积和能量自然也就越大、越强。

就像用一个人年龄的大小。通常年龄大的会比年龄小的懂得更多。而一只妖兽,活的年龄越大,实力往往也越强。才有五百年道行为大妖兽、千年道行为妖之类的说法。

但这种事情并不绝对啊。也有活到七老八十后仍旧还是个白痴的那种人。也有活了上千岁还没成大妖兽的蠢兽。这包子君,就像极了一个高龄弱智……空活了数千年,有着一副强大的生魂,但失去万兽林的天地灵气支持,自身却没什么太出众的实力,真是要多冤有多冤!

而且还无法换主魂!

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要想换掉幡内主魂,都必须得满足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新任的主生魂,必须比前任主生魂更强!否则是无法镇住底下那些已经服从了强大主生魂管辖的副魂的。像这次,用包子君换掉银狼王,包子君的生魂比银狼王强大,因此一入主位立刻就可以坐定。而如果是用银狼王再来换包子君的位置,估计银狼王刚刚进入主位就得被底下那四百多只副魂给反噬掉!然后失去主魂约束,四百生魂在幡内乱窜,从内部结构开始崩塌,不出几分钟,这万妖幡可就要彻底爆废成废渣了。

烈盘有点欲哭无泪的看着手里的万妖幡,好端端的一个强大神念法器就这样被糟蹋。在自己找到比包子更强的妖兽生魂之前,万妖幡怕是发挥不出什么强大的战力了。可,自己上哪去找一个比这包子更强的生魂去?就算是之前在穷荒蛮林遇到的化龙半蛟,那可是渡化形劫的大妖啊!还是特殊灵兽一级!如此强大的妖兽,也不过才只有千多年的道行,其生魂强度还远远赶不上这位包子君呢!要另外再找只像包子君年龄这么大、道行这么高的妖兽,天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级别!估计元婴境强者是肯定不够那级别的妖兽看的,更别说拘人家的生魂了……

唉!唉!

他也只有连连叹气的份儿。

看来也只有先将就用着了……好在包子的攻击技能看起来虽然不怎么样,但到底其生魂能量够足,这让万妖幡的品质得到了一定提升。其可以放出来的黑雾也已经比之前银狼王‘主阵’时强了起码一倍有余!这黑雾虽只是生魂的游离之所,但可聚可散、可攻可守,如臂使指一般灵活,若是用好了,倒也可以算是个杀手锏,之前不就在肉山之中救了自己一命嘛,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检查完这玩意,烈盘再也支撑不住。先前被灵太岁裹住夹挤,险些让他全身骨头都散了架,就这样骨头都还断了好几根呢。后来受那幻术所制,虽被炼天鼎及时破解,可对他神魂的伤害却仍旧是实打实的。不停的战斗也早让他真气耗尽,全凭一股意志撑到此时。

眼下灵太岁被诛,林中万兽吃了惊吓,躲藏暗处,没有任何一只敢随便再跳出来,整个万兽林复归平静,让他的心神也彻底放松。

他仰头就地一倒,呈一个大字瘫在地上,倦意来袭,鼾声如雷!

烈盘在这睡得正香,却不知此时的仙云宗已然闹开了锅!

苗玉龙斩杀灵太岁后即刻便已离开。苗玉龙是个守规矩的人,在任何武宗闯万兽林时,宗门弟子不得与之交谈、提供任何指点或是信息,这是潜龙殿的殿规之一,虽说眼下灵太岁显身属于特殊情况,但他也不会随便破坏该有的规则。因此他虽是很瞧得起这个仅只武宗境就敢独自面对上百只大妖兽,甚至还在灵太岁手下逃出命来,反将灵太岁都给重伤了的小家伙,但他却并不会和烈盘多说上哪怕一句话。甚至,他都没注意到烈盘收取灵太岁生魂的过程。收了灵太岁的尸身,排除了威胁,便急速朝潜龙殿返回。

才刚冲到山门处,便见潜龙殿张、李二位长老,炼器殿炼云归师伯、金龙殿风师伯等十余位尊长正从空中驾云而出。

灵太岁在万兽林折腾出的动静实在太大,搞得山摇地动的早就已经惊动了宗门。这十余位长老级的尊长还以为有什么强敌来犯,恰好正在这山门附近,正聚齐了要出来查探呢。远远瞧见苗玉龙一手提着颗人头、一手御着他的独门圆轮子母剑,上面还串着无数块灵气十足的肉块,且还正从事出地点赶来……

张长老提声喝道:“玉龙,那边发生了何事?”

苗玉龙不敢怠慢,御剑迎上,将圆轮子母剑上的肉块托上:“万兽林灵太岁出土现身,搅动山林,误伤闯山武宗。弟子擅自出手将之斩杀,还请诸位尊长定夺。”

空中十余人先是松了口气,随即皆是一惊。

听说只是自家地盘上一只妖兽捣乱,而并非什么强敌来犯,自然算是大事化小。可那灵太岁是谁?

就算是在场这十余位尊长,也都还从未亲眼见过那个传说中曾经大闹仙云宗的灵太岁呢!当年仙云宗可是付出了好几名巅峰先天修真者的性命才将之重新镇压回去的。

虽说当年的仙云宗才刚刚建立不久,远远无法和眼下的鼎盛宗门相提并论,可那到底也是好几个巅峰先天强者的性命,最后封印灵太岁也是靠几位元婴强者联手才成功办到。苗玉龙虽是眼下宗门新星,可到底只是先天境的弟子,竟能将之斩杀?而且从那灵太岁搅动山林到现在,也不过只过了十几分钟时间,算上这苗玉龙从山脚赶回山门,他斩杀这灵太岁所花的时间岂不是更少?!

炼云归在众人中辈分最高、资格最老,此时忍不住先开口问道:“是你独自将之斩杀的?”

苗玉龙非但是潜龙殿弟子辈中第一高手,同时也是潜龙殿大师兄,最知张、王、赵、李四位长老的心思和脾气。这几位师尊中,除了赵长老一向与世无争。张、王、李三位可都是极爱面子之辈。潜龙殿是宗门各殿各山门中弟子人数最多的,但每次宗门各殿各山门会武大比,潜龙殿都一向排在最末一名!让张、王、李三位师尊可是极没有面子。这当然不是潜龙殿不会教弟子、不会培养人才。实际上,除了那些普通布衣弟子一向是任由其发展之外,像苗玉龙这样的好苗子,说是布衣弟子,但在潜龙殿内却是极受四大长老关照。非但经常亲身指点其修炼,而且要功法给功法、要丹药给丹药、要灵石给灵石,待遇和条件可都不比那些各殿各山门的亲传弟子差。

只不过,潜龙殿选人的规矩本就只是从闯过山门的世俗武宗里面去挑。偶尔发现几个拥有修仙体质的好苗子,立马就会被其他各殿各山门给挖走。剩下的全是普通资质!自然也就难在同级弟子的会武大比中取得什么好成绩。

这次他一路观察烈盘,此子虽无什么特殊的修仙体质,但其神魂之强,简直让人瞠目结舌,还未到先天便可御使法器,甚至还能催动神念兵器!如此天赋,可实不比那些所谓的特殊修仙体质差上半点!相比之下,他那远超普通武宗的实力反倒还并不怎么被苗玉龙放在心上。

这绝对是个可造之材,其潜力简直难以估量,恐怕不会比上次进来的那个玄阴极脉之体的家伙差!若是让别殿尊长知道了,铁定又要来和潜龙殿抢人!

苗玉龙可不想再看到几位师尊们咬牙切齿的看着进殿人材被别的长老带走,再说,他自小在潜龙殿长大,视潜龙殿如自己的家,自然也希望看到殿内出现如烈盘这样的优秀人材,为潜龙殿争光。此时说不得也要为此动点脑筋。

此时略一迟疑,不提烈盘先与灵太岁有过交手,甚至用不知名的法子让灵太岁遭受重创之事。只答道:“弟子本无能力对付此物,不过当时它似是受了重创,亦或是刚刚脱困地底牢笼,实力不济。能斩之,多有侥幸成分。”

众人恍然。

上次大闹仙云宗的灵太岁确实很强,但在地底被封印和埋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块宝贝疙瘩也都早就生锈了。这刚刚脱困而出,实力大有不济也属正常,难怪会被苗玉龙如此轻易就斩掉。

炼云归皱着眉头:“这灵太岁的封印每五百年加固一次,眼下距离加固之时还有足足百年时间,封印不可能松动,怎会无凭无故就让它给脱困出来……”

“你手中是何人之头?”

苗玉龙这才将齐浩剑穿大地,击毁封印放出灵太岁,自己将之直接斩杀一事说出。却仍旧是巧妙的并未提到烈盘。

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无凭无故去诬赖一个三星布衣弟子。众尊长齐怒道:“这姓齐的竟敢视我宗门门规如无物,私放被封禁之兽,实属罪大恶极之至!斩得好!”

“不过灵太岁被斩,万兽林灵气涣散,镇山之脉已毁,日后恐怕已不再适合普通妖兽成长。唉,又得替那些闯山武宗另觅一处闯关之地了。”

一众尊长纷纷点头暗叹不已。苗玉龙松了口气,只要没暴露烈盘就好。那小子不是什么特殊仙体,入殿时的那种普通检测可瞧不出他有如此强大的实力,那自然也就没有别殿的尊长来和他们潜龙殿抢人。

此时单膝跪下,恭声道:“弟子莽撞,斩此镇山灵兽,毁了宗门山脉,实是大罪,还请诸为尊长责罚。”

炼云归大笑道:“你及时斩杀此妖,避免闯山武宗遭受屠戮,何罪之有?烈师弟,你倒是教得个好徒弟!”

烈师弟指的便是潜龙殿张长老,本命张烈。苗玉龙本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炼云归又是宗门内出了名的‘少夸人’,居然出口称赞,让他倍觉脸上有光,轻摇着胡须笑道:“炼师哥过奖了,当心这小子经不起夸,回头又给我捅一篓子,这两年可没少帮他擦屁股。”

众尊长都笑了起来。张烈说道:“既是事了,玉龙你去宗案房将此事备个案,汇报一下。万兽林暂且先关闭半年,待新的闯山地址挑选布置妥当,再招收新人吧。”

苗玉龙应声,正要离去,却见炼云归身后一个弟子冲他笑了笑,说道:“苗师弟好手段。”

苗玉龙微微一怔,转头瞧去,却见是个熟人:季长风。

旁人自以为他们同辈师兄弟间客套一句,是在说苗玉龙斩杀灵太岁好手段,但苗玉龙观他神色,却感觉他另有所指,拱手还礼:“玉龙何德何能,季师兄谬赞了。”

季长风笑了笑:“不知苗师弟斩杀那灵太岁时,可曾在万兽林中瞧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用一柄蓝色长剑的。”

苗玉龙见过烈盘出手,自然知道他有一柄蓝色法器飞剑。听季长风这么一问,顿知对方已然知晓了烈盘的存在。此时心头苦笑,自己倒是想替潜龙殿招来好帮手,但如此大才显然早有宗门中别人注意,自己要想帮潜龙殿藏着掖着,恐怕是很难了。

他摇了摇头说道:“未曾瞧见。”

季长风哦了一声,旁边炼云归好奇道:“长风,你认识这届闯山者,是怎样一个少年?”

“便是上次曾和师尊提及的那位姓烈的小兄弟。”

炼云归大喜道:“那小子也来宗门了?”他可是老早就听季长风和他说过那烈盘的锻造手段如何如何了得,对此子爱惜到了极点。若非季长风一再说此子不可强求,否则炼云归早就有下山亲去邀请的打算了。

季长风摇头道:“只知他近月内会赶来,却不知是不是在这次闯山者的名单中。”

旁边众长老均不知烈盘,但炼云归平日里极少看得起谁,竟然对一个世俗武宗如此感兴趣,均觉十分好奇。

只听炼云归笑道:“就是长风前两次下山认识的一个世俗小武宗,在锻造术上颇有天赋,引得老夫都有点心痒痒的,盼着见上一面呢。”

众人恍然,均知炼云归是个炼器疯子,见了锻造天才,有此表现倒也正常,纷纷向他道贺。唯有旁边苗玉龙和张、李二位长老面面相窘。心中却愈发坚定了要雪藏这个少年天才之心。

如此人才,说什么也得留在潜龙殿才行!炼器殿也来争,争什么?把这样一个大好前途的青年争去帮你们敲铁抡锤?这也太他妈浪费了吧!

ps:鲜花过百加更的一章3000,谊久天长兄打赏100贵宾加更的3000,合更一个六千大章。今天狂神也是爆了!两万更新!现在还在拼命码,因为我才发现点击也过万了。。。。是不是狂神设置的鲜花有点少哇,兄弟们太给力了……不过来吧,爆死狂神!今天晚上拼了!12点前还有一更!哪位兄弟敢再给100贵宾,狂神今天晚上不睡觉再更一章哇!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