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破金身(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围武宗们面面相窘。

拿?用什么拿?用命去拿还是用宗门的入门名额去拿?这关键是你也拿不到啊……

烈盘这才换了副脸色,冷冰冰的说道:“见财起意、心怀不轨,如此心性,还走什么正道修仙!自个儿回世俗呆着去,要不就去找一魔修宗门。走正道,就这德性,迟早被雷给劈死!”

他开口训人,几十个武宗无一人敢接口。

却听得一个响亮的掌声响起:“说得好!心怀不轨者,不配修仙问道!觊觎同门之物者,更该千刀万剐!”

众人朝那发声处瞧去,只见前方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名年轻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年纪,穿着一身潜龙殿布袍,嘴里还叼着根狗尾巴草,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

两个守关弟子显然认识他,吃了一惊,连忙迎上前来:“见过七师兄!”

那七师兄笑了笑,目光在这满场武宗中扫过,突然伸出手指连连弹击,数十道指劲激射而出!

只听场中‘砰砰砰砰’的声音连串般响起,先前听了黑铁王挑唆,跳出来的那二十四个武宗,身上金色护身罩同时被轰开,映得这场中金色一片!要想轰开这二十几人的护身罩并不难,但难却难在同时将之轰开,并且还不伤及任何一人!

要知道这些武宗强弱有别,每人的防御上限都是不同的。那意味着他这二十几指,每一指所使力量大小都各不相同,且对每个人的实力判断都清晰无误。这份眼力、实力,烈盘可远远自叹不如。

所有人都是一楞,想不到这看起来笑态可拘的家伙竟会突然出手。虽并未伤人,可如此破人金身、毁人入门资格,可比伤他们更狠多了。

那七师兄也不多解释,伸手一招,一柄银白色的飞剑凭空出现在他身前,紧跟着剑型变大!宽足有三、四米,长足有四、五十米!有如一架悬空的板船!

“我叫钟明,”七师兄笑嘻嘻的说道:“负责接引你们上山,当然也可以负责把你们丢下山。”

他说着,指了指悬在身前的那柄宽长大剑:“有资格上山的,自行跳到剑身上!过时不候!”

一众武宗大眼望小眼,这男子刚刚还出手破了一大堆人的金身来着,这突然又摆出一副要普渡众生的样子,真不知到底要搞什么。

烈盘倒是无所谓,直接往那剑身上一跃。

站到这宽大的飞剑上,脚底自生一股吸力,将他脚底与飞剑牢牢粘住。这是飞行法器必须有的能力,和战斗用的法剑大为不同。飞行法剑的器魂主要是以锤炼其速度方面的能力为主,此外就是要加入一股感应踏剑者的能力。只要是站在这法剑上的人稍稍分出一点神魂与法剑器魂相感应,法剑就会吸住你的脚,让你不至于从半空中跌下去。当然,并不是说必须要神魂很强的人才能办到。就算是这些普通武宗,只要注意力集中,要做到与器魂相互感应沟通都是很容易的事。

烈盘曾是先天强者,对御器飞行之术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一上剑便即站稳,冲剑首处的男子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嗨。”

钟鸣先前过来时便已瞧见烈盘御器伤人,知他虽只是武宗,可却已在神魂神念方面有了一定接触,在法器飞剑上站稳自然是小菜一碟,倒不惊讶。

朝他上下多打量了几眼:“这身行头还不错,居然还有个法器丹鼎,喂,你会炼丹啊?”

“略知一二。”

“意思就是会喽?”

“算是吧。”

“人材!”钟鸣嘿嘿一笑:“我最近也在研究这玩意儿,有空可以切磋切磋。”

“呵呵,好。”

两人随口几句话倒是套上了近乎。其他武宗见烈盘上了也没事,一个个胆子稍壮,也跟着跃了上来。有那么几个被破了金身的也想跳上,但还没跳上剑身,却已被钟鸣一道指劲给逼了回去。

只听他说道:“金身被破,你们还有什么资格上山?”

有武宗大怒道:“我们明明已经闯山成功,是被你强破的金身!这也算?!你这是以强凌弱,凭什么啊,咱们不服!”

钟鸣大笑道:“不服你咬我?”

“我、我!”那些武宗涨红了一张脸,但真要说‘咬他’,就算这位七师兄说‘我保证不还手’,恐怕也没谁真敢去咬他一口的。别说咬他了,就算想向仙云宗抗议或者举报这位所谓的七师兄,他们也不敢,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路子,他们在宗门里,就连个扫地的大妈都不认识呢:“我们要向宗门抗议!这不是骗我们的报名费嘛!”

“就是!明明都闯过万兽林考验了,还弄这些事情出来!”

二十来人顿时七嘴八舌、群情激愤,大有抱团闹事的趋势。可还没等他们形成气候,数十道光华闪过,直射入这二十几个武宗每人身前地底,在地面上打出二十来个整整齐齐的小洞!

之前他出手破金身时速度太快,无人瞧清其动作,还以为仅只是隔空指劲。可这次距离既近、注意力又集中,烈盘倒是瞧清他那竟是挥使的一柄细细的袖里剑,御剑挥击而出,然后收回、再击、再收回!短短一秒内竟能如此来回二十余次!他这御器之术的攻击力或许稍差,但其攻击时的速度,纵是烈盘都看得叹为观止!

被破金身淘汰掉的那些武宗门顿时全都闭上了嘴,地面上的那些小坑,让他们意识到如果继续说下去、如果真惹火了这位所谓的七师兄,那没准儿这些小洞就会开在自己的脑袋上了!

震住这些吵闹的苍蝇,钟鸣满意的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还有谁?赶紧的!过时不候!”

‘噌’!

此时那些没被破金身的武宗尽都站到了大剑上。不过这大剑宽是够宽大了,但上面光洁溜溜的,纵是这些平衡力极强的武宗也感觉有点站之不稳。想像呆会便即要御空飞行,那种离地数千数万米之上的景色,固然好看之极,但若是自己从那半空中摔下来,恐怕也同样‘好看’。一个个的禁不住都有些紧张,心神不宁。

钟鸣懒洋洋的将如何集中精神来在剑身上站稳之法说了,也不管那些正战战兢兢的武宗到底有没有真正掌握与器魂感应沟通之法,只管嚷了一嗓子:“都站稳了!”

ps:第二更,这章字数稍微少了点,下午补上!求贵宾、盖章、海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