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乃你妹!/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落时,烈盘的大手已如鹰爪般直抓向那登记弟子!

他出手既突然又迅疾,那登记弟子虽是先天之境,可烈盘本身的力、速等基本条件本就不弱于普通先天,又抢在对方措不及防间,竟被他一把扯住衣领,如提小鸡般从破开的桌子那边直接扯了出来!

‘啪’一声脆响,烈盘扬手便是一记耳光,打得对方两眼直冒金星!

任谁都没想到这小武宗说翻脸就翻脸,还没入宗门呢,居然就敢逮着潜龙殿三星弟子甩耳光,而且居然还就真打成了!此处虽是在登记屋内,可大门敞开,外面潜龙殿内人来人往的宗门子弟很多,碰上如此稀奇事,瞬间就在外面围了一圈。

那登记弟子被烈盘正正反反接连四耳光打得头晕脑涨!正所谓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这先天强者的真正强大之处莫过于他们的御器之术和初级术法,拳脚上的功夫着实是不见得比那些世俗武宗强上多少。烈盘手上并未留情,重重的四记耳光,记记都足有数万斤力!若非挨打者乃先天之躯,早已脱离凡体,否则恐怕单只这几耳光就能要了他的命!

饶是如此,也被打得脑中荤乱,辨不清东南西北。被烈盘干脆利落的一指戳了气海、封了神庭,转瞬间便瘫在烈盘手上晕了过去!

还在登记、还没入门的小武宗,居然把宗门内的先天弟子给直接秒了!整个屋内,乃至门外一大票围观的,全都看得瞠目结舌,楞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烈盘如扔破烂般将那登记弟子随手朝破桌子上一扔,转头看向身后的宁致远,笑问道:“宁师兄,一客不烦二主。先前瞧你对这位负责登记的师兄多有指点,想必是常干这事儿的。不若宁师兄客串一把,替我清点清点这大妖兽头颅的数量如何?”

宁致远刚才着实是被烈盘的干脆利落给震住,从未想像过一个小小武宗竟有如此大的胆子和实力,但也仅只是吃惊、诧异的程度而已。靠如此近距离偷袭来干掉一个普通先天强者,对武宗来说确实已经是极难极难,但却还并不能就说惊才绝艳了。居然就敢如此嚣张!

他还没回过神来找这嚣张小子的麻烦呢,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敢主动来挑衅他!

宁致远迅速清醒,一声冷笑从座位上站起:“你要我来帮你清点猎头数?”

“不行啊?”烈盘耸了耸肩:“不行就算了呗,反正又不是非你不可。”

“哈哈哈哈!”宁致远仰天大笑,突的笑声一收,喝道:“无知狂徒,真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你身在何处,可知你在与何人说话!”

“身在潜龙殿嘛。”烈盘笑着说:“至于你,就知道姓宁,别的还真不太清楚。”

“那你洗干净耳朵听好了!”宁致远厉声道:“本尊乃……”

“哥!”

宁致远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门外人堆里一个惊喜之极的女声响起。

紧跟着,人堆挤攘之声,一个少女从门外蹦了进来,欣喜无比的直奔烈盘扑上:“哈哈!哥你总算来啦!你老妹我都快等得不耐烦了!”

这少女正是烈蓉。

自数月前被季长风带上山,小丫头就打死都不离开这潜龙殿大厅一步。季长风拿出之前对付过烈盘那套,什么功法诱惑、异宝诱惑,可这两兄妹完全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双胞胎,把季大仙长拿出来的功法贬得一文不值,顺便还把季大仙长拿出来的宝物给连哄带骗的折腾去了不少……还被威胁,若是敢把她五灵仙体的事情说出去,让别的师长辈跑来抢人,那不好意思,她连这山门都不上了,下山到三环镇等烈盘便是!季长风以前拿烈盘没办法,现在拿这烈蓉也是半筹莫展。只能在潜龙殿苗玉龙那里讨了个人情,让他暂时把烈蓉安排在这潜龙殿大厅里作客数月。季长风和苗玉龙本就是好友,苗玉龙手里那柄圆环子母剑还是季长风亲手打的呢。这点人情面子,苗玉龙自然要给,且也知道烈蓉是五灵仙体,知道她要在此等人上山,只是不知她等的便是烈盘而已。

这两天又是新一拨万兽林闯山者的入门期,小丫头天天跑这附近来瞧。以她对烈盘的崇拜,前两日瞧见已经有人通过万兽林前来报道,可其中却并无烈盘,那时便已认定烈盘肯定不是这一届的闯山者。还以为要再多等上三个月呢,可刚才说登记点这里有热闹看,刚跑过来还没瞧见人,就先听到了烈盘那威猛的声音‘老子不但要消遣你,还要揍你!’

这声音这语气,烈蓉瞬间就激动了!

烈盘也没想到自家妹妹居然会在这时候突然跳出来,这小丫头不应该是跟着季长风的吗?怎么自个儿跑来了?

两兄妹的重逢画面显然有点冲淡了宁致远刚才激情四射的宣言,那种一拳打出却落在空处,甚至连这一拳都还没打完就被迫停住的感觉,实在是让他太不爽到了极点!

此时重重的咳了一声,调整了下情绪,待那两兄妹拥抱完,再度说道:“本尊乃……”

“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啊!”烈蓉就跟瞧不见旁边有宁致远那么个大活人等着说话似的,满脸兴奋的扯着烈盘:“前天就已经有人通关上山了,哥你这么迟才来,我还以为你是报名了下一批闯山呢!”

烈盘笑道:“先别急着唠,那位仙长和我说话呢,都被你打断两次了,瞧把人家气得。”

“哪位?”烈蓉扭头四周瞧了瞧,把其狐疑的目光定格在满脸铁青的宁致远身上:“他啊?”

烈盘说:“正是。宁师兄,你不会和个小丫头计较吧?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嘿、嘿嘿!”宁致远怒极反笑,若是此时发火,倒显得他似乎有点不够气量。强压了压火气,深吸口气,气势虽已不如之前锐利,却更形厉色桩了许多,这才又说道:“本尊乃……”

“乃乃乃,乃你妹啊乃!”

宁致远这第三次自我介绍才只说了个开头,便听另一个声音又在门外响起,待得声音落时,屋里已多出一人。

钟鸣!

这家伙先前把烈盘等人送到山脚下,随即御剑回山。本是已经任务完成,在这潜龙殿大厅右侧的任务殿里交任务呢,就听到这边有人打架。要说在潜龙殿内谁最爱惹事生非,恐怕就非这位潜龙七杰中的第七杰莫属了。有热闹可看,岂有不看之理?三两下交了任务赶过来,一瞧里面的情况就乐了。

居然是之前自己带上山那个挺有趣的小武宗在闹事,打了登记弟子不说,还招惹上了自己曾经最大的竞争对手——宁致远!

说实话,在此之前,钟鸣对烈盘的感觉还仅只停留在有些好感之上。认为这小子悟性既高、实力又强。当然,这个实力强只是相对于武宗程度而言。他觉得这小子挺有前途的,值得一交。可现在,一进宗门,这还没登记完、还没正式成为布衣弟子呢,居然就敢先把殿内值事的三星布衣给揍了!而且还立刻就和四星布衣宁致远唱上对台戏!

你奶奶的!这小子惹事生非的功力,比自己还深厚得多啊!

这可是正对了钟鸣的胃口,现在他看烈盘,那是怎么看怎么顺眼!瞧见宁致远面色不善,那到底是四星布衣、巅峰先天强者!怕他一言不合真和烈盘动手,这才掐准了时间突然跳出来。恰恰又卡在宁致远一句话说了三次的节点上,噎得他想吐!

钟鸣大笑道:“宁师弟,你什么时候也学那等俗人称上本尊了?听着忒别扭!”

宁致远一句话说了三次,三次都被人打断在那个‘乃’字上,而且最后这次居然还是被死对头钟鸣所打断。此时一张脸涨得通红,一股邪气憋在胸口,还被钟鸣喊上一声宁师弟……

宁致远的入门时间可比钟鸣要长,但在潜龙殿,师兄弟间的称谓,首先看的是各自的星级。钟鸣是潜龙七杰之一,五星布衣。除了排在他前面那另外六杰之外,一切潜龙殿内弟子都得称他一声钟师兄。宁致远本也该如此称呼,可他自认为那七杰最后一个位置本该是他自己的,被钟鸣半路杀出来抢走,早已将钟鸣恨之入骨,不管明里暗里,都从未称呼过对方一声师兄。被其称为‘宁师弟’,则更是他的奇耻大辱!

数怒堆积,宁致远又本就是脾气火爆之人,一股罡劲瞬间在体表爆发!

强大的天地灵气瞬间朝他身周汇拢,一股股有如实化般缠绕其身,仿佛罩上了一层灵气盔甲般气势十足!

宁致远厉声喝道:“姓钟的,少来我面前插科打浑!这烈盘目无尊长,我今天就要教训他,你若要管,便来一战!”

钟鸣眯着眼道:“跟我装什么呢?你敢在这潜龙殿大厅里和同宗弟子动手?光摆造型不干事儿,真要打架的话,走走走,跟我到千石台打个够去!”

宁致远本是怒极而动,还未想到殿内不许和同宗弟子动手一事。此时被钟鸣说来,反倒像是他拿着鸡毛当令箭,在这里故意装狠,差点没被气得喷口血。怒极道:“那姓烈的还未登记入门,我就算再怎么教训他,也没违了宗门规矩!至于你,千石台去给我等着!今天谁不去谁王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