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灵丹殿测试(上)/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炼丹、炼器、制符之类的技术,虽说不是每个修仙之人都必须掌握,但总要每样都了解一些、学习一点。一来天下间万法归宗,任何道境走到极致时,其实都殊途同归,直指天地自然本身。所谓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在修仙途中,经常遭遇瓶颈时,用炼丹、炼器和制符、甚至是琴棋书画等‘旁门左道’来放松调剂,往往能在不经意间就迈过了那道门坎,那才是最好、最合理的修炼之法。

月华殿虽只是偏殿、类似客房部门的地方,但为了让这些初上山的武宗尽快适应仙家宗门的生活和习惯,因此各类设施倒是一应俱全。锻造房、丹药房、制符房等诸多设备全都有。虽说自己身上就带有天罡鼎,但如药舂、碾盘、瓶瓶罐罐之物,总不如正规丹房内的齐全。再者,自己的天罡鼎只是为了方便携带和之前为了炼制避毒丹才特制的三十六孔小鼎。这种小鼎炼炼普通入门级丹药还行,像聚元丹这样已经可以入品的丹药,炼制起来还是比较吃力的,会有一定的失败风险。

何况,客房中人多闹杂,远不如封闭式的丹房清静。这原本天罡鼎就已经有点不符合要求了,再有人多闹杂这一条,那失败机率更高。这一份聚元丹药材的价钱,说多不多,可那也是半块上品灵石。租个丹房顶多才付一块下品灵石的钱,这笔账算起来倒是简单。

第二天就去了丹房所在,外面居然正围着一大堆武宗,老远就瞧见有位身着白色道袍的宗门弟子正站在丹房台阶上朗声说道:“这次只是丹殿对各位的一个例行小测试,并不需要你们原本有什么丹道上的造诣,只是瞧瞧你们有没有那份天赋。所以只要是对炼丹、药道感兴趣的师弟师妹,都可以来进行测试!”

万兽林每三个月开启一次,多多少少总会有那么两三人能闯关成功,进入潜龙殿。这些能闯山成功者,无论实力、心智,在世俗中都绝对是顶尖一流的水准。因此各殿各处,每当这时候总会例行公事般来潜龙殿挑人。除了那些招亲传弟子的之外,也会看看新来者有没有在炼丹、炼器、制符等各方面有特殊天赋者。

说起来,潜龙殿在宗门内的定位确实是挺尴尬、挺没有地位的。所有进入宗门的新鲜血液、新弟子,都是先紧着别的殿别的山头挑选了来,潜龙殿只能收容别人挑剩的。新人只要被别的部门挑选上,虽说还是会尊重新人意愿,但往往新人们都不会选择留在潜龙殿的。

竞争不过那些招亲传弟子的也就罢了,就连丹殿、炼器殿这些主修副业的大殿,其吸引力也都比潜龙殿大得多。

毕竟虽然号称是整个宗门里资源耗费最大的大殿,可那是基于潜龙殿数以千计的弟子数量而言。分配到每个弟子身上的资源也就很少了,绝对的宗门最低标准。除了比较自由之外,别的方面实在是没法和其他任何大殿、任何山头相比。

这次通过万兽林考验者极多,因此丹殿、炼器殿等各处也都是提前就过来挑人。炼器殿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了,来选人的是季长风。而这次丹殿来的选人者,显然也不是正在台上慷慨呈词的那个普通弟子。而是坐在台上左侧处的一名青衫女子。那女子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可穿着打扮却是一派长者风范,而非普通弟子穿束。且在台上时环目四顾,目光冷峻,自有一股威严,让人不敢逼视。

“考核很简单,每人各自进入一间丹房,里面早已准备好了一份药材和炼丹所需之物,并且还有一份详细的炼丹步骤详解。你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照着那炼丹步骤详解,将丹房内的药材炼制成丹药……”

下面顿时一片哗然。

虽说这帮人没谁懂炼丹的,便连炼药,懂的都不多。但却人人都知道,要成为一名丹师、要想成功炼出一枚丹药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这竟然一来就要求众人炼丹?这是考天赋吗?这明明就是考实力好吧。

“如果能成丹,那固然直接就可以入选我们丹殿。当然,这要求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丹道的人来说太天方夜谭了些。所以我的招人标准并非一定要你们成丹。”青衫女子此时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整个炼丹过程的每一个步骤都已经详尽写出了,你们尽力而为、依样画葫芦就行。只需将步骤完成后的成品或失败品放到桌上,我们自会替你们评断最后的成败,至于评断表情,就不事先道明了。”

不懂丹道的人对这些东西还不大听得懂,没成丹,就剩一堆药渣,你能评断个什么东西出来?不过,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反正一句话,照着里面的写好的炼丹步骤操作一遍就行了嘛,简单得很!反正这帮人也没几个真以为自己在炼丹上有什么超高的天赋,正所谓广撒网、细捕捞,反正这测试又不要钱,就当图一乐子、涨一见识,那也是人人趋之若膺的。

此时丹殿门口起码排着上百号人。

可不是每个去万兽林的接引使都像钟鸣那么难缠,除开他负责的烈盘那一批外,其他能通过万兽林考验的武宗,十有**倒都是得已入殿了的。因此自烈盘上山后,又陆续闯山成功者,到现在为止少说也有百余人了。加上烈盘前三天的,整个月华殿武宗数已突破两百大关。这么一大堆武宗整日呆在月华殿内无所事事,有这样的测试自然是人人都得来凑个热闹,早已在丹殿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可足足上两百号人,总共却只有十个丹房,一次才只能测试十个。而且听说炼丹什么的,一炼就是一整天去了,要是排到靠后的位置,天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别挤,没瞧见是我先来的吗!”

“喂,插什么队呢!到后面排着去!”

“我怎么说也是中江第一高手,不就插一个位子吗,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我还是上江第一高手呢!”

“都别吵都别吵,大家以后都是同门师兄弟了,这几天也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就是一个轮次吗,有什么好争的?”

一大帮子武宗虽然已经在月华殿相处了月余,可到底是刚入宗门,身上那些世俗匪气还未尽除,一个个的火性极大,要说全都和平共处,那无疑是天方夜谭。单就这两个月,月华殿已经发生了不下二十起打架事件和五起群殴事件。

宗门在这方面一向是放之任之,堵不如疏,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若光是勒令他们不许打架之类,那禁得了一次禁不了二次,禁得了明里禁不了暗里。要想磨砺道心,不论是走中正平和之路,亦或是杀伐除恶、快意恩仇之路,那都得自己去体会、自己去理解,自己去自律。何况这些家伙眼下还并不算是宗门正式成员,宗门规矩暂时还用不到他们身上。

台上那丹殿弟子和青衫女子显然对这等事情早已见惯不怪,每个刚入宗门的武宗都是些刺头,不撒上几次狗血是学不会教训、磨砺不出仙家道心的。只是觉得这帮子武宗太过吵闹,青衫女子眉头微微一皱,正想要出声喝止,却猛然听得原本闹闹嚷嚷的上百武宗突然安静了下来。

只见一个青年正从后面走来,他本是排在最靠后的位置,可每当他朝武宗人龙靠近,站他前面的武宗就像见了鬼神似的,吓得赶紧让到一边,然后目呆呆的看着他,一脸惧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