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灵丹殿测试(下)/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人龙最末尾到最前面,足足一两百个武宗,竟无一不是如此。原本闹嚷的队伍瞬间安静无比,挤来挤去的人龙也整条都让了开。直到他都走远了,身后的武宗才胆颤心惊的低声议论道:“那不是烈盘吗,怎么也对炼丹有兴趣?”

“我听说那小子可是苗玉龙的亲戚,还是至亲那种!有苗玉龙在,这大树底下好乘凉,他应该是铁定呆在潜龙殿的吧,考什么丹殿呢……”

“胡扯,苗玉龙姓苗,烈盘姓烈,怎么可能是什么至亲?”

立刻有人反驳他道:“你妈姓李,你外婆还姓张,跟你难道就不是亲戚了?”

“就是,要不是至亲,上次在潜龙殿里,苗玉龙会那么维护他?开什么玩笑!听说他当时直接上交的就是六十只大妖兽头颅!本来人家那个登记弟子都不给他登记的,好像是说他作弊还是怎么,结果苗玉龙苗大师兄一到,直接一巴掌拍飞登记弟子,把这小子的猎头数直接就改成六十只大妖兽!该拿的奖励照样拿,啧啧啧……”

“可不是吗!这种明摆着的事儿,要不是作弊,哪个武宗能杀得了六十只大妖兽?扯淡呢。”

“哎,人家命好哦,哪像咱们……”

议论声乱七八糟、不绝于耳,但大多只是低声耳语,不敢放言。烈盘这些日子在月华殿众武宗中早就已经出了名了。没人知道他在万兽林中战百兽,没人知道他战灵太岁。可却人人都知道,苗玉龙是他亲哥、钟鸣是他干哥,甚至远在炼器殿的季长风,传说中宗门年轻辈里人缘最好的季大仙长,那都是他结拜大哥……谁敢招惹?谁敢不服?就算是宁方那样一度招摇无比,自认为绝对是这一届武宗中来头最大之人,现在见了烈盘也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有多远躲多远去。

烈盘这个名字,目前在潜龙殿内算得上人尽皆知,但那也不是因为他完成百兽围攻的壮举、更不是因为他曾重创了灵太岁,而是因为上次在潜龙殿大厅伤了登记弟子,并惹得苗玉龙亲自出手的事。这两个消息,苗玉龙是彻底封锁死了的,怕的就是传开后被别殿知道,跑来挖人。虽说烈盘已经答应他要留在潜龙殿,可若是各殿那些尊长真向他抛出橄榄枝,天知道这小子会不会‘变节’……

此时台下议论声不断,台上青衫女子和那丹殿弟子都是微微一怔。

瞧这年轻人时,只觉他年纪不过十七、八岁,实力也不过只是巅峰武宗之境,还远未到沟通天地灵气入体的先天境界呢。这明显也是个刚刚通过万兽林考验的的小武宗啊,怎么别的武宗惧他如惧鬼神一般?直到隐隐听见台下武宗的议论之声,方才明白。

原来又是个关系户!这种人,一门本事没有,有的便只是溜须拍马、嚣张跋扈。只见他此时上台来,下面武宗人人让路、畏之若虎的造型,便知此人平时究竟有多蛮横不堪了。

哼,这样的人也敢来报考丹殿?就算他真有些炼丹的天赋,我也绝计不收!

青衫女子的脸上闪现过一丝不快和不屑,但却并未表露得太过明显。她是不大见得惯那些靠着沾亲带故的关系进入宗门者,那是一种对宗门资源的浪费。但她也知道宗门内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些人情事故,即便是在仙家宗门里,也是在所难免的。

烈盘本就没打算排队,今天来就是为了炼聚元丹的,租不了丹房,那就用免费的呗!报个名考个试,还节约了租丹房的费用,那费用虽仅只一块下品灵石,可下品灵石也是灵石,对现在囊中羞涩的自己,能省则省。至于说他们丹殿那个什么考试……自己不碰他药材,算是自动退出、自动失败,那也就结了!

眼下有人让路那是正好。一路畅通无阻的直到那报名台前,随口就报了个名字:“烈火的烈,盘子的盘。我可以直接进丹房了?”

青衫女子对这‘关系户’显然提不起什么兴趣。别人或许对苗玉龙、钟鸣之流敬奉有加,可对她来说,这两人和普通的师兄弟没什么区别。她用不着看这两人的面子,当然,也用不着因为自己的不快而故意针对谁,更不会刻意去阻止烈盘参考。此时只是淡淡的指了指了那边:“登记好后,自己领牌进去就行了。”

那丹殿弟子已然递上来一块小木牌,上面刻着一个‘五’字,意指五号丹房。

烈盘二话不说,接过小木牌就往里面走。

这月华殿的丹房虽小,但却五脏俱全。

每一个丹房单间都大约在二十平米左右。正中央是一个丹台,上面放着一尊半人高的大丹鼎,下端则是早已铺好的成堆半碳木。相比起烈盘自制的那种小丹鼎,大丹鼎显然更方便操控、也更容易去掌握其中的药性。无论从炼丹的哪一方面、哪一个角度来看待,同级别的大丹鼎都绝对比小丹鼎要好。只是在携带便易程度的问题上稍有不如而已。

丹鼎旁边摆的是一张大长桌。上面除了切制药材时所需用到的药舂、碾盘、药槽、玉夹等工具外,还有大概二十来份未经泡制的生药材,以及摆在桌子正中央的一份丹方详解。由于只是供人测试所用,因此这所炼之丹十分初级,仅只是一颗最普通的养身丹,算是保健类的丹药。没有太过刚猛霸道的药性,所用药材也大多便宜常见。

烈盘只略略扫了一眼,便没了‘黑’他药材的yuwang。就这满桌子药材看起来挺多,可加一堆也卖不了一块下品灵石。

伸手将桌上之物随便扫到一边,从乾坤袋中取出炼制聚元丹所需诸药材,大约三十来份。

聚元丹,顾名思义,强行聚拢真元之用。可以让服用者在短时间内经脉膨胀、耐受力大增,从而增强体内真元的容量,使之能聚集更多的真元真气。烈蓉现在差的就是突破武宗那一口气,感觉明明已经到了突破武宗的门坎上,却就是差着那么一点点极限无法逾越。因此使用这聚元丹便是其最佳的选择。

聚灵花、充经果,此二味是为主药。切制方法也比较特殊,不能用铁器钝物切割,而必须用玉器。这房间内各种切制药材的工具倒是齐全,小玉刀也是有的。只见烈盘运刀如飞,一道墨绿色的寒芒在桌面来去飞舞。他倒是有这闲情,居然还用御器术来切制,这也是种炼丹前调整心情状态的小窍门。就是他这御器之道是个半调子,药材倒是切得毫无问题了,可桌面就难免会留下些被玉刀飞刮而过时的痕迹。

以烈盘的娴熟,分分钟便已将所有药材搞定。

他略一调息,深吸口气,将状态调整到最佳。

开炉,炼丹!

用的是丹房内的大丹鼎。药材被依次摆放入丹丢能够之内,所有药材不论粉末还是片状的,均在整个丹鼎底部摆放出对称之态,且围成了整整齐齐的一圈,正是之前炼制避毒丹时所用过的文炼之法。倒不是图这法子简单,而是大多数药性比较温和的丹类,炼丹师都会采用文炼之法来炼制,那样会更利于丹药药性的挥发和提炼。

盖上丹鼎,点起这大丹鼎底部的半碳木,整个黑黝黝的丹鼎瞬间变得青幽幽的,隐有流光在鼎表闪过,异象非常。

这丹房内的大丹鼎是照着最基本最合格的普通丹鼎规格所建。外部七十二方孔洞,内部刻的则是西魁、北斗、南极、东启四方星位,意指四方天之意。格局还是小了些,其丹鼎所蕴的道境基础是在天圆地方之说的基础上得来的。远不如周天宇宙星宿的大气。不过,格局越小越容易掌控,聚元丹又并非是什么高级别的丹药,还用不上那么大格局的道境去蕴养。用这种比较初级的丹鼎来炼制,反而会更简单更方便。

此时一边操控着半碳木的火势,一边感受着丹鼎内药性的变化。同时,掌控这庞大丹鼎时的那种控制感,竟让烈盘渐渐陶醉,仿佛又回到了在地球时守着个大炉子苦炼丹道时的那种时光。

一股奇异的异香渐渐从鼎内飘散而出,弥漫在整间封闭的丹房内,经久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