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向灵仙/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怪它拥有一定的自我意识。现在看来,那可不是之前灵太岁的残存情绪和性格,而是一直就隐藏在灵太岁生魂中的一丝神性!说通俗点,那就是它的山神神格!

神格!看不见摸不着,那是一种资格,一种受自然万道所认可的封神资格!

眼下的太岁虽然没有太强的实力,可这却是一只拥有神格却没有记忆的神兽!并且完全受万妖幡、受万妖幡主人的操控!

烈盘顿时觉得自己没有将之扔掉实在是一种太明智的选择了。

他完全可以通过操控万妖幡,将太岁身上的神格夺走!虽然无法获得山神资格,无法受到天地自然万道的认可和眷顾,但那些神格却可以直接给烈盘带去庞大的神魂念力!毫不夸张的说,甚至可以让烈盘眼下的神魂念力强度直接翻上数倍甚至十倍之多!那他虽然仍旧还是个小武宗,可凭着可以操纵上千生魂的万妖幡,凭着威力大增的御剑术乃至灵符,战斗力恐怕直接都能和苗玉龙之流比肩了!

当然,这样的神格中所蕴含的神念力量,肯定不如自己本源所炼的那般纯粹、那般‘合身’,说不定会带来一些副作用。但总是利大于弊。何况,就算自己有炼天鼎,不用担心神魂强度的问题,那行,把这掌控着太岁和神格的万妖幡直接卖掉……可以想像到,在完全没有神魂修炼之法的中土大陆上,出现这样一个可以直接增强神魂的东西,那会引起修仙界何等样的疯狂!估计就算是中土大陆排名最靠前的那些顶尖大能者,乃至真正的仙人说不定都会动心!那得卖多少灵石啊?估计自己往后上百年都不用愁修炼资源了!

不过,这办法显然只能意淫一下而已。匹夫无罪、怀壁其罪的道理,烈盘还是懂的。真要拿这玩意出去卖,凭他眼下的实力可真没法守护得了这至宝。

太岁显然不了解烈盘心里的复杂想法,任凭这个让它感觉无比亲切的人类在它思维里转来转去,它只是小心翼翼、开开心心的侍奉着、迁就着,想努力去讨他的欢心。直到烈盘将神念从太岁身上撤了出来,这小家伙才突然蹦起,在半空中飘飘荡荡的转了个圈,像一颗开心的包子。

“以后就叫你包子算了。”烈盘笑着摇了摇头。夺走太岁的神格,虽说必然可以迅速增强自己的神魂,但却有一定的风险和危险性,这神愿之力能不能和自己的神魂念力完美融合,有没有副作用,这些东西都得先打上个问号。别的修仙者肯定愿意为了增强神魂而冒这样的险,但有炼天鼎的烈盘却用不着。而卖掉包子显然也不现实,诶,看来还是自己留着得了。

这样一个拥有神格,并且还拥有自我意识的‘生魂’,不好意思,这恐怕已经不能称之为生魂了……就算它现在所会的技能似乎有点鸡肋、实力也不怎么强,但有自我意识就可以修炼就可以成长!甚至,那需要用到神念的幻术攻击,只要让它多加练习,以后也未必就不能施展出来。万妖幡内有着这样一只具备成长力和潜力的主魂,那可又比之前的银狼王更值得烈盘期待多了。实在不行,等以后自己实力强了、需要钱了再卖它也行嘛。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自己收灵太岁一举,之前还以为是个大错误,可现在看来,却实在是太明智了!

刚才放包子出来,本只是想让它清理一下这屋内的异常丹香,可现在却是有了个意外的大发现。烈盘满心欢喜间,倒是把原本的‘正事儿’都给忘了,屋内丹香虽是被万妖幡的黑雾给吞噬和稀释了不少,可终还有残存。若是平常心细时,必还要再做点收尾工作,将这残香除尽。可先前在那浓郁丹香中泡了太久,鼻子都习惯那浓郁香气了,现在这已经稀释得仅剩一点点的丹香,已然引不起正兴奋中的烈盘注意。

他收了万妖幡,顺手打开丹房,大步走了出去。将那五号丹房的牌子往丹殿弟子手中一扔。

那弟子正登记考核者的情况呢,刚刚已经登记了四十几个失败者,每个人的回答如出一辙,甚至连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沮丧:“我失败了!”

于是登记弟子一一写上‘失败’。

可,烈盘的回答却有点特别。

他大咧咧、满不在乎的说道:“啊?炼丹?我不会!刚才看那个丹方看睡着了,不好意思啊。”

你不会?这里谁会啊?你不会你还霸着五号丹房在里面呆足了快两小时?!这不是占用资源嘛,居然还有脸说他睡着了!而且那一脸得意洋洋、毫不在意的表情,让人瞧见就想先抽他一顿。

丹殿弟子给噎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在烈盘的成绩单上写下了另外两字结语‘无耻’!

提起仙云宗灵丹殿,恐怕任何宗门内的人首先想到的不是灵丹殿的殿主,而是一个叫向灵仙的女孩。

此女有三绝,天赋绝、炼丹绝、身份绝!

天赋绝是指其修炼天赋,自其十岁入宗门,三年筑基,十年破婴!短短十三年便从一个普通人迈入元婴之境,修炼速度之快,便在整个仙云宗历史上都可以排入前五十之列!

炼丹绝,则是指其丹道的造诣。其在丹道上的天赋之高、悟性之强,便连当今仙云宗灵丹殿殿主,都曾大赞说‘此女乃天生丹才,非我等所能企及!’。在其超速的十三年破婴修炼过程中,居然还能师从灵丹殿殿主,楞是挤出时间修炼丹道,并且短短数年间便已达丹药大师之境!虽不敢说已经青出于蓝,可此女在丹道上的造诣之高,已实不在如今的灵丹殿殿主之下!其在灵丹殿内的地位,可比季长风在炼器殿内的地位还要更高得多!

身份绝!此女的父辈没什么特殊的身份,不过是世俗中普通人家。但她却有个比她更光彩夺目的姐姐!正是如今仙云宗宗主!仙云宗历史上最年轻的宗主!身为宗主的妹妹,还有比这身份更绝的吗?

向灵仙正坐在月华殿丹房之外。这次来潜龙殿挑选丹道人材不是她的主意,甚至,这原本也不是丹殿的主意。虽说往届时丹殿也会在已经通过万兽林考核的武宗身上发掘一下潜力,但那都是等到万兽林考核完全结束之后。而且,往往这样挑选数十甚至上百届,都不可能挑出一个真正的炼丹奇才来。毕竟若有这方面的特长的,早就已经走特长路线,在每三年的招人期时,直接报名丹殿或者炼器殿了。选择走万兽林路线的往往都是些世俗匹夫,岂会真有那等炼丹炼器的人才?

所以往届就算丹殿来挑人,也只是例行公事的随便看看,顶多派个低阶弟子过来就行了,根本就用不着向灵仙亲自出马。但这次却不同,其不同之处并非是因为通过万兽林考核的武宗人数太多,而是因为她那位宗主姐姐!

宗主姐姐是这样对她说的:“这届闯万兽林的武宗中,有个丹道方面的人才,你可以留意一下。”

能让自家那位眼高于顶的宗主姐姐看上眼的人物,且先不说其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能力和魔力,但单凭能让她姐姐记住名字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引起向灵仙的好奇和重视了。她可是太清楚自家那位姐姐的性格,别说区区闯山武宗,就算是修仙界中无数让人脍炙人口的大名,她那位粗神经的姐姐也常常是记不清楚、记不住的。

但当她细问姐姐关于那个神秘人才的详细时,自家那位姐姐却是三缄其口,怎么都不肯透露半点消息。只说那人已经通过考核上了山,就在月华殿内呆着。

这却就让向灵仙更加好奇了。眼下万兽林的武宗考核时间都还没到,她就已经亲自带着人来了月华殿,她倒想瞧瞧,这个能让自家那位眼高于顶的姐姐都记住的小武宗,究竟是何等样的一个奇才!

她看似很随意的坐在那里,可眼神却早已将台下那些报名武宗一一打量过了。大多看起来都粗俗、尚武,那种只一心专精在武力上的人,是很难理解讲究中正平和、万法自然的丹道的。或许修仙者可以做到两者兼顾、互不冲突,但世俗武宗?不可能。特别是像先前那个仗着有苗玉龙撑腰就耀武扬威的小子,这种嚣张跋扈的类型,向灵仙觉得直接就可以将之排除在外了。

不过,这批人中倒也有那么几个看起来比较斯文的。向灵仙一边等着这帮人慢慢考核,一边正在瞧他们的报名资料。之前已经进去过了四五批人,个个进去时兴冲冲的好像信心十足,可不到五分钟就垂头丧气的出来。向灵仙想笑,她可没兴趣真让这帮人去慢慢实验什么天赋,那一个个进去,照着正常步骤先切药再开炉,然后慢慢磨火侯,天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了。所以她给的丹方详细步骤,从一开始就完全是错误的,甚至都不要求他们切制药材。只要照着那丹方做步骤,不出两三分钟就要炸炉失败。当然了,若是姐姐所说的那个丹药天才瞧见那样的丹方,一眼便可看出问题所在,自然不会犯下同样的错误。

方便,又简单。

被向灵仙看好的那几个武宗,一个接一个的都已经进去过了,可直到测试结束,仍旧是没有任何武宗对那张丹方提出过任何怀疑,更没有任何人炼出过一颗丹来。

这让向灵仙很是诧异。她相信自家姐姐不可能说谎,说有一个丹道奇才,那便一定是有的。说这奇才在月华殿的这批武宗里,那就一定是在的。刚才她已经将所有进入月华殿的武宗名卷都瞧过一遍了,没有任何一个未来参加测试者,可怎么就是没瞧见那人呢?

难道,那人故意藏拙?

想想也是,连姐姐都为之惊叹的丹道奇才,那人在丹道上的造诣想必已经很高了,不可能是初学者的水准。这样真有本事的级别,若想要进丹殿,直接到仙云宗外门递交一份申请,丹殿立马就八抬大轿迎下山去,哪还用得着走什么万兽林路线上山?人家选择走万兽林,那必然就是对丹殿没兴趣,是个一心尚武的家伙。自己居然跑来搞什么测试……别人才看不上眼呢。

正暗自懊恼自己在做无用之功,旁边丹殿弟子已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灵仙师姐、灵仙师姐!”

“一惊一乍成何体统,有话慢慢说!”向灵仙眉头一皱,瞧这弟子那火烧屁股的模样她就不爽。她对丹殿中弟子的要求,一向是要做到荣辱不惊、天塌下来都得面不改色,没有这份心境,谈何操控变化多端的丹道?

那丹殿弟子急冲冲的说道:“是五号丹房有古怪!您赶紧来瞧瞧!”

ps:今天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