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仙云宗主/全职真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周山与贵宗一向交好,万魔窟更是历来都属我们两大宗门共同管辖,你现在说要独占便要独占,这是何道理?!不妥!绝对不妥!”一名男子站在大殿之上,义愤填膺的质问道。

“是何道理?”大殿上方,一个女子的声音淡淡的响起道:“当初不周山主与家师有约,共同持有万魔窟百年,百年之后,自当让出万魔窟的所有权。此事两大宗门上上下下人尽皆知。虽说未曾立有凭据,但不周山主说话岂会同于儿戏?如今正是百年之期,我收回万魔窟有何不妥?”

那男子怒道:“什么人尽皆知?我便不知!这种口说无凭之事,你休要再提!”

“哼,秦方,你不过只是不周山驻万魔窟的一个小小执事,此事还轮不到你来与我讨价还价。”殿上女子的声音渐渐冷了起来。

“向灵莎!”那叫秦方的男子须眉尽竖:“便是你师傅在时,对秦某也是客客气气的平辈相称,礼遇三分!你这稚气未脱的丫头,才坐上宗主之位,竟然便敢辱我!”

“大胆!”

“姓秦的,你敢直呼我们宗主姓名,对她无礼!”

周围立刻有数人齐喝,数道光华闪亮,眨眼便要出手!

殿上女子正是仙云宗宗主向灵莎!此时摆了摆手,冷冷的说道:“我已经让人给不周山主送去正式通知了,他与家师间的口头承诺是否算数,他自有决断。叫你来,只是限你于一个月内将万魔窟的所有不周山弟子撤离!否则,休怪本宗主强行驱逐尔等!”

“你敢!我和你师傅都是平辈论交,就你这乳嗅未干的黄毛丫头……”秦方话声未落,已见身周凭空生起一团水雾,瞬间将他整个人裹住。饶是以他金丹修为,在这看似柔弱的水雾中竟无法动弹分毫!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传不出来!

他满脸涨得通红,身上一阵异光闪耀,似是想祭出法器。可闪起的异光瞬间便已被水雾给轻描淡写的压了回去,如同被封堵住了一般,万难钻得出来。

而那水雾中不急不缓的凝出一只蒲扇大的巴掌,二话不说,正正反反直掴了秦方十个耳光,轻松之极。且力道奇大无比,瞬间便打得他这金丹强者的脸颊都高高肿起!

只听向灵莎淡淡的说道:“对本宗主不敬,该罚!依老卖老,更是可恶!本宗主略施薄惩,若是再犯,必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落时,水雾往空中一抛,瞬间散开,却将秦方如同皮球般直抛向殿门处!

秦方好歹是金丹强者,可此时被那水雾残余的麻痹之力给弄得全身僵直,竟无法控制住身形。在殿门上重重一摔,砸得整个大殿都‘嗡’声一响,随即一屁股跌摔到地上,脸上已不再有之前的倨傲,而是换了一副惊恐之色:“你、你已是元神修士!”

不单只是他,连同殿内其他仙云宗诸长老,此时也都是满脸震惊的看向自家宗主!

在中土大陆修仙界中,境界化分清楚而明确。

先天、元婴、紫府、金丹、太虚、元神、化羽七大境界!而在这七大境界之上,方是能成仙化佛的真正仙人。

不过,那种能真正成仙化佛者,基本都属于是传说一级的人物。别说成仙化佛了,便连化羽境亦属于传说!唯有中土大陆几个最顶级的宗门内,才隐藏有那么几位化羽期的大能者!

而在正统修仙界中,元神境便已是绝对的最强战力!一个宗门若能拥有一名元神修士,那便已可挤身于一流宗门行列,能在中土大陆叫得出名号了。

仙云宗的前任宗主便是元神修士,但数年前一场修仙界的大混战让其陨落。此后仙云宗一度萎靡不振,虽有不少太虚境强者坐镇,但却逐渐在中土大陆的修仙大宗派中滑出视线。否则,似不周山这样原本只是依附于仙云宗的小山头,岂敢对仙云宗阳奉阴违,甚至在大殿上直喝其宗主为乳嗅未干的黄毛丫头?

没有元神修士,仙云宗论底蕴、论实力,确还是在不周山之上。但若是真的两派交战,仙云宗想胜也会胜得十分艰难。但有了一位元神修士,这等局面立刻又变得不同起来。元神境对太虚境,虽只一个境界之差,但实力却是一个天一个地,直接就可以完全碾压下去!甚至,有元神修士往那里一坐,就算有再多的太虚境强者,那也是连出手都不敢的!

殿中诸长老虽知这新任宗主天资纵横、潜力无穷,可也没谁有曾想到过她竟已达元神之境!要知道这位新宗主如今实际年纪也不过才三十来岁,短短三十来年的修炼便可达元神修士的境界!这等修炼速度,别说在仙云宗,就算是在整个中土大陆,纵然说不上后无来者,可也绝对算是前无古人了!

这是仙云宗之福!

诸长老只瞬间便觉脸上已容光焕发!

自老宗主陨落之后,仙云宗在中土大陆的地位一落千丈,便是因为宗门内没有一位元神修士坐镇的缘故!可现在,仙云宗又有元神修士了!而且以自家宗主这超速般的修炼速度和天赋,恐怕日后进入化羽期亦不是不可能之事!

“恭喜宗主!贺喜宗主!”殿内长老心悦诚服的道贺声不绝于耳。唯有台下一灰发胖老翁皱眉不展。

向灵莎朝殿内压了压手,道贺声立止。若说在此之前,宗门内还有因为她年轻识浅,不服她坐这宗主之位的长老,可现在却是绝对没有了。她淡然道:“来人,送秦堂主回山!”

秦方此时早已如焉了气的皮球。以前他仗着仙云宗不敢与不周山开战而说话毫无顾忌,心中虽承认仙云宗曾经的强大,可眼下嘛,也就是和自己不周山属于同一级数而已!更何况其宗主还只是个如此年轻识浅的丫头,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可现在,向灵莎既已是元神修士,且做事果决、绝不拖泥带水,怕是比她曾经那位师傅、前任仙云宗宗主还更难缠得多。要让他再拿出之前那副架子来,他便已不敢了。

那秦方被带走,殿内诸位长老立时兴奋得七嘴八舌。

“宗主得证元神之境,此乃我宗门大喜大贺之事!愚以为该好生大肆操办一番!”

“不错!自白宗主陨落后,我大仙云宗在修仙界中地位每况愈下,皆因门内没有元神修士之故!宗主既已突破,改当广邀同道上山庆贺!一则与宗主道喜,二则也是告诉天下,我仙云宗要再度崛起了!”

这话一出,其他长老纷纷叫好。大殿内一时间议论声不绝于耳。

说起来,这满殿一大帮子长老,曾经全都是向灵莎的师叔、师伯一辈。虽说自向灵莎临危受命,坐上宗主位后,这些师叔师伯们并没有为难过她,但在他们心里,新宗主终究只是个晚辈。若是白宗主还在任时,这帮长老们纵是有再想要议论的事,也是绝不敢在这大殿上随意开口的。

向灵莎微一摆手,一股冰灵霜气迅速布满整个大殿,让整个大殿的温度骤降。

正七嘴八舌的长老们立刻感觉到了新宗主的不快,赶紧闭嘴,大殿内一时间安静异常。

只听向灵莎淡然道:“我不喜欢热闹,也不喜欢麻烦。大办庆贺、邀人观礼之事,修要再提!”她站起身来:“宗门是否强盛,不是靠别人给你面子,是靠自己去把这面子挣来的!万魔窟之事,立刻着手进行!将不周山所有弟子尽数驱逐离开,若有反抗者,尽都给我捆了!”

“不是给出一月期限吗?”下面有长老楞道。

“秦方刚才若是答应了,那便是一月期限。他既不答应,那便连这一月之期也不用给了!”向灵莎冷声说道:“此外,仙蝎洞、五毒洞、青阳洞,此三洞自即日起对外封闭,不再允许任何非本宗门之人进入!箕尾山、抵山、青丘山、基山、枢阳山、堂庭山和招摇山,被南华宗一借便是五年!当初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借。可眼下,哼!宗方三位长老当初负责外借之事,现在讨回山林,便也由三位长老负责!南华宗必不会轻易归还,咱们便来个先礼后兵!用这南华宗来作为本宗主晋升元神的贺礼吧!”

殿内诸长老被她雷厉风行的一系列手段搞得都有点晕乎乎的。这几年来宗门地位低下,让诸长老早都养成了凡事三思而后行、小心谨慎,生怕给宗门多惹事端的惯性思维。可眼下对不周山开刀也就罢了,到底只是个小门派。可南华宗,那可是能堪比仙云宗鼎盛时期的大门派!当初白宗主陨落,表面上虽是在正邪两道浩劫的混战中被杀,但背后却似乎有着南华宗的影子。加上自那之后,只短短几年时间,南华宗便已接连以借用为由,吞掉了仙云宗大量重地,成了前任仙云宗主陨落后的最大得利者。更是疑点重重!

虽说宗主如今已是元神修士,但到底是刚入元神境,宗门也是百废待新。却就直接去先惹这连老宗主都不是对手的强敌,实有些太过冒险了。

正待劝说,向灵莎已将手一摆:“此事我已经决定,不用再多言!都散了吧!”

她说着已起身离座。这年轻宗主近些年来本以积威日盛,今日更是展露了其元神境界!此时说话,诸长老竟无有敢反驳者,眼瞧她已迈入内门,一位灰发胖老翁才似回过神来似的:“宗主,柳某有一事相询。”

“何事?”

这灰发胖老翁正是灵丹殿殿主柳权。一手丹道、一手医术非只在仙云宗,便是在整个中土大陆,都是排得上号的大师级别。且同时他还是向灵莎是师叔,与前任白宗主为师兄弟关系,感情极深,也同属所谓的仙云一脉。当初白宗主陨落时,任命向灵莎为宗门新宗主,等若临危托孤,便是让这柳权全力辅助向灵莎。而且柳权还是向灵莎亲生妹妹的授业恩师,因此眼下在宗门之中,要说谁和这新位宗主最为亲近的,此老当可算得上一个。并且,也只有此老,对向灵莎的修炼之事最为了解!

她体内火毒与所修水灵气互为生克,虽说这些年来功力突飞猛进,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火毒刺激水灵之故,可高回报的同时,伴随着的必然也是高风险!照他的估计,向灵莎达到太虚境巅峰之后便不可再继续修炼了。否则水灵越强,火毒亦就越强,超越那个极限,就绝非这位年纪轻轻的新宗主可以压制得下的。却不想,她前些日子外出一圈,回来后闭关两月,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元神之境!

难道是她体内火毒和水灵又另有变化?

柳权很想直接开口询问,比起宗主这么快就突破元神境,他其实更希望的是宗主健健康康、安安全全。他相信向灵莎的天赋和潜力,假以时日,必然可以撑起整个宗门。但若是急功进利,却反是祸事。

但他却又不能问,这殿中诸长老,除了他之外,别人可没谁知道新宗主还有这般隐疾的。若将宗主身患重病的事说出来,首先引起的便是宗门内部的慌乱,于大局不利。

柳权口中喃喃:“宗主的元神修为……”

他心中暗悔,该等私下时再问这问题,现在话已出口,满厅长老都看着他,正不知该如何开口相问,向灵莎却似已经看出他所想,手指一抬,一股纯粹、浓郁之极的水灵气自她身上弥漫开,不夹杂丝毫火气!这水灵气一出,便连四周的天地灵气都仿佛为之黯然失色、退避三舍!

旁人还以为宗主在展示她的元神境修为,拜服不已。柳权一直对她体内水火不融的情况了如指掌,此时已从这股气息中看出她体内火毒确实已经拔除,只剩下纯粹的水元修为。虽不知她究竟是如何办到,但确是已经修为精进、身体无碍了!心中狂喜,再无疑虑,与众长老齐拜。

一时间殿内贺声大作。

向灵莎转入后殿,一道灵符传讯已飘来,随手点开。只见虚空中一个年轻女子的虚影迅速显现,开口便道:“姐,那人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在月华殿找了三天了,根本就查不出什么线索!到底有没有这人啊?要不然,那人故意隐藏身份?你不说清楚,那些药材我可没法给他!”

能用如此口气和这位新任宗主说话的,自然只有她妹妹向灵仙无疑。

灵莎淡然道:“你自己要用那种丹殿测试选人的法子,他既是故意隐瞒,自然是不想进灵丹殿。你找得到就找,找不到就作罢,我不会帮你的。至于那些药材,这是你自己揽过去的事儿,你若办不成,等他入门之后,我再亲手给他便是。”

影像中的向灵仙噗嗤一笑:“姐,你可从没有这样维护过旁人哦,还亲手给他……你越这么说,我倒越想瞧瞧那小武宗究竟是何方神圣了。该不会是莎姐你的……那个什么吧?”

灵莎面色一沉:“鬼丫头,胡说八道什么?!我只是欠他一份大人情,自该维护于他,那些药材更是早已答应过他的酬劳。你姐岂是那种知恩不图报之辈?这些本属平常,你这丫头若再在我面前疯言疯语,小心下个月你们灵丹殿的月供减半!”

向灵仙吐了吐舌头:“啧,姐你这是公报私仇啊?行!不想暴露是吧?不想来咱们灵丹殿是吧?哼,我就不信他就别无所求了!既然找姐姐你要药材,那这家伙肯定是个财奴!既然非要走万兽林上山,那这家伙必然还是个完美主义者的武痴!知道他这好几样特点,我就不信还把他勾引不出来!”

灵莎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向灵仙却突然转了副笑嘻嘻的表情,调侃道:“诶,就是真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明明是个财奴加完美主义者,但有宗主姐姐这么一个大靠山不用、有咱们待遇最顶级的灵丹殿招揽也不稀罕,非要呆在那破潜龙殿。偏生还让我这宗主姐姐如此惦记……”

灵莎知道自家这妹妹私下里古灵精怪,刚才虽然答应不说了,可眼下说起烈盘时,那眼神却又不停的在她身上到处打量。灵莎喝道:“谁惦记谁了?没规没矩的疯丫头!”随手将灵符掐断。

殿内顿时寂静下来。

向灵莎玉足轻抬,整个人已飘然落坐到内殿正中的一张莲台上。此时缓缓闭目。

在那树洞中,她所得到的最大的好处,或许还并不只是治好了身上的隐疾,而应该是烈盘替她治病时所用方法的那种理念!

舍得!有舍才有得!

两月前她还是金丹巅峰,虽说火毒缠身让她痛苦异常,但也正因为这火毒与所炼水灵气相互交错,使得她的实力大增,远超普通金丹境的强者!因此早在一两年前,当体内火毒还并不如眼下这般难缠的时候,柳权就曾说过要替她单独驱逐火毒,却被她一拖再拖的给拖延了下来,想要驾驭这水火二脉灵气,终才被拖到了如此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局面。若非烈盘针灸之术出神入化,那是神仙都难救她了。

死里逃生之后,算是大彻大悟。道心道境有如经历一场大劫。待身上的伤势痊愈之后,更是感觉周身水灵气之强,远胜于神魂愈强,竟隐有了突破元神的征兆!因此她放弃养好伤后本要外出的打算,立刻从树洞返回宗门闭关。仅只短短两月,果然打破极限成就元神之境!

还得感谢他……

向灵莎忍不住就想起了那个在树洞里照顾自己的家伙。

妹妹是从自己这里听说关于烈盘之事的。当时她突破元神境出关,整个宗门上下只有自家妹妹知道。且向灵仙又知道自家姐姐身上有水火不融的隐疾,得能不死已是万辛,更谬论突破,自然好生盘问。灵莎被缠得烦了,这才和妹妹说起出宗门之后遇上了那么一个少年奇才,一手针灸之术出神入化,竟治好了连丹殿殿主柳权都束手无策的顽疾。且从烈盘向她讨要药材来看,这丹、医一家,由此又可推论此子在丹道上也必然有着极深的造诣。灵莎太了解自家那位妹妹了,这可是个丹痴,否则凭其天赋和所拥有的资源,早已该突破金丹之境。现在又代为管理丹殿,听说有如此丹道奇才,自然是会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去挖掘的。好在自己并未直接说出烈盘的名字。在树洞中那三天三夜,虽说两人的交流并不算太多,但灵莎却能感受到烈盘欲走万兽林上山修仙,绝不在修炼上假手于人的想法和坚定道心。修仙路上困难重重,懂得借势、懂得利用人际关系、懂得能屈能伸、懂得走捷径、懂得变通,这些固然是一种最主流并且也最成功的手段。但像烈盘这样肯一条道走到黑,哪怕眼前摆满了利益也不为之所动,坚持只照着自己认定路线走下去的,这样的人更是尤为难得,甚至让灵莎亦会生起一种敬佩之情,她可不想自家妹妹去扰了别人清修。

不过,那家伙会向自己讨要治病的酬劳……倒也并不算是太过迂腐。呵呵,不知道那家伙最近在月华殿过得如何!

此时心有所念,乾坤袋开启,一颗金色的灵珠从袋内跳了出来。这是她当初收自烈盘身上的归灵珠。乾坤袋合闭时,袋内物件完全被封于另一个空间中,是无法与外界产生任何联系的。此时乾坤袋一打开,原本安静的金珠就好似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突的闪起一阵蓝光。紧跟着,一个佯作恶狠狠的声音乍然响起:“还钱!”

灵莎哑然失笑。她当然看得出金珠上冒起的蓝光是一道隐藏灵符,更听得出那个佯作恶狠狠的声音主人是谁。可不就正是在树洞里救了自己一命的那个小武宗烈盘吗!这家伙,喊起‘还钱’二字时倒还真是底气十足!

听他声音催得挺急,显然是有急用。

而且,就把那家伙丢在潜龙殿真的好吗?

上次在树洞中烈盘虽只是对她施以针灸,但灵莎却也能看出烈盘在炼气道上的造诣非同一般。特别是他还能御使这归灵金珠,神魂之强,远超灵莎所认识甚至所见过的任何一切武宗!别说武宗,就算是先天境的强者,都极少有像烈盘那般强大神魂的。

她将金珠放在手中轻轻把玩了下,略一沉吟,打了个响指。

立刻有一个幽灵般的女子在这内殿中闪现出来,恭恭敬敬的束手而立。

“请玉华峰的玉华真人来这里一躺。”灵莎吩咐道,并随手甩出一张单子:“另外,替我将单子上的材料尽数挑上两份,在玉华真人来此之前,交到我手中!”

那幽灵女子也不出声,恭恭敬敬的接过单方,身影一展,正要离开,却见灵莎又突的一摇头,喝道:“回来!”

那幽灵女子束手而立,灵莎皱着眉头沉吟了半天,这才又摆了摆手,说道:“去吧!”

ps:今天第一个加更大章奉上! 10左右加更第二章!奉上全职真仙读者qq群:34984265,喜欢本书,希望给狂神提意见、催更、包括聊天打屁撸一撸lol的,热烈欢迎加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